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二章 再生紫衣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二十二章 再生紫衣

  曾经,红尘世外,有一个长生不死的神!

  他不仅习成了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两大奇功,还习成了空前绝后、可能会是人间最强的——“摩诃无量!”

  无论如何,神在生时,武功境界之高,当世无人能及。

  他甚至以摩诃无量练成隔空杀人的眼劲!

  只要他双目一横,如蚊苍生便要死在他的眼神之下,葬身于他的目光顾盼之间。

  如今,这个也习成“地极摩诃无量”的神妻白素贞,她的境界又将会是何等惊人境界?

  也许,就是这种境界……

  “面对烈焰火鞭,黑瞳主人亦如“神”一样,并没动手,她只是徐徐张她鲜红欲滴的朱唇,接着……”

  她竟然朝那根势如破竹的火鞭……

  轻轻一吹!

  天啊!

  看业足可教玉石俱焚的火鞭,赫然被她吹灭,消失无形!

  这……有可以吗?

  不但如此,她所吹出的气在火鞭乍灭之际,还席卷经王手中的血红禅杖,登时把经王的禅杖震为寸碎,而经王,更愤禅杖迸碎之力,反震向两丈外的一面洞壁,“隆”然一声巨响,此整个人顿然直入洞壁盈丈,深不见人!

  恐怖!这种威力,根本已足可逆尽众生!足可呼风唤雨!

  这……真的是人应有的力量?

  她,真的是还是人吗?

  抑或,她真的是已超越凡人极限的——恶魔?

  于一旁动弹不得的步惊云,简直看得呆住了!

  他也曾在自己体内的天极摩诃正要冲破任督二脉之时,误以自身的暴喝声轰碎方圆丈内的山石,但眼前黑瞳主人神不动,气不提,仅是轻吹口气,便蕴合毁天灭地的无匹神力,怎不教人吃惊?

  何况,她如今的对手,并非老是立于原地、毫无功力的山石,而是早已习成无经无道第十三层、可能亦会无敌的经王?

  黑瞳主人所露的这一手真是惊天地位鬼神,这种登峰造极、出神人化的武功,例是摩诃无量?便是步惊云体内亦藏有的——摩诃无量?

  步惊云蓦然发觉,若他今次能够真的冲破“瞑眩之关”而不死,那么,这回他回到天下会之后,他已不用再忌惮雄霸有何惊世奇功会比他强,雄霸的死期已到!

  霍家的滔天血债,必定可以如愿算清!

  步惊云虽是如此盘算着,惟他无意间朝黑瞳主人一瞥,但见甫一出手已轻易重挫经王的她,此际却脸露极不耐烦之色,沉吟道:

  “好狡猾的家伙!居然借深入山壁而遁,叛徒,你以为这样,例可逃过本座的掌心吗?”

  原来,被黑瞳主人的气打进山壁盈丈的经王,并没有从山壁里再踏出来;步惊云远远一眺经王陷身而进的山壁,发觉内里漆黑一片,似乎深不见底,何止一丈?看来经王饱尝了黑瞳主人的一手摩诃无量后,早已知难而退,以自身功力继续轰碎更深入的山壁深处遁去!

  饶是经王已踪影杳杳,惟黑瞳主人似乎仍相当小心,但见她侧耳一听,咀角不由一翘,笑道:

  “呵呵,看来,本座也实在太小觑你这叛徒了,你的无经无道第十三层,竟然可容你在山壁之内破石前进,也是相当不错的神功,可惜,你始终还是无法逃出本座的法眼……”

  “给我出来!”

  此语一出,只见黑瞳主人又朝圣门内其中一面洞壁猛地吹一口气,当场又在那面洞壁之上轰出一个数丈深的大洞,惟仍不见经王踪影,只是……

  洞内有血!

  黑瞳主人乍睹这些血渍,随即娇笑:

  “嘿嘿!你已经受伤了?很好!我看你还可躲藏多久?叛徒!

  今日本座就要你清楚明白,世上众生一律平等,男女亦无分彼此。

  天下的女人亦和男人一样一一一”“绝对不是烦恼祸端!”

  “绝不可欺!哈哈哈哈……”

  是的!确是有一句话开罪了她!女人,绝对不是令人烦恼的弱者!众生一律平等!

  笑声未罢,黑瞳主人复再展开她的隔空攻势,然而这次,她并非重施故技,吹气碎石,她反而……

  张咀一吸!

  啊!她居然反过来向洞内其中一面石壁使劲一吸!

  这一吸,赫然不比她的吐气有丝毫逊色;她赫地把整块丈高山壁吸摄而出,甚至躲在山壁之后的经王亦难幸免,连人带壁一起被吸摄出来!她,居然可……气吞天下?

  黑瞳主人的目标并非山壁,而是山壁后的经王,故当山壁被她吸至其眼前丈内之时,她又提气一吐,当场气破山壁,把山石轰成灰灭;正欲回气吸纳,把再无山壁掩护的经王吸将过来,讵料……

  总算经王反应不弱,仍可藉山壁爆碎之力,双腿一蹬,血红的身影例如疾矢一般弹开,而且,更以雷霆万钧之势……

  直扑向步惊云!

  这一变完全出乎意料,因为经王最痛恨的是黑瞳,其次便是其主人,却反向动弹不得的步惊云袭击,何解?

  或许全因为,此刻的经王,已撤底明白自己的功力无论多强,已绝对无法与其主人匹敌,他,必须于短时问内增强功力!

  而员简易快脾方法,便是以“回元血于”……

  吸取步惊云身上隐藏的——

  天极摩诃无量!

  经王炙热无比的血爪闪电袭至步惊云眼前数寸,这一爪,看来己贯满回元血手的邪异功力,即使不能顺利把步惊云的功力悉数吸取,恐怕也会将其脑门当场砸碎!

  然而,步惊云依旧像一头无法破笼而出的猛兽,纵有排山倒海的潜力及爆炸力,也苦于无法动手,难道,他真的就如此丧命于经王爪下,成为一具被吸于功力的干尸?

  当然——

  不!

  这个人界虽曾有一个“无情”的神,想把他的躯体据为已有,雀巢鸠占,但,世上除神以外,还有一个“有情”的——

  魔!

  一个想渡尽众生的魔!

  也许,步惊云,也是她想渡的——

  众生之一!

  生死存亡只在一息间!

  救与不救,也在一息之间!

  惟是,她终于决定——

  救!

  “彭”的一声!就在千钧一发之间,一双纤纤玉手,斗地已格住了经王攻向步惊云脑门的“禄山之爪”!

  这双手,正是黑瞳主人的——手!

  她终于真的出手相救!

  以她这样一个惊世骇俗的绝顶高手,一口气于吞吐之间,可以轰碎天下,也可吞尽天下,她为何不吐气为步惊云解围?而要真的“亲自”出手?

  她本来不必为步惊云而出手!

  却原来,黑瞳主人本疑隔空吐气,阻截经王对步惊云所下的毒手,惟适才她迭连三次吞吐,真气于收放之间已然灭缓下来,若要再吐气堵截,恐怕一时间未能及时救得步惊云,但若她亲自出手,倒绝对比她隔空吐气——更快!

  故为要肯定一“救”得手,黑瞳主人终于——真正出手!

  可是,她这次出手,虽能一击救得步惊云,她自己却……

  难以自救!

  就在黑瞳主人的手刚刚格着经王血爪之际,她遂地感到一股神秘的吸力,自经王的血爪,一直透达她的掌心1那是一种严如无底深潭、甚至连她也不大大熟悉的吸力!

  一种已失传了五百年、超了她二百年生命所能认识的恐怖吸力——

  回元血手!

  是回元血手举世至邪的吸力!

  “回元……血手?”向来谈笑风声的黑瞳主人陡地一惊,因为她不但不太熟悉回元血手这种阴阴而古老的邪功,而就在她的手与经王的爪触碰之时,那种邪异吸力,更令她抽手不得,而她体内部分的地极摩诃无量,赫然已开始被经王的回元血手吸摄过去!

  “经王……怎会懂回元血手?难道……你已不是经王?你到底是谁?”

  此刻的经王,却像是感到无比的舒服受用,似乎被他吸摄过去的部分摩诃无量,已贯进他的丹田,但见他花斑斑的脸上泛起一丝险恶笑意,他狞笑着答:

  “呵呵!你猜对了!我的确已经不再是经王如斯简单,但我是谁,也用不着你管!我本来只想吸尽步惊云体内的功力,并没妄想可以接近你而把你的功力吸过来,想不到,你居然因一念之仁,妄自出手救步惊云而自行把你的功力送上门来,嘿嘿!毕竟女人使终都是女人,怎样也避不了一个‘情’字,而这个‘情’,便是你今日败给老子的最大……”

  “致命伤!”

  狞笑声中,经王回元血手的吸力益发转急,说也奇怪,倘若使用回元血手,平素只需一眨眼间例能把一个高手的功力尽数吸掉且把被吸功力的人变为一具干尸,然而这次,经王的回元血手已经动用了整整一句话的光景,黑瞳的主人仍未变成一具干尸,只是与他相碰的左手,在经王的不断吸功之下,渐呈枯干而已。

  经王也不期然脱口一赞:

  “好!不愧是与神同样无敌的魔!你的摩诃无量,果然旷古烁今,浩瀚如汪洋大海,连回元血手这种比吸星大法更上乘快捷的武功,也无法一下于把你的摩诃元量吸尽,但你的摩诃元量已被我吸去四成,你被我吸干功力,也只是早晚问题而已!哈哈哈哈……”

  经王狂笑着,因为形势就在黑瞳主人的一念之仁之间,开始——逆转了!

  不错!黑瞳主人的地极摩诃无量浩瀚无边,纵使被吸,也不能一下子便吸光,然而,被吸去四成摩诃元量的她已然大汗淋漓,一脸苍白,且一条大臣手亦已完全枯干,更逐渐向身上蔓延,可是,任她如何盖世无敌,她犹不能摆脱回元血手的无边吸力……

  这样下去真是不堪设想,步惊云冷静看着黑瞳主人为救她而身陷险境,看着她已完全枯左手,陡地灵机一触,嚷道:

  “斩!”

  斩?

  黑瞳主人纵是绝顶聪明,惟身陷险境,当局者迷,一时间竟想不出破解回元血手之法,如今步惊云遂吐出一个“斩”字,对她直如——当头棒喝!

  对!只要斩掉与经王血爪相连的左手,便能脱险!

  一念至此,黑膻主人当下毫不伶惜,右掌提气,例朝自己的左手劈去!

  横竖那末左臂已经枯萎不甚,倒不如壮士断臂,废掉这“腐骨之蛆”,免得牵一发,“误”全身!

  “拍勒”一下骨肉断裂声!黑瞳主人当机立断,终于即时斩断了自己的左手,炽热无比的鲜血登时如泉喷出,经王只觉腥风扑面,想不到连她喷溅出来的血竟也蕴合一道热劲,一惊之下借身一闪,接着,他赫然双足一蹬,复向仍处于呆然状态的孔慈抓去!

  她的下一个目标竟是——孔慈!

  黑瞳主人当然不会给他这样轻易伤害孔慈,也顾不了自己左肩断裂处不断迸出的鲜血,身形一幌,已如鬼魅般掠至孔慈身畔。

  再度挺掌迎抗经王的爪!

  殊不知黑瞳主人在失去四成摩诃无量、兼且断去一臂之痛,心慌意乱下,居然一时无法瞧出经王此爪只属虚招,他霍地抽瓜,个回身……

  赫然已把孔慈手中已被开启第二重的达摩之心……

  抢夺过来!

  不!

  可以翻转世间的达摩之心……

  到头来居然落在极度邪恶的经王手上!

  天啊!

  “畜生!快放下达摩之心!”

  黑瞳主人柳眉倒竖,第一次如此此声色俱厉,放声怒喝,且还想怒喝声中,欲一把夺回达摩之心;可惜,经王乍得她的四成摩诃无量,比前更神元气足,身手矫健不少;反之,她自身乍失四成摩诃无量,且还在不断淌血,身手已窒滞下来;这一出手,竟未能触及经王衣袂,经王更北势后跃,高举手听达摩之心,张狂地道:

  “怎么样?老虔婆!你适才的威风去了哪?你已经奈何我了!若你真的想得回达摩之心,便带黑瞳跟着来吧!”

  “我会在少林庭园等你!哈哈哈哈……”

  笑声暴起,经王的人亦随声暴起,竟然就以血肉之躯撞破洞顶,腾身而上,转瞬己消失得无影无踪,仅余他狂笑声的回音!

  这个圣门地洞,位于少林木人巷的尽头,而木人巷,却是一向嵩山深处延伸,少说也有二、三十丈之深;经王能破开二、三十丈的洞顶而直上地面,任其元经元道第十三层何等不可思议,亦绝不可能!然而此刻吸摄了四成地极摩诃的他,便不难办到.可见他的功力己在刹那之间大增!

  想不到形势在黑瞳主人为救步惊云的一念之仁间,完全逆转,真是始料不及!

  经王骤去,迄今被黑膻主人放在地上的魔娘,立时忍着重伤之痛,关切的问:

  “主……人,你怎么……样了?你的左肩,仍在……淌血……”

  黑瞳主人却若无其事的答:

  “我……并没有什么。”说着,已戟指点向左肩要穴,制止鲜血从断臂之处溢出,隔不多久,血终于止住,停了下来。

  步惊云静静看着这盖世魔者负伤的背影,看着地上她那条因救他而斩下来的断臂,遂地张口道。

  “你——”

  “本不需要救我。”

  “本不需要如此。”

  黑瞳主人并没回首看他,只是茫然眺着前方,答:

  “是吗?不过,本座却认为有此必要!”

  步惊云的瞳孔在收缩,他似乎不知道黑瞳主人将会说些什么。

  黑瞳主人道:

  “步惊云,其实,本座最讨厌看见你这张本来长得不俗的脸,因为你的脸,总令我记起一个曾令我异常痛苦、一个极度无情无义的男人……”

  步惊云明白,那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当然便是那个“神”了,他原与他一模一样!

  “不过,你的脸,却与你的心并不一样!”黑瞳主人复再续说下“你虽然拥有一张看似无情无义的不哭冷脸,然而你曾经所干的一切,本座全都晓得!”

  黑瞳主人说至这里,不由“唉”的长长叹了口气,终于回首,凝眸看着步惊云,仿佛已看穿他那颗铁包着烈火的心,她道:

  “你为你娘玉浓所干的,甚至你为你继父霍步天所干的一切,本座亦曾有所闻!你为了报霍步天这个不是父亲的父亲的知遇之恩,不惜忍辱负重,沦为仇人雄霸的弟子,在他的身边静候时机复仇,这颗有养育之恩非报不可,宁可被千夫所指的心,便足以证明你是一个真正的人,而不是披着人皮的禽兽……”

  “你和黑瞳一样,都是为复仇不惜牺牲自己一生幸福的孩子!

  若然连你们这些人有难,我也见死不救,那,本座苦练百多年的摩诃无量要来干啥,本座又有何颜面要——渡尽众生?”

  是的!亦因如此,她也不惜牺牲一条左臂,与及四成摩诃无量去救一个人,她认为绝对值得!

  只因为她救的,真的是一个人,一个有心有血有肉有情的人!

  只要她认为值得的、应该对的事情,她绝不言悔!这就是她宁愿为魔、不愿为人的原因!做人,往往都有大多的拘束、制肘,身不由已,不能干自己认为应做的事!

  步惊云遂地也道:

  “你——”

  “也绝对有资格——

  渡尽众生!”

  黑瞳主人闻言斜斜膘他一眼,微应:

  “哦?”

  步惊云破例解释:

  “因为——”

  “你与黑瞳一样——”

  “都是一个——”

  “比男人更坚强的——”

  “女人!”

  不错!当大部分江湖好汉,与及自命不凡的男人们在武林浑稀忘我地争名逐利的时候,却有两个女人一一黑瞳及其主人,一个为救那逾千之鬼而险些牺牲性命,一个却为众生争取平等而不惜百年二百年的努力,甚至背弃爱情,她们的辛酸、凄苦又有谁知?

  怎不教天下男儿蒙羞?

  也许,死神、黑瞳、与及黑瞳主人,甚至已伤倒在地的魔娘,都不是为了自己而生存的人;他们这些人能坚强地、苟延残喘地活下去,只为了别人,只为了一个永存在心而又未达成的心愿……

  他们,其实是同一类人,同一类为了心中认为对的事,而不计较世人如何鄙视自己、甚至千夫万夫所指的人!

  乍闻步惊云这个从不喜说话的死神,也为自己说了一句鼓励的话,黑瞳主人却只是淡淡一笑,只因为,如今并非是她可以开怀大笑的时候……

  而是她实在需要担忧的时侯!

  她斗地岔开话题,不知是因为担忧,抑是不想面对步惊云的鼓励:

  “步惊云,本座实在很高兴你力本座所说的这番话,可惜,目下我们已经没有时间再高兴下去了……”

  “眼前形势已经大大逆转,经王不但吸摄了我四成摩诃无量,功力大增,且还乘乱夺走了达摩之心。”

  “最令人担心的还是达摩之心!若达摩之心落在本座手上,也还罢了!但如今达摩之心落在经王这疯子手上,恐怕,人间将有大劫发生……”

  是的!更何况经王抢去的是已被开启第二重的达摩之心,极有可能,他如今已阅毕那段关乎黄金之海所在他的记载……

  “所以——”黑瞳主人又道:

  “如今我们的问题,已不是本座得到黄金之海,会否循序改变人间的问题!而是必须从经王手中夺回达摩之心,不!即使现在能夺回达摩之心,亦已迟了,经王敢情已阅毕黄金之海的所在地因此最撤底的解决方法,例是把经王——”

  “干掉!”

  说到这里,黑瞳主人语音稍顿,一双柳眉己皱成一线:

  “步惊云,你可知道,何以吸摄了我四成摩诃无量的经王,为何不留下来与本座交手?而要先夺取达摩之心溜走?”

  步惊云眉头一皱,答:

  “因为……”

  “他只吸摄了四成,”“仍是不敌你的——”

  “六成?”

  黑瞳主人苦苦一笑答:

  “错了,经王所吸的四成地极摩诃,虽较我的六成少,但他自身有无经无道第十三层,刚才我与他爪掌相碰之时,还感到他体内有另外一道积累了七十多年的功力,再加上我仍不太熟悉的回元血手,他如今的实力,甚至可能与本座相距不远。他刚才溜走,或许缘于他需要时间,把吸摄我的四成摩诃无量,完全融于自己体内,据为己用……”

  说得对!步惊云亦深表认同!

  摩诃无量并非等闲内功,纵是身负摩诃无量多时的步惊云,也需经“瞑眩之关”,方能把它化为己用;纵使经王的回元血手可以比步惊云的“瞑眩之关”更快化摩诃无量为自身功力,也不能立即使用,恐怕,经王此时正在忙于融合那四成摩诃无量……

  黑瞳主人道:

  “因此,唯今之策,例是必须尽快追上经王,在他犹未能完全融合摩诃无量的惊世力量之前……”

  “杀掉他!”

  一语至此,黑瞳主人又看了看步惊云身上因“瞑眩之关”而弄致的斑斑血渍,复一瞄仍然呆立的孔慈,与及倒在地上的魔娘,叹道:

  “我本想把你们三个留在这里!但你尚处于瞑眩之关而未能自破;黑瞳的精神亦因孔慈仍处于六感七识难办的境界而犹未能完全复苏,魔娘更是身负重伤;而这个圣门秘洞却因刚才我与经王的初度交手,已经开始摇摇欲堕……”

  是的!步惊云触目所见,整个圣门地洞的所有洞奎已在作响,沙石逐渐落下,在刚才两大高手的互相轰击下,如今,整个圣门晒儿洞似将快要倒塌……

  黑瞳主人道:

  “看来,本座己不能把你们三个留在这里!既然如此,唯有与你门……起去追……经王吧!”

  “一起追经王?可以吗?黑瞳主人目下仅余右臂,怎能挟着三个不良于行的人追踪经王,难道她有三头六臂不成,黑瞳主人当然并无三头六臂,但,她仍有……”

  六成摩诃无量!

  六成仍然可以呼风唤雨、叫风云变色的摩诃无量!

  就在她语声方歇之际,她霍地复再仰天高呼一声:

  “起!”

  拉着右臂一扫!

  一道无形的力量猝地把步惊云、孔慈及魔娘三人一卷,他们三人赫然随着跃身而起的黑隍主人,一起向上飞窜!

  直至四人的身完全没进适才经王破开的洞顶为止!

  快!

  快得肉眼已无法辨清周遭的景物!

  步惊云与孔慈、魔娘三人,被黑瞳主人的无形劲力卷进破开的圣门洞顶之后,步惊云居然至今亦无法看清楚洞顶内周遭的事物只因黑瞳主人迳运摩诃无量,领着他们三人一起向上飞掠的身法实在太快!

  甚至较已可与声音比快的聂风,更快!

  这种身法,简直已是人的极限,可能亦已超越人的极限!黑瞳主人悟出地极摩诃至今,也仅是百年岁月而已;若她能继续修练此神功再多百年,恐怕,她的功力,绝对有可能会超越物外!

  由黑瞳主人推而及经王,他已摄取四成地极摩诃无量,若今真的不能残灭他,而给他继续修练下去的话,只怕百年之后,万里河山,势心给他玩弄于股掌之间!

  所以他今日已非除不可!

  黑瞳主人一直沿着经王在洞顶上所破开的路追踪,惟以她人的身手,确实不用追踪多久,不消片刻,就在步惊云还未及,思另一些问题的时候,“蓬”的一声!她,已卷着他们三人……

  冲出地面!

  冲出地面之后,步惊云只觉扑面而来的都是雨,原来,在他和孔慈进入木人巷后,天已下起雨来。

  而当黑瞳主人以巧劲把他和孔慈、魔娘三人安然送到地上后,步惊云更飞抉扫视四周,赫然发觉,他们目下所处之地,正是那个破落的少林庭园!

  木人巷圣门在少林隐秘深处,黑瞳主人与步惊云等追踪经王破顶而上,而追至少林庭园,原亦不足为奇;而眼前的少林庭园,还是依旧一片颓垣败瓦,与他及孔慈离开时没有两样,唯一令人奇怪的是,那苦候着他和孔慈回来的逾千之鬼,居然不惧风雨,任雨点把他们浑身衣衫打至湿透,他们却犹苦立于风雨之下,并没争相走向破旧的屋詹下避雨。

  难道,他们真的如斯渴望可解除“一千来世之咒”,而尽快回家与家人共叙天伦?他们已想家念家,想得痴了?

  当然不!

  卓立于风雨之中,却又出奇地滴雨不沾的黑瞳主人“白素贞”。

  当下斜斜朝那逾千之鬼扫视,一扫之下,她不期然警觉:

  “嘿嘿,原来如此!原来你们悉数被封了全身大穴,动叫不得?

  哼!经王那厮在吸去我四成地极摩诃之后,看来已能逐渐融会贯通,否则,又怎可能于短短时间内,连环封锁千人穴道?”

  以黑瞳主人之力,要于短时间内封尽千人穴道,固然可能;惟以经王的无经无道,便未必能辨到;既然如今他已辨到,亦即是说,经王,至少已把刚才吸摄回来的四成摩何元量,融会了十之六八!

  但,这逾千之鬼对经王并不碍事,他为何要尽对他们穴道,叫他们动叫不得?他既有言在先,声言会在少林庭园等待黑瞳主人。

  目下大雨滂沱,他又在哪?

  己被雨点打至浑身湿透的步惊云朝黑瞳主人一瞄,只见她依旧脸无忧色,似乎一点也没为经王如今藏在那儿而忧虑,她仅是又对那逾千之鬼道:

  “你们也大可怜了,迄今都被人摆布、逼害,不过毋庸害怕,今夜,黑瞳己从木人巷内找出达摩之泪,人们快将可回复本来面目如今——”

  “就让本座先替你们解穴吧!”

  一言既出,黑瞳主人登时运气一吸,接着再张嘴吐劲,一声!落在她跟前的无数雨点,居然便该她这轻轻一吹,顿时千丝万缕般的雨箭,直向站在较前方的数百之鬼打去!

  雨箭所打之处,正是众鬼的百汇穴,为首数百完众登时穴解,齐齐发出“呀”然之声,纷纷仆跌地上歇息;黑瞳主人再接再励复再提气再吐,第二轮雨箭又把余下的鬼众穴道一一解开,然而当逾千之鬼已悉数被解开穴道之后,黑瞳主人却仍提气再吐!

  一次所吐的气劲,甚至较适才救那逾千之鬼的气劲还要重;气劲重,已不是把雨化为雨箭如斯简单,而是粑雨点凝聚为一柄长的一一两剑!

  既已尽救这千之鬼,她为何仍要这样?

  只有一个原因!

  例是那雨剑的目标,并不是已仆跌在地上歇息的逾千之鬼,而是一直站于逾千之鬼身后的一条人影一一一经王!

  血衣经王!

  原来,黑瞳主人甫见尽封穴道的逾千之鬼,早觉享有蹊跷,其盖世智慧,立想出经王可能会藏身于逾千之鬼身后,以他们作为保护,给自己有足够时间融会摩诃无量,故才会毅然出手!

  而此一出手,亦是惊天动地,缘于黑瞳主人所打出的雨剑射向经工之际。仅是射出三丈,雨剑己抵受不了当中贯满的摩诃无量气劲,于半途被发,变为一柄灼热无论的——

  丈长剑气!

  由内气化为雨剑,再由雨剑蒸发而成热气蒸腾的丈长剑气,所有变化都仅在弹指之间,都仅在三丈的距离之内,一旁在观看着的步惊云固然吃惊,就连剑气目下直指的经王,也不禁深深咋舌!

  然而,他的咋舌也仅是于一念之间,很快,咋舌已经不再,随之换在他脸上的,却是一险邪笑!

  他赫然举掌便挡!

  经工胆敢举掌挡格早瞳主人随意轰出的雨化剑气,只因他蓦地发觉,既然自己也于极短时间内尽封逾这千之鬼大穴,他应该已把十之七八的摩诃无量融于自身功力,若然这是真的话,那他也不用过于惧怕黑瞳主人,而且这一招,也是他一试自己体内摩诃无量有多利害的时候了……

  他决定硬拼!

  “隆”然一声天崩地裂似的震耳雷晌!经王贯满摩诃无量的掌,当场与黑瞳主人的灼热剑气霹雳硬碰,果然不出经王所料!

  他居然并没被当场轰个五痨七伤!

  他仅是被剑气轰碎部分衣衫,与及被轰上半空而已!

  被轰上半空的经王,当下暗暗大喜,缘于他纵然被轰退,也只因四成摩词大量始终不及六成摩诃无量,而他更只是融会十之七八,只要他能有多一些的时间,不难把摩诃无量融会贯通,再加上他自身的无经无道与及回元血手,定可与黑瞳主人打个平手!

  然而,黑瞳主人似乎并不会给他任何歇息的机会,一击得手,第二招已乘腾追击,但见她双腿一点,正欲展身扑向经王,她这一次,已不想再隔空发劲,她要亲自扑至经王身前,切切实实的给这叛徒——

  迎头重重一击!

  她要亲手废了他!杀了他!干掉这可能会遗害人间的孽!

  惟是,这一次经王更为狡猾,当被轰上半空的他落在庭院的一根巨柱顶上时,他已同时瞥见黑瞳主人向他疾扑过来,在生死存亡的一刻,他突然想出了一个自救,甚至可反败为胜的方法。

  他霍地探手人怀,取出一颗物事,这颗物事正是——

  已开启第二重的达摩之心!

  他更同时向黑瞳主人暴喝:

  “白素贞!你看!这就是你梦寐以求百年的达摩之心!”

  我如今便把它——

  “还!”

  “给!”

  “你!”

  “吧!”

  还给黑瞳主人?

  经王怎会如此安着好心?怎会如此便宜?

  当然不会!

  就在经王的暴喝声中,他已乘势把达摩之心闪电掷出!

  已扑上半空的黑瞳主人,与及依然站在雨中的步惊云,在地上的魔娘及那逾千之鬼,齐齐朝达摩之心一瞥,众人脸上不约而同大惊失色!

  全因为经王赫然把达摩之心……

  他赫然豁尽全力,使劲把达摩之心掷向地上!

  他要毁灭——达摩之心!

  变生肘腑!所有人尽皆变色!缘于达摩之心虽是精钢所铸,坚硬无比,即使从百丈高处堕下,也未必会有半分毁损,惟是经王尽管仅融会摩诃无量的十之七人功力,已是极度不同凡响!

  更间况他这一手,已贯满十成功力把达摩之心掷向地上,只要达摩之心甫触地面,势必会撞至灰飞烟灭!

  黑瞳主人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也许,亦是她这百多年来最震惊的一次!这颗达摩之心,耗尽了她多少个春秋,多少个朝露,更害得孔慈之母紫桐为它殒命,也误了逾千之鬼这十多年来饱受折磨;黑瞳主人一直于黑暗中等,便是等待达摩之心揭秘的一天,如今只要黄金之海的藏宝地图一到手,魔渡众生的计划便事成有望;这关紧一切的达摩之心,绝对不能如此毁掉!绝对不能——功亏一簧!

  可是达摩之心此刻已距地面不及半尺,只要它再飞前数寸,一切心血将毁于一旦!

  但,纵然尚距数寸,如果黑瞳主人要及时救回达摩之心,这数寸的距离,对她来说,仍是——游刃有余!

  “嗖”的一声!黑瞳主人已如风火雷电霹雳一般身形急翻,放过经王,接着掉头回追达摩之心!

  总算她神功盖世,只见她墨黑衣袂一幌,信手一抄,已及时把达摩之心接在手上。

  这一次,黑瞳主人已学乖了!连忙朝手中达摩之心没有“心”字的那面一扫,因为只要她阅毕那段黄金之海所在地的记载,她便不用再顾虑达摩之心!

  可是话虽如此,当她的目光甫落在达摩之心的那一面上之时,她的面色,不由阵紫阵青,继而一片火红,因愤怒而火红!

  “他妈的……”

  “畜生!”

  黑瞳主人霍地使劲一捏,五指一合,手中的达摩之心赫然捏作一团铁屑,如飞沙般飘散于空中;这颗流传了数百年的达摩之心,这颗江湖人曾梦寐以求的达摩之心,就在瞬息之间,在她这个绝代魔者的手中,灰飞烟灭,点滴无存……

  她为何如斯愤怒?她到底看见一些什么?

  不单达之心令黑瞳主人愤怒莫名,与此同时,还有另情,令平素悠然自若的她无比震怒!

  “原来就在她分身及时接着达摩之心的同时,经王已乘她在接达摩之心之际,竟然一个箭步抢前,攫着——仍然六感七识难辨的孔慈!”

  天!

  

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千神劫之再世情缘四大天王之夜叉风云续集惊世少年魔渡众生搜神篇中华英雄天哭风云系列再见无名九天箭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