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一章 摩诃无量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十一章 摩诃无量

  聂风简直无法相信,眼前这名男子的容貌竟是那样和步惊云相似!

  虽然他的样子是一个十多岁的青年,然而聂风在这张脸上,清楚看见五年前步惊云那张冷面在这张面上演变而成的痕迹,和他那又独特的、骄矜的眼睛!

  这个男人,真的像极了十九岁的步惊云!他,严如步惊云的再生!

  但步惊云己绝不可能生于世上,他早应含恨于乐山那场水灭之下。

  饶是如此,聂风还是不由自主的低呼一声:

  “云……师兄……”

  若此人是步惊云,听闻这三个字后一定会大有反应;惟这男子却茫无反应,宛如从没听过这三个字,也好像从没见过聂风,从没认识聂风这个帅弟一样……

  而就在暴风怔仲之间:有一件令聂风更吃惊事发生了!

  他瞥见神将乘着那男子回首之际,霍地纵身上前偷袭!

  “云师兄:小心!”聂风忘形地高呼一声,但,太迟了!

  “彭”的一声;神将已重拳轰在那男子后脑之上,当场把他与那臼衣少女一起举飞:达到丈外。

  那男子实力本可与神将相比,然而此拳实在出其不意,吃得不轻,也设想过神将居然会卑鄙偷袭,当下给轰得头昏脑胀,一时间竟没再站起来,似乎已给击昏了!

  “卑鄙!”聂风大骇之个,连忙捡起地上火把运气一吹,洞内登时再度投进漆黑之中;同一时间,聂风已凭记忆办位,豁尽所能以最快速度向那男子倒下的位置扑上,应变能力之快简直已大大超乎神将意料!

  神将于黑暗中原亦想展身扑上,可惜已线给聂风抢了先机,聂风一把抽起那个像极步惊云的男子与其背上的白衣少女,飞快地跃进其中一个洞口消失。

  漆黑之中,神将刹那间无法辨见聂风跃进七十二个洞口中的那一个,但他似乎并不着急,他反而狂笑道:

  “聂小子,你这次真的救对人了!你可知道,你所救的确是你的师兄步惊云?可惜他失去了所有记忆,已完全不再认得你了!”

  “不过你不用担心,你俩今日绝对跑不了的……”

  “就在黄泉路上冉相认吧!”

  聂风一直的向前飞驰,一直的没有回头,因为他无法肯定神将是否真的瞧不见他闪进那个洞口,他惟恐自己甫一回头,神将己在他身后遽施杀手!

  惟就在他向前飞驰之际,他还是可以听见神将恐怖的笑声,也把适才他所说的话听得清清楚楚!

  “你所救的人确是你的师兄步惊云”这句话,宛如一道霹雳劈进聂风耳内,霎时间令他的心更呈紊乱起来:

  难道……这个与步惊云长得异常相像的男子,真的便是云师兄?

  正如适才那个神将所说,他已经失去了所有记忆,那……他仿佛完全不认得我,也是必然的事了……

  想到这里、聂风愈来愈相信这男子真的便是步惊云!

  而就在此时,那男子于聂风驰骋间已逐渐苏醒,发出了一声微弱的呻吟。

  好快的复原能力!适才神将那一拳,若是换了别人,早己被轰得整个头颅爆碎了,但他却出奇地仅是昏厥一会,可见功力非凡!

  黑暗中,那男人甫醒转便本能地挣开聂风的紧兵,聂风惟有止往身形,关切的问;

  “你醒过来了?”

  那男人似乎也认得聂风的声音,像是宽心不少,惟依然有少许防范,道:

  “嗯,是……你?你……到底是谁?”

  聂风答:

  “我叫聂风。”一语至此,聂风斗然决定要问清楚眼前人的身世,不禁又以试探的口唇道:

  “请问……你是否——步惊云?”

  那男子闻言为之一愕,顷刻无语,隔了半晌,方才徐徐的答:

  “不错,我确曾是那个……步惊云……”

  是的!他确曾是步惊云,因为这出手救聂风的男子正是阿铁!如今重提自己五年前的名字,阿铁只觉十分陌生,但聂风乍闻他亲口承认自己的身分,不由得喜极低呼:

  “你……真的是云师兄?那实在是地太好了!云师兄,你……可认得我?我是你师弟一一聂风……”

  “你是天下会的人?”阿铁有点意外,声音顿变得极为冷漠。

  聂风却由衷感到高兴:

  “不错!云师兄,这次能够找回你,相信大家……一定会感到高兴!”

  “别太高兴!”黑暗中阿铁漠然地吐出这句话,聂风登时站住,严如给一盆冷水迎头泼下,阿铁续道:

  “由现在这刻开始,请你立即忘记曾遇见我。”

  “为什么要这样?”聂风一怔。

  “因为,那个步惊云,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人了……”阿铁有点唏嘘:

  “我已经不再是他,如今我的名字,是——阿铁。”

  “阿铁?”

  “嗯!所以,若你一意孤行要唤我作步惊云的话,我门就在此各行各路!”

  聂风只感到一颗心直向下沉;狭路重逢,他虽知道步惊云已失去记忆,然而却更不明白如今这个阿铁为何会不想当回过去的自己,而且如此决绝。

  他那会想到,阿铁因为步惊云这三个字,已失去了一个娘亲“徐妈”,也失去了一个好妹子“小情”,他的二弟“阿黑”更不知所踪,还有,如今在他背上的那个薄命红颜“雪缘”,也因为要救活步惊云这个死神而牺牲了自己……

  一切的不幸,都只因步惊云此三字而起!今生今世,他都不想再当回这个可怕的不哭死神!他眼前的惟一心愿,就是把雪缘救活过来,再听她唤他一声“阿铁”……

  漆黑的空间内似蕴含着一片无边沉默,何铁已开始一步一步向深处步云,且还一边淡然问聂风道:

  “雷峰塔极度凶险,你决不会无故潜进此地吧?”他很聪明!自从活过来后,他除了反常地愈来愈冷,也愈来愈有慧黠,再非当初那个不识江湖险诈的敦厚青年。

  聂风一边跟在他身后,一边道:

  “我……是为了替师父寻找盂钵,才会潜进雷峰塔……”

  说来真是惭愧,他这次往寻盂钵,仅为满足雄霸称霸武林的私欲,而他适才听阿铁对神将说,他要找盂钵救他的女人;他俩一个为利,一个为情,动机相去甚远。

  然而归根究底,聂风又为何要替雄霸办事?无非是为了五年前因为步惊云而对雄霸所作的承诺……

  阿铁对聂风寻找盂钵的目的似乎没甚反应,只是猝然问:

  “这里,到底是什么地方?”

  是了!刚才聂风只管向前飞驰,这里到底又是什么地方?会否有更大的危险?

  聂风随即加倍警惕,道:

  “对不起,适才我情急之下,一把抽起你俩便胡乱跃进其中一个洞口,我也不知我们如今在哪?”

  一语至此,聂风像是在黑暗中斗地摸着什么似的,道:

  “这里的壁上原来有根火把。”于是忙从怀中取出火气魄点燃壁上火把,二人登时眼前一亮!

  这里原来是……

  二人第一眼便发现自己正身处一个偌大的石洞内;第二眼,便发现这个洞的所有洞壁,皆被人刻上无数密密麻麻的字。

  瞧真一点,这些密密麻麻的字,原来仅是反反覆覆的四个字

  我!很!后!悔!

  “我很后悔?”聂风双眉一皱,只因他已察觉这些字的刻痕深而且粗,绝非以利器刻上,而是极可能以一种不应用来在石上刻字的工具一一

  指!

  若这些字真的是以指刻上的话,那么,刻字人的功力,想必已深不可测……

  聂风陡地又记起适才在那道石门旁边所看见的那句话:

  “我很后悔,可惜已无法补救,惟有在此门后的世界自杀……”

  那句话的署名是法海和尚,难道……世上真的有法海和尚?这里更是法海自杀的地方?他为何自杀?他的尸体如今在哪?

  聂风随即一望身畔的阿铁,阿铁也默默看他一眼,看来,双方此刻想法完全一样。

  二人的目光在昏黯的光线下四周流转,似是在搜索着法海的尸体,终于不约而同地落在此偌大的地洞内其中一个光线无法照及的角落。这个角落虽是一片漆黑,惟隐隐约有些东西。

  二人又相视一眼,聂风连随取下壁上的火把,与阿铁一起步近。当火把所发出的光亮,逐渐移向这个黑暗的角落时,冷静的聂风与冰冷的阿铁一同陡地变色!

  因为他们首先瞥见了五个石刻的字,五个触目惊心的字——

  白素贞之墓!

  接着,他们便发现这五个字原来刻在一副石棺之上。

  然后,他们更发现一副枯骨颓然坐在石棺之旁,枯骨所披的是一袭僧侣袈裟,袈裟上挂着一块色泽润白的玉佩,玉佩之上,赫然刻着两个斗大的字一一

  “法海”!

  这一发现确实令人振奋,聂风不禁忘形道:

  “原来世上真的有自素贞与法海?那即是说,亦必定有盂钵?”

  是的!盂钵的谜底即将要揭盅了!聂风连忙趋近欲再看清楚,正当火光映遍整个角落时,他与阿铁又再发现了一件事!

  就在这个角落的那片洞壁之上,竟然刻着一段冗长的壁文,这段壁文明显也是以指刻成,分明亦是法海的笔迹……

  而且这段壁文,也记载了一个谜底,盂钵的谜底!

  谜底,原来是这样的……

  “贫僧法海,本潜修于镇江金山寺,以证悟菩提为终身目标,更以赞研上乘武学为己任。

  一日,一个自称为‘神’的汉子往寺中求见贫惜,并欲招揽贫僧为其门下,贫僧向来与世无争,遂婉言推拒,岂料这位施主一言不发,便向贫僧攻击,为了自卫,贫僧遂与之比试,想不到此一比试,竟试了一日一夜方才罢休……

  贫僧最后终于落败,实在不得不佩服这位施主武艺盖世无敌,惟纵然惨败,贫僧亦宁死不屈,决不会屈居于其门下,谍料这位施主并不杀我,反冷冷吐出一句:

  ‘法海和尚,你们出家人向以济世助人为己任,但你们终年躲于深山,如何济世?如何助人?’

  贫僧闻之一时哑口无言,这位施主又道:

  ‘你知否如今天子驾崩,群王争位,烽烟四起,民不聊主?你们这些蠢秃驱只懂躲在龟壳内做人,有否想过废去这个混乱皇朝?废去帝制?就让百姓此后各自为主,自供自足,大家平等待遇,绝无帝民之别,岂不快哉?’

  贫僧听得目瞪口呆,皆因这位施主所言实是一个理想的人间,然而废去帝制谈何容易?惟就在贫僧踌躇之际,这位施主又道:

  ‘废帝让万民自立,这个重任必须委于良材。冷眼横顾苍生,除了我‘神’五人外,试问谁可担此重任?我保证,他日若能废除帝制,必会悄然引退,让庶民自主!

  不错!这位自称为神的施主不但武功盖世,才智与见解亦是超卓不凡,贫僧终于心服口服,甘心臣服于其麾下,成为其‘搜神官’的最高执法长老。

  可是加入搜神宫后,贫僧才逐渐感到不妥,神当初的一番说话,似乎言不由衷,他的野心其实比寻常君皇更恐怖千倍;他有一个令人不敢置信的理想,他要成为统治中土、统治五湖四海、统治天上、地下、人间的一一神!

  同时贫僧更发觉另一个可怕的事实;神竟然悟得两种上乘武学一一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可以长生不死:他将永无休止地扩张他的野心与统治!

  可惜此时贫僧已无法脱离搜神宫,因为神以我金山寺一千僧侣的生命为协,若我违抗他的命令,金山寺将被夷为平地,一僧不留!

  贫僧惟有继续这无奈的生涯;终于有一天……

  神与我一起遍游四海,原欲为搜神宫找一个合适的分坛,最后,我俩在雷峰塔下发现不少巨大的天然地洞,这确是一个喜讯!

  然而与此同时,我俩又发现最低一个地洞,有两道自然形成的天险,这两道自然天险在这洞中互不相容,只要一触即发,西湖必会水干,半个神州亦必大难临头!

  幸而在两道天险之间,不知何故,竟然又放置着一颗奇异的石;这颗奇石晶莹生光,阻隔若两道天险相碰,因此神州大地才一直得亨太平。

  我和神苦苦的在洞中观察了半天,终于明白,这颗奇异的石,极有可能就是古老相传女娲丢下凡间的最后一颗石——神石!

  也许,若冥冥中真有女娲的话,那女娲把这颗石丢在这里,她的目的,也本为阻止神州会发生一场严重的天灭而已。

  传闻这颗神石更可炼成一件超级武器:神本来见宝心起,但若拿去此物便会殃及神州,一时间亦不欲过于妄为,再者因为发觉雷峰塔:“有这两道自然天险,此地亦不宜再辟作分坛,神遂与我无功而回。

  此事以后。一直皆相安无事,直至……

  神的女儿白素贞恋上美少年许仙,神绝对不容流着神之血的女儿,爱上这样一个凡夫俗子,于是使命我速去把她召回,贫僧虽觉情爱本属私人之事,而且白素贞也是一个长久欠缺人间温暖的女孩,可是最后还是逼不得己,奉命去了。

  只是事情并不如想像中的顺利。白素贞的武艺已出奇地非同小可,即使向来被公认为在搜神宫内,武功仅次于神的贫僧亦犹有不及,大败而回。

  神遂赐我一件他自称是天地间最利害的超级武器‘盂钵’,要贫僧一举残杀白素贞。

  我不虞神居然会丧心病狂至此,竟连自己的亲生骨肉亦要杀,惟碍于其威,最后还是俯首从命。

  可是,正当我接过盂钵之际,我登时给吓呆了!但见手中所接的盂钵晶莹生光,这光似曾相识,贫僧立时记起,这盂钵就是神石!

  神直认不讳,并说毋庸慌张,因为他曾再细心观察那两道天堑,纵然取走神石,纵然让两道天险正面硬碰,只要能在一个月内将神石放回原位,一切又会回复原状!

  斯时他把神石炼成这件超级武器已有五天,神于是叮嘱我快带孟钵往杀白素贞,再把它带回来给他放回雷峰塔下的原位,我心知事态不妙,为免苍生受惩,惟有日以继夜赶路往杀白素贞。

  惟是,要贫僧亲手残杀这样一个立志走自己爱走的路、至情至性的女孩,真足无法下手。于是在百筹莫展下,我终于想出了一个解决方法。

  我把许仙掳口镇江金山寺,并威逼利诱,给他两条路!

  一,就是死!为坚守对白素贞的爱而死。若他真的选择这条路的话,我会敬他是一条汉子!

  二,就是白素贞死!我给许仙那件天地间最利害、即使握在平凡人千中也能发挥威力的盂钵,若许仙不想死,那他就必须依我计划偷袭白素贞,把她——杀!

  这两条路虽然都是很决绝的路,但,其实贫僧这样做,是间接给许仙一个逃生的机会,只要他假言接受杀死白素贞那条路,再与其会合后把盂钵交给她,这时,她便可以盂钵和神交换一条生路,而贫僧亦有藉口可以不杀她!

  这才是一石二鸟的方法!

  许仙果然如我所料般选择了盂钵,我满以为他一定会把它交给白素贞,那一切便好办了!

  但,随后的事,全都事与愿违……

  他居然真的害怕若不顺从我的说话去做,你会杀了他,所以,他真的以盂钵偷袭素贞!

  天!这天杀的许仙!我错看了他!素贞也错看了他!

  我本来一直在暗中窥视,当我发觉许仙真的如言要偷袭素贞。真的要以盂钵从后砸向素贞的脑后时,我连忙欲扑出阻止,因为这本非贫僧所愿!

  可是一切已经来不及了!“隆”的一声!盂钵已结结实实的砸在素贞后脑之上,那声巨响,足以证明盂钵是天地间最利害的武器!

  素贞并没有即时死去,她只是幽幽的回头,定定的看着仍站站持着盂钵的许仙,目光中竟然没有诧异、责怪,只有一种万念俱灰的心死眼神,对许仙说了一句最后的话:

  “为你,我甘愿……粉身碎骨!”

  此语方歇,她终于倒地死了!死状更异常恐怖!

  我看着地上素贞这个离奇异常的死状,亦不禁岂在当场。我的脑海,也在反覆地思索着适才素贞那丝万念俱灰的眼神,我猝地恍然大悟,以她这样一个绝世高手,她其实早应听见许仙在她身后偷袭。

  她是早知道的!但,她为何不立即转身阻止他?她为何任得他向自己砸下去?

  我想,她的心一定也和贫僧一样,很想知道许仙会不会真的砸下去,所以,她以性命来赌一赌!

  若他真的宁死不屈,那她今生便赢取了一段真正的爱情!

  若他真的砸下去的话……

  那,她更无法接受这个真相,她宁愿死在自己最爱的人手上,宁愿‘血本无归’,一了百了,也不愿千年万年的抱憾下去!

  可惜赌注实在是太大了,她终于赔上了自己本来长生不死的生命……

  许仙并没再看素贞在地上的恐怖死状,不知是因为她的死状实在过于恐怖,他不忍卒赌?还是他惭愧得无法再看?

  他涎着脸,恭敬地向我奉上染血的孟钵,那盂钵,染满了素贞痴情的热血……

  我瞪着许仙,瞪着这个俊美的、虚有其表的人间玩偶,我真想一掌杀了他!

  但我最后井没有这样做!我想,白素贞虽然已知道了许仙的心,不过她必定不想自己深爱的人被杀,我,何妨成全她?

  我放过了许仙。

  我总算完成了自己的任务,并执拾了素贞的尸首,再安然拿着盂钵回去:只是当神接过孟钵之后,我开始发觉,神原来井没有把盂钵放回雷峰塔下的意思。

  已是无敌的他,居然还想把盂钵一一据为己有!

  贫僧当下大急,慌惶进谏:

  ‘这怎么可以?盂钵只应天上有,它本来并不属于我们搜神宫,我们好应在用后把它放回原来的雷峰塔底,否则如你所言不出一月,西湖必将水干,整个神州大地恐怕有大半地方会被殃及,生灵势必遭受涂炭……’

  神却道:

  ‘这与我何干?神州若真的天翻地覆,更有助我统治它,而且得到盂钵,我更是如虎添翼!’

  他疯了!我早该想到,连亲生女儿也可杀的人,怎会顾虑苍不得生安危?

  我无法可以说服神,椎有赶回金山寺,向全寺逾千僧侣说明始未,并乞求他们急赴搜神宫;终于,金山寺所有僧侣为救苍生,与我一起守在搜神宫大殿之上,向神诵经,希望能感动他放弃盂钵。

  然而神不啻是一个铁石心肠的神,我们不眠不食吟了三天,他依旧无动于衷,我们别无他法,惟有坚持与他对峙下去。

  惟贫僧身怀绝世武功尚可久持,其他僧众武艺平凡,在不眠不休不食地吟了十日十夜之后,众僧终于同时吐出一口鲜血,一同气尽而亡!

  千名僧侣,千口鲜血,霎时流通搜神宫偌大的殿堂,似要化为两个“慈悲”的血字。这下子,神看着千僧为救世人所豁出的生命和血,似乎有些微感动。其实他即使没有盂钵,也有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根本已可盖世无敌,他终于答应让已气息衰竭的我把盂钵放回雷峰塔下,并立下重誓,绝不会再向盂钵沾手。

  只是,神有一个条件……

  他说,既然他得不到的超级武器,他也不能让任何人得到,他命我设计一个必杀机关,以防任何人等闯进雷峰塔下夺取盂钵,并要我在机关大成之日,与机关一起殉葬,以泄他因我违逆他旨意之恨!

  为泽苍生,其时我己不及细思,连连头唯唯称是,于是立提盂钵赶回雷峰塔,把它放回原处,跟着便开始设计机关。

  这道机关,终在一年之后完成,而我的生命,亦应如言在此结束……

  贫僧遂央求神让我把白素贞的遗体也移葬于雷峰塔下,只因我一直对她有一种莫名的歉疚之情,即使贫僧死后生生世世不能成佛,也要永远守护她的遗骸,以作补偿……

  神答应了,我遂在临别之前,向其他搜神宫门众留下一句说佰:

  “西湖水干,江潮不起,雷峰塔倒,白蛇出世。”

  这句话说其实是一句忠告,贫僧之意是忠告他们千万别要贪图雷峰塔下的盂钵,若他们真的要闯雷峰塔而又成功的话,那,当雷峰塔内的机关全向下倒之时候,当他们发现白蛇的尸首之时,当盂钵将成为他们囊中之物之时,西湖亦势必水干,而且再没江潮,神州即将大难临头……

  我不知道他们会台听我的忠告,我只是尽了自己的本分去制止一场浩难。接着贫僧便前来此雷峰塔下最底之处,把素贞的尸骨安放任先备好的石棺内,这个石棺之内,有一条通向盂钵所在的惟一通道,然后我便坐下反覆思索,这次思索……

  是贫僧一生最后的一次,也是最悔恨的爪!

  我很后,只因我的一生,比平凡人的一生干了更多错事……

  当初,我实在不应误信神的说话而加入搜神宫,妄想迅速改变人间的帝制;更不应与神一起找出盂钵这个祸端,更不应往杀白素贞……

  我撤底的错了,可惜已无法补救,惟有自杀于此,以弥补我的罪过。

  书此壁文,只因百年千年之后,若有能人豪杰能破此机关进至这里,那盂钵已非其莫属,只望他能高抬贵手,放弃盂钵,那苍生与贫僧生生世世亦不胜铭感。

  别矣,苦难人间,我佛慈悲……法海绝笔”

  阿铁与聂风终于默默的把整篇文阅毕,二人又再游目四顾整个地洞,但见洞壁尽被“我很后悔”四字填得密密麻麻,可想而知,百多年前的法海后悔之深。

  聂风此行本为找盂钵,如今已知道世上有一个长生不死的神,也知悉真相,他是否仍一意孤行,让盂钵这件可怕的武器重现人间?让一场可怕的浩难降临?

  也许、他此时已心中有数……

  他猝地向法海的遗骸深深一揖,神色异常恭敬,啼嘘的道:

  “法海大师,你其实并没有错,你当初希望人人能够平等,只为一颗不忍百姓再受强权欺压的慈悲之心,只是,你误信非人吧了……”

  “而且,你最后为救苍生不惜与盂钵同埋塔下,这种精神,晚辈……实在心悦诚服,请再受晚辈一礼。”聂风说着又再向法海的尸骨深深一揖。

  阿铁一直没有作声,倏地,他竟然欲揭开白素贞的灵枢。

  聂风一怔,问:

  “云师……不!阿铁!你……干什么?”

  阿铁冷冷的道。

  “法海说,盂钵所在的通道就在棺内!”是的,他要找盂体!

  聂风道:

  “但……既然孟钵一旦离开雷峰塔下。便会带来很大的灭难,你何苦还……”

  阿铁未侍他把话说完,一双冷目筹然向他一瞥,罕有地忿忿反问:

  “何苦?你可知道,我背上的是谁?”

  聂风为之一惊,是了!他一直也没问阿铁背上的究竟是谁?

  阿铁道:

  “我背上的是一个与白素贞命同样悲哀的女了,她为救我不惜牺牲自己,我却连一句喜欢她的话也没说,便眼睁睁让她半死不生,我怎可弃她不顾?”

  “我一定要找出盂钵救她!”

  聂风言不禁一瞥呵铁背上的臼衣女子,她依旧一动不动,面上还给罩着一条白中、面目成谜,阿铁因何为她盖上白巾?难道她的脸有不能难看见的可怕?

  聂风虽是这样的想,但在阿铁忿然之余,他也不欲相问,只是一片沉默。

  阿铁道:

  “放心!我亦明白孟钵的重要!我决不会把它带这里,我就在这里把她救活过来再走!”

  既然阿铁如此坚决,聂凤也不欲再行阻挠,仅道:

  “那……好吧!我如今也决定不会拿盂钵回去给师父了,但愿……盂钵真的可以把她救括过来……”

  不错!天下至情男女已是买少见少,能够救活一个,相信也不会辜负了当初女娲炼成神石的目的!

  心意既决,聂风立时助阿铁把白素贞的石棺一起揭开,当石棺揭开刹那,他们当场惊住了!

  石棺之内所放着的,是……

  石棺之内所放着的,怎算是一具尸骨?

  但见石棺未端有一个三尺丁方的洞口,这个洞口,相信便是法海所说的,能往盂钵所在的入口。

  然而,白素贞的尸骸在哪?

  白素贞的尸骸,原来在石棺前半端,那个透明的水晶盒子内。

  阿铁与聂风清楚可见,那就是所谓白素贞的尸骸!

  但那怎能算是尸骸?枯骨?难怪法海说白素贞的死状如何恐怖了,因为,眼前的水晶盒子内,只有无数一块块寸许大小的枯骨!

  原来,白素贞真的为了许仙,被盂钵击至——粉身!碎身!

  这亦正是“雷峰塔倒,白蛇出世”的话中含意,白蛇的枯骨终于再次面世了!

  好可怕的盂钵!好可怕的超级武器!能够一击便把白素贞这样一个超级高手轰至粉身碎骨,力量之巨当真非同小可!

  阿铁看着这自己曾神往的传说主角,最后为情落得粉身碎骨的卜场,冷冷的他亦不由一愕,聂风更涌起一阵惋惜,为白素贞一生忠于爱情却又得不到爱情而惋惜……

  隔了良久,阿铁遽然向白素贞的“粉身碎骨”深深一揖,道:

  “对不起,前辈,打扰清灵,但我只为救回自己所爱……”

  “即使最后像前辈一样粉身碎骨,我亦义无反顾!”

  是的!为了她!他甘愿粉身碎骨,他已不顾一切地跳进棺中的洞口!

  聂风虽不知道他在这五年内曾遭遇过些什么,但至少知道,阿铁曾在这段期间遇上一个为爱他不惜牺牲自己的红颜,感动之余,聂风也不由分说,一起跟他跳了下去!

  到底盂钵是一件如何利害的超级武器,它为何又是续命圣物?

  为何盂钵一旦离开雷峰塔底,便会西湖水干,江潮不起,

  一切的答案,即将揭晓!

  一切的秘密,即将显现在阿铁与聂风的眼前!

  当二人滑过一条约为百丈长的通道后,“唆”的一声!二人已双双落在最底的一个地洞内。

  足尖甫一着地,阿铁与聂风还未及定住身形,已给眼前的景象慑得站住了!

  因为眼前正出现一幕令人无法相信的——奇观!

  二人赫见洞中深处的地上,蒙蒙胧胧有一片火红的光,红光虽亮,却始终不及红光之上那团灿烂眩目的白光!这团白光,把洞中深处的角落映照得犹如白昼……

  二人不由得屏息静气定神细看,一看之下,阿铁脸色陡地一阵铁青,聂风双目的惊愕神色更是无法形容,但听他不由自主地忘形高呼:

  “这就是……女娲的神石?”

  “这就是超级武器——盂钵?”

  “天!原来盂钵竟然是这样的!”

  就在二人站住刹那,翟地又听身后传来一阵恐怖的声音:

  “哈哈,我谢你们领我找到盂钵,孟钵老子是要定了!”

  语声方歇,一条人影已在二人身畔飞快掠过,是一一神将!

  他竟然已尾随他们来了!

  眼见神将向光芒深处驰去,阿铁这一惊非同小可,当下闪电展动身形,追!

  他绝不能给神将抢先得到盂钵,否则雪缘便没救了,他绝不能再辜负她!

  而一旁的聂风亦已地同一时间纵身,因他知道,盂钵落在神将手上将会如何可怖?

  将会为世间带来多么可怖的死亡?

  三条身影各怀绝世轻功,各怀不同目的,一同挤尽全力向盂钵疾扑,到底——

  谁的腿最快?谁的手最快?

  不!一切都不用再猜了,因为弹指之间已有结果!

  最快的是……

  “嗤”的一声!一双手已猛地伸进那团强光内要夺盂钵!

  瞧真一点,这双手的主人……

  竟然是——

  “他!”

  啊!

  当人间的悠长岁月,一分一刻地如江水充去;这里的日子,却仿佛从未动过半分。

  只因这里是——他的殿,神的殿!

  神殿恍如冰雕玉砌,却长久飘漾着一片迷幻的寒气,冷清的地上跪着无数木无表情的人,他们尽向神殿尽头那道帷帐的方向跪拜,拜的,是帐帐的那条人影!

  这里的每一颗石,寒如一颗冰;这里跪着的每一个人,静如互古已跪在这里的冰雕一般;他们的眼睛全是一片茫然,他们像是已经把自己的灵魂完全给了帷帐后的人影,他们像已没有了思想,没有了自己的喜怒哀乐,他们把灵魂交给了神?抑或妖魔?

  而正稳终于帷帐后的那条人影,也好像很久很久没有移动过。

  据说,自百多年前他的女儿死后,他已没再步出帷帐半步,他为何要躲在帷帐后?百年岁月,他的面目到底变成怎样?这个疑问,已成为一个无人能知的谜语!

  他正是这个搜神宫大殿的主人——神!

  自有这座大殿开始,便有那道遮掩神真正面目的帷帐;那道帷帐,仿佛才是神真正的伴侣,仿佛直至千年万年后,仿佛直至这世界灭亡之后:这道帷帐仍会守在神的面前,忠心不二,“地老天荒”

  神在帷帐之后很久也没有发出任何声音了,不过,他今天似乎有点雅兴,他平素甚少张开的眼睛菲蓦地一睁,帷帐内仿佛会射出两道白光把殿内所有的人射杀!

  他有一双魔幻迷离的眼睛!他的眼睛里躲着“妖魔!”

  “时候……到了。”他徐徐发出一声不像是人的声音,声音里也躲着“妖魔。”

  甫闻他的声音,其中一个跪在地上的男人慌忙站了起来,跑到帷帐前,恭敬的道:

  “属下……不才,不明白神所说:的时候……到底是什么……意思?望……神……赐教!”

  声音中还带着万分嗫嚅,原来这个男人和其他跪在地上的人不同,他还有可以害怕的灵魂,瞧真一,这个男人,竟是——“许伯!”

  许伯既然在此,那,假徐妈呢?她为何不在?

  “法智,你是最高执法长老,也是法海第三代传人,怎么变得和法海一般唠叨?”

  啊!法智?原来许伯是法海的第三代传人?这个法智闻言已满脸通红,觊腆垂首。

  “不过,念在你多年忠心,我,姑且回答你的问题……”神接着道:

  “时候到了的意思,就是如今,你已可把步惊云引回来见我了……”

  “神……要我把步惊云引回来,是否……要开始履行你对他的计划?”法智问。

  不错,五年来他一直与假徐妈监视步惊云,都是为了神在步惊云身上早有一个计划,一个连他俩也不知道是什么的计划!

  “晤”。神淡然沉应,声音中散发令人不寒而栗的威仪:

  “我穷尽百年心思,终于练成了一股比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更为利害逾倍的力量,如今已时机成熟,可以把这股力量传给步惊云了……”

  此语一出,法智当场为之咋舌,他简直无法相信!神居然又已或是更强力量?而且他深谋五年的计划,真的就是把自己所悟的新力量传给步惊云那样简?

  不!这一定不是神的真正目的!他每做一件事,一定还有另外一更可怕的目的!

  “法智,你为何突然如此沉默?你不信我会那样做?”神在帷帐内徐徐问。

  “属下……不敢不信,只是神要传给步惊云的新力量,到底会是甚么样的力量?”

  帷帐后的神闻言遽然一笑,他今天终于第一次笑了:

  “呵呵,好!那我便告诉你吧,反正也是你该知道的时候了。”

  “我要传给步惊云的那股力量,唤作——”神说到这里又顿了顿,再一字一字道:

  “摩!”“诃!”“无!”“量!”

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风云续集千神劫之再世情缘九天箭神惊世少年四大天王之夜叉魔渡众生搜神篇风云系列再见无名中华英雄天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