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卷 象牙塔里的幸福生活 第57章 相看不厌喜相盼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第一卷 象牙塔里的幸福生活 第57章 相看不厌喜相盼

    心花怒放的单勇一口气吹完,顾不上理会领队的喊声,更顾不上理会导演了,迎着簌簌而下铁渣落到身上,头上,大踏步朝左熙颖奔来,直奔得扔掉的唢呐叮当作响,直奔得心喜yù狂,直奔得脚步踉跄,奔到左熙颖面前,那眼冒金星的感觉,似乎还有不相信似的。

    左熙颖也是一脸喜悦,上上下打量着打扮得有点变样的单勇,相顾兴喜的眼神,似乎都没有想到这种场合下重逢,单勇乐得无以表达此时的兴奋,站定的瞬间,伸手就要来个情人式拥抱,却不料左熙颖仿佛已经早有准备一般,一闪身让单勇抱了个空,看着单勇闪了个趔趄差点摔一跤的样子咯咯地笑着,周围的群众也在笑,笑意盈然间,左熙颖拉起单勇的手,直奔出了人群之外。

    奔了好远,站定了,回头时,左熙颖在笑,像有点嗔怪地笑,有点意外之喜地笑。单勇也在笑,呵呵傻笑着,两人牵着手,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久别重逢,总是说不出的喜悦,而千言万语,却是都不知道如何开口,半晌,两人相视几乎是同时出口了,几乎同时说着:

    “为什么不打电话?”

    然后,又是同时愕然,异口同声说着:

    “我打了。”

    噗噗两声,都笑了,左熙颖眼睛好似有点生气地看着单勇,道了句:“骗人,我快两个月都没接到你的电话了。”

    “不会吧?从学校走第二天我就打电话了,关机……后来我还到凯莱悦酒店找你,才知道你们已经走了。”单勇道,好不懊丧。

    问着打电话的时间,左熙颖也气忿了,像老师训学生一样手指戳着单勇道着:“你笨呀你,不会挑时间再打么?专挑我在飞机上关机时候打呀?后来为什么没打?”

    “我……”单勇讪然一笑,难为道:“我……以为你不想见我了。”

    这讪然带着几分大男孩的羞赧,左熙颖噗哧声笑了,笑着斥道:“我还真不想见你,我打了两次电话,在家里打过,前些天来潞州的时候也打了,你怎么停机了?”

    “啊?你……你什么时候打的?”

    这下单勇傻眼了,问着时间,一闭眼睛一拍脑门好不懊丧解释着,恰是雷大鹏拼酒光荣住院,自己的手机被那帮学生打欠费的那次,之后……在捉马乡那穷僻壤里,等补上卡手机通了,怕是师姐也心灰意懒了。

    巧了,都失之交臂地巧了,这个误会得好让人遗憾。

    而更巧的是,本以为已经是过客的朋友,又不经意地出现在民俗婚庆的现场,那一天,父亲带回这段录像来时,左熙颖被摄影里这哥仨逗得开心了一晚上。

    就这么相对站着,就这么互视着,好似看也不足,也好似千言万语,除了问候却不该说什么,眼中的师姐眉如新月、眼含微笑,白皙的面庞被庙会的灯光映得忽明忽暗,还是那么的动人,和记忆中的影像找不出更多的差别来,分别就像短短的一瞬间,就像刚从城隍庙的小吃市场牵手出来,就像刚从潞院里散步归来,好半天单勇才嗫喃着说了句:“师姐,我tǐng想你……我还以为都见不到你了。”

    噗哧声左熙颖掩鼻轻笑,看着有点局促的单勇,逗着单勇道:“想我什么?”

    “什么都想,呵呵。”单勇笑道。

    “不会又想我陪你进保卫科吧?”左熙颖道。

    “那倒不会,他们不堪一击。”单勇道,讪笑着。

    “其实本不必要那样的,你故意隐瞒着我的身份,还把宋教授也扯上,让人家往坑里跳。”左熙颖笑着问,单勇观察着,好像没有介意的样子,这才大胆说着:“要不那样,你也看不到潞院的真相了……”

    “狡辨。”左熙颖斥了句,有嗔怪,却也有嗔怪中的喜欢,又是戏谑地道着:“不过,我还是第一次见能以弱凌强的啊……两个月没见,你好像帅了好多,这样子比原来帅啊。”

    左熙颖不时地用戏谑地眼神看着单勇,几眼过后,单勇发现不对劲了,再看自己的装扮明白了,还穿着黄褂打着腮红呢,不好意思地笑了笑,要抹时,左熙颖伸手拦着:“别抹,tǐng漂亮……来来,我给你照一张。”

    说话着卡嚓一声,给单勇照了一张直捂脸的照片,笑得左熙颖花枝乱颤。说话的时候,鼓乐声起,铁花队出场,又是高跷、秧歌、车链秋的综合表演,两人朝热闹的地方看了一眼,回头时,却是互笑着心意相通,单勇一摆头,喜sè一脸邀着道:“玩去!?八角楼秋千,比蹦极还刺jī。”

    “嗯!”左熙颖眼神亮了,重重点点头,兴奋溢于言表。

    于是单勇拉着她,直朝最近的一处秧歌舞处奔来,拉着左熙颖,两人穿花似地进了花里胡哨的秧歌队,单勇扭着比舞步更熟悉的秧歌步,拉着左熙颖在队伍里翩翩几步,左熙颖没几步便跟上了简单的秧歌舞步,边扭边笑边乐着,穿插过了演场,又奔向正攘闹的八角楼。

    这八角楼秋千也是潞州的地方特产,木搭的楼、一塔拉八个秋千,环形甩开,速度越快甩得越高,当地人叫车链秋,挤进人群,直挤到争抢着要坐八角秋千的地方,单勇抱起左熙颖促狭地往秋千上一放,背后推着奔着,越起越高的秋千惊得没坐过的左熙颖大声尖叫,惹得周遭一阵好笑。

    转了两圈,转晕了,左熙颖喊着单勇、单勇,我害怕……单勇哈哈笑着在后面喊着,一会儿天旋地转就不害怕了。又转了一圈,真害怕了,直跺着脚喊着单勇,单勇奔到车链秋千前时,左熙颖迫不及待了跳下来,却是被单勇接了正着,好一个温香满怀,大老远都能看到单勇脸呲笑像的像秋后的花椒,迸开花了。

    ……………………………………

    ……………………………………

    两人玩得兴高采烈、忘乎所以,司慕贤和雷大鹏早看到了,直瞅着两人别后重逢,然后手拉手钻进人群了,等追上去再看时,却见得单勇抱着左熙颖转圈。两人面面相觑,大嘴张着合也不拢。

    半晌,雷大鹏好不羡慕地道着:“娘了个tuǐ滴,巴巴跑了几十公里,敢情咱哥俩是来当灯泡来啦。”

    “二哥,你不是已经堪破男欢女爱,有志于搞基事业么?”司慕贤逗着,看着单勇拉着左熙颖兴奋地奔走,既有羡慕,又有不忿,恐怕老大要见异思迁了,不管在捉马乡发生了什么,早忘到脑后了。

    雷大鹏听得这句不悦了,白眼翻着司慕贤,火冒三丈地道着:“你以哥真想搞基,那不没妞搞么?……哎,这人和人的差距,怎么这么大涅?没见过几面就抱上了,哥我辛辛苦苦追了党花妞那么的时候,小手都没敢拉一下,还是她拉了我一次………”

    雷大鹏望着远处,八角楼下,环形布的几个秋千,左熙颖又被单勇说服了,两人一人坐了一个秋千,在空中dàng着dàng着,在欢声笑语中dàng着,dàng得雷哥那叫一个心烦,司慕贤也窥得二哥的心思了,笑着凑上来道着:“二哥,你省省吧啊,我觉得你搞基就合适。”

    “再刺jī我,信不信哥先搞你。”

    雷大鹏爆发了,回头揪着来不及跑的司慕贤,背后抱着,来了个摆腰tǐng胯动作,边动边喊着:“靠,搞不定妞还搞不定你?sāo年,爽不爽……sāo年,爽不爽。”

    直爽得司慕贤乱挣扎乱叫,雷哥抱得就不放,现场本来就乱,没人注意这俩模拟野战搞基的,直到有人拍着雷大鹏的肩膀,玩得兴趣的雷哥一回头斥着:“干什么?你也想搞。”

    哟,陌生人,一下子惊得雷大鹏把贤弟放开了,两人定睛一瞅,却是位西装草履、打扮颇有派头的年轻人,比蛋哥还帅,正对着两人笑,雷大鹏翻着白眼骂着:“你笑什么,笑得这么

    “别别,二哥,别乱说……您认错人了吧?”司慕贤赶紧圆着场。

    “没错,你叫雷大鹏、你叫司慕贤,对吧?”那帅哥问着,哟一下了子把这哥俩惊讶了下,就听那人邀请着:“我是左南下教授的生活秘书,左老今天晚上请你们在凯莱悦大酒店进餐,请二位务必赏光……一会儿散场,跟着我走。”

    司慕贤和雷大鹏一惊一喜,哥俩相看着,一听是凯莱悦大酒店,两个馋货乐滋滋滴直点头,跟着这位帅哥,三人等了好一阵子,才等到了玩得气喘吁吁的单勇和脸蛋红扑扑的左熙颖,上得前来和雷大鹏、司慕贤打着招呼,不过连她也好像是刚刚知道这不是巧合,而是父亲有意请来了三位,不由地讶异地朝着宾馆的楼顶看了眼,即便是有点疑huò,也被和这哥仨的重逢冲得淡了。

    不过,tǐng好,五个人相随着,左熙颖和单勇并肩走着,离得很近,没走多远,雷大鹏倒没忘了回头找着大胡子秦导演,直敲着车窗伸胖手,一副黄世仁上门的样子,一句话:

    “给钱。”

    ………………………………

    ………………………………

    一张、两张、N张……雷大鹏数了一遍,蘸了点口水,又翻过来数了一遍,还不时地偷看旁边坐着司慕贤和前座坐着单勇,司机不知道那儿的,左熙颖却是和家里人同乘一车,哥仨在一个车里,说是请客,却是被主人的面都还没见到,只是远远地瞧到了左南下和宋教授上了一辆车。而左熙颖是和她姐姐上的同一辆车,一个车队,这哥仨坐得却是最后一辆。

    又数了一遍,数完时,雷大鹏发现司慕贤诧异地看着自己,于是这货拿着眼sè,拔拉着指头,二一添作五的手势,司慕贤摇摇头,还给他一个三一三剩一的手势。雷大鹏两个大拇哥一点头,示意着,做着嘴型,那意思是:蛋哥正勾搭妞呢,顾不上这个,咱俩分得了……司慕贤又摇头,不同意雷大鹏的分配方式。得,雷大鹏翻翻白眼,全部揣自己兜里了。还不客气了。

    “咳咳……老大,咱们仨的报酬怎么分呀?”司慕贤突然道,一句惹得雷大鹏扑上来压住,恨不得痛殴一番一解气,单勇笑着回头时,一伸手:“拿来。”

    雷大鹏悻悻把报酬上交了,单勇拿在手里,笑着看着哥俩,分成两份,往雷大鹏和司慕贤手里各放一份,得意地道着:“你们俩分了吧,哥可是从来视金钱为粪土啊。”

    “拽个毛呀,你再给我弄堆粪土瞅瞅?”雷大鹏瞪着眼,不屑了句,不过却把钱赶紧揣兜里了,司慕贤拿着却是不好意思装起来了,直谦让着:“老大,你留点吧?不能三个人干活,你空着手吧?”

    “你觉得我空着手么?我比什么时候都充实。”单勇一笑仰着头,哼哼着背靠着,雷大鹏却是帮着司慕贤装好,劝着道:“跟他客气什么?抱了抱妞抱傻了吧,都不认识钱啦。”

    司机听到此处也颇为好笑了,可也想不到市委秘书处安排的三位贵宾,却是这等货sè。别说司机,就司慕贤也忍不住笑了,单勇恐怕真是从惶huò失hún,一下到兴奋若狂,这心理bō动得着实大了点,大得单勇直靠着车后座幸福地哼着得儿里格郎的小调。

    哼哼了一会儿,突然神经质似地回头,吓了后座的两位一跳,就见得单勇不确定地问着:“你们俩说说,咱们潞州有什么好玩地方,师姐又在这儿呆半个月呢,我就寻思着带她去哪儿玩去呢,想来想去,都想不出一个合适的地方。”

    “大峡谷。”雷大鹏道。

    “差不多,不过这时候有点早,下场雨水涨起来才有看头。”

    “天脊山。”司慕贤道。

    “我想了,不太合适,那地方不到旺季有点荒凉。”

    “城隍庙,吃去。”

    “已经吃过了。”

    “那到壶口黄河吧。”

    “那没看头呀,谁能没见过黄河……再想想。”

    “真尼马费劲,不就找个地方么?你抱回家得了,烦不烦人……”

    雷哥烦了,不胜其烦了,斥了句,惹得单勇捅了两拳头,两人却是你来我往,打闹上了。

    说说闹闹直回到潞州,驶到了凯莱悦大酒店,还是那位生活秘书来迎了这哥仨。左氏一家送着市里陪同的来人,这三人被生活秘书直领到凯莱悦酒店七层中餐厅里,甬道里清一sè的旗袍妹,大红的中国红看着格外喜庆,那迎宾的妹妹比单勇长得还高,看得哥仨直晃眼。进门时金碧辉煌的包间装饰着实把又把哥仨晃了下眼,瞅瞅这儿,看看那儿,恰似三位刘姥姥同进大观园了。

    “喂,大鹏你惊讶什么?慕贤和我没来过是真的,你不会也这眼神吧?”单勇洗了把脸出来问,拉着椅子坐下了,椅子好重,实木的,服务员放下的却是银筷镀金架子,筷架是虎头的形状,直等服务员转身,雷大鹏才压低着声音道着:“你们俩不知道了吧,我跟我爸来这儿吃过,听我爸说这儿的三个大包间不对外开放,那是市委招待省级以上领导才用的……咱们这个丰华园包间就是其中之一。”

    噢,单勇和司慕贤这才省得了,一看之下,倒也信了几分,五六十平米的房间,带卫生间带阳台还有休息室,阳台边靠着透明冰柜里,插手榴弹一般七八排酒瓶子,抬头时那是三层的水晶大吊灯,五光十sè的灯影把房间装点得美仑美奂,司慕贤惊叹了句,直说真懂享受,单勇也有点叹为观止了。

    现代美食的涵义越来越广,其实形与意,就引申进了环境的元素,而不可否认的是,就这种环境,不用吃都会让你有舒服和惬意之感。

    正小话讨论着,门开了,三个人同时起身,左南下当先进门,握着手,直歉意地道着刚刚送走客人,慢待三位了,这哥仨已经领教过了左老头的亲切,自是笑着答话,不过微微诧异的是,左南下身后跟着两位女人,除了左熙颖还有一位不大容易分辨年龄的女人,一介绍,果真是传说中在潞州投资的天脊化工董事长:左熙蓉。

    落坐时,大女儿和父亲一起,左熙颖姐姐旁边时,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另一边正好是单勇,至于雷大鹏呢,从来不怎么把当外人,起身给几位倒着茶,倒坐到左南下身侧了,茶没倒就被服务员客气地要走了,左南下开场却是和雷大鹏道着:“大鹏,说好请你们三位,这顿饭迟了两个月,别见怪啊。”

    “不见怪,瞧您说那儿话呢?咱们谁跟谁呀?”雷大鹏道,一副哥们对对碰的口wěn。

    这一说,左南下和小女儿还尚可,大女儿左熙蓉愣了下,愕然一脸,甚至有点忿意了,左熙颖悄声附耳给姐姐说了句什么,左熙蓉看看雷大鹏这样子,长相明显有弱智倾向,这倒哑然失笑了。

    不经意地观察着这一对姐妹花,在单勇眼中还是差别蛮大的,一个清纯秀丽、一个雍容华贵,略显富态的左熙蓉不仅仅是那份雍容,而且一频一笑着带着某种上位着的态势,看样不是那么容易接近的,顶多也就和父亲小声说句什么。

    不过单勇并不在意这些,在意的人就在自己身侧,心猿意马时,忍不住不时地瞟着,终于有一次和左熙颖目光撞了正着,左熙颖一皱眉,悄悄纤指一指,似乎很不喜欢他偷窥别人的样子,却不料单勇不偷窥了,改正视了,正视着灯光下左熙颖如兰如玉、吹弹得破的脸蛋,好一副倾慕的眼神,看得左熙颖故意努着嘴做鬼脸,似乎想变得丑一点,却不料更jiāo更俏又出来了另一番风情。

    门再开的时候,前行的旗袍妹整着杯子,倒着酒,铺的餐布,正餐即将开始了,借着这一停顿的机会,左南下清清嗓子,稍带戏谑地道着:“今天很荣幸地请到潞州学院三位美食家,首先我代表我们全家,预祝三位同学学业有成,身体健康……来大鹏、慕贤,还有单勇,咱们干一个,感情可以有,杯里不能漏下酒啊,咱们潞州喝酒的规矩啊,漏一滴罚一碗。”

    这说得好不开心,左南下差不多快要和哥仨平辈论交了,那哥仨也受得了,都笑着祝福了老爷子一句,左熙蓉却是微微蹙眉,知道父亲治学时就常把学生往家里请,谁可知道来家乡了,这僻好还不改,请了这么三位看似奇而怪哉的后生,不过应景的场合还是得支应下了,和众人碰了杯,浅浅沾了沾chún。

    落坐时,三荤三素的凉菜围子上桌,紧随其后而来却是一个偌大的彩盘,需要两人小心翼翼地抬着,放到桌上时,却是一座缩微的宝塔食雕,金黄sè,塔周围衬着一圈颜sè各异的鲜花,服务员要待解释,左南下拦住了,回头对大女儿道着:“熙蓉,别小看这几位小后生,他们在吃上的造诣可比老宋强,两厢相比呀,我宁愿和这几位一块吃饭,哈哈……不用服务员解释,谁告诉我,这什么菜?”

    一说到菜,左熙颖两眼放光,好不惊讶于满桌的菜形,听得父亲说话,眼看着单勇和他那俩哥们。早拿起筷子的雷大鹏缩了下手,这回没抢。

    一眼过去,六个凉菜围着配一座宝塔食雕,桌上七盘,赤橙黄绿青蓝紫黑白一样没落下,五颜六sè衬托在在居中宝塔雕花周围,不像菜,像一桌插花艺术一样让人瞅着都不忍下筷子。其实雷哥tǐng懊丧的,最烦这个繁文缛节,别看那雕花漂亮,可用材是大南瓜,看着牛逼,却是不能吃的,左老这么一问,雷大鹏随意地说着:

    “老爷子,这吓唬不住人,不就太后十三花么?”

    嗯!?这下子左熙蓉可对这个傻后生刮目相看了,等闲人等就即便是潞州人氏也未必见过尝过这传说中的太后十三花,做起来极费功夫,已经鲜有饭店拿这玩意待客了,可不料能从这位看似白痴的后生嘴里说出来,再看其他两位,司慕贤和单勇都在欣赏着,筷子都没动。

    “咦?看来是有点不一般啊!?”左熙蓉愕然地看了父亲一眼,不自然地脱口而出自己的惊讶了。

    似乎在潜意识里,应该看到这些人的受宠若惊才是理所应当的,却不料个顶个的淡定,仿佛就是看到了点粗茶淡饭一样,看了笑着的父亲一眼,此时才省得,有美食家和食评家之誉的父亲,看来是在家乡找到志同道合的小吃货了…………

    C!。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香色倾城黑锅余罪红男绿女超级大忽悠商海谍影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