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网友上传章节 第50章 遍地伪善充假仁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网友上传章节 第50章 遍地伪善充假仁

    第50章遍地伪善充假仁

    吃完腊八办年货,办完年货送灶神,送完灶神贴剪纸,贴完剪纸挂对联,转眼年三十就到了,不声不响地到了。书mí群4∴⑧0㈥5年味最浓的时候差不多就是北方最冷的时间,今冬特别多的雪把潞州这个山城装点得像个白殿风患者,不管走到哪里,视线里总有那么几块耀眼的白sè去不掉似的,晴天看着人膈应,yīn天看着人郁闷。

    这种景像在离潞州市区二十余公里的潞城第一看守所显得更真切,高墙和电网之间的积雪像亘古存在的一样,隔绝着墙里的世界和墙外的天空,也隔绝着站在看守所大mén外等着的单勇,厚重的铁mén一上午只开启过一次,还是法警载着就医归来的犯人,此外就一直长关着,很长时间里,单勇都蹲在大mén不远看着铅灰sè的mén漆发呆。

    事情没有想像中那么顺利,毕竟是违法犯罪又是袭警事件,而且已经进了法定程序,犯事最轻的史chūn源,也就是那个送货的给了个治安管理处罚,附带民事赔偿一万元;袭警的史二愣、史拴兵罪就重了,好歹在陈宦海的安排下,家属出面和受害人在庭外达成了赔偿调解协议,毕竟现在的法律以经济为主,量刑为辅;之后史老头又出面和潞华厂的酱驴ròu店协商,赔偿了人员医yào费和车辆损失,折腾得老头跑了几趟,好在那几位也感觉差不多了,要求严处的声音才放低了。

    不过还没完,法外的事好处理,法里的事不一定好办,毕竟市局高度重视袭警事件,有关领导对此做过重要批示,要从严从重处罚,下面的小动作不太好做,陈宦海不止一次给单勇打电话,实在难办。

    不过难办不等于不能办,单勇挤牙膏似地陆续给挤了几万块钱,这事的难度顿时降低了,本来倾向于判处劳动教养的干脆进入刑事程序,补充了逮捕手续,之后上庭一次,到年前判决终于挤出来了:有期徒刑一年,缓期一年执行。

    事情就这样在光怪陆离的规则中行进着,似乎驱动着这个世界运转的源动力不是什么准则和秩序,而是掩盖在堂皇准则之后的另一样东西:贪婪!

    此次也深切领教了陈宦海的贪xìng有多大,总是变着法子找着借口,根本无视先前的君子约定,一máo钱的责任也不想负担,那怕能抠上一万两万,也让狗少眉开眼笑。当然,单勇也很高兴,绝对不是强作欢颜,而是隐隐地已经觉得把这股贪婪的洪流引向陶成章和那**商之后,他们得损失多少才能填满这些人的yù壑!

    “单勇,吃吧!”

    一只手伸到单勇眼前,huā手绢包着一块酱驴ròu,史家村的特殊干粮,比煮jī蛋口感好多了,单勇抬头时,史宝英站在他面前,不远处同来的史chūn源、根娃、大彪,还有四五个家属,单勇这边是和司慕贤一起来的,贤弟和这帮人不太熟稔,坐在车等着。单勇看了眼,接到手里,啃了几口,嚼得津津有味,吃得这么高兴,连史宝英也跟着高兴了,笑着道:“好吃吧,还热乎着呢,我一直捂在xiōng口……”

    呃……单勇喉头一结,眼一直,噎住了,被这句话噎住,愣着看着羞sè一脸的史宝英,这味道……有点变了,史宝英看着不对劲,紧张地问着:“噎住了,我给你拿酒去……”

    “别别……史姐,不用不用。这就成……”单勇不迭地道着,却是不好意思再啃了,岔着话题道着:“你去劝劝你家亲戚,别着急,今天肯定放人,判决已经下来了。”

    “没事,他们不急。”史宝英气结看到亲戚几位一眼,有点郁闷,此时好像有点心事,追问着单勇道:“单勇,我问你个事,你不许骗我。”

    “又想问他们怎么出来的吧?”单勇道,悄悄把剩的半块酱驴ròu藏起来了。

    “啊,我爸也奇怪。”史宝英好奇地道。

    “那你也答应我一件事。”单勇反问。史宝英自然点头,什么事都答应,不料单勇的话锋一转道:“我要你答应的事,就是别再问这件事,就当没发生过一样,所有人都认为是老爷子手眼通天huā钱捞出来的,这个解释不tǐng好吗?非要把真相摆出来,你让老爷子的脸往那儿搁?村里人怎么看他,亲戚怎么对他?”

    “可!?”史宝英一语结,发现自己被bī到两难境地了,单勇一伸手,打断了,直接拒绝着:“你问我也不告诉你,非bī着我说,解释只有一个,你爸办的!”

    说罢拂袖而去,直朝不远处车里和司慕贤坐到一起了。把史宝英愣愣地扔在当地,不过史宝英忽灵灵的大眼里,那拂袖而去的样子,咋就那么帅呢!?

    是啊,真帅!看得史宝英怔了好久………

    …………………………………

    …………………………………

    “陈少,怎么还没出来?”

    憋了好久,柴占山才侧身问了句,开得是警用牌照车,基本就是陈家的sī车了,这事还被限定在很小的范围内,直接点说除了两人,只有单勇知道,他们可不想让第四个人还知道有这单jiāo易,不过看着的投资的时间也太长了,长得柴占山都有点不耐烦了。

    “悠着点,里头关千把号犯人呢,查一回仓,两个小时;吃一顿饭,两个小时;根本忙不过来,挑牲口也得先点卯再牵出来吧……法庭都忙不来,现在的犯罪率他妈太高,有些根本就逑不开庭,给个判决,派个法警到羁押仓mén口一念,牵着人就走了……牵错地方的都有。”陈少对其中耳濡目睹的不少,很悠闲地等着,车里有点呛,开了条窗缝,把烟头扔了出来。

    两人停车的地方离看守所大mén有几百米,从这儿的能看到看守所周围萧瑟的庄稼地,单勇那辆破车很显眼,柴占山又想起这番拉了时间很长的事,小事问着陈宦海道着:“陈少,这事要办起来难度不小,不会有意外吧?”

    “你是说,这小子敢耍huā样?”陈少不屑了。

    “我觉得他倒不会。我是说,要真从商标上拿不到利,回头榨他去?”柴占山看着单勇这出手,知道不算个富户,似乎有点心有不忍。

    “啊,不榨他榨谁?这回我可下了死力气了,真要办不成,不像他说的那样捞一把,我非把他蛋黄捏出来。”陈少恶狠狠地道着。

    “可这里面变故太多呀,毕竟咱们要对付的是十几家驴ròu店,而且还有陶成章、钱中平、孙存智这样的大户,不好整呀……对了,陈少,这几家是不是和您老爷子关系还可以,怎么下手?”柴占山看来尚有疑虑,考虑到了因素太多,其中的变数也很多。

    “老柴,道上你算个老江湖了,可体制内的事你就不懂了,关系关系,有钱才有戏,那都是钱铺出来的。我公安大院长大的,穿那身老虎皮六亲不认那是真的,可谁说钱都不认,绝对他妈假的,到那份上,谁还想起客气呀。人他妈一睁开眼就瞎扑腾,还不就为俩钱,这**商平时使钱抠抠索索你能整人家多少,还不就几万打发打发……一想胖默默一个月给了两三万打发我,还说给了我一成干股,想起来我就来气……这事,还就是老爷子给我出的主意。”

    陈少的语气压低了,一听这话柴占山放了一百个心,要是老将掺合,可比这狗少胡来成功率要大多了,就听陈宦海得意地摆活着:“这事呀,我爸说,凡熟人都不能出面,生打生的来,先在法院给钉结实了,这后面就好办了,怎么说他都是违法,要么依法赔偿,掏钱;要么你想办法摆平这事,掏钱;这叫小胡同里赶猪,两头堵,没跑。谁要是耍赖,就看你的了……单勇这小子不简单,那主意出得跟我爸说的差不多,要么我家费老大劲了帮他捞这几个穷光蛋!?”

    “哦,是这样。”柴占山莫名地放下了心里的一块石头,饶是和陈家这位狗少相处日久,还是被狗少一家的无耻刺jī了下,此时甚至连他也能揣度到事情的结果,即便从商户手里拿到钱了,估计陈少也会毫不客气地照单全收,没他的份。就给,他也未必敢要。

    “哟,出来了……今天的是个好日子啊,呵呵。”

    陈宦海看到看守所大mén下的小méndòng开时,笑了。

    …………………………………

    …………………………………

    那边笑了,这边却luàn了,奔出来的两人咧嘴抹着鼻子,和爹妈叔伯抱成一团了,没几句话fùnv倒先哭上来了,一村一姓毕竟血浓于水,根娃和大彪看着拴子和愣蛋出来连冬衣都没穿,那样子好不恻然,问怎么了,那俩说得几乎挤出泪来,***,在里头被人抢了。

    这却笑不出来,兄弟几个抱头吸溜着鼻子,大彪和根娃说了句歉意的话,那俩无语,估计受的罪不少,抱着爹妈没哭,搂着不时来送吃的的兄弟倒一把鼻涕一把泪哭上了。

    “过来,去谢谢单勇去,跑前跑后都是他办的,要不我们连mén也找不着。”大彪叫着拴子和愣蛋,这两傻个对着单勇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爹妈倒实诚,摁着儿子脑袋要给来个扑素的谢礼,磕个头。

    “这是干什么?咱们一个辈称兄道弟,你不折我辈吗?”单勇死死把俩人拦了,这没经过事的俩个诨哭得稀里哗拉,怕是连话也说不成了,直扶着上车,又和家里人絮絮叼叼,多了个动作,边哭边啃着驴ròu,含糊说着话,最清楚的一句却是的,在里头就没吃饱过!

    “走吧……过年了,回家比啥都重要……回吧。”单勇脸sè凄然,看得也有点动容,直劝着依依不舍的根娃和大彪,上车坐定时,拉着驾驶车mén的史宝英还待说什么,单勇又道着:“史姐,替我给老爷子拜个年……问个安啊。”

    史宝英的眼里闪着晶莹的东西,不过没掉下来,谢字没出口,都在眼神里了,上车坐定时,终于舒出了心里憋了好久的闷气。两辆车慢慢地驶离了这里,车里伸出若干只手来,挥了好久。

    又过了好久才上车,驾车的单勇开出不到一百米,堪堪地停到了一辆警牌车前,对头停着,一伸手,副驾上的司慕贤把厚厚的一包jiāo给他,一言不发的单勇下了车,拉开对方的车mén,一屁股坐到了后座上,随手一扔,前座笑着陈宦海接到手里了,边开边问着:“够痛快,我喜欢!”

    翻查着包里的东西,商标相关的法律文件,起草好的转让协议,提供的照片、录像光盘,甚至有写好的起诉书,让陈宦海讶异了下,惊讶地问着:“咦?这玩意你都做出来了?”

    “陈少您的身份可以拖泥带水,我不行呀,我得办得干净利索,让您没有后顾之忧呀……光盘里有摄录的所有店铺,还有台账资料。还有几家的记账清单以及日营业结算存入的流水账目。”单勇道,很详细,铁板钉死指日可待,柴占山讶异地问:“这么细致?这东西你怎么拿到的?”

    “很难吗?你给服务员一百块,他连老板养小老婆的事都能告诉你。”单勇笑道。

    三个人都笑了,陈宦海拿着合同看了几眼,看着合同金额大写“伍佰万元”的转让费字样,笑了笑,转让给了第三方是一个叫“绿源”的高技术公司,在此之前怕是没人知道公司那儿来的。不过翻到最后一页,一发现还没签名,愣了下回头问着:“哟?怎么没签字呢?还有条件。”

    “我得当着您的面签,省得您认为我耍huā样是不是?万一不是我的笔迹呢?”单勇笑着道。

    “实诚,真他妈实诚。”陈少竖竖大拇指,把合同递过来,单勇龙飞凤舞地挨个签名,边签边道着:“陈少,接下来我就无能为力了,咱们照先前约定的,现在肯定有人打听到商标权已经在我手里了,年后我会失踪一段时间,在你起诉他们以前,我保证谁也找不到我,不会向任何一家透lù消息,如果法院需要向我了解,我会委托绿洲律师事务所的许律师向法院提供证据,证明合同的真实xìng和有效xìng。给……合作愉快。”

    “哎哟,不愉快都不可能。”陈少拿着合同和一堆资料,不迭地伸手回过来和单勇握手,又和柴占山寒喧了几句,告辞下车,两人喜滋滋地驾车走了。

    走了,都走了,自己也该走了。默默地上了车,坐下来看了司慕贤一眼,无聊地想点根烟chōu,一mō身上却没有了,瘾不大,可有可无,可需要的时候却常常没有。一怔时,一包烟直递到眼前了,让单勇讶异了一下下,chōu了根,司慕贤随手给点着火,自己却也chōu了一根,狠狠地一口,吞云吐雾的样子,比单勇还熟练。

    “哟?你怎么也养了个坏máo病?”单勇讶异了,贤弟一惯于洁身自好,除了小气点,从他身上单勇还没有发现有什么坏máo病。

    “无聊、空虚、郁闷………又是文字工作,所以就chōu上了。”司慕贤又来一口,吐着烟圈,此时单勇又发现了,好久都忽略贤弟的生活,似乎并不怎么如意。正要开口问,司慕贤像窥到单勇的心思了一样道着:“别问我为什么,我不告诉你。”

    就不告诉单勇也能猜到一二,每年过年的时候贤弟都这发愁的得xìng,笑了笑没再问,弹着烟灰道着:“好,不问,chōu吧……理想和现实差别太大啊,本来想着毕业出来大展宏图,谁可料到只干了点吃喝嫖赌,贤弟,我和雷大鹏吧就这样了,你不至于也郁郁不得志吧?”

    “咱们仨甚至咱们全校毕业生,也只有雷哥最幸福最快乐,难道你志得意满?”司慕贤反问道,单勇又发现新情况了,贤弟的眼睛比原来更深遂更复杂了。若论心思,单勇自认比不过这位酸贤弟,笑了笑,点点头道:“没错,yù求越多,越会yù求不满,也越会有受挫感。”

    “比我强多了,对了老大,你拉着我这个免费劳力又是拍照,又是录像,又是收买内jiān拿人的台账,费这么大劲就为给别人做嫁衣裳,我都有点可惜啊,那商标还是我用聪明才智给你手绘出来的,我还真没想到有一天标的居然能到五百万。”司慕贤酸酸地道。

    “我就不信你看不出来,就个数字而已,我恐怕一máo钱都拿不到。”单勇笑着道,对于一máo钱拿不到却也不郁闷。

    “我当然看出来了,你这是在玩驱虎吞狼,不过我觉得你玩得有问题啊,两家都是树大根深、枝繁叶茂,而且人家本身就有合作关系,万一索赔无果,两方还要虚于委蛇,而你可就要引火烧身了啊。”司慕贤提醒道,看来半厉练,也成熟了许多,让单勇惊讶的是,仅凭破碎的点滴贤弟就想到自己要干什么,看来水平日见其涨了。

    对此单勇持无所谓的态度了,笑着道着:“你看到了利害关系,这没假,因为利害,不管是合作还是同盟,还是什么潜规则,现状都处在一个均衡的态势上,如果均衡,我就无隙可乘,不过你忽略了一样打破均衡的东西……知道社会形态不管怎么变化,都无法改变人xìng里的一样特质吗?”

    “**。”司慕贤道,眼睛红红的,像闪过了什么,或者像**。

    “对,或者再准确一点,叫贪婪。”单勇道。发动着车,补充了句:“商标的得主将是一群习惯于厚颜无耻、卑鄙下作,以及通过潜规则无休止攫取的人,只要闻到了钱味,他们会疯狂地扑上去嘶咬……黑钱都敢伸手,何况这是正大光明的事。”

    “这些特质,我听着怎么像在说老大你自己。呵呵。”司慕贤笑道,贬损着老大。

    “没错,是人都会有贪心。不过至少有一点我和他们不同。”单勇没介意,扔了烟,发动着车。

    “是什么?”司慕贤问。

    “我这样说,虽然我的**沉沦于**,可我的灵魂仍然向往高尚……这词有没有点文艺范儿?”单勇诚恳地道。司慕贤眼一直,喉头一呛,剧烈地咳嗽着,车走了好远才爆一阵大笑来………

    !@#T-xt小说天堂  wwW.xiaOshuo 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黑锅超级大忽悠红男绿女余罪商海谍影香色倾城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