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卷 象牙塔里的幸福生活 第46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第一卷 象牙塔里的幸福生活 第46章 一枝红杏出墙来

    唧唧的虫鸣、隐隐的萤火、青黛色的树和山、偶而夹杂着村里的狗叫,缺月刚刚上了树梢、肃穆的星空朗朗繁星,漫步在小径树畔,微微的夜风吹来了阵阵舒爽,却是比城里的夜色更多了几分惬意。小河的水潺潺流着,偶而还能见到晚归的乡民牵着牲口过河,走了好远却是不见单勇的身影。

    哟,没回去,又钻那儿玩去了,说不定是去他本家叔家里了。

    王华婷一念至此,有点兴味索然了,无聊地折了根树枝,慢步往回走着,这个寂寞而孤独的夜,身边的一切都很美好,唯独心情好不起来,那日从驴园归来,洗完车各自回家,来捉马乡时虽是结伴而来,可相随着几位同班,有什么话却也难以启齿,更何况,因为那次司慕贤和单勇唆着雷大鹏来追自己,之后单勇就刻意地回避着,好像自己真成了雷大鹏的女友似的。

    虽然这当会王华婷肯定不介意多上雷大鹏这么一个朋友,但也不可能真给雷哥当女朋友,就那憨货,将来敢押上媳妇赌头驴也说不定。笑了笑,慢步走着,脑子时挥之不去的那点心事却总也无处诉说。蓦地在河岸左近听到了一个异样的声音,让她耳朵一凛,停步了。

    音乐声,放得是梆子戏,就是他和雷大鹏常哼哼叽叽自得其乐那种,循着声音走去,拐了一个弯,视线被挡住了,是一垛高大的麦秸,声音就是从麦秸堆里发出来的。那调王华婷听不太懂,不过咚咚锵锵很欢快,蹑手蹑脚地走了几步,看到单勇了,正软软地躲在麦秸堆里,光着脚翘着二郎腿,啃着青苹果,听着梆子劲,那样子好不逍遥。

    嗨!王华婷猛地一喊,单勇一个激灵被噎了下,回头看时,王华婷笑着指着斥道:“偷苹果自己吃是不是?”

    “那,给你来一个。”单勇手一扬,王华婷远远接住了,是没熟的青苹果,还没准从谁家树上摘的,不过这地方没有偷这个词,每年售不出去烂掉的都不知道有多少,王华婷啃了一口,却是咂吧着嘴道着:“没熟,还有点涩呢。”

    “瞎吃呗,那么讲究呀。”单勇不以为然道。王华婷也不以为然了,啃着嚼着,尝尝味道吐了渣,边吃边坐下来劝着单勇道:“哎,别和班长置气啊,他那人就那样,太刻板……问你呢。”

    “问我什么,我早忘了,是你还想着呢。”

    单勇道,笑了笑,现在想的却是手机下午被那帮学生给雷哥打得没费了,连个电话都打不回去了,借着王华婷的手机给家里打了个电话,一切安好,在递回手机时候看到手机的屏幕上有王华婷自己的照片,是个托腮沉思的淑女照,单勇取笑道:“哟,拍得不错么。这个动作表示你有严重自恋倾向啊。”

    “管得着么,又不让你恋。”王华婷不悦地抢回了自己的手机,被说得有点脸红。

    “谁说我不恋,连大鹏都恋呢,你是潞院男生的大众情人知道不……告诉你个秘密啊,这也是才毕业了才告诉你,我们宿舍有一回喝酒,我、大鹏、慕贤、还有体育系的臭脚、老包,三班的敏光,也是他们班长,二年级的何强,那个留长发被史处长揪着去理发的……十好几个人呢,喝高了都在那儿评论女生呢,评来评去,有一半话题是说你。”单勇道,开着玩笑。不知道真假。

    却不料王华婷所关心的却是问着:“那另一半是什么?”

    “呵呵,另一半就少儿不宜了,都外国人,你不认识。”单勇笑道。

    “少来了,跑不了以苍老师为首的那几位,对吧?一群流氓。”王华婷笑啐道,踢了单勇一脚,知道这帮男生平时讨论的话题多数跑不出这个范畴。单勇被踢,惊得坐起,大惊失色道:“哟,敢情你们女生也看,怎么,交流交流心得体会?”

    王华婷有点脸红,再踹时,单勇却是躲开了,哈哈地没正形地笑着。冷不丁王华婷突施绝技,手往上一拔拉,麦秸垛子塌了一片,把单勇整埋进去了,等拔拉着钻出来,却像个地老鼠似的满头麦穗片儿,王华婷笑啐着:“你们男生在一起,就不能多少文明点,净这些乱七八糟。”

    “呵呵,食色性也,这是人的本性,否则也不会有这个庞大的产业了。”单勇道,摆活着。王华婷摇摇头,不想听了,斥着道:“有意思么?人本性里就剩**了?没其他了”

    “这就是个哲学话题了,两个人一起取决于**和感情浓度的综合作用,**浓度高叫奸情,感情浓度高,那叫爱情,这也是人性,我倒觉得不会有太纯粹的奸.情或者爱情。”单勇笑着道,思维很清,但逻辑稍显混乱,王华婷听得这话似是而非,突问着一句:“那你懂爱情吗?”

    “差不多吧,爱情应该和大餐是一个道理。”

    “吃!?”王华婷一愣,可不料这其中的联系在那儿。

    “那当然,你想想啊。圣人都把食色往一块说,能没有共通之处么?”单勇道,掰着指头摆活着:

    “相似之一,大餐要挑食材、要准备器皿、要知道选择什么样的作工、配料,这是个很长的准备过程。爱情呢一样的,要挑对象,要知道自己喜欢什么类型的、要知道什么样的礼物能讨人欢心,相当于配料。还要懂你怎么发展两人的感情,这就相当于作工,是猛火呢还是文火、是清蒸呢还是红烧,得由两人的性格决定了……说白了,都是用很长时间的劳心费神换回很短时间的**渲泻。”

    王华婷听着,眼神诧异、愕然,这货的哲学逻辑估计是师承于那个大师傅,笑了笑,单勇却是又竖指头道:“相似之二,大餐美食讲究色、香、味、形、意、养俱全,爱情不是吗?妞色得靓点、香味得雅点、形态得窈窕点、味道嘛,不一而足,和美食的功效基本雷同,养眼养心惬意。”

    王华婷愕然之后,有点哑然失笑了,看来哲学说得没假,万事万物到了一定程度都有“道”蕴在其中,面前这位,已经以吃入道了,敢情这道行不浅,没等单勇往下吹,王华婷引着下文道:“相似之三呢?”

    “相似之三嘛,就是都有一种**浓度,主要还是靠**浓度左右着。”单勇道着,引得王华婷咯咯直笑,怕王华婷不理解似的,单勇解释着:“别不信呀,还记得那道红汤鲍汁烩金钱吗?色香味勾引得你心痒痒、人慌慌,本来不喜欢荤菜,都会在不知不觉中跨越心理障碍。爱情也是,比如有一位你特别喜欢的人,你不见他(她)吧,心慌慌;见了他(她),心痒痒。总有一种无形的力量在促使着双方跨越彼此的距离……然后,扑通扑通,一起就坠入爱河了。”

    “呵呵哈哈………”王华婷放声大笑着,然后不知褒贬地道着:“有点意思,怪不得雷大鹏满嘴歪理,敢情是你教的。那你有过这种心痒痒、人慌慌的爱情喽。”

    “有。”单勇道,重重点点头。

    “瞎掰,没听说过你和谁呀?”王华婷故意道。

    “嘿嘿,我比较早熟,高中时候就早恋了。”单勇笑道,反问着王华婷道:“你呢?”

    “我……”王华婷似乎难以启齿了,顿了下,看了看单勇,他正征询似的看着自己,暗夜中,能看清他那张脸刚毅而野性的轮廓和发亮的眸子,心里微微一跳,避开了,喃喃地道:“没有。”

    “不会吧?能没人追过你?”单勇故意道,王华婷属于那类教养极好,而且会让一般人自惭形秽而不敢追的一类。即便有,恐怕也是出类拔粹的。

    “真没有,我高中上得是潞州五中,学校管得比监狱还严,别说早恋了,你迟到早退都得被逮到政教处反省。我其实属于个资质平庸的,高考时候也没考好,可是也不想再重复高三那种炼狱生活,于是就上了潞州学院……不过咱们学校典型的阴盛阳衰,我还真没发现一位让我心痒人慌的男生。”王华婷道,有点言不由衷,而且这句明显是试探,说罢便瞥眼看着单勇的脸色。

    看不清,他笑了,不知道是含蓄还是无所谓的笑,此时还真让王华婷觉得有那么一种心痒人慌的感觉了,缺月挂疏杨、夜阑人初静。一男一女讨论着爱情的话题,这次弟,渐渐地走向暧昧了。

    “那你……”单勇的声音好低,低得好像藏在地底,不过很清晰,传到了王华婷的耳朵里是一句:“你初吻是在几岁?”

    “几岁?”

    “哦,不对,十几岁?”

    “十几岁?”

    “哦哟,你不会吻都没有过吧?”

    “有啊,我爸妈的算不算?”

    “那不能算……”

    “那我吻过小汤哥的照片算不算?”

    “哟,没看出你还重口味?喜欢洋鬼子?”

    “你要死呀你。”

    单勇问着,像在故意撩着王华婷,王华婷时而稍显羞色的拍打一下。此时连他也慢慢有点心痒痒人慌慌的感觉了,坐在草垛上的党花妞,就像刚刚从树上摘的青苹果,虽然青涩,不过肯定爽口的味道。已经迫近的安全距离,能闻到谈谈的幽香,虽然在麦香中,以单勇的嗅觉能分辨出来,那是体香,没有杂合任何香水味道的体香,尽管她穿着长袖的衬衫,那若隐若现的双峰已经是昭示着香源的来处。

    没有说话,声音嗄然而止后,王华婷发现了单勇如审视美食的眼光和动作在审视自己,或许,自己在他眼中也称得上大餐的标准?一念闪过,突来一问:“你想干什么?”

    声音低沉似叱喝,如当头一棒,单勇猛地惊醒,王华婷一笑道:“你现在后悔把我推向雷大鹏了是吧?即便我喜欢你,恐怕你也跨不过那个障碍了………呀!?”

    猛地呀声,王华婷被逼到了麦垛上,惊慌、愕然,然后就见得面对面单勇迫上来,双手支着,在离自己面庞的几寸处,每每在憧憬中的画面发生时,总让人那么猝不及防,王华婷伸手挡时,却被单勇捉住了,她不忿地反抗着,推拒着,叱喝着道着:“干什么?我喊人了啊。”

    “我证明一下。你要不喊人,我就能当你情郎了。”单勇道,抓着王华婷的双手。

    “我偏喊人……”王华婷说,不过声音好低,像做贼。

    “你要喊人,我只能是流氓了。”单勇笑道。

    “呸。”王华婷轻啐道,又蹬又踢又抓,叱着单勇道:“放开我,你到底要干什么?”

    “你说干什么?我要夺走你的初吻。”

    单勇笑着,这句话先把自己逗乐了,王华婷没有真喊,可单勇是实打实地真来夺初吻来了,两个人打闹的时候,身体无可避免地接触了,好软的胸、好香的颈,冷不丁力度重了,两个人一陷,双双对对陷进麦垛里了,刷刷落下的麦秸盖住了,成了天然的屏障,王华婷一瞬间在单勇的身上闻到那种让他迷醉的雄性气息,抗拒变得软弱、变得徒劳,等单勇捧着她的脸在黑暗中感觉到微微的气息时,她安静了,像温顺羊羔。

    然后,感觉到了两片厚实、温热的唇吻上来,稍稍抗拒,便被虎吻着,被撬开的牙关,被捉到香舌,被吻得喘不上气来,被抱得几乎要有窒息的感觉,那感觉像曾经喝了蒙倒驴一样,思维不受自己的控制,仿佛窒息也是一种从未体验的快感一般,稍倾分开,像缺痒一样大口吸着气,然后又被抱着,重重的…很野很帅很霸道地,初吻被夺走了……

    征服与被征服也许都有一种快感的成份,单勇抱着曾经傲然的党花,没敢想像今天的大胆尝试却得了意外之喜,或者说,是因为有了平时那么点眉目传情和淡淡暗示才敢有了今天的试探,却不料这一试,长驱直入……在香唇上肆虐,在香泽里游走,那惬意如此地迷醉,让单勇舍不得放开,压抑好久的情愫也没有想到在这个不经意的机会里勃发出来了,直吻得心神恍惚,直吻得忍不住手伸进了单衫薄衣,抚到一个圆圆鼓鼓的双峰之一,娇小嫩挺的蜜桃初长成,好不惬意舒爽的手感。

    “不要……别这样……我们不能这样……”

    王华婷感觉到胸罩被解了,胸前被摸了,一下子变得抗拒了,强行把单勇的手拉出来了,然后使劲地抱着单勇,不让他抚着那里,大口地喘着气,生怕那怕再过界一点点,自己会马上沦陷。

    这儿……这儿确实不太方便干那事啊,单勇动作慢下来时,才感觉到身遭四周都是麦秸,有些还扎得人生疼,吻了吻王华婷的耳垂,耳鬓厮磨间,慢慢地移动了脸颊,移到了鼻尖,移到了唇上,轻吻着,慢慢地等着激情的消退,过了良久,分开时,单勇轻声道着:“对不起,我……”

    “你就存心加故意,事后再说对不起?”王华婷小声道,似乎并没有十分责怪。

    “呵呵……下次不说了。”单勇轻声道,几乎是吻着脸颊说话,好不暧昧。

    “哼,还想有下次?”王华婷道,这话说得好不刺激单勇,单勇讷言了,不过王华婷却话锋一转道:“也可以有,不过你得光明正大追我。”

    “那……那怎么行。”单勇为难了,总不能去抢雷哥的梦中情人吧,就明知道两人肯定不可能,但也不应该是自己,否则雷大鹏这一根筋,得记恨咱一辈子。

    “哼……”王华婷重重一哼,把单勇推开了,还不解气,又重重踢了一脚,打了一拳,忿然说着:“你不追是吧,那你等着,我明天就告诉大家,你把我骗到麦秸垛里强行非礼我……不当情郎就是流氓,你选吧。”

    说罢,爬着往麦秸垛外下,钻出来了,单勇拦也不及,追上来好说歹说她也不理会,不时地甩下单勇,拉拉扯扯直追到校门口,两个人却是同时停下来了,做贼似的整整衣服、拍拍身上的麦秸,想想刚才猝然被夺走的初吻和被揉捏的地方,王华婷又忿忿地踢了单勇两脚,威胁了若干,这才掉头往宿舍回来。

    这一场突来的暧昧让王华婷心里好不揣揣,走到楼梯上到了宿舍门前的时候,又整整衣服,生怕刘翠云看出点端倪来,半天进门,灯亮着,刘翠云已经睡下了,问着王华婷到那儿去了,等了好一会儿了,王华婷胡乱应着到河边凉快了会,刚脱外衣,刘翠云噗哧声一笑,头埋进被子里了,王华婷一惊,一解胸罩,却是簌簌落下几根麦秸,不过让刘翠云发笑的还不在这儿,在脖子上,一照镜子,好深的吻痕赫然在目。

    这下,王华婷糗了,就这么几个人,不用猜都知道是谁,羞恼得直钻进被窝和刘翠云打闹着,一会儿威胁着刘翠云说:“谁也不许说啊。”

    “还用我说,雷哥早有先见之明,怪不得一个劲儿用一枝红杏出墙来对诗……”

    刘翠云笑得上气不接下气,两人在被窝里打闹翻滚,小话直说到半夜…………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 e 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余罪香色倾城黑锅红男绿女超级大忽悠商海谍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