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卷 象牙塔里的幸福生活 第10章 阴霾敝日不见天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第一卷 象牙塔里的幸福生活 第10章 阴霾敝日不见天

    全文字无广告第10章阴霾敝日不见天

    110指挥中心的警员罗杰和西苑分局治安科警员邵培军在冷库询问结束时,已经是上午十时。(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

    昨夜发生在八一广场的群殴事件由110指挥中心和西苑分局联合处理,原因很简单,涉案的二十人,有十一人在西苑分局下属的数个派出所都有案底,案情很简单,主要涉案人都长青、绰号秃驴;柳春生,绰号花柳。纠集十余名无业人员寻恤,和在广场啤酒摊吃饭的太东城管队雷大鹏数人发生斗殴,初步调查,和西苑冷库的刁满贵有关,不过外调的警员在这里却得到了一个迥然不同的答案,刁满贵是冷库的临时工,早就辞职很久了。

    出门时是冷库赵经理亲自恭送的,打着招呼上了车,警车呼啸出门,一直阴沉着脸的秦军虎这才下楼,连送民警走的经理也没空搭理,快步进了冷库,厚重的铁门关上时,这才喊了声:“出来。”

    没走,就躲在冷藏间后,探头探脑地出来了,二十郎当的小后生,正是秦老板的司机,民警一大早就来调查的人:刁满贵。

    流氓打架,玩得就是看谁更横,谁可知道这回不是流氓的流氓还横,知道道打得凶了,打出事来了,刁满贵就躲进冷库生怕被警察揪着,要是打个架斗个殴还罢了,谁可知道实打实砍人了,不但砍人了,而且秃驴手下几个还被打成重度脑震荡了,事发点又是潞州的形象之地八一广场,听说还去了个防暴中队才把现场控制了。能打到多惨烈可想而知。畏畏缩缩地出来,刁满贵紧张兮兮地看着老板,秦军虎却是一个耳光“啪”声格外响亮,骂了句:“办这么点小事都把警察招上门来,你干什么吃喝的?”

    “老板,谁知道能打成这样。他们去了十几人呢。这帮痞子真他妈没点义气,一见警察就怂了。”刁满贵一肚子委曲无处可诉,抚着脸道着。秦老板掏了口袋,掏了一摞钱,“啪”声一扔到手下怀里,直安排着:“躲段时间再回来。”

    刁满贵不迭地应声着,老板却是其他未讲,转身走了。

    一只手抚脸、一只手接钱的手下,从门颖里眯着眼看着老板出了冷库,上了车走人。虽然没有更多的安排,可刁满贵心里也清楚,这事顶多是麻烦点,顶多也就查到自己这儿画上句号,不会对老板造成任何影响。

    不过心里多少还有点担心,毕竟都秃子一伙老混痞,这回意外地连底都撂出来,肯定是挨得不轻,真想不通对方是什么人,能比这批流氓还横。

    ……………………………

    ……………………………

    出了冷库的警车,整理着询问笔录的罗杰对着同伴道了句:“邵哥,这可啥都没问出来呀,回去怎么交差。”

    “交什么差呀,等咱们回去,说不定公关就做到分局了,只要不死不残,就没多大事。”驾车的邵培军道着,看了一眼新上岗的这位同行,笑了笑,直说照实回报就成。

    “这做什么公关?”新警员不相信地问,回头望了眼这个偌大的冷库。

    “你刚上岗,不懂这个。”老警员揭着底道:“很明白,都秃子是被打得输了胆了,不知道同伙生死,在你们指挥中心吓得把底交了。据他说,刁满贵是秦老板的司机,秦军虎什么人?西苑这片的驴肉大亨,像这种有钱户咱们可动不了……那几个被打,反过来打人的什么人?贩驴肉的小户,明显就是抢生意抢到人家地盘上了,找人收拾他们呗。这年头想钱都想疯了,每个月菜霸、肉霸、油霸、水果霸,还有什么装修霸,这号烂事咱们派出所每月都处理好几起呢。不过那几个可真够狠的啊,四个打十四个,不但没输,还往医院打了七个,有一个还是重度脑震荡……这家伙,手再狠点,要出命案了。”

    “他们也够惨了,带头的那个胸口被拉了一刀,带回指挥才发现,血流得脸都白了愣是一声不吭,吓得我们赶紧往医院送。”罗杰有点惧惧地道了句,眼前历历在目昨夜的惊魂,市场上争夺能到这么激烈的程度倒也罕见。

    “呵呵,说不定这事处理下来,他们更惨。”邵警员道。

    “邵哥,寻恤的可是都秃子一伙人啊。”罗杰问,稍有不解。

    “没人说不是他呀,可您想想,人家为什么要这么干。很简单嘛,打赢了,吓跑了,目的达到了;打输了也无所谓,就即便都秃子一伙判个伤害罪,对老板也没有什么损害,反正街痞多得是,几百块就雇得起。他的目的同样也达到了。”

    邵警员道着,看来世事洞明,警察当得有学问,反过来又分析着单勇一伙道着:

    “小户呢,他就惨了,输了你惹不起,只能躲着走;赢了更麻烦,出手这么狠会不会负带点其他责任暂且不说,光滞留他一段时间,生意就得黄了,挣俩钱还不够交罚款赔偿呢。就退一万步讲,他们出去万一人家再雇人找麻烦呢?还得进来,生意迟早得黄……这是个有钱人才玩得转的社会。”

    “敢情里外都是小户吃亏?”

    “那当然,刚才询问你还没看出来呀,一问三不知,就打了人也扯不到老板身上,没办法,就这世道,得,赶紧回去吧,说不定处理结果都出来了……”

    “结果,这么快?邵哥,你说这事会怎么处理?”

    “如果刑事不能立案,那就得以治安管理条例处罚了,打架斗殴,各打五十大板,拘留罚款呗。全文字无广告”

    “如果要刑事立案呢?”

    “呵呵,小罗,只要没出人命,立不了案,你信不?”

    邵警员神神秘秘地一笑,诲莫如深地道了句,110指挥中心的小罗想了想,撇了撇嘴,叹了口气,莫名其妙地笑了笑,没有再往下问了。

    大户肯定不希望追究,小户也耗不起,只要不酿成命案,恐怕这还真是个不了了之的结果。

    至于那些打得头破血流的街痞和小贩,可怜倒是可怜,可是谁在乎他们呢?

    果真是没人在乎,两人刚到分局,就接到了移交西苑派出所处理的通知。

    …………………………………………

    …………………………………………

    英雄东路,哥弟时装店,雷多宝停了车风风火火进店直奔休息间,一进门,老婆和单勇爸妈三人同时起身,滕红玉紧张地问着:“怎么样,大兄弟?见着人了么?孩子们没事吧?”

    “没事,这俩小王八蛋手可够黑啊,他们四个打十四个,居然把七个打得住院了,还打跑了几个分局还没找着人呢。”雷多宝气哼哼一坐,倒了杯水,一饮而尽,雷妈不悦了,推了把直问着:“别管他们住院不住院,我儿子怎么样了?对了,还有单勇?”

    “他们俩你操心什么,那次搭伙闯祸不得咱们跟在背后赔钱说好话,110指挥中心刚转到分局,没事。”雷多宝道了句,看样是见到人了,再看房间里几位忧色很重,又是摆摆手安慰着:“没事没事,我刚从分局回来,对方就是群街痞没个好货色,过错不是咱儿子,是他们寻恤找事的。”

    “那…那到底为啥吗?”单长庆苦着脸,忧虑地说道,以他俩口的身份,怕是连儿子的面也见不着。

    “你们俩真不知道?”雷多宝讶异地问。

    “知道啥?”滕红玉纳闷了。

    “咂,咦哟。你说知道啥?还不是买卖上的事。”雷多宝手指一划拉,大致把经过讲了讲,要外人看不原因,可雷城管混迹多少年了,这点门道还是瞧得清的,带头的都秃子已知是刁满贵雇来的,刁满贵又是冷库老板秦军虎的司机,就用脚趾头想这其中的蹊跷在那儿也很明了,单勇的酱肉的生意已经做到了日销上千斤,这对那一片市场的冲击都不容小觑。

    这就是原因,单长庆长叹一口气,抿着嘴,牙齿咬得嘴唇有点发白,似乎又浮现了几年前自己遭遇到的事。滕红玉扶着丈夫坐下,拿着包,一拎就是几万块,钱一拿出来,倒把雷家这俩口吓了一跳,雷多宝推辞着:“嫂子,这是干嘛?”

    “大兄弟,这就是个花钱买平安的世道,我懂。该花钱的地方花钱,孩子还小,要真因为这事判上他几年,一辈子可就毁了。”滕红玉说着,大颗的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

    “别别……咱不差钱,再说还不一定呢,是不是,多宝。”雷妈推辞着,不接,在这事上,和老公是一般的豪爽。

    “对对,您拿着,需要花钱我再找你要成不,您听我说,反正俩方都有受伤的,对方带头的把底泄了,责任在他们,还不一定怎么处理呢。”

    雷多宝谦让把,把滕红玉也摁着坐下,把钱收回去了,说了一番宽慰的话,四人正商量着的功夫,雷多宝的电话响了,一接电话,登时是满脸笑容,直喊着陈局长,电话了里说了一通,等一扣电话,脸色一整,剩下的仨人都把他当主心骨看了,雷多宝憋了半晌才憋出一句话来:

    “这些王八蛋,又从分局转回派出所处理了。”

    哟,连转两次,昨晚知道是在110指挥中心扣着,早上回了分局,现在又回派出所,那三人就不懂了,雷妈却是心焦儿子,直催着雷多宝道着:“那你等什么,赶紧去把儿子给捞出来呀,又没打死人,不就赔俩钱的事么?”

    啧啧啧,雷多宝直甩着指着自己这傻老婆,无话可说了,半晌一拍巴掌道着:“你少添乱,进派出所还用捞么?摆明了是有人使坏了,根本不处理肇事的,给个治安处罚了事。”

    “那……那不好事吗?”滕红玉道。

    “哦哟,老嫂子,你没在这街头混过,咱两家这儿子惹得是谁您知道不?秦军虎,那是西苑的老座地虎了,只要公安不管他这烂事,回头放出来他再找这么一拔、两拔、好几拔,谁经得这么折腾。”雷多宝道着,不处理反倒让他多点顾虑了。

    “他找人咱们好像不用找人似的,不就打架么?谁欺负我儿子,我跟他没完。”雷妈捋着袖子,不服气了。

    这么个无知无畏的傻婆娘让雷多宝无语了,直摆着手让这头发长、见识短的一边去,安置单长庆两口回家等着,这事他全权处理,说话着朝老婆要了银行卡,出门急匆匆地走了………

    ……………………………………

    ……………………………………

    “喂,您好……哦,许部长呀,您好您好,我们李副局长打招呼了,我知道了,知道了,没事,就小孩子们打架,已经打回派出所处理了,您放心,回头我把结果一准向您汇报………”

    西苑分局的陈局长刚放下电话,叮铃铃铃又响了,脸上颇为无奈地又拿起了电话,不过一听电话里的声音,腾地站起身来了,稍显紧张地道着:

    “……是,我是陈寿民,王副市长您说,哦,昨晚的事呀,没事,没什么大事,就群人打架斗殴,肇事是两劳人员已经被我们控制了……那个姓单的大学生,叫单勇对吧,他们是受害的一方,现在已经转到派出所接受询问了,对对,没什么大事,我们一定对肇事者严肃处理……事情的经过正在调查之中,有结果我马上向您汇报。”

    又一个让陈分局长直拭额头出汗的电话,放下电话,这口气总算长长地出了一下子,这事还没处理呢,双方说情的把电话都快打爆了,而且奇怪的是,那貌不其扬看似没什么背景的,今天才发现背景似乎大得惊人,宣传部的、招商局、城管局、税务局,总是接了有十几个电话,现在倒好,居然还有市政府的过问此事。

    陈局长这回就不得不考虑下了,本来就有息事宁人的意思,本来就想着各打五十大板,罚俩钱了事,可现在……陈局长在办公室里来回巡梭着,斟酌着一个合适的处理办法,那帮子痞子倒好说,纯粹就人渣一堆,怎么处理都不为过,没人在乎他们,可这两人,感觉有点棘手了。

    正思忖着,***电话又响了,陈局长以为电话上那个来头大的人物又来了,紧张地往来电显示屏上一瞧,这一瞧有点上火了,拿起电话,直接训着:

    “……孔老驴,你还嫌我们事不多,添乱是不是?别以为我不知道是谁搞的事啊,再往下查可查到你们脑袋上了。什么,你不知道,你别给我打哈哈,这几个不是随便能捏的人,刚才我接了足了十几个电话,连王副市长都过问这事了……骗你?骗你有什么好处,信不信由你。”

    “哈哈……我信,我信还不成,不过这事可真和我们无关,那两小子还没准惹了谁呢……我就问问,怎么处理的?”

    “能怎么处理,打回派出所了呗……先冷处理,不过老驴我可提醒你了啊,如果两方谁要追着不放的话,说不定公安还得介入,毕竟一方被砍伤了,另一方还有几个住院着呢,不仅当事人,还有双方家属的工作……”

    陈局长的声音压低了,虽然说的无可挑剔,可这话里要细细咂摸的话,深意还是有的,就看对方听不听得懂了。或许都是心知肚明,肯定听得懂………

    …………………………………

    …………………………………

    西苑西上庄养殖场,偌大的饲棚整体排列足足占了六十多亩的地皮,场门口的办公楼二楼,紧闭的门里,通话的另一端就在这里。

    扣了电话的孔祥忠一摸大胡子,对着匆匆来的秦军虎笑着道了句:“没什么大事,都秃子的几个被打成脑震荡住院了,陈局长已经说转回派出所了,咦我说这事邪性了啊,都秃子也算个滚刀肉了,怎么十几个人被四个人打成这样?”

    “这还理解不了,都秃子这些人都是花钱雇的,没什么士气,碰上胆小的欺负欺负,碰上胆大的,他们就怂了,一人就几百块钱,谁还给你卖命怎么着?”秦军虎懊丧地道着,也没想到事情能发展到这种程度。手抚着下巴想着什么,随意地问着:“还说什么了?什么你不相信?”

    “哟,对了,陈局说这两位来头不小,两个史家村暂且不说,那俩可不简单,一个是城管队子弟,一个虽然没什么背景,可偏偏有不少电话过问,什么许部长、还有王副市长,我寻思着就不对了呀,要有副市长的关系,还用得着起早贪黑卖驴肉,跟咱们抢生意呀?”孔祥忠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不过陈局这么说了,又有点怀疑。

    “那不一定,皇帝都有三门穷亲戚呢。前几年九中打死个老师的事,不捅中央了吗,连他妈市公安局长都被公审了。陈局说怎么处理来着?”秦军虎问。

    “还能怎么处理,老办法,打回派出所了……咱们这边好说,可就怕对方挨一刀的咬着不放,要是再有点背景的话,说不定还要有点麻烦。”孔祥忠道。想着这事的发展也有点出乎意料了,又是征询地问道:“军虎,这要是真是个有背景的,真出来了,咱们要动不得可怎么办?”

    “看情况吧,我现在倒对这个人很有兴趣了,能抢了生意能打了架,这号人可不好找了,试试吧,能一了百了更好,要不了也没事,他虽然挨了一刀,可他也打伤了都秃子几个人了,让他们互相咬去,你咬我、我咬你,还能怎么着?”秦军虎无所谓地说道。

    “呵呵,对,这是个好办法,他要和,这盘他就输了,以后敢不敢在西城地面上走动就是两说了。明枪他挡得住,暗箭我就不相信他防得住;他要不和更简单,他告让都秃子他们也告,拖也拖疲了。还做个屁生意。”老孔乐了。

    “这有什么高兴的,筹划了这么久开头就出了娄子,看来刀光剑影的江湖已经不是咱们混的地方喽。”

    秦军虎说着,狠狠地抽了一口烟,虽然这事在心里已经有点定论,不过对他而言,还是很不满意,非常地不满意。

    “万事开头难嘛,接下来,就是咱们玩得转的了吧。我的货可调齐了,德州调过来两车皮,这些活牲口还真不好运输,路上死了十来头。”孔祥忠示意着自己的饲棚,有点肉疼,秦军虎却是看也没看窗外,思忖着,不以为然地道着:

    “十来头就把你心疼成这样,要是有人折损几千头,还不得自己编根驴筋上吊呀……联系驴肉香的老陶、鑫荣肉联厂的钱中平,再多邀几家,中午到世纪欢乐园聚一聚,这么大个发财的机会,光咱们俩可消化不了。”

    “哎,好嘞。”孔祥忠乐了,摸着电话联系着这干有头脸的老板级别人物,发着邀请。

    看来这动作,才刚刚开始,至于那几位还关在派出所嘛,早扔到脑后了…………

    …………………………………………

    …………………………………………

    “你进去?”

    “你不能进去呀!?”

    “我不敢进。”

    “你不敢,我也不敢。”

    “雷哥平时对你都不错,你真不够意思。”

    “你够意思你进呀。”

    时间,指向正午,大胖二胖提着塑料袋在派出所周围转悠,你推我、我推你,两宅胖那见过这等警车林立,森严肃穆的景像,愣是半天没敢进门,好在等了一会儿,看到雷多宝驾车来时,两胖子迎上去,直拦着雷多宝,干啥呢,给哥几个送吃的和喝的来了,栗小力悲戚地问着:“雷叔,雷哥没事吧,我可看着他挨了好几棍呢。”

    “蛋哥还挨了一刀呢。”白曙光道着,挤着眼,悲切得很。

    看看这俩傻不愣瞪的胖子,雷多宝颇为感激地拍拍哥俩的肩膀,刚说没事,又来一拔,却是满头染发的宋思莹、包铁钢、麻三洋七八个人,直冲着雷多宝来了,你一句我一句问着情况,雷多宝有几张嘴也架不住问话,干脆挥着手:“没事没事,我正去派出所,这孩子们,真够意思……”

    分开众人走时,栗小力和白曙光把吃食直给递着让雷爸捎给关在派出所的几个兄弟。回头时,俩人却是愣了下,来的老包和麻三洋见过,去队里找过雷哥,剩下的几个都不认识,唯一的一位女性却是瞅着哥俩的身材笑得花枝乱颤,一解释是雷大鹏的小弟,更让宋思莹笑得合不拢嘴了。

    “这也太伤自尊了吧!?”栗小力翻着白眼,摸着自己的肥脸不悦地说道,知道宋思莹笑什么呢。白曙光本来对着美女示好地笑着,那笑僵在脸上了,小声地牢骚道:“栗哥,咱俩也不比雷哥丑吧?”

    二宅男的不好意思看在宋思莹眼中,颇为大方的宋思莹却是径直走上前来,一手揽一个胖哥,直套着近乎,这么个亲热劲登时又把大胖二胖激动得有点得瑟了,一问昨晚的情况,得,大胖掏着手机,直点放着视频。

    “哦哟,你们没见,雷哥和蛋哥那是大发神威呀,七八十来个人近不了身。”栗小力手舞足蹈,说得鸡动得不得了。白曙光也附合着:“知道对方什么人么?西城有名的痞子,叫都秃驴,老混子了,连西街回回都惹不起这货,愣是被蛋哥吓得连还手都忘了。”

    “对,然后被雷哥一板砖拍成脑震荡了。”栗小力补充道。

    图像虽然不怎么清晰,不过凑在一起看的众同学几眼过后,都是凛然一脸。打得这么凶已经脱出众兄弟的认知范畴,谁可能想到毕业才几个月,这哥俩干得比学校可升了不止一个档次。

    宋思莹看了几眼,说不清心里那是个什么滋味,侧头时却发现俩胖子都看着她,像馋了一样,最胖的那哥们嘴唇上还挂着亮晶晶的一滴口水,本待不悦,又噗声笑了,直问这胖子:“对了,他们打架你们干什么去了?怎么都进去了,你们俩没事?”

    “我我……我们……”白曙光不好意思了,总不能说哥俩吓得钻在桌底了吧。栗小力反应够快,马上凛然说道:“我们有更重要的任务,保护好蛋哥货款,今早送他家里了,好几万呢……”

    “对对,蛋哥说了,血能流啊,血汗钱不能丢啊。”白曙光好歹圆场了。

    宋思莹眼睛酸酸的,抿着嘴长长叹了口气,说了句谢谢,说得俩胖哥好不纳闷,可不知道谢从何来。

    剩下的几位可是看到打仗来劲了,麻三洋看着比人高一两个头的史根娃凛然道着:“厉害,这几个大个子谁呀?”

    “靠,雷哥真猥琐,捅人菊花呢。”老包看笑了。

    “挺帅的啊。”宋思莹看到单勇踩人的样子,没来由地赞了句。

    “帅个毛呀,自己都挨了一家伙。”

    “我看看,让哥们景仰景仰……”

    一群人抢来抢去,大胖二胖看得直翻白眼,众人丝毫没有担心害怕的样子,让俩人顿觉雷哥以前说兄弟好几十,所言肯定不虚,正暗自腹诽这些人不担心雷哥和蛋哥的时候,更多的人来了,六辆车,当先一台大众商务、后面的几辆面包,嘎然停在派出所门前不远,哗哗拉拉下来了一群。

    对,一群,当中有人喊着,栗小力和白曙光却是认出来了,是史宝贵,带了二三十号人,像是寻恤来了,都是剽悍精壮的后生,领着史宝贵的那大个子走近了却看清是位女人,惊得众人脸色凛然,赶紧给这群人让路,这些人可不客气,径直进了派出所,民警拦也拦不住。

    这谁呢?大胖二胖还没把宝贵这拔解释清楚,后面又来一群,却是个剽悍的老头也领着一拔人,追着前一拔进派出了。

    这下子,派出所挤了一院子,热闹了…………

    !@#

    (全文字电子书免费下载)Txt小_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超级大忽悠香色倾城余罪黑锅红男绿女商海谍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