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三章 神死之谜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十三章 神死之谜

  小青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只因为,不敢相信那个一直身份迷离的神秘强“神行太保”,

  竟会于出那样的“事”!

  本来,小青与其姊水灵及步惊云刚好找着“神之墓”,满以为可从中找出移天神诀的真元救回神母及雪缘,柜料,神行太保却蓦地出现,争夺神墓内的“神”之遗骸!

  幸而,一直不知所踪的聂风亦这地奇迹般现身,不但以一轮快腿阻止神行大保掠向神之墓,更与步惊云一起将神墓内的神之遗骸轰出来!

  而为免神行太保骚扰风、云得到神的遗骸,小青更与其姊水灵,还有东神龙联手阻遏神行太保,然而,小青势难料到……

  就在东神龙拦腰将神行太保紧抱,而她自己亦全力攻向神行太保之际,神行太保仅是发出一声冷笑,接着水袖一挥!

  “钵”的一声!他的袖里赫地窜出一道精光四射的银影,疾向扑近的小青射去!

  小青正是不敢相信,以神行太保这样一个当年连“神”也不怕的张狂强者,竟会向她射出一道银影!

  他,居然为对付小青,用上所有强者都不屑用的——

  暗器?

  他虽然身披神行太保的一贯装束,

  但他是神行太保?

  可是,尽管小青能看见神行太保从袖中射出这道银光暴绽的暗器,她还是无法避得过!

  只因银影之快,亦是非同小可!小青仅能瞥见射近自己的银影,是一双精光闪闪的钢爪!

  这双钢爪更在半空之中,“崩”的一声一分为二,骤化为三根银箭,接着……

  又是“嗤嗤嗤”的三声!小青在闪避不及之下,赫然给三根由钢爪所化的银箭,从正面穿背而过!

  不妙!她中招了!

  “妹……子!”本来早已被神行太保重重轰进雪壁的水灵,此刻赐见其妹小青惨中暗器,当场破壁而出,狂扑上前扶着小青,焦急的问:

  “妹……子,你……怎样了?”

  只见给三根银行穿体而过的小青,胸前与背门已经血流如注。惟她犹强忍着重伤与痛楚道:

  “不……,姊……姊!我……还未死得……了,他的三根银箭……刚好……险险……刺破……我的背门.却还未有伤及……心肺,小青还……可以支持……下去!”

  虽云三根利箭未有穿心破肺,但肯定已戳伤小青五脏某些腑脏,她着实受创非轻,水灵连忙“噗噗噗”的先对了她背门三个大穴,稍为阻遏其血流之势,好待她歇息一会再说!

  谁知小青尽管身受重伤,却未有半分歇息之意,她仍坚持自己站起来道:

  “不……,姊姊,我们……已不能停下来,我们必须……尽快到神墓那方……”

  “步惊云正有危险!”

  “我们眼前这个神行太保,根本就不是——”

  “神行太保!”

  “什……么?”水灵闻言一怔,不期然朝仍被东神龙拦腰紧抱的神行大保瞄去,诧异的问:

  “这个神行太保……并不是真的神行太保?”

  诧异之间,水灵但见眼前的神行太保,刚才所发的三根银箭已飞回他的手上,“挣”的一声便已再度汇合为一双钢爪,嵌在他左手掌背之位!

  而这个不见面目的神行太保,更已在纱帽之内发出一声险恶邪笑:

  “小青!你这丫头倒是机警得很!居然已看出我并非神行太保!”

  不错!我的确并非神行太保!我的主人神和太保武艺盖世,除了当年长生不死的神,根本无人能及!又怎会像我一样使暗器?”

  “不怕告诉你!我其实是……

  “凶!”

  “罗!”

  此言一出,眼前的神行太保遽地将头上纱帽一掀,当场露出一张邪气无比的脸,正是神行太保之仆——凶罗!

  水灵与小青见状为之一愕!水灵当下变色道:

  “你……竟然是凶罗?那……你主人神行大保为何……命你假扮他抢夺神的遗骸?”

  已经重伤得满头大汗的小青道:

  “姊……姊,他的主人要其……假扮他,极有……可能,是神行太保……为夺神的遗骸?”自己也同时……扮作……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了水灵像是想起什么似地,突然惊觉起来:

  “啊……?难道……神行大保自己会扮作……?天……”

  “步惊云真的有危险!”

  语声方歇,水灵己挟着其妹小青,欲闪电掠向雪地的另一边,那个步惊云与聂风应已掠到的神之墓!

  岂料未及动身,一条人影已如雷似塌杀至、暴爪一挥,赫然已阻截了水灵小青前进之路!这人不是另人,又是凶罗!

  但凶罗不是早被东神龙拦腰紧抱的吗?他力何仍可追上前来?难道……?

  水灵与小青已经不用再难道了!因为就在同一时间,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已经紧紧捉着水灵的双肩,这双强而有力的手,本来一直是拦腰抱着凶罗的!

  是东神龙!

  水灵回首一望,她万料不到,如今制时她双肩的人会是东神龙;她万分错愕道:

  “是……你?原来……连你也是神行太保的人?”

  东神龙惭愧的道:

  “对……不起!我……本来也想助步惊云找得移天神诀的真元,但……我的孙儿‘龙憧’已落在神行太保手上,我……不得不听命于他,将你们引来伸之墓……”

  “只要步惊云能以潜伏其体内的摩诃无量。引出神遗体内的移天神诀真元,神行太保便能得到移天神诀熬过他自己的‘生门’,再控制千神之劫,那时,我……两爷孙便可一家团叙……”

  哦?原来步惊云体内的摩诃无量能引出移交神诀?

  水灵小青听罗心知不妙,知道东神龙原来亦因孙儿“龙憧”被掳,而被逼站在神行太保那方,水灵更即时在主中暗暗下了一个决定!

  她霍地豁尽全身之力,一掌便将其妹小着重重送出数丈之外,更高呼道:

  “妹子!移天神诀的真元一定不能被神行太保所得,否则神母与雪缘便没救了!神母与雪缘当日从搜神宫深处的牢狱中将我俩救出来,对我两姊妹有再生之德,我们今臼即使死无葬身之地,也绝不能负了神母所托!”

  “妹姊就在这里拦着凶罗与东神龙,妹子你快到神墓那边通知步惊云事情有变!快!否则给神行太保假扮的那人得到真元的话,便会……”

  “不堪设想!”

  势虽料到,外貌妖烧邪气的水灵,一旦认真起来,竟亦会如此大义凛然!小青被水灵重重送出数丈之外,却仍不舍地回过头来:

  “姊……姊……”

  可是亦心知事关重大,绝对不容拖误,当下唯有收摄心神,强忍身上的重创,转身便向神墓那方飞驰!

  “哪里走!”凶罗眼见小青转身就走,即时便要穷追,谁知被东神龙双手牢制双向的水灵见状,当场仰天狂呼一声!本来内力不及东神龙深厚的她,居然以一股无坚不摧的狂劲挣脱其制时,飞快扑前攻向凶罗!

  凶罗不虞水灵一个女子为不负神母所托,竟会如此既勇且猛,当场也是一怔,惟随即又化怔为笑,冷笑:

  “嘿!真想不到你一个女子竟可如此勇猛!可惜你纵具不能有负神母之心!却没有挡我之力!”

  “别要忘记!你适才还给我一掌轰进雪壁!你功力与我根本相距甚远!你这个愚不可及的女沉之辈!我凶罗就给你一个——”

  “轰烈的死吧!”

  凶罗说着,本在穷追小青的身形斗地一顿左手一攫,贯满功力的钢爪便已向攻近的水灵脸门抓去,誓要将其脑袋一爪刺爆!

  水灵尽管己豁尽全力攻前,惟身手毕竟不及凶罗的老练且快,凶罗这夺魄一爪,她决计无法可避得了!眼看她快要被凶罗一爪爆脑之际,就在此千钧一发之间……

  不知从何处何方,突然传来了一个冷静无比的声音,道:

  “你再快……”

  “还快不过我!”

  水灵的情交如此危急,这个声音却如此冷静,只因这个声音实在大有自信!

  自信自身之快,肯定可在千钩一发之间救得水灵!

  果然!就在这个无比冷静的声音传至的一刹那间,声音的主人亦已如风杀至!一道凌厉无比的腿劲已经闪电扫中凶罗抓向水灵的钢爪,腿不但奇快,还……

  奇劲!

  奇重!

  赫听“崩”的一声!凶罗的钢爪竟即时被来人一腿扫个迸碎!同一时间,凶罗的胸、腹、头三大要位……

  亦“碰碰碰”的连中三记劲腿!

  当场便将凶罗整个人扫飞丈外,重伤喷血!

  凶罗连忙一站而起,定神一看,方发现一条人影已经扶着水灵,这条人影,赫然是……神母!

  “神……母?”水灵谈判恨料不到,她一直以为仍在西湖之下,与雪缘尸首一起虚弱等死的神母,居然会蓦地在此雪地出现,且看来井元任何虚弱濒死之象!这到底是什么一回事?

  但更令水灵想不到的,是此刻正飘然落在神母身畔的一条人影!

  这条人正是适才一腿将凶罗钢爪扫个迸碎、更以连环重腿将其扫个喷血倒飞的那个人!

  那个快得不可思议、更足以与凶罗主人“神行太保”比快的人!

  这个人不但令水灵意料不到,凶罗骤见此人,也即时面如死灰,无法置信的道:

  “是……你?”

  “你上次竟然……还未有死?那……”

  “我主人今次的计划岂非会……”

  “功?亏?一?簧?”

  正当凶罗骤见这个快得不可思议的来人、而面如死灰之际,这片雪地另一边的神墓那方……

  与聂风一同掠至神墓的步惊云,亦无法置信眼前所见的事物!

  缘于步惊云一掌将“神”的遗骸轰出神墓之际,他方才明白,何以在巨爆之后,神体内灭世魔身的真元会散落在海螺沟的雪地上,而移天神侠的真元却仍留在神的遗体之内……

  只因为眼前这具“神”的尸体,根本就不能称为一具神的尸体!而仅是——

  “半”具尸体!

  天……!

  赫见被步惊云一掌轰出的“神之遗骸”,竟是从顶至踵中间破开,只有半边面与及半边躯体仍然残存!

  想不到……神的遗骸竟会落得如此下场!竟会是这样的!

  但,神的遗骸为何仅余一半?且还由顶至堕中间破开?他的另一半躯体,如今又在何方?

  却原来,当日海螺沟那场巨爆,神从命名身负天地难敌的“摩诃无量”,也难抵挡万石火药的惊天动地轰炸!神第一时间便已被万石火药轰毙!然而……

  他毕竟仍是上天下地最强最无敌的神!

  最强之神,仍有所有人都想不到的“超强神力”!

  他体内的一半“摩诃无量”,虽然已透过“神石”,被风云意外地摄进二人体内惟神犹残存一半的摩诃无量,与及他十成的移天神诀与灭世魔身真无!

  任那场巨爆如何惊世,神尚存的一半摩诃无量亦同样惊世,同样可抵万石火药的杀伤力!

  惟是,仅余一半的摩诃元量,当然只能保护神的一半身躯,而另一半的身躯,始终还是无法避过那场巨爆,即时被轰至——灰飞烟灭!

  这个世上有人能被轰去一半面容身躯,仍能不死,即命名是自信可长生不死的神亦不可以!神当然是死了!而他被轰至灰飞烟灭的一半躯体,本来藏着其火世魔身的真元,故而,灭世魔身的真元便散落在海螺沟的雪地之上,最后为东神龙意外拾得。

  至于他另一半因摩诃无量而幸存的尸体,亦同时堕进巨爆后的雪地之下;而这半截神尸,也藏着神的另一股罕世神功“移天神诀”的真元,再加上雪地严寒,才幸保神这半截遗骸——尸身不化!

  眼见神这半截残骸依然诡异恐怖地苟存着,聂风即时眉头一皱:道:

  “想不到……神真的如此利害!即命名经历那场巨爆,仍能保半边尸身不灭!看来,移大神诀的真元真的犹在他这半截尸身之内!云师兄,事不宜迟,我们还是快想办法,将真元从神的遗体内弄出来!”

  对!眼前形势异常紧急,在后的神行太保可能会随时摆脱水小青与及东神龙的纠缠,而赶上来一起争夺神的遗骸,步惊云心知他和聂风已再难延误半分半刻,然而,究竟怎样才可将移天神诀的真元,从神这半截遗骸中弄出来?

  步惊云蓦然醒觉,神既然以其仅余的一半摩诃无量保住这半截神躯不灭不化,亦即是说,要将神这半截神躯毁掉而取出移天神诀真元,亦非要神的摩诃无量,将残存其体内的摩诃无量,悉数散去不可!

  先以摩诃元量散去神体内的残余摩诃元量,再取神诀真元,这才是风云当前急务!

  只是,目下聂风虽然和步惊云体内同样身负神的摩诃元量,但聂风仍不能随意使用这股潜藏的力量;只有步惊云,在神母以不完整的移天神诀激发具体内的摩诃无量后,也入场已能使用这股力量……

  一念及此,步惊云更欲一试经神母以神诀激发的自己,是否已能凭自己意欲使出摩诃元量,而不用总在危急关头才可迸发这股力量,当下不由道:

  “让——”

  “我来!”

  此语一出,步惊云已不由分说,右掌蓄劲,例已全力朝神的半截尸身拍去:

  这一拍,步惊云更刻意将自己丹田内的气全向上提,若然他真的已可随自己意欲使用摩诃无量,这一掌亦准必蕴含摩诃无量的威力……

  而就在步惊云的掌甫拍中神的丹田之际,奇事遽然发生了!

  赫见神尸斗地豪光一闪,而步惊云拍中神尸的掌心也暴绽一道豪光,霎时两大豪光暴放,宛如两道盖世无敌的力量正在“同力相吸”,互相牵引着!

  难道,这两道互相牵引着的豪光,就是……摩诃无量?

  不错!这两道豪光,正就是摩诃无量!

  步惊云所料非虚!自从神母以自己不完整的移天神快激发他后,他真的已能随自己意欲使出潜藏体内的——摩诃元量!神母的牺牲绝对没有白费!

  再者了这次所用的摩诃无量不但以“同力相吸”的道理,引得残存神体内的摩诃无量暴绽豪光,更由于神的遗体已了半点生气,这道残存的摩诃无量亦不如潜藏步惊云体内的摩诃无量之强,赫然在被引出之余,更即时被步惊云掌上的摩诃元量“散去”!

  同一时间,已被散去残余摩诃无量的神之尸体,在再无摩诃无量护荫之下,竟然开始消融,顷刻已化为一阵浓浊无比的红尘、片肉片骨不留!

  眼看神的半截尸身在刹那问化为乌有,步惊云仍是连眉毛也没跳动半分,只因神尸既化,如今,才是最重要最紧张的时刻!

  但见浓浊红尘散去之后,一团耀目白光却在半空飘浮,聂风眼快,一眼便瞧出这团白光的中心,是一颗晶莹剔透、有如丹药般大小的浑团之物,当下喜极低呼道:

  “啊……?这就是移无神诀的真元……”

  “幻魂了?”

  移天神诀真元乍现,聂风当下亦不作细想,正欲纵身而上,取下飘浮于半空的真元,谁知就在此时……

  “霍”的一声!一条人影已比他更快纵身跃上半空,又是“噗”的一声!已紧执真元落下!这条人影不是别人,正是——

  步惊云!

  但见步惊云手执如弹丸般大小的神诀真元,木无表情的道:

  “真元——”

  “还是由我——”

  “保管。”

  哦?向来不喜管事的死神,为何会突然一反常态,霜自己保管真元?是因为移天神诀的真元实在关系重大?

  它不单关乎神行大保能否开启“守劫门”取得“千神之劫”之秘?

  更关乎步惊云的前身阿铁,一生部无法舍离的最爱“雪缘”之生死?

  聂风见步惊云如斯在乎这颗真元,初时一愕,惟似亦随即明白步惊云的心.不由沉吟道;

  “嗯……,是的!这颗真元关乎雪缘姑娘的生死,亦该由云师兄你保管较为合适……”

  聂风说至这里不朋然朝步惊云手中的真元一望,却遽然面露诧异之色,愣愣的道:

  “啊……?云师……兄,你……看,你手中的真元为何突然会……?”

  骤闻聂风此话,步惊云随即朝自己手中的真元瞥去,只见一直在泛着白光的神诀真元,光芒竟在冉褪,逐潮黯淡下来!

  “真元为何会遽然转趋黯淡?难道……它一离人体,便会变得灰黯无光?”

  聂风一面说,一面趋前欲再瞧清楚一点步惊云手中的真元,步惊云似亦不以为意,然而……

  就在聂风已步至步惊云两步之内时,出其不意地,步惊云斗地将手中真元从右掌送至左掌,接着右掌一翻……

  啊!死神赫然重掌便向聂风天灵疾劈!

  变生肘腑!聂风似乎万料不到他的云师兄;竟会反过来的向他施于重击,当场一怔,惟总算他轻功盖世,在怔忡之间犹可及时翻身避过!

  但见聂风落在六、七尺外,无限震惊的问:

  “云师……兄,你为何……要以掌劈……我?是风师弟……在无意中冒犯了你?还是……我做错了什么……?”

  步惊云冷眼看着无限震惊的聂风,竟反常地露出一丝诡异神秘的冷笑,开始无限沉冷、缓慢的道:

  “你——”

  “并没做错!”

  “你的脸——”

  “模仿得——”

  “与聂风一模一样!”

  “你的声音——”

  “也与他一模一样!”

  “但——”

  “我还是——”

  “很早已知道——”

  “你不是你!”

  “因为……”

  步惊云说着冷冷盯着仍无比震撼的聂风,复再一字一字的续说下去:

  “你给我的感觉……”

  “并!不!一!样!”

  什么?步惊云竟说眼前的聂风,只是另一个模放聂风面貌与声音的人所扮?而他更其实早已知道此人并非聂风,只是一直佯装不知,想看这个聂风有何行动而已?

  只因为,此人即使“音”“容”都与聂风一模一样,他给步惊云的感觉,却并不一样?

  眼前这个不知是真是假的聂风,在听毕步惊云这番话后,脸上那阵惊愕当场消失无踪,继之换上的竟是——脸鄙睨苍生的邪笑!

  实在很难想像,在聂风向来温热平和的脸上,居然可泛起这样盛气凌人的邪笑!但听这个骤然由热变邪的聂风,无限张狂倨傲的道:

  “好!步惊云!想不到我‘神行太保’的易容易青之术,甚至比神母的‘天衣无缝’还要逼真高明,最后仍逃不出你的一双冷眼,致使适才我在趋近你身边之时,差就将神诀真元抢到手,最后仍被你以重掌逼开,看来,我实在太低估你潜藏的实力与洞悉力!”

  “但,我还是不太明白,你竟可凭感觉认出我不是聂风?我和聂风,有何不同感觉?”

  天!原来眼前的聂风,真是神行太保易容所扮?他这样做,其实是想乘步惊云以摩诃无量引出移天神诀真元之时,伺机抢夺?

  眼前聂风已自认是神行太保,步惊云却依然对其无畏无惧,面不改容,只是如常一贯冰冷的道:

  “感觉——”

  “就是感觉!”

  “恶魔——”

  “就是恶魔!”

  “即使披上人皮!”

  “还是恶魔!”

  真是一语中的!恶魔无论如何扮作人,还是不能有人味;有人的感觉!更何况,不同的人,也有不同的感觉!

  父母有父母的感觉!兄弟姊妹有兄弟姊妹的感觉!甚至是知己朋友,亦有知己朋友的特殊感觉!而聂风向来给步惊云的感觉,即命名并非知己,也是一种任何人也模样不来的感觉。

  只因聂风真的是一个相当出众的人!

  而他之所以出众,对步惊云来说,非因聂风的飘逸,更非因聂风的优厚天资!而是因为……

  聂风的心!

  自从数岁懂人性那刻开始,步惊云看人,已从不看人的外表!

  只看人的心!

  包括他亲生娘亲玉浓,对他那欲恨还爱、欲弃还不舍的心!

  与及他继父霍步天那颗宁负自己亦要导他成材的无私之心!

  真正冷血的神行太保,当然不会明白,他的易容之木纵已妙绝巅毫,但还是无法模样某些特别人的特殊感觉,然而此刻事情既已败露,他,又何须明白?

  但凶仍然挂着聂风面容的他,遽地又绽出一丝邪笑,诡异的道:

  “步惊云!本座实在佩服你单凭感觉亦可辨人的本事,可惜如今移天神诀的真元已被你以摩诃无量取出来,你对我已再我任保利用价值!你若乖乖将神诀真元奉上,本座还可考虑给你和其他人一条全尸、否则……嘿嘿……”

  面对应已可命名用摩诃无量的步惊云,神行太保居然仍如此骄狂,目中无人,他究竟有何本事说革话?步惊云却依旧面不改容,沉沉的问:

  “你,”

  “如此急于要神诀真元。”

  “真的只为开守劫门,”

  “取千神之劫之秘?”

  “你——”

  “到底是谁?”

  神行太保格格一笑,摇首答:

  “嘿!我神行太保到底是谁,根本就没必要告诉你!不过,本座倒可以告诉你一件事;便是我如此急于要取神诀真元,并不是全为了要开守劫门取千神劫之秘!”

  “我,其实亦是为了要以神诀真元,助我度过我毕生最大的关口……”

  “生!”

  “门!”

  生门?

  神行太保蓦然吐出这两个莫名其妙的手,步惊云当场眉头一皱,惟仍不发一言,待其解释。

  神行太保目光闪桀,复再续说下去:

  “我习练的本来是一种唤作‘神天极’的罕世奇功,若能神功大成,决不会比神的摩诃无量逊色!可惜当年我神功未成之时,神已相约我下那盘棋局,后来神更因忌惮我终有日会超越他,不惜与我一度效锋!”

  “我的神天极犹未大成,最后固然重创在神的手下!而神为着一个自私的原因,亦一直不将我干掉,只以万条铁炼将我镇在搜神宫深处的牢狱之内!更为防重创的我,体内的神天极会日渐增强,神更以其完整无暇的移天神快功力贯进我体内,硬生生将我体内一个气门封锁……”

  步惊云道:

  “这个被封的气门……”

  “就是你的——”

  “生门?”

  神行太保目露赞许之色,道:

  “正是!我这个被封锁的气门,不但一直制时着我的功力难有寸进,更令我的躯体在这些年来日渐虚弱,再这样下去,相信不出一年,我这一条命亦是劫数难逃!”

  “可惜,灭世魔身的真元,并不能为我冲开体内这个被移天神诀所封的气门;而且若已被封气门的我一旦吸进灭世魔身,更可能会真气逆乱而死!要解开生门,便必须以完整元暇的移天神诀真元方才能够,即命名神母那不完整的移天神诀亦无法办到!”

  步惊云听至这里,总算明白何以神行太保为何只一心要移天神诀的真元,反而对灭世魔身不感兴趣!

  神行太保又道:

  “本来,被封气门、浑身乏力的我,应在搜神宫牢狱内困锁终老,却万料不到,雪缘那丫头竟如此仁慈,不惜动用她部份移天神诀将我救醒,更引动了我的气门,如今我的气门虽然仍被神诀封锁,但已能发挥过往神天极的部份实力,只要再得到神诀真元,生门再度解开之日,便是我神天极完全功成之时……”

  “所以自从重获由之后,我无时无刻不在计划如何取得神诀真元解开自己生门;后来,我终于想出诱你前赴西湖,希望藉你的出现而引出雪缘,生擒她再吸其神诀真元,可惜,雪缘如今即使还未有死,她亦已再无半分神诀真元了……”

  神行太保谈至这里双目复再放光,道:

  “但我还是未有绝望!因为,其实我早已控制了东神龙,更知道神的尸体尚有一半未毁,只是要取出仍残留神体内的神诀真元,以我目前的‘神天极’还未足以将神不灭之身化掉,要化掉它,便必须潜藏你体内的——摩诃无量!”

  步惊云道:

  “所以——”

  “你不惜找人假扮自己,”

  “自己也不惜假扮聂风,”

  “好待我取出真元之时……”

  “伺机抢夺?”

  神行太保狞笑道:

  “猜对了!步惊云!你的最爱雪缘和我的处境一样不堪,都是必需完整的移天神诀真元才可以继续活下去!但当今世上,如今只得你刚从神体内取出的这颗真元,所以这颗真元的下场只有两个!一是给你救她,一是给我续命!今日……”

  “不是她死就是我亡!”

  神行太保所言非虚!真元只得一颗,需要它的人却有两个!更何况,神行太保不但要真元冲破生门续命,更须以完整的移天神诀功力,打开守劫门取千神动之秘!

  步惊云当然明白神行太保今日已非取神诀真元不可,但面对已回复部份神天极,功力强如谜语的神行大保,步惊云依旧面无惧色,他只是冷冷的道:

  “那——”

  “你就在自己未死之前,”

  “好好替自己挑一具棺材!”

  “移天神诀的真元;”

  “我已拿定了!”

  说着,死神霍然转身便走,完全对神行太保的话不屑一顾,像是他已对神行太保此人再提下起半点兴趣,他只是有兴趣赶回西湖,以神诀真元救回雪缘!

  步惊云竟然说走便走,完全元视自己存在,神行大保却居然不怒反笑,冷笑:

  “步惊云!本座实在相当欣赏你说走就走的胆量和勇气!但……”

  “在我神行太保手下,岂容你说走便走?”

  “给我……”

  “回!”

  “来!”

  “给我回来”四字一出,神行太保随即右掌一挥,赫见掌劲过处,地上的冰雪顿被消融化为水鞭,水鞭更被其掌劲一送,当场便将步惊的腰卷个正着!

  不但如此,水鞭卷着步惊云腰腹之时并不溃散,恍如被一股旷世力量凝聚为鞭,而且水鞭更透发着一股极强的牵制力,当场将正举步欲离的步惊云卷得寸步难前!

  啊?以气化冰,聚水为鞭,这就是神行大保还未完全回复“神天极”的部份力量?

  但这部份的力量已强得令人咋舌,若他的“神天极”一旦大成,他的强大,他的毁灭力,岂非更足可毁灭整个江湖?

  那时叫天下英雄如何抵挡?

  然而,被“神天汲”凝聚的水鞭紧缠腰腹的步谅云,却依然木尤表情,只因为,由步惊云小时至今,他已极少表情!

  要叫极少表情的死神“动容”,也许还须另一些令他意想不到的事或物!但,却绝不会是无法抵挡的“武力”!与“压制力!”

  全因为步惊云向来都遇强愈要胜强!遇强更愈是冷静!愈没表情!

  步惊云愈是没有表情,亦即表示,他愈是霸道的一击已……

  蓄势待发!

  果然!遽地“蓬”的一声巨响,步惊云已回身挺掌一斩,便直朝神行大保的水鞭斩去!这一斩他虽然并没使上“排云掌”变幻难测的招意,然而如此简单直接的一斩,也许更能发挥其蓄势待发的掌力!

  只是,或许连步惊云自己也没想过,他这一斩不但尽情发挥了他蓄发待发的掌力,而且更……

  他本来并没预期自己这一斩会使用摩诃无量,谁知,仅是如此简单的一击,潜藏于其体内的摩诃无量,竟亦同时被牵引而出!

  顷刻之间,他不但将神行太保缠绕他的雄浑水鞭斩断,这一斩所激发的摩诃无量,更赫然将整道水鞭……

  化为烘热无比的水气!

  “沙”的一声!烘热无比的水气更即时涌向神行太保的脸,水气之劲之快,竟连神行太保亦意料不到,他仍挂在上的那张“聂风”面具,当场例被烘热无比的水气的至溶烂,险些便要掉了下来,露出他在面具下的真面目!

  好惊世的摩诃无量!步惊云仅是如此简单一斩,所激发的摩诃元量已足可破神行太保还未大成的“神天极”,若他适才真的全力施为,恐怕神行太保不单面容溃烂,甚至全身亦难幸免!

  然而,面对摩诃无量如此雄浑的力量,神行太保看来仍胸有成竹,他笑:

  “好!斩得好!”

  “我以为当今之世,除了‘神’那老家伙可凌驾于我,与及一个已被江湖人喻为‘武林神话’的‘他’可比我外,真想不到,连仅有‘神’部份摩诃无量的你,亦可以骤强至此!”

  “不过,步惊云!别忘了你的摩诃无量仅是‘神’的一小部份!除非聂风与你联手,方才可发挥当日神‘一半’摩诃无量的威力!”

  “而目下你虽然已可随意动用你体内的摩诃无量,可惜,劈断我凝聚的水鞭尚可,但若要破我更强的下一招,例绝不可能了。”

  “步惊云!看我神行太保专为制时你们这些强者而创的‘神天极’第二击——”

  “擒!”

  “神!”

  “仙!”

  “气!”

  擒神仙气?

  顾名思义,神行太保这一击相信定可——执魔擒神!

  果然!只见其双掌一翻,右掌空透一股白芒,左掌骤现一股黑气:白芒与黑气相一扭,即时扭为一个径阔一丈、形如于坤、黑白分明的气团,汹涌向步惊云罩去!

  怪异劲招临门,步惊云却依然神色未动!他只是……

  掌动!

  赫见他右掌一劈,贯满元祷力量的一掌已势如破竹地朝“擒神仙气”的气团重劈过去!他深信自己这一劈亦蕴含摩诃无量的功力,势必将逼近的气团破为迸碎!

  可是,步惊云这次却错了!

  擒神仙气既名擒神,便一定蕴含可以擒神的奇异力量!

  就在他的掌刚好劈中那气团刹那,他猝然发觉,自己的掌竟如劈中无物,擒神仙气已透掌而过,更直往他全身上下盖去!

  天!既然步惊云的掌劈不破擒神仙气,他赫然例被囚在仙气之内!

  再也走不出来!

  变生时腑!步惊云只觉自己正重重包裹在一个如球浑圆的巨大气团之内,气团更尸如一道坚实无比的厚墙,将他囚困得密不透风,他随即挥掌向仙气所凝的无形厚墙疾劈,谁知……

  这道无形仙气之墙竟他的掌力回弹!他的掌有多重,就有多重的掌力回震!

  迭连数掌被这道无形气墙回弹,步惊云竞被自己掌力反震得五内翻涌,险些便要口鼻溢血!

  而此刻的神行太保,却是无限悠然的站在气团之外远处,看着被困仙气仙的步惊云,道:

  “别再白费气力了!步惊云,我这团擒神仙气,是以阴阳干坤二气所成;只要一旦被困在仙气之内,便绝对无法再破开气团而出,因为气团内的阴阳二极力量,会将被困者的力量反震!”

  “你愈命名劲要劈开这无形仙气,反震力就愈大,只会更自伤己身!何况……”

  “仙气之内密不透风,你很快就会因缺气而窒息!而我,嘿嘿!就可乘你窒息之后化掉仙气,再取你手中的神诀真元亦未太迟……”

  是的!神行太保所言非虚!步惊云亦即时感到,他在仙气内吸气已愈来愈是困难,而且仙气之内亦愈来愈热,相信不消片刻,若他还未能破出无形仙气之外的话……

  他很快便会窒息身亡!

  然而尽管迭连重劈仙气仍无法破出来,步惊云却依旧保持极度冷静!

  虽然他的脸已因气团之内愈来愈热而开始淌汗,惟是,步惊云的脸仍冷得出奇,遽地,在其冰冷的目光中崭露一丝灵光,他像是已想通了一些什么似的……

  但听他嘎地冷冷的道:

  “世上——”

  “并无不可破的力量!”

  “你的擒神仙气虽元形难破,”

  “但——”

  “若我将它变为有形之后……”

  “又如何?”

  一语至此,步惊云的脸突然冷上加冷,然而这股冷,并不是死神的表情!

  而真的是死神的——脸!

  只见本来在死神脸上淌着的汗珠斗地停顿,是因为已结为冰而停顿!

  同一时间,死神整个人更盖上一层寒霜,似乎,正有一股奇寒无比的力量从他丹田透发而出!

  这股力量之寒,更即时将困囚死神的元形仙气凝结为冰,霎时之间,这团本来洋圆的元形气团竟被寒气凝为一个巨大冰球,开始由“无形”变为“有形”!

  对了!步惊云终于想出了破解擒神仙气的方法!

  既然擒神仙气无形却又可反弹被困者的力量,步惊云就以“可热可冷可强可刚可柔可以无限可能的摩诃无量,化为寒气,将擒神仙气凝结为有形的冰球!

  只要仙气一旦变为冰球,它便再不能将被困者的力量回弹!

  而且更——脆弱易碎!

  果然!神行太保骤见步惊云在刹那间竟将他“擒神仙气”的气团凝结为冰当下已道:

  “嘿!想不到你甫激发自己体内的摩诃无量,便似乎已能逐步掌握摩诃无量的窍门,居然可以将其化为寒气,看来,当日神处心积虑选你作为他换脑的替身,一点也没选错!”

  “你,确是一个在武学上不可多得的旷世奇材!”

  不错!步惊云在刚试出自己已可随意动用潜藏的摩诃无量后,还仅是使了两次,便已隐隐感到摩诃无量这股力量千变化的奥妙,且还像是已可逐步掌握将这道力量化为其他力量的窍门,正如他适才亦是极其自然地将摩诃元量化为寒气一样!

  他能这样快便掌握变化摩诃无量的窍门,是因为他与“神”都同是“神族”出类拔萃之“神”?故一旦他己能逼出摩诃无量,便能顺理成章地掌握其用法?

  还是因为,他真的身负可与“神”一较高下的——超卓资质?

  然而,无论因为何种原因,正当步惊云欲再使摩诃无量,逼破已结为冰球的仙气而出之时,正当他以为已可与神行太保正式一决高下之时……

  他赫然发觉一件相当可怕的事!

  一件足以令他致命的事!

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四大天王之夜叉再见无名搜神篇中华英雄魔渡众生风云系列风云续集天哭惊世少年千神劫之再世情缘九天箭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