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三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十三章

  就在应雄与小瑜把英名带往村内唯一的大夫“林大夫”的药庐外之际,只见林大夫药庐之外,赫然又聚集了一大群村妇。

  “好可怜呀!”聚集的村负在窃窃私语。

  “是呀!那女人一条腿破了,据说眼睛也不大看得见东西,还有时疯癫有时正常,经常嚷着要找儿子;是了!你们知不知道她为何又盲又跛?”

  “唉!还不又是为了找她的儿子?据说,那女人在年轻时失去了儿子,于是便变得疯疯癫癫,流落天涯万里寻子,可惜遍寻不获,只是她犹不死心,每日皆日以继夜地四处飘零,以泪洗面,最后倦得连其中一条腿也跛了,双目也因经常落泪而半盲……”

  这些骨肉离散的故事,在神州个处各县遍地都是,步近林大夫药庐的应雄、英名及小瑜,虽也在为村妇口中所说的这个女人感到惋惜,只是,英名正遍体鳞伤,瘫软乏力,故应雄也暂时无暇再听下去,当前急务,还是先把英名送给林大夫医治再说。

  谁料当他们三人与那群村妇擦身而过,正要步进林大夫的药庐之际,又听那些村妇在谈论道:“唏!说来说去,我们连那个女人的名字都不知道?她要寻找的儿子又姓甚名谁呀?也许我们可替她注意一下呀!”村妇门虽是有点长舌,总算一片热心,毕竟世上还有不少愿意帮助别人的好心人!

  “这个……嘛!听说那女人好像唤作……什么娘的,我也不记清楚了!不过她要找的儿子,我却记得他的名字,因为那孩子的名字相当特别,那孩子唤作……”

  “韦,”

  “英雄!”

  韦英雄?韦英雄?韦……英雄?

  韦英雄三字如电!如雷!

  应雄、英名、小瑜三人当场极度震惊!血液凝结!英名更是全身冒汗,霎时升起一种血浓于水的感觉,他……想不道踏破铁鞋,皇天不负,竟在此时此景,居然会……听见她的消息?那个他一直挂念着、对他极度期望的——她!

  小瑜已无限吃惊道:“韦……英雄?英名表哥,那岂非是你……亲生娘亲秋娘为你……所起的名字?那个村妇口中……的可怜女人,难道真是你的……?”

  其实小瑜已不用多说,因英名已可肯定,这个女人,一定是他失散十六年的慈亲!

  应雄深知英名心意,更是不由分说,问那些村妇道:“这位大嫂,请问,你们适才所说的女人如今到底如何?她又住在哪儿?”

  那些村民道:“她呀!唉!她很可怜呀!听说她一直万里寻子,前数天才寻至我们这条村子,其时她的腿已半跛,眼睛也哭得半盲了,浑身污脏不堪,且还不知从哪儿害了热病,终于病重昏倒;幸而她恰巧昏倒在林大夫的药庐之前,被林大夫所救;只是,经林大夫为她探脉之后,发觉她原来已重病了至少一个月,已是药石无灵,时日无多;但林大夫本着医者父母心,这数日仍亲自为她煎药;虽然明知她是没得救了,也是尽了人事;谁知,她今午乘林大夫有病人就诊时,偷偷溜走了,想必,她又再次忆子成狂,四处往寻她儿子;她已病入膏盲,林大夫知道她随时会死,很担心她这样一走,益发死得更快,所以便联同我们的官人外出四处寻她,话说回来,他们已去了整个下午仍未回来,恐怕她已凶多吉少了……”

  “唉!老天爷也真是!这可怜女人如此疼爱儿子,偏偏却叫她骨肉分离;她的病是没得救了,只希望,她能在临死之前,真的找到她的儿子,见他最后一面便好了。”

  那些村妇说着也不禁摇首叹息。

  应雄、英名与小瑜愈听,三颗心却愈向下沉,渐渐愈沉愈深……

  势难料到,英名与他的生母秋娘,总是缘悭一面;他来了,她却又走了,总是聚散无常,无缘重逢,相认。

  应雄猝地一把再扶起软弱无力的英名,淡然的吐出三个字:“我们走。”

  “走?”小瑜讶然。

  “嗯!”应雄微应一声,一望英名,道:“若我们留在这里等那林大夫的消息,谁敢保证他一定可找回她来?求人不如求己,我们这就自己去找!”

  说着,应雄已不由分说挟着英名,与小瑜沿着地上那些想必是林大夫等人留下的足印,一直便向前行!

  那些村妇都不明白何以应雄刚刚扶着一个满身创伤的人前来,还未就诊,不到半刻又要扶他离开,只有英名与小瑜,方才明白应雄的一副古道热肠!

  他是一个真正的人,并不是一个像人的人!他从不放弃任何希望!

  他知道,纵然英名的伤还没治好,但他深信英名一定宁愿把伤搁置,先去寻母!身伤不如心伤!

  “大哥……”英名这一次并没张口言谢,只是在心里暗暗的感激应雄,因为他明白,应雄对他的深恩,他即使说一生也无法说清。

  一切一切,都已尽在不言中;一切一切,都欲谢已忘言……

  可是,既然那林大夫与村夫门已找了老半天,仍找不着秋娘回来,应雄、英名与小瑜此时才开始找,也是茫无头续。

  更何况天色渐黑,应雄还要扶着英名,三人愈走愈慢,眼前的路亦愈是偏僻,直达荒野,更遑论可寻得秋娘的踪影?

  只是,世上有些事情,并不能以常理解释,林大夫等人找了老半天找不着,未必表示英名他们一定找不着,因为,英名,是秋娘的亲生儿子,母子之间,总有一些别人难以明白的微妙联系……

  就在三人彷徨无计的刹那,突如其来地,英名只觉胸口一热,浑身的血脉恍似在奔腾起来,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在侵袭着他……

  来了!

  真的来了!

  那是一种与其十分亲近的感觉!一种血脉相连的感觉!

  他不期低呼一声:“大哥。”

  应雄斜眼一瞄他,问:“二弟,你神色看来有点异样,到底是什么事?”

  英名道:“是……她!”

  “她?”小瑜也道:“英名表哥,你是说……是你娘亲?”

  “嗯。”英名微微点了点头,惘然的看着远远在他们前方冉冉出现的一个漆黑又偌大的树林,缓缓的道:“我……忽然有一种感觉。”

  “我感到,我……娘亲就在……”

  “前面这树林之内!”

  秋娘就在前面这树林之内?

  由来母子“切肉不离皮”,应雄相信,英名的预感一定没错,当下道:“好!既然二弟你相信你生母就在这树林之内,那我们今晚即使把这树林彻底翻转,也要令你——骨肉团聚!”

  应雄说着,忽地紧挟英名,还一手抱着小瑜,双足一点,已豁尽全力带引二人向前方的树林飞驰!

  只因为,眼前树林非常巨大,若是仍像刚才一般慢行如蚁,恐怕又会再次失去秋娘的踪影!故应雄这次是真的动用全身功力,挟着二人飞驰,务求更快搜遍整个树林,今夜,他非要为英名找回生母不可!

  他偏不信在他全力协助之下,苍天还可把这对命途多舛的母子——再次播弄!

  他不信!

  然而无论应雄如何不信,无论应雄如何努力,要在这幽暗的树林内寻出一个薄命女子,亦并非是一件轻易的事!

  应雄一直挟着英名与小瑜向前飞驰,整整飞驰了一个时辰,可是秋娘还是踪影无觅,而应雄额上脸上身上,已经满是斗大的汗珠!

  任他如何为英名设想,任他如何努力,他毕竟是一个血肉之躯的人!纵是旷世高手,要挟着两个人飞驰一个时辰,亦会筋疲力竭,更何况,此刻的应雄只余下半成功力?

  相信他已倦得苦不堪言!

  英名眼见应雄为了他犹在坚持挟着他俩飞驰,心中不忍,只是他很明白,以应雄的倔强个性,即使他出言劝其歇息,他也不会停下来的!

  幸而,就在英名正担心应雄会否力竭心枯之际,三人前方百丈的一个树丛之内,竟尔微微透来一丝丝的……

  火光!

  有人在前方树丛生火?

  三人一直在这黑暗树林中摸黑飞驰,此时终于发现光火,宛如发现希望一般,小瑜已喜形于色道:“啊?有光?应雄表哥,英名表哥,前面有光,会否……是英名娘亲在……生火?”

  已经不用再问了!因为小瑜这句说话还没说完,应雄已比她更好奇树丛内的火光,他已豁尽全身轻功,挟着英名、小瑜火速掠进树丛之内!

  咋进树丛,三人第一眼看见的,果然是一堆生着的柴火,瞧柴火已渐黯弱,显见已生了多时!

  第二眼,他们便看见一条衣衫褴褛的人影正俯伏在柴火之畔!

  瞧这条人影一动不动,仿佛已完全没有气息,应雄、英名、小瑜见状更是担忧不已,三人同时心想,若这条人影是秋娘的话,她为何会一动不动?难道……她已经真的……病死了?

  这样一想,三人的心更是向下直沉,沉得最深的当然是英名;因为,他不用上前翻过那条俯伏的人影,他亦已感到此人是谁了!此刻,这条人影就这样伏在那里,已给他一种前所未有的亲切感觉,一种与生俱来血脉相连的感觉……

  是她!

  一定是她!

  应雄斜斜一瞄英名,知道他想上前察看这条俯伏的人影,于是便伏着他一步一步踏前,小瑜也亦步亦趋,大家的手心都在冒汗。

  这个英名一直渴望再见的生母,这个曾把终生希望寄托在爱子身上的秋娘,在这个本应家家乐叙天伦的暮岁之夜,终于亦与其亲生儿子——再次相逢了!

  终于,应雄已把英名伏至这条人影之畔,由于英名全身乏力,应雄唯有代他把秋娘的身子扳转过来。

  三人终于能彻底看清楚这慈亲的脸,也可看清楚她到底是不是一如村民所说——病入膏盲?

  讵料一看之下,应雄、英名、小瑜不禁齐齐目定口呆!

  小瑜更是身不由己脱口低呼:“怎会……如此?英名……表哥!怎会……如此?”

  是的!不但小瑜震异莫名,就连冷静自若的应雄亦不期然诧异地对英名道:“不……错!二弟,怎会……如此?这条人影……”

  “怎可能会是你的……”

  “娘亲?”

  什么?原来这条人影并不是英名的生母秋娘?

  那末,这条人影适才为何会令英名有一种莫名其妙的亲切感觉?

  英名一直呆呆的看着这条人影被扳转过来的脸,他惊呆,只因这张脸根本不是一张女人的脸!而是一张……

  男人的脸!

  赫见这条人影原来是一个貌若四十来岁、一身褴褛的男叫化!一身浓浊的酒气,一身不堪的寒酸,这男叫化只是醉倒在自己所生的火堆畔而已!

  只是,这个男叫化既然并非秋娘,却为何又会给英名一种亲切的感觉?他也是因为这份亲切的感觉愈来愈近,方才与应雄、小瑜寻至这里,这男叫化到底是谁?

  英名一直定定的看着这男叫化的脸,他蓦然升起一个很可怕的念头!他开始感到这男叫化是谁了!

  他是……

  “他是……”英名惶惑的、一字字的吐出一个令他自己惊心,也令应雄与小瑜惊心的名字:“我的……”

  “爹!”

  “韦!”

  “耀!”

  “祖!”

  隆!

  天!应雄与小瑜万料不到,英名与他俩历尽艰辛,寻到的竟是当年狠心卖掉英名的丧心之父——韦耀祖!那么……

  正在病入膏肓濒死的秋娘……

  应雄乍听英名说这男叫化是其生父韦耀祖,登时俊脸一沉,一脸铁青,咬牙切齿的喝:“什么?他就是你那个禽兽生父……韦耀祖?”

  应雄想到英名悲惨的前半生尽皆拜这个不负责任的禽兽父亲所赐,想到英名这十六年来有父等如无父,有母等如无母,孤苦伶仃,备受欺凌,更想到英名捱了这许多许多的苦,今日更沦为废人一个,当下更是忿恨交织,怒火掩眼,他又再次怒喝一声:“英名!”

  “你一切的不幸全拜这禽兽所赐!”

  “他不单卖了你,害你一生,今日更令你寻不着你生母秋娘!天!怎么你想见想找想孝顺的人偏偏找不着?却偏偏找着这禽兽?”

  “二弟!我知你恨他!但我更知你不忍下手!今日,就让大哥来代你……”

  “把这毁你一生的禽兽——”

  “一——掌——了——”

  “断!”

  应雄已怒火掩眼,再不容情,说干就干,但听“蓬”的一声劲风响起!他的右掌已狠狠朝向英名的生父韦耀祖天灵直劈!他真的要他死!

  小瑜惊呼:“应雄表哥!不要啊!不要这样……”

  可是,她根本不懂武功,英名亦没有武功,应雄这夺命一掌,问谁人可挡?

  掌风虎虎!杀意炽烈!这一掌未到,已把韦耀祖一头乱发轰得向后倒飞,可是他犹酒醉未醒,根本不懂闪避!

  即使他未有醉酒,应雄的夺命一掌……

  他亦绝对逃不了!

  他死定了!

  玉,是大多数中国人最爱配带之物。

  故而,每一块玉,背后总有或多或少的故事。

  就像那一块玉!

  它本身也有一个故事。

  也有它“玉”的身世。

  这块玉,其实仅是一块寻常不过的古旧玉佩,其貌相当不扬,绝不能、不应被称为美玉那一类。

  然而,这块如斯又“老”又“旧”的玉,确有一个与一般美玉不同之处;它,原来并不孤单,它还有一个与其同样老丑的姊妹,它原是一对的!

  如果玉也有知,它今生今世或许都不会忘记,十六年前的那一天……

  那一天,这双玉姊妹又如常被玉老板放在摊档上摆卖,可惜,它姊妹俩的外表实在太平凡,与同样放在摊子上的数百块美玉一比,益发相形失色,“面目无光”。

  不过玉也习惯了!事实上,它俩放在这各玉摊子已整整三年,还是碰不上赏识它俩的人;由当初的微带晶莹,至今日的黯淡失色,玉也该感怀身世吧?

  惟是,就在那一天,两块玉的命运终于改变了!

  全因为她的出现!

  她来至市集之时已是黄昏。

  严格来说,她其实也算是一个颇具姿色的女人,可惜一身破旧的粗衣麻布如同叫化,还挺着个大肚子,一望便知,是一各穷家孕妇。

  她在玉摊子前徘徊了很久很久,卑微地端度着、计算着自己身上的钱,那玉档老板狗眼看人低,已感到极不耐烦,更不想身世寒酸的她再耽在他的玉摊子前,以免令那些大户阔太们不想接近摊子,遂鄙夷的盯着她,高声呼喝道:“喂!你也看了很久啦!你是不是买玉的?”

  她无限卑微的答:“这位老板,我……想买一块玉,给我将出世的孩子。”

  “那你有多少银两?”

  “我……没有银两,我只有二十文钱。”

  “什么?二十文钱?”那玉档老板刻意提高嗓门,怪叫:“二十文钱算是什么!这里最便宜最贱的玉,也要二十六文钱!且还是一对的!”

  他指了指那双又旧又丑的玉佩“姊妹”,如果玉也有知,它姊妹俩此刻一定异常汗颜。

  没料到那玉档老板会如此狗眼看人,她不禁呆了一呆,不过她亦自知难以怪他,事实上,她确是寒酸的很!她只是凝眸看着那两块玉佩,良久良久,终于咬了咬牙,像下了很大决心似的,从怀中掏出一串铜钱,交给那玉档老板道:“老板,既然这两块玉已是最便宜的,我……就要了它们吧!”

  说着已拿起那双玉佩,仔细端详。

  那玉档老板把她交给他的那串钱数了又数,唯恐给她欺骗,最后终于咧嘴而笑:“果然是二十六文钱!一个不少!嘿!想不到以你这等身世,也愿以二十六文钱买玉给你将出世的孩子!你一定是连今晚的买菜钱也一并用上了吧?”

  “嘻嘻!女人买玉给孩子,大都因为希望能以玉为孩子定惊、辟邪,保其平平安安;或是希望能给孩子带来好运,令孩子长大成材!”

  “不过坦白说,其实以你们这些穷贱人家,又会养出什么上品的孩子呢?还奢望孩子成材?简直便是痴心妄想!看来你节衣缩食买玉佩给孩子,大多都会白费的!你死了这条心吧!啊哈哈哈……”那玉档老板其实一直都在恼她阻着他的档子,故才刻意说这番话,拿她的孩子发泄!

  女人本仍在端详着手上两个残旧玉佩,一听之下不由面色一青;本来一直自惭身世、腼腆低首的她,此时却出奇的抬起头来,目露一丝不屈不平之色,对那玉档老板正色道:“这位老板,你,可以侮辱我一身褴褛,因为事实也是如此;但,你绝不能侮辱我还没出世的孩子!”

  那玉档老板见她反驳,益发讪笑道:“呵呵!想不到你一介女流,倒还挺有骨气!但,穷等人家大多出穷贱孩子!这是很难改变的事实啊!你和你的孩子还是认命吧!”

  “不!你错了!”女人又无比坚信的道:“我绝不认命!我更深信我将来所出的孩子亦绝不认命!我的孩子一定可以改变事实!他不但会改变自己的命运!更会改变世上很多人的命运!”

  “他一定会成为一个叫世人仰望的——盖世英雄!”

  “他,一定不会辜负我!一定不会叫我失望!”

  女人言毕,已不再与这个侮辱自己孩子的老板说下去,她紧紧执着那双为祝福自己爱儿而买的玉佩,决绝地消失于黄昏市集的人海之中。

  势难料到,一个本是自惭形秽的女人,为了自己孩子,竟会变得如此坚强;她不在乎别人怎样鄙视她的寒酸,她只在乎爱子被人侮辱!

  她为自己仍未出世的孩子满抱不平!

  然后,女人便把这双玉佩带回家,在其中一块较好的玉佩之上刻下“英雄”二字,再在另一块较差的玉佩之上刻下“秋娘”二字。

  英雄,正是她将要为自己孩子所取的名字。

  她把刻着“秋娘”二字的那块较差的玉佩,挂在自己身上,却把最好的那块玉佩留给儿子,她要给他最好的!她对他的期望也是最好的!天下慈母疼爱子女之心莫不如此!

  可惜,纵然她对孩子抱有极高期望,纵然她把自己的一切心血及对儿子的祝福,都全数附托于那块刻着“英雄”二字的玉佩上,到头来还是敌不过天意无情,两块本来一对的玉佩,始终亦要分飞;两个本来一双的母子,亦被逼骨肉离散!

  可是尽管痛失爱子,女人忆子成狂的脑海中仍是无比深信,只要自己还挂着那个刻着“秋娘”二字的玉佩,而她的儿子亦挂着另一个玉佩的话,那么,她母子俩总有一天,会因为这双玉佩而相认!无论她与她的儿子经过什么难以忍受的凄酸,始终会有骨肉重逢乐叙天伦的一天!她的儿子一定会以她这个为它不屈不挠的母亲为荣!

  只惜,任她不辞劳苦寻遍天涯海角,她终究还是无法寻回自己的儿子,这样一寻,便是十六年……

  而在这十六年的冗长岁月之中,唯一陪伴这可怜女人的,便只有那一块最难看的玉佩!

  玉一直都在无言的看着她,看着这女人在这十六年的漫漫长路当中,因寻找爱儿而被不少世人白眼、耻笑;玉更看着她的朱颜渐老,看着她一头本来乌亮的头发因忆念儿子而变白,它,更无言的看着她捡拾别人不屑吃而扔到地上的东西,看着她一口一口吞着那些混和沙泥秽物的冷饭菜汁,犹如在吞着她自己誓不滴下的老泪。

  玉明白,这倔强女人用尽一切卑贱的方法活下去,只因为她要存残命,她一定要活着找回自己的儿子!她虽然从未好好的当他一天的娘,但她万里寻他,只为将自己心中的千言万语化作一句最后的叮嘱告诉他:“儿,你一定要成为英雄!”

  “你,一定不能让世人认为,你娘万里寻子是错的!”

  “你,一定不能让天下人瞧不起!”

  千叮万嘱只化为一句话!

  就为了要对儿子说这句话,她一直拼命的生存下去!那管老了朱容,丑了慈颜!

  ……

  遗憾的是,无论她如何坚强,如何拼命支撑,似乎还是改变不了她母子俩的可哀宿命,就像今夜……

  她再也无法支持下去了!在一个不知名的偌大树林之内,她终于倒了下去,她终于也无法再站起来。

  那块一直陪伴着她、一直被她紧紧握在手中十六年的玉佩,亦因她的生命逐渐流失而堕到地上,滚到老远一旁。

  如果玉真的有知,恐怕已在异常着急!这个可怜可敬的女人将要在这个黑暗的角落里死去,她的儿子将永不会知道自己的娘为他受了多少苦!她的儿子将永不会听见自己的娘最想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

  她的儿子将永不会知道自己的亲生母亲有多伟大!更绝不会知道,上天竟安排他的亲母死在这世人不知亦不会关心的角落里!

  不!不!不!

  这块一直明白这女人凄酸的玉似很想狂叫,很想发声呼救,很想有人能偶然经过这里救救她,救救这个从没享过半点子福的女人!玉也很想这对母子能够佩合团圆!

  可惜,纵然那块玉真的懂得为那女人着急,纵然它真的有灵有知,纵然玉比一般对她白眼的世人更有情,更同情,玉,还是无法为她呼救,它将要看着这女人无法达成心愿,卑微地郁郁而终。

  然而,玉虽然无法呼叫,这个世上,有一个人却像是能听见玉的心声,玉为那女人不忿不值的心声……

  遽地,那块玉佩竟然被人从地上捡起,捡起这块玉佩的人上下打量着这块玉,不由轻轻赞道:“好一块灵玉!瞧你的玉质似乎平平无奇,但,我从很远的地方,却已仿佛听见你在呼唤!玉,你是否有些故事要告诉我?”

  那捡玉人一直看着那玉,蓦地似有所觉,忽然把手中玉扳转,便发现玉佩背面所刻的两个字……

  “秋……娘?什么?秋娘不正是‘他’的……?”那人相当警觉,甫发现玉佩乃秋娘所有,立时扫视四周,不消片刻,目光已落在附近一个幽黯草丛内的一条人影之上。

  皇天不负,更并未负玉的心愿;她,终于被发现了!

  只是此刻的她已……???

  人间路,路茫茫;英雄路,更迷茫……

  谁又会想到,已走了十六年充满荆棘路途的他,此时此刻,此情此景,竟会在他的人生路上再次遇上一个他不想见的人,一个曾将荆棘满他路途的人!

  他的爹。

  韦!

  耀!

  祖!

  怨忿填膺!应雄再不对英名生父韦耀祖有半分容情,暴掌一挥,便猛然向醉得不醒人事的他疾劈!誓要取其性命!

  英名造梦也没想过,应雄居然会如此在乎他,更为他如斯不忿;他尽管感激应雄,惟眼前的韦耀祖毕竟是他的亲生父亲,这关系一生一世也无法改变,试问他怎能见死不救?

  只是他纵然想救,他亦无力可救,他在村内曾与二十多头恶犬纠缠,还给噬咬得遍体鳞伤,力竭声嘶,根本连半丝气力也使将不出,他只能无助地低呼:“大……哥!不……!”

  既然无力阻止,单是说话便更难阻止此际正如箭在弦的应雄,但听应雄怒喝:“二弟!别再存妇人之仁!我杀了你这禽兽生父,你可能恨我一时!但你的心却会因他之死而舒解一生!你要恨就恨我好了!”

  怒喝声中!应雄掌势益发狂不可挡,可是就在此时,蓦听“蓬”的一道破风之声!

  密林内不少树叶赫然被一道无形劲力急括而起,瞬间已凝聚为一股无俦旋风,硬生生迎向应雄劈向韦耀祖的夺命一掌!

  “彭”的一声!劲掌与旋风相碰,猛然爆发一声巨响!旋风骤化无形,而应雄的无匹掌劲,亦被硬生生遏止!韦耀祖终于逃过大难!

  “谁?”应雄怒极向周遭喝问:“是谁敢管本少爷的事?”

  “是我。”一个平静无波的声音在树丛某个暗角响起,接着,一条人影徐徐步出树丛。

  应雄、英名与小瑜不约而同朝这人一望,当场一愣,缘于他们从未想过,会在此时此地遇见这个人。

  来者不是别人。

  正是不虚!

  “不虚?”应雄愕然:“是你?你……一直都跟着我们?”

  不虚看着应雄、英名及小瑜,向来异常平静的他,神色似乎有点异样,他道:“不!我其实也没料到,你们三人会有志气离开慕府,一心想自力更生;故当我在三个月前往慕府拜访你们的时候,才知道你们已经不在。”

  “所以,”英名遽然也插嘴道:“你便开始寻找我们?”

  不虚点头:“嗯,因为我还要圆我师父僧皇遗愿,希望能从你俩身上悟出他想我悟的东西,这三月来我一直四处寻找,终于在今日才给我找到附近那个你们匿居的村子。”

  应雄突然正色道:“不虚!能够再见你,我慕应雄本应非常高兴!但你为何做了这件令我讨厌的事情,你为何阻止我杀那个禽兽韦耀祖?”

  骤闻此言,不虚的面色猝然凝重起来,他小心奕奕的道:“因为,我师父僧皇以前曾对我提及,英名的生父韦耀祖绝不会如此死法,他会有一个很适合他的下场,一个他该得的下场;如果你执意要杀他,便是逆乱因果。”

  应雄冷笑:“嘿!我慕应雄不管什么逆乱因果,该死该杀的便应该杀!”

  不虚苦笑摇头:“但我们目下要干的当务之急,并非要杀此人,而是另一件事。”

  这下子倒是连英名及小瑜亦同感好奇,齐问:“什么事?”

  不虚并未即时回答,只是从怀中掏出一件事物,方才对三人道:“是关于这块玉佩的事!”

  应雄、英名及小瑜纷纷朝不虚手中玉佩瞥去,一瞥之下,三人的心随即直向下沉,应雄更即时探手于伤重乏力的英名衣襟之内,掏出另一物事对照;那件物事,正是当年英名仅余半截的玉佩,他亲生娘亲曾在其出世时给他挂上的玉佩!

  不虚看着三人的脸愈变愈青,英名更是不住颤抖起来,不虚不期然苦涩一叹:“这两件玉佩很相像吧?它们看来本应是一对的;它们,一定也很希望能早日两佩重逢,正如这两块玉佩所属的那双可怜的母子一样……”

  言毕,不虚又饶有深意的凝视着当中的英名,问:“相信,你也应该猜到,我手中这块玉佩的主人是谁吧?”

  英名当然知道!即使他仍不知,他亦可一眼看见!因为不虚在说话间,已蓦地把手中玉佩扳转过来,应雄、英名与小瑜终于完全看得清楚明白,玉佩上刻着一些东西……

  正是“秋娘”的名字!

  风急!

  路急!

  不及思亲之急!

  应雄终于放过了韦耀祖,任由醉得不醒人事的他在那密林内自生自灭,要再杀他,应雄他日不迟!

  眼前急务,是他必须豁尽自己每一分可以用的力量,挟着英名向前飞驰,因为他这个大哥太明白,英名此刻思念娘亲之急!

  不但应雄,就连不虚,为要分担应雄一人挟着英名、小瑜二人之苦,亦当仁不让,替应雄挟着小瑜,在前带路!这条路,正是往见秋娘之路!

  四人就这样在昏黯阴森的树林内飞驰,只是树林偌大,飞驰一会以后,应雄仍不禁问在前带路的不虚:“不虚,以你功力,将英名生母抱至我们适才所在地,原非太难,何以你偏要把她留在荒山野岭?”

  不虚叹道:“我本来也想如此。只是,当你们看见她的情况之后,便会明白她已不能再……,我把她抱至半途,唯恐她有所差池,只得将她安置在……”

  不虚话未说完,被应雄挟着飞驰的英名,蓦然似有所觉,低呼一声道:“到了!”

  “娘亲,”

  “就在前方!”

  不虚闻言会心颔首,暗暗赞叹母子之间居然会有如斯微妙的联系;他还未及说出把秋娘安置在何处何方,英名已预先知道了。

  只见众人前方冉冉出现一座破落不堪的建筑。

  一座城隍庙!

  刚抵城隍庙的门前,英名的心益发跳得更急,不单是他,甚至应雄及小瑜,亦为英名与秋娘即将要母子团叙而紧张起来,而不虚的掌心更在不停冒汗,因为他比三人更为清楚秋娘的情况,他亦认为,秋娘的病是没救的了,他只希望,当他们四人踏进城隍庙的时候,秋娘还未有……

  城隍庙相当幽黯,可是还不比一个可怜女人的命途更幽黯,城隍大殿之上树了一块牌匾,题为“问心”,只是问心问心,城隍问尽世间众生的心,可也曾敢一问苍天的心,为何偏要如此苛待一个弱质女子?

  穿过大殿,便是内堂,四人甫进内堂当下止步,因为,四周纵然昏暗,他们亦一眼瞧见,一条人影正仰卧于黑暗的神案之上。

  秋娘。

  可是这条人影,却是一动不动,难道秋娘已在不虚将她安放在城隍庙后,不支死去?

  一念至此,英名已于昏黯中情不自禁的低呼一声:“娘……亲!”

  一声娘亲,却未能唤起神案上秋娘的任何反应,她的身影还是一动不动,应雄见势色不对,连忙把自己一直参扶的英名交给不虚,一马当先上前,掏出怀中的火摺子擦亮神案上的香烛。

  当烛光一亮之际,四人迅即瞧见秋娘此刻的状况,只是一看之下……

  为首的应雄为之深深一愕!

  小瑜与不虚亦当场目定口呆!

  英名,则更一脸死灰!

  天!难道秋娘已经……

  不!四人尽皆大吃一惊,并非发现秋娘已死,而是发现,此刻他们所见的秋娘,并不如他们想像之中的一张病容,更非奄奄一息,想反其一头长发乌亮如漆,一张脸白里透红,气色相当不俗!

  秋娘不是早已濒临死地?何解气色猝地更胜从前?这全因为,眼前的秋娘……

  根本便不是刚才不虚所救的秋娘!

  赫见此刻躺在神案上的人异常意气风发,这个人不单不是秋娘,更不是一个女人,而是一个长发的健硕少年!

  破军!

  万剑之源“剑宗”新一代的少年高手!

  十七岁的破军!

  啊!

  这一变绝对匪夷所思!四人本一直预期会再见秋娘,不虞神案之上竟换了一个容貌骄横无比、面目可憎的破军,不免极度震惊!总算应雄反应极快,乍见破军取代秋娘躺身神案之上,已知绝非好事,当下左掌一翻,立化五指劲爪,火速朝破军肩膊抓去,欲先制住他再问明究竟。

  讵料破军也非泛泛,心计与应雄不相伯仲,早猜知应雄会先发制人,身形一移便已巧妙避过,且还一面咧嘴大笑道:“哈哈!好一个慕应雄!无论反应与机心都与我破军旗鼓相当!难怪我爹口里一直都在赞你,说你如果肯加入我们剑宗,加上你得自英雄剑的莫名剑诀,将来前途一定无可限量!”

  应雄却未把破军的话放在心上,他此刻心中只是关心一件事,一件关乎他二弟的事,因为无论英名遇上什么困难,他身为大哥,必定第一个为他出头!但听应雄勃然道:“嘿!原来又是你这个上次想乘人之危抢夺英雄剑的长毛小贼!你为何会在这里出现?是你带走了二弟的生母?”

  破军邪异地瞄着应雄等人,索性直认不讳:“不错!你二弟的生母如今确是落在我手上!你可以奈我何么?”

  但听破军亲口承认,一直在聆听着的英名,此时不禁焦灼的问:“我们……并没有开罪你,你为何要藏起我娘?”

  英名向来对任何事皆处之泰然,这回却是出奇地急躁!这亦难怪!本可骨肉重逢,却又横生枝节,任谁也会着急。

  “没有开罪我?”破军闻言冷笑:“嘿嘿!你这家伙未免太高估我破军的气量了!我与父亲一心要夺英雄剑,以防剑宗的莫名剑诀会落在外人手上,谁知却被你这与你大哥悟得莫名剑诀,更得到英雄剑的剑心!”

  “如今不但剑宗最高的隐秘莫名剑诀已给你们知道,甚至连英雄剑亦已落在你们手上,即使我们夺回英雄剑也不能夺得剑的心,得物亦无所用!你以为我真的可以如此甘心?你以为我会真的罢休?”

  英名道:“因此,你仍一直暗中监视我们?”

  破军狞笑:“也不是甚么监视!为要想一睹你兄弟俩得到莫名剑诀与英雄剑之后,会否比我们剑宗的高手更强,我和爹一直都在暗中观察你们!想不到,你因武功尽废而浪费了莫名剑诀及英雄剑,还情有可原!但你那个大哥慕应雄,却为你而不惜放弃荣华富贵,与你一起躲在这条小村,还甘愿卖武自力更生,放弃莫名剑诀与英雄剑将会带给他的无上荣耀,倒是大出我两父子意料之外!”

  应雄见破军提及自己,他不想外人在此重提他曾为英名牺牲甚么,免致英名难堪,连随打断破军的话,冷冷道:“那你父子俩如今看见我们荒废了英雄剑,如此下去,他日看来亦不会比你们剑宗的高手更强,应该很安心很满意了吧?你为何还要藏起我二弟的娘?说!你把她藏在哪里?”

WwW/xiaoshuotxt.co 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风云系列千神劫之再世情缘风云续集天哭惊世少年魔渡众生再见无名九天箭神搜神篇四大天王之夜叉中华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