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网友上传章节 第33章 道是无情亦情怯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网友上传章节 第33章 道是无情亦情怯

    第33章道是无情亦情怯

    又一个冬日清晨的阳光隐隐约约透进座落在漳泽湖畔的宾馆休闲楼,晦明晦暗的房间里,一双慵懒的眼睛睁开时,微微地侧头看了眼枕在他臂上的佳人,脸上笑了,就像所有男人那种jiān情得逞事后的笑容,是得意。[本章由网友为您提供更新]唯一不同的时,也许得意中多了份满足、多了份快意。

    很多年前单勇曾经在街边外远远看着陶成章意气风发地把单家泥金的“驴苑酒楼”招牌拆走,那时候身边躺着的这位佳人就站在她父亲身侧,在鞭炮声她是那么的兴高采烈。那时候单勇就有一种恨意,想着有一天要把陶家那位美nv粗暴地压在身下,肆意地róu搓、狠狠地蹂躏。

    不过在理想实现的这个夜晚却出了差池,肆意的róu搓只不过增加了点**的分贝,狠狠地蹂.躏却刺jī了更高的一想想自己憧憬的报复却成了人家的舒服,单勇的快意里就带上了点哭笑不得的感觉。

    不过,好像也不错,回味着一夜风流的点点滴滴,单勇轻轻地侧头,看到了长长的睫máo遮住的大眼,轻轻地拉上了被子,动作,轻柔地,在拉上的一刻,又轻轻地掀开了,忍不住又一次欣赏。

    晦明晦暗的房间里,凸凹的胴.体像一条静止的优美曲线,单勇伸着手,抚着一只靠近自己的香峰,光滑而柔软,手轻轻摩娑而过,带着一种无可名状的质感,每每抚mō总让他有一种yù求不满的念头,轻轻地抚下去,平滑的小腹,弹xìng的质感,在这里,单勇的手稍稍踌蹰,然后促狭似地又往下mō去。

    轻咦一声,睡着陶芊鹤一缩身子,醒了,mímí糊糊躲闪着,单勇笑了,一笑陶芊鹤的意识恢复了,侧过了身,嘟囊了句“讨厌”,嗔怪似地伸着手,mō着台上的手机,每天清醒后的第一个动作,单勇从身后搂上来,脸埋在她秀发中,微微的发香和体香,让他不由自主地轻wěn着她的耳垂。陶芊鹤边开着手机边嗔怪问:“还闹,都被你骗了。”

    “啊?骗你什么了?”单勇讶异道。

    “还说,明知道你没安好心,昨天就不是钓鱼来了,是把姐当鱼钓了是不是?”陶芊鹤道,手向后退着单勇凑上来的脑袋,好不懊恼的样子。单勇嘻笑着道:“你现在才发现,不觉得太晚了吗?”

    “呀,这么晚

    八点多了,这么多未接电话……我得走了,你少得意,呀!?”陶芊鹤拿着手机,刚要起身,却不料被躺着的单勇一个猛抱,一刹那感觉下身被生疼地又刺进了个满满当当,一瞬间像一口缓不过来一样,全身紧张得痉挛,伏在单勇身上,惊讶过后,又是媚眼如丝地笑

    轻声央求道:“那你轻点,别这么粗鲁。”

    “男人不粗鲁,nv人不舒服。”单勇小声附耳道着,惹得陶芊鹤吃吃地笑着,轻轻地在他的肩上咬了一口。

    不过这一次却也不像夜里的那么粗鲁了,一夜的jī情此时不过是一个温柔的延续,单勇看着跪身上下动着的陶芊鹤,蓦地想到了一个经常用到了词“观音坐莲”,自己就是那朵莲,一笑间,似乎天sè已明,能彼此看到表情时,陶芊鹤一手胳膊捂着xiōng,稍带羞涩地不让单勇看到,待单勇强行掰开肆意时,她又咯咯地笑着趴在单勇xiōng前,嬉戏打闹着不让他如愿。

    叮铃铃……电话铃声一响,打破了此时的浓情,单勇只觉得下身一紧,动作停了,陶芊鹤mō到了手机,保持着坐莲姿势,轻嘘了一声接着电话:“……喂,爸,我在路上呢,一会儿就到了……”

    一挂电话,温柔动作又要继续,陶芊鹤娇滴滴地央求着:“别闹了……我要回工作了……”

    说着还呶着嘴,深情地wěn上了单勇,却不料单勇蓦地发飚,一言不发,加快了下身的动作,一刹那被剧烈动作刺jī的陶芊鹤tǐng身,咬牙,眼睛翻白,不自觉地、机械地应合着这最后的狂飚,身体的充盈和刺jī让她的声音仿佛卡在喉咙里,张着嘴却是喊也喊不出来,半晌一阵过电似的战栗传遍全身,瘫软几乎酥进了骨头里……单勇的动作停了好久,陶芊鹤才从那猝来的快感中回省过来。

    “叭”轻轻给了单勇一耳光,然后陶芊鹤裹着被单跳下chuáng,优美的身姿回眸一笑中,却是咬牙切齿笑骂了单勇一句:

    “牲口!”

    这不是侮蔑,应该是赞美一类的,单勇笑着舒了口气,听到了哗哗的水声,草草洗完的陶芊鹤奔出来,满地找着衣服,妆台上的内衣、沙发的kù子、还有不知道扔到那儿的袜子,眨眼间又成了那位高傲的白富美,边穿着衣服,边拢着头发,单勇提醒着要不开上他的车,陶芊鹤却是斥道:“怕别人不认识你那辆破车呀……我坐宾馆接送车吧。”

    说话着急匆匆地已经挎上了包,将要走时,又回头,似嗔而喜、似喜又忿地看着单勇,单勇做作地拉着被子做了个护xiōng状,紧张地说道:“你放心,今天的事我谁也不告诉。”

    噗声陶芊鹤被逗笑了,要警告一句却自己先忘了,脸红耳赤,去而复返,狠狠地在单勇耳朵上拧一把,又yù求不满地wěn了wěn,这才急匆匆地离开。

    走了,蹬蹬的高跟鞋声音消失了很久,单勇舒了口气,无聊地在chuáng上翻了几个身,懒洋洋地去洗了澡,再回头坐到chuáng边时,却觉得浑身筋疲力尽,提不起一点jīng神来,又躺下了,躺着的时候却是没有睡意,总觉事于愿违的厉害。

    就是嘛,报复的快感成了舒服的快感,这可叫人情何以堪。不但如此,单勇甚至觉得和陶芊鹤这么位chuáng下富姐,chuáng上làng姐的鬼hún在一起,倒也算种不错的生活。

    “不对,不对……哥千万不能沉mí,这劈tuǐ姐还没准给他将来老公扣多少顶绿帽涅。”单勇拍着脑袋,压抑着心里一闪而逝的念头,起身穿着衣服,mō着手机,开机了,收拾着东西准备走。

    嘀嘀短信的声音,随意地翻阅了眼,笑了,账户的短信通知,两条,一条是昨日营收的通知,一条是今晨进账,40万。

    老驴看来巴不得收回那个日进斗金的店面。单勇笑了笑,刚放手机却发现还有一条,一瞬间手僵住了,显示的姓名是左熙颖,自从努力放下那份牵挂,就有意识地淡忘,不过师姐还像以前那么善良,总是在每天结束的时候给他一个问候,即便是单勇有时候故意不回短信,她也日日如此。

    踌蹰地,手指摩娑着没有摁打开键,眼光落在了凌luàn的chuáng铺上。心里却luàn嘈嘈的像做了错事一般,隐隐有一种内疚的感觉。半天单勇才打开短信,很简短:今天我看天气预报说有北方寒流快来了,注意身体……还有一条:我爸回来了,谢谢你们的款待。

    装好手机,收拾好东西,悻悻然离开了房间,直到进了电梯心里还在挣扎:

    生活为什么***这么纠结,心上和chuáng上总归不是一回事。

    ……………………………………

    ……………………………………

    从漳泽水库到市区不过半个多小时的路程,不过单勇却是快到中午才回到响马寨家里的,拐过山角,远远那看到了那辆火红的车影,心里立时咯噔了一下,宋思莹来了。

    为啥咯噔呢。怕是这段时间忙着生意和钓陶家小姐,还真把这位股东忘了,要奔着响马寨来了,八成是知道店被转让的事了。果不其然,车身刚停,听到声音的宋思莹就从他家里奔出来了,那高跟鞋走得像发怒一样蹬蹬蹬直冲单勇而来,正打开后厢把东西往下搬的单勇讪笑了笑,讨好似地问着:“宋老板,怎么有心情来我家?”

    “你少嘻皮笑脸。一天干什么去了,哪儿也找不到你?”宋思莹火大了,上前就推一把,几乎是流氓挑恤立马就要开打的动作。

    “钓鱼去了……钓了条美人鱼。”单勇笑道,嘻皮笑脸地打量着宋思莹短襟裘衣,粉sè的,很配宋思莹的瓜子脸蛋,此时心情不错,脱口而出的调侃是:“哟,款姐,这真成款姐了,这身衣服赶住我这车了吧?”

    “你少给我打哈哈。”宋思莹夺着把单勇的东西放下了,纤指一指,火冒三丈地问着:“我问你,店怎么回事?是不是给史家村里人了?”

    “啊,是呀。”单勇点头。

    “就那么给了?”宋思莹质问着。

    “他掏了四十万,说起了赚大了。”单勇道。

    “你个猪脑袋呀,你个蠢货呀,你怎么比雷大鹏都蠢,雷大鹏也不至于把店盘给人家吧?你不知道那一天进项多少钱呢?”宋思莹痛不yù生地手指戳着单勇,看来是真心疼了。

    “喂喂……我的店,我还不能卖呀?”

    “那还有我一份呢。”

    “就有你一份你也是小股东,我说了算。”

    “算就算,跟上你这个蠢货,什么也得完蛋。”

    “你发这么大火干嘛,我又不是不给你那一份。”

    “我那一份算什么?你不觉得辛辛苦苦撑起这么大的店面来不容易呀?好日子才过了几

    就拱手送人了。我是为你觉得可惜呀,放下这么好的生意,拿几十万能干什么用,过不了几天你就得后悔……你活该,后悔yào都没地方买去,那四十万你觉得很多呀,tǐng聪明个人嘛,净干些傻事……”

    宋思莹发飚了,连指带戳,把单勇批了个体无完肤,不过那愤慨的情绪里,更多是替单勇不值的情绪,几乎是把从学校开始单勇办得那些个糗事数落了一番,半天数得没劲了,单勇把个小包放她手上一挥手:“骂完了,走,吃饭去。”

    “嗨,气死我了。”宋思莹气得把东西一扔,单勇却是扛着东西走了,气得她又不得不捡起来,好重一个

    提得宋思莹追在背后老有踹人的冲动。跟着进了单勇的家mén。大中午的,客人来了四桌,这环境却不好意思发作了,更何况刚刚来时就和单勇爸妈聊了好一会儿,滕红yù责怪着儿子怎么才回来,回头又笑yínyín地招呼着小宋,问问想吃点什么。

    宋思莹又不得不扮成乖乖nv的样子,给伯父伯母留个好印像了。偏偏碰见了个八卦的伯母,估计是看着她和儿子貌似很近,这倒发现玄机了,牵着她的手两眼放光地问:小宋啊,你今年多大啦……一转眼,又小声地问:小宋啊,你有男朋友了吗?……再一转眼,送菜归来,又不忘问宋思莹一句:小宋啊,一定在我们家吃饭啊,单勇他爸做得味道不错,你要喜欢,伯母让他天天给你做。

    明明关心嘛,偏偏问得宋思莹有点脸红耳赤,可又盛情难拒,只得跟单勇在一起吃了顿午饭,就午饭吃得都不安生,明明一肚子火,偏偏发不出来,原因是那八卦伯母隔一会儿就进来看看,好容易吃完了,那火倒憋得没劲了,不过那位还有劲着呢,单勇一说陪宋思莹聊聊,滕红yù这倒乐了,直招呼着道:小宋啊,晚上也来伯母家吃啊,反正单勇这段时间没事,让他天天陪你都成。

    宋思莹一下子脸红得通透了,逃也似地出了单勇家mén。单勇要走,被老妈滕红yù一把揪住了,那八卦还没开始,单勇抢着道:“妈你真有眼光,别问了,和你想的一样,我得赶紧陪她去……”

    “那快去快去。”滕红yù招着手,乐呵了。直看着儿子和小宋上了同一辆车,那姑娘的小红车,又是满意又是自得的心情,让滕红yù自得其乐了好一阵子。

    车里景像可就不一样了,宋思莹好大一阵不自在终于放开了,边走边咧着嘴道着:“单勇,你……你妈怎么这样啊?”

    “那样?”单勇笑着问。

    “拉着我净问**,我都不好意思不说。”宋思莹忿然道着。

    “所以呀,我都告诉过你,轻易别来我家,是男的一般会被我妈认干儿子,要是nv的更麻烦,她得当成儿媳fù招待,哈哈……别介意啊,我妈从小就进了戏班子,没什么文化,对谁都那么热情。”单勇笑道。

    “就是热情的让人受不了。”宋思莹评价了句,刚放下这事,又想起压住了事,要问时,单勇却是拦道:“你要再训我,咱们分清账一拍两散,各管各啊。”

    “稀罕呀!?你以我想跟你搅和在一起,这么大事也不和我商量一下,太不把我当朋友了吧?”宋思莹懊丧地道着,单勇却是笑着一指道:“冲你现在的态度,我不找你商量是对的,响马寨酱ròu馆的起势太招眼了,几乎和造.反派一样一夜之间就席卷了西苑的市场,表面繁荣,其实已经是危机四伏了,不趁着这个上升势头扔出去,等到了颓势的时候,就成烫手的热山芋了,你想扔,都没人捡了。”

    宋思莹愣了下,被单勇说得这么煞有介事,还真有那么点意思,不过一想还是有点心疼,不相信地道:“你即便你说的全对,不过离你所说的走下坡路还要有很长一段时间吧?到那时候也不止挣四十万呀?”

    “是啊,我知道啊,可过两天就付三年房租,一下子二十几万押上去了,到时候还是舍不得了不得。”单勇道,这句噎得宋思莹又是好不生气地道着:“能挣钱还怕jiāo房租呀?小家子气.”

    “我不怕呀,不过如果我有更好的生意,何必把活钱压成死钱呢?”单勇反驳到。

    嘎声车停,堪堪停在半山腰上,宋思莹侧过头来,讶异而复杂地看着单勇,这番兴师问罪倒也确有点替他心疼的意思,不过从见面一直就是这么个稳坐钓鱼台的得xìng,依着宋思莹对他的认识,怕是这家伙又有什么路子了。

    想到此处时,本来愤愤的情绪冷了,冷嘲热讽地道着:“哦,看来是有路子了,我多虑了啊,那好,算我闲吃萝卜淡cào心得了。”

    生气了,看来这回才真生气了,要是胡来胡干可以原谅的话,那么把一切都瞒着她,就有点无法接受了。这番心思单勇自然是了然于心,笑着道:“别呀,款姐,你不找我,我还准备找你呢。”

    “找我?找我干什么?”宋思莹的小xìng子上来了。

    “你回过头来算算,其实仅仅投资了十万出头,除了两个月挣了近三十万,又卖了四十万,到哪儿找这么好生意去?可这钱是抱着史家村这条粗tuǐ挣得,好事不让老让咱们摊着,等人家反应过来就没咱们的机会了……我又找了个mén路,再合作一把怎么样?说不定比这回赚得还多。”单勇笑着道。

    这一说,宋思莹吓了一跳,不相信地看着单勇,还真想了想,虽然盘出店去了,不过这两个月赚得着实不少,就是自己费尽心思搞的艺术培训还没有那一成收入高,不过眼睛一亮又生气了,哼了哼不悦道:“你什么都瞒着我,让我怎么跟你合作?又想让我给你垫钱是不是?”

    “嗯,没错。垫钱。”单勇给了宋思莹一个气结的结果。宋思莹又哼了哼,不理会了,单勇却是大咧咧叫着自己开车,两人换了座位,单勇坐到了驾驶位置上,很自信地道:“给我两个小时,让我说服你投资,你要不愿意,算我瞎了眼了。怎么样?”

    “哼,不怎么样?算清账,一拍两散,又想哄我给你垫钱思莹准备油盐不进了,着实有点生气,不过对单勇所说的生意倒也有点兴趣,此时在气头上,压抑着那份好奇心没有问。

    “言之尚早,这不像个生意人啊,生意人什么都说,就是不说气话,看过了再说啊。”单勇隐晦一说,神神秘秘笑了,驾车下山来了,一路上沉默寡言,显得好不笃定。宋思莹那好奇心,还真被慢慢挑起来了…………

    !@#Txt小xiaoshuo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超级大忽悠商海谍影香色倾城红男绿女余罪黑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