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网友上传章节 第32章 浪漫满屋说风月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网友上传章节 第32章 浪漫满屋说风月

    第32章浪漫满屋说风月

    “什么?在漳泽湖玩?你可真有心情,多大了还到那地方玩……算了,没事,早点回家。”

    陶成章挂了电话,终于联系上女儿了,敢情和一位朋友到漳泽湖玩去了,放是放心了,就是有点不省心。这姿态落到老友眼里,钱中平笑着安慰道:“女儿都多大了,还管那么严?小鹤不错了,我儿子要能有她的一半,多少给我分点忧,我立马到城隍庙天天烧高香去。”

    陶成章笑了笑也同样安慰了句:“再不济也是儿子,我这偌大这家业将来姓什么,我都说不准呢。”

    “那你怪谁,我说咱们结亲家吧,你不愿意。哈哈……老孙,你们老字号里是不是都有传男不传女,传女不传婿一说。”钱中平取笑了句,回头问着跟下来的孙存智,味源也算个半拉子老字号了,八十年代还是个城隍庙摆摊卖大块卤驴肉的主,不过后来两代人挖掘得着实不错,这老头摇摇头道:“没那么玄乎,咱这驴肉潞州也就世龙驴肉宴中的几道是绝响,现在没人做得全了,史家村这个酱驴肉传说就是世龙驴肉宴里的一道,不过就即便是世龙驴肉宴做出来也扯淡,能吃得起的有几个?”

    “对,这话说到点子上了,看肯德基、麦当劳,就点汉堡鸡翅薯条,那味道可差得太远了,可他们偏偏能做遍全球,咱们倒是繁文缛节多,做工、用料、火候那样都讲究,可最终呢,咱们连潞州也走不出去,所以以后我觉得咱们要向现代饮食靠拢,像精简化方向发展。”陶成章赞了个,发表了老大一篇评论。

    那样生意都没有那么简单,谈成了合作,谈妥了谁负责用料、谁负责制作,谁负责销售和渠道,足足谈到天黑才敲定个大概,陶老板东道主自然是坐东请大伙吃饭了,直下了三层,请着几位进门,草草点了几个小菜,又是边吃边谈上了。

    …………………………………

    …………………………………

    同样在这一时间,史宝英驾着车泊到了解放路西响马寨酱肉馆子前,入夜是生意最火爆的时候,五辆电动自行车驮着大筐穿梭着,送货半径能延伸十公里,说起来单勇下的功夫真不少,电单车和送货包装是统一喷过标识的,现在看连服装也做了,想想两个多月前一村里人还愁眉苦脸惨兮兮地傻等,而现在生意却是已经这么红火,连史宝英有时候都觉得像做梦一样。

    梦做得眼神都迷离了,看着店里出来的那两位抬筐送货的小伙,都以为是单勇。

    “下来,宝贵,赶紧好好念书啊,将来在城里给你置房娶婆娘。”史保全心情大好,教育着儿子,那大个儿子扶着史大娘下车,乐滋滋地应了句:“哎……不过爸,这念不念书有啥用吗?念书念多了只能当伙计,咱村这店里那雇的人都是念出大学堂来的。”

    “啥村里的店,那咱家的。”史大娘教唆着儿子。

    “就是嘛,爸你都没念过书,这不早当老板啦?”小宝贵反驳了句,不过挨了老爹一巴掌,幸好老爹心情颇好,打得不重,一家四口进了店门,那攘熙排队的顾客足有十几位,切肉的、剔骨的、还有已经做出驴耳、驴心、驴大肠几个花样的,三孩带着大彪、根娃两个伙计干得满头冒汗,小宝贵却是瞅着店里收银叫小茹的姑娘,那贼相落到史宝英眼里,啪声就给了弟弟一脚。

    不错,生意不错,干得也不错,环境也不错,这四十万对史保全来讲,花得真不冤。从店面直到存货的地下室,收拾得整洁利索,好像已经看到了史家村酱肉有这么兴盛的一天似的,史保全有点百感交集,感慨着道:“没想到啊,还能这么个做法,咱爹在世时候,解放前就赶着大车进城卖过驴肉,来回得一天一夜,挣不得仨瓜俩枣,谁可能想到有一天能做这样大……宝英呀,你回头算笔细账,开这么大一个店得多少钱,照着城区图看看,开那儿划算,要有这么三五个店,咱们村以后啊,不比他什么华西、大寨差,就个驴肉产业都够咱们两三代人吃喝了……”

    “他爸……蛋蛋家愣小子说想来城里干活,我咋跟她说。”史大娘趁着老头高兴,说了个近点的亲戚。

    “来吧。马上就缺人手了。”史保全大手一挥。

    “还有五保家闺女,要不也来?”史大娘又道。

    “都说了来吧,还没准都来够不够。”史保全道着。

    刚一说,小宝贵凑上来也趁高兴了,直问着:“要不爸我也来干活?”

    “你个傻小子,将来你是少爷,干啥活嘛。”史大娘乐滋滋拍了拍儿子,史宝英有点无语了,小声地道着:“爹,那不成吧?愣蛋说话都打结巴,你让他怎么来干活,五保家春桃丫头才十六,那是用童工……”

    “去去……不让他们来,你让他们戳我脊梁骨呀。”史保全打断了女儿的话,背着手,上楼了,史大娘一听女儿这话,也有点不悦了,很不入眼的看了女儿一眼,今天就唠叨了,还没过门呢胳膊肘就往外拐,白了一眼,拉着儿子上楼了,小宝贵却是屁事不懂,回头给烦闷的姐姐做了好大一个鬼脸。

    没啥,就是来看看,史保全看得这来客络绎不绝,倒也兴致大好,叫着儿子,捋袖持刀招呼上了。只有史宝英默默地走了门外,总觉得这事情发展得那里不妥,从驴园认识单勇到现在若干年了,两个人就一直有那份信任和默契,每每有什么心里话总告诉她,可这后来,自从出事后,她对一切的发展都懵然无知,甚至于上午从父亲嘴里听过那过程也让她有一千个、一万个不相信。

    我该问问他,史宝英想了想,应该问得很多,不过最想问的却是想知道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和为什么这样对待她,连句知心的话也不再说了。掏着手机,拔着号码……关机!?

    这个很意外,也并不很意外的结果让史宝英伫立地车旁,愣了好久………

    …………………………………

    …………………………………

    也在这一时间,放下了电话,陶芊鹤回头时,正看到背着一大包、提了两大兜,往车上放东西的单勇,这小子很会来事,估计给管理员塞了不小好处,那管理员还帮忙给车上运东西呢。两人笑呵呵地嘀咕着什么。

    从下午玩到了天黑,中间吃了两三条很有滋味的小烤鱼,又到西北湖面拉了条连钩,意外无处不在,居然还拉了个小王八,等返程靠岸已经到天黑时分了。玩得嘛,很开心,如果不是老爸这个电话,陶芊鹤怕是连家里也想不起来,直坐到副驾上长舒一口气,搓搓有点发冷的手,单勇开着车里空调,准备起步走了。

    “单勇,下回你什么时候来玩?”陶芊鹤笑着问,侧眼看着,似乎觉得这一程玩得有点意犹未竞。

    “说不准,我这段时间经常来,你没看和管理员都混熟了。”单勇笑道,故意问着:“什么意思?想上了?”

    “下回来玩叫上我啊。”陶芊鹤笑着央求道,这地方玩得还真是开怀得紧,又是冲锋舟的飚速刺激,又是拉鱼的收获感,何况还有那风味独特的小烤鱼呢。要是夏天的话,估计感觉会更好。

    “什么下回,天天来都成,只要你想来。湖面可大开着迎客呢……看,外地牌照车多少,要是夏天,还有从外省开车来野炊野营的,现在财富数量越来越大,注重生活质量的人也越来越多。”单勇道,指了指窗外过去的几辆外省牌照越野车,车里一个捂着头巾的潮女,一眼看过,让陶芊鹤倒也觉得这种回归自然的生活确实不错。

    “就是时间太短了,我可真没想到咱们约会这么好玩,早知道我得催着你早就来玩了。”陶芊鹤靠着椅背,兴奋感尚未消退。

    单勇笑了笑,给了个意外地答案:“约会?约会还没开始。”

    “没开始?”陶芊鹤惊得坐直了,意外地看着单勇。

    “对呀,现在才是去约会的路上,你准备好接受一个让你回味无穷的晚宴了吗?”单勇神神秘秘地道。

    “咦!?”陶芊鹤讶异了、意外了、兴奋了,喜色一脸地点点头:“哦,看来比我想像还要复杂,能透露一下吃什么吗?我可等不及了。”

    “还得再饿你一会儿,否则到嘴里的食物就没有那香甜了。”单勇笑着,不露口风,陶芊鹤不管怎么变着法子套话,还是未能如愿。

    不多久,单勇一扬头道:“别猜了,到了。”

    入眼是一幢十六层的大酒店,就在离漳泽湖畔不到五公里的山地上,属于库区三产开发的三星级酒楼,明显不是生意旺季,楼层好一片房间根本没有灯光,这儿的饭菜陶芊鹤听说过,是以库区的水产品为主,倒也小有名气。

    敢情是把晚饭放这儿来了,陶芊鹤可没想归程才是开始,有了下午的兴奋,还没准又要有什么乐子呢,此时的期待值可越来越高了。

    单勇先是驱车直到后院,车上卸了鱼、鳖、蚌几样收获,跟厨师们打着招呼,之后却是领着陶芊鹤直进宾馆,直上顶楼,一路上陶芊鹤被单勇每每神秘的表情搞得晕头转向,可不知道他还要给自己什么意外。

    “准备好了?”单勇在一间标着商务会议室的地方停下了,回头问。

    “嗯,现在发生什么我都不会惊讶了。”陶芊鹤的耐性快被磨没了。

    “言之尚早。你眼睛里的世界毕竟是有限的,看!”单勇说着,轻轻地推开了门,顺手一摁,美仑美奂的灯光瞬间全亮。

    “啊!?”的一声,陶芊鹤惊讶地掩上了眼,像小女孩看到童话宫殿一般惊得眼直了。

    临窗的大桌,满桌红白黄绿的水果,座位四周是娇艳的玫瑰,窗外清晰可见的满天星斗,仿佛置身于飞机的舷窗向外眺望,下意识走了几步,小小的会议室被清空了,只剩一个座位和一个食台,那台上放着锅碗瓢盆和菜蔬一应用具。难道是要亲手给我做一顿美味大餐?

    陶芊鹤脑海里下意识地浮现出这个好让人感动的场面。兴奋地回头时,果不其然,单勇靠着门框揶揄地问:“我想了很长时间,准备给你做几味美餐,不知道你有没有兴趣?”

    “嗯,这种殷勤倒是真令我意外,有点兴趣。”陶芊鹤两眼放光地道。

    “不但会意外,而且会……”单勇隐晦地说着。

    “会什么?”陶芊鹤揶揄地问着。

    “会令你难忘的。”单勇笑道。

    “拭目以待了啊,别想轻易糊弄住我。”陶芊鹤故意道。

    “那咱们开始?保证这个过程超乎你的想像。”单勇神秘地道。

    “开始!”陶芊鹤乐了,点点头,单勇手一指,两人奔着出了会议室进了斜对面的房间,洗手捋袖,回来时一挂外套,单勇给陶芊鹤兜头直搂了个围裙,惹得陶芊鹤笑得花枝乱颤,先来了个自拍,说是这比时装还潮。

    兴致来时,好玩的程度就高了,更何况一个五米多长的大案台诸多的工具,陶芊鹤甚至说不上名来,单勇边收拾就绪边解释着这是酒精喷灯、这是石棉炉、这是烤派炉,等等诸如此类,光调料有一二十种,听得陶芊鹤好不讶异地问:“看这样,你好像当过大师傅?”

    “那不一样的,别人因为谋生而学厨,我是因为好吃而学艺。”单勇笑道,摆话就绪了,这时候响起了敲门声,店里的厨师来了,把几味做好的食材放到台边,单勇安排了下面的几样同时做,那两位厨师笑吟吟看了两人几眼退出去了。

    “来,准备开始……你会做什么?”单勇双手一挥,貌似要出手了,不过这一问,系着围裙的陶芊鹤傻眼了,摇摇头:“我…我好像什么也不会。”

    “啊?你怎么跟雷大鹏一样,白吃来了……派给你个任务,削苹果去。”单勇道。

    “啊?让我削苹果?”陶芊鹤一指自己,一听干活不悦了。

    “一会儿给你做苹果小馅饼怎么样?”单勇诱道,这道说服了。陶芊鹤找着削刀刚削上,这边的单勇嘭地一开火炉,等锅身稍热,很优雅地持着一瓶红酒,轻轻地、均匀地倒在锅里,倒着的动作随着得意的眼神看着陶芊鹤。还真把陶芊鹤迷晕了。

    不过不是动作太帅了,而是做法太古怪了,再不懂厨艺也知道油打底,总不能红酒打底吧?单勇却是得意地问着:“没见过吧?”

    “嗯,确实没有。”陶芊鹤道。

    “红酒烩鸡,比小资们的可乐鸡翅要高一个档次……对了,小资往上是个什么阶级?”单勇问。

    “大资!?”陶芊鹤不确定地道,然后哈哈大笑了。

    笑着这第一道扣盖了,滋滋拉拉的声音被闷在锅里,还真让陶芊鹤纳闷了,单勇催了几次,陶芊鹤才削了两个苹果,手太慢来不及了,单勇帮着忙,多削两个一起进了搅拌机,这边抨,这边和面,单勇又是飞梭一般蹭蹭蹭揪着面,啪啪啪扣在了案子上,然后是包馅,封口,进烤箱……整个动作根本不像业余的,倒像专业很久了,看得一旁啃着个苹果愣眼的陶芊鹤好不讶异地道:“你不要做得这么专业好不好,搞得人家女人都有无地自容了?”

    “你得把这看成激励,否则一辈子尝饭店的味精和调料味道,那可不叫有口福啊。”单勇笑道,紧接着又是刀起刀落,葱花、蒜末、姜丝、夺夺夺做上了,那是要做鱼了,两片鱼已经放在锅里蒸上了,也就这一道勉强符合传统作法,其他的太过匪夷所思了。

    说着笑着逗乐着,系围裙的陶芊鹤倒成了旁观者了,那一点忙也帮不上,唯一所做的事就是啃着苹果,指指这个问问,指指那个说说,等到锅里鸡翅翻了两遍,蒸上的鱼冒着热汽,单勇滋拉一声把红油好的味料放进了切到的调料,所用的稠化汤汁的又是让陶芊鹤大迭眼镜了,居然是香槟和蜂蜜,瞬间这盘鱼做就,第一道出锅,陶芊鹤伸着鼻子嗅着,却是一时说不上好坏来。那味道香甜里似乎化成拧蒙或者其他水果的味道,实在不好分辨。

    “让一让……最壮观的一道开始了,这一道极具危险性和魔幻色彩。”单勇伸着手挡着陶芊鹤,陶芊鹤让了让,却看到单勇喷灯近火,呜声好长的火焰冒出来了,吓得她尖叫一声躲得好远,紧接着异样来了,这不是吓唬她,而是做菜的,一手持火,一手洒料,那尺长的火焰直喷着一盘嫩白的食材,是河蚌肉……快速煎烤,一眨眼连盘扣过去,又是洒精煎烤,反复两次倒扣到盘里里,白嫩嫩的蚌肉染上了一层金黄色飘着酒香的东西,和青芽芽的菜丝煞是好看。

    “哇……好看是好看了,我严重怀疑好不好吃呀?”陶芊鹤此时还真是惊讶得无以复加了,即便酒店出身,即便见过无数厨师,但这做饭手法还真是超出她的概念了。

    “我的目的在于给你留下难忘的印像,要难吃嘛,也说不定哦。”单勇笑着道。大餐做就,分盛进食盘,陶芊鹤帮忙摆着,最后一炉小馅饼出来时,一屋苹果的烤香,放到桌上时,金灿灿的一盘子煞是好看,陶芊鹤早就饿了,筷子挟了个一咬,差点被融化的苹果馅烫一下,紧张了一下下,又是笑着直遮单勇的眼睛,怕是这糗相被看到一般。

    这时候,楼下的厨师也把另一份做好了,倒也简单,是漳泽宾馆的拿手菜,王八炖豆腐,这道上来陶芊鹤却是先尝了尝,频频点头说着味道不错。

    “哟,看你这样是对我厨艺没有信心啊?不尝别后悔啊。”单勇笑着道,看着陶芊鹤没敢尝自己做的,提醒道。陶芊鹤看到过程其实也有点踌蹰,不过单勇挟了块鸡翅美滋滋吃时,她生怕里面下毒似的慢慢挟了一块,轻轻地放到眼前,怎么说也是酒楼出来的,对食物多少有点感观,此时筷子上的小鸡翅色泽深红,那是吸饱了红酒的缘故,闻一闻,却也不缺酒香的馥郁,又看了单勇一眼,像在狐疑,单勇做着尝尝的动作,陶芊鹤鼓着勇气咬了一小口,细品着,然后表情有点僵硬地看着单勇。

    意外,不是难吃,而是非常好吃,超出了她对鸡翅的认知。绵软、香滑的翅肉,有很多种她说不出来的香味,刺激到了整个舌身的味蕾。

    “你以为是普通的鸡翅吗?选料是乡下的小柴鸡,用参汤煨过的,再把红酒的味道逼进去,它就同时有了酒香和铁板的香味,就这做工,一定能瞒过左老吃货的眼睛。怎么样?不好吃你扔了呀。”单勇笑着道。这话说时,陶芊鹤早嚼着挟上第二个,这味道突出一个香,酒香、烩过的铁板香,再加上参药和香料的味道,几种揉合的味道还真让胃口大开,那份饭店所做的王八炖豆腐倒落了下乘了。

    “这个就没有新奇之处了。”陶芊鹤尝了块鱼,却是福寿鱼,此时红烧出来的虽然比下午的要好了许多,可和这红酒鸡翅比,又差了点。却不料单勇筷子一指道:“这道叫鸳鸯鱼,你真以你尝出奥妙来了么?尝尝这一块。”

    单勇挟着另一片鱼身上的肉,筷子直递到陶芊鹤的嘴边,陶芊鹤笑了笑,也没觉得什么不妥,大嘴张着一口咬走了,边吃边说就那味,没什么稀罕,不过对着单勇笑吟吟地眼神,猛地又觉得不对了,嘴唇动动,舌头抿抿,再凑上细看,明白了,这不是一条鱼,而是两条鱼的各半身,一种是福寿鱼、一种是大银鱼,肉质一个细腻、一个粗砺,细尝一辨便知。

    笑了,鸳鸯鱼原来的两种鱼,陶芊鹤笑着,直说单勇作弊,故意瞒着她。

    “明白了吧……其实所有刻意为之的东西都算不上好,真正好的是这一份,最简单最直接的作法,就像红油猴脑一样。”单勇把蚌肉推到陶芊鹤面前,陶芊鹤有了先前的惊讶,这次倒不用鼓勇气,直接挟着尝上了,一尝这鲜香亦是明显得紧,单勇笑着解释着:“其实这种白灼的手法并不稀罕,西餐里经常用到,咱们这儿做蚌肉也是滚水里一过就好,不过那样的话营养成份会流失一部分,直接用老酒做引,喷灯白灼,融化面上的味料,鲜嫩味道里又多了一份酒香……不能多吃啊,多吃了怕你消化不良,呵呵。”

    “讨厌,怕我吃似的。”陶芊鹤嗔怪道。

    两个人在食香与酒香中,轻松而惬意地聊着。一会儿满斟着红酒在灯光中摇曳、一会儿迷离的眼神相接、氤氲着酒香和食香的房间,似乎连桌上的玫瑰也带上了一份迷醉,斛筹交错间的浪漫渐渐升腾在这个美仑美奂暧昧空间。

    很美,雪白的线衣和乌黑的长发,灯光下映着陶芊鹤娇厣的轮廓,熠熠生辉的唇色,仿佛绵延了一条性感的曲线,每每笑时,两排雪白的贝齿,腮边隐约的飞红,浅浅的酒窝,却是比杯中的红酒还让人迷醉。

    很帅,陶芊鹤也在看着对面的单勇,下意识地总会想起他挟持人的样子,很霸道。总会想起他趁机吃豆腐的事,很下流;不过相比今天遭遇的兴奋和刺激,相比今天尝到美味和温馨,一切都不那么重要了,重要的是,她感觉到一个倾心于她的浪漫,无法拒绝的浪漫,就像彼此在眼中传递着的浓情,那是意会,根本不需要更多的言语。

    “这儿的夜景真美啊,还有这么多好吃的……我发现我喜欢上这儿了。”放下筷子时,陶芊鹤轻拭着嘴唇,留恋地道了句,抬眼看单勇,单勇笑着道:“我其实准备第一次初雪的时候约你来这儿的,那时候更美,谁知道天不作美,老不下雪。”

    “呵呵,那下雪的时候咱们再来就可以啦。”陶芊鹤邀着。单勇点点头,笑着答应了,陶芊鹤揶揄地看着那么不动声色,装得比女人还矜持的样子,故意地问着:“那今晚,你知道我现在想什么?”

    好矛盾的话,单勇看陶芊鹤时,酒意氲浓的脸蛋上,好一片桃花腮红,他凑上去,几乎碰到了鼻尖,而陶芊鹤并未闪避,只是笑着,就听单勇很轻很低声地说着:“我想,应该喝杯温热的香宾,跳支慢舞,洗个舒服的热水澡……对吗?”

    “嗯,好像是的。”陶芊鹤点点头,一点异议也无。

    于是浪漫又换了一个环境,在布满花色的房间里两个人持着酒杯,迈着轻柔的慢步。在洒满星光的阳台上,两人偎依着,说着各自经历过的趣事,星光下清冷的夜色中,单勇吻到了那性感曲线的双唇,透着酒香和迷醉的味道,柔滑的香舌,像蚌肉一样,鲜香齿颊。浪漫在随着情浓渐进,长吻挑起了心底压抑着的欲火,单勇抱着偎在自己肩上的陶芊鹤回了房间,相对默然而浓情的眼中,只剩下了衣衫的阻隔,当陶芊鹤抚到他胸前依然隆起的伤痕和成型的腹肌时,好一阵战栗的感觉。

    浪漫为羹、暧昧做调、如此缠绵的风月大餐,情爱美味,怎叫一个**蚀骨了得!?

    单勇轻柔地解开了她纤腰上的腰扣,在陶芊鹤略带着羞意的醉色中慢慢掀开了包裹着曲线窈窕的外衣,如蚌雪嫩的细肌,向上弹跳出来那一对让他期待已久的香峰,向下却是抚到让他更期待的幽处,战栗中,单勇手伸进了幽处,张嘴吮上了一只紫珠,陶芊鹤羞赧地呀了声,抱紧了单勇的头,闭着如丝媚眼享受着此刻心跳和燥热的刺激。

    灯熄了,夜冷了,谁又知道那浪漫情的小屋里,这一夜会有几番脸红心跳的故事在上演………

    !@#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 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黑锅商海谍影香色倾城余罪红男绿女超级大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