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网友上传章节 第80章 尔是钓者我非鱼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网友上传章节 第80章 尔是钓者我非鱼

    竹园,青青的竹子已经抽出了几处新嫩的枝节,微风拂过,油油地在招摇,显然是新移植过来的,以潞州的天气,竹子经冬后很难复活。不知道什么时候春天已经悄悄地来了,走得很近了,近得像身畔的花,近得像脚下的草,单勇轻轻踏在后园装点得幽雅而精致的园子里,突然想起了鼓浪屿的环境,也是这样静谧、祥和的环境,也许是生活中的嘈杂和纷乱太过多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就特别喜欢上了这种安静的环境。

    “怎么了?单兄弟,一个人呆在这儿?”

    有个声音打破了沉默,惊省了坐在园边花围上的单勇,回头时,是柴占山遛达下来了,单勇笑笑道:“这儿安静,里面闷得慌。”

    “呵呵,那倒是。喜欢就常来玩玩,喝喝茶、聊聊天。”柴占山也同样悠闲的踏着步子,和单勇一起坐到了竹影摇曳的午后阳光下,笑着邀道:“漳泽湖的休闲山庄今年也能建成,到时候,一块钓钓鱼去。怎么样?”

    “谁说不好呢?”单勇笑道:“不过柴大哥,您真顾得上。放下一摊子生意钻湖里钓鱼去?”

    嗯,好问题,对于其他人可能随时都能去,可对于像柴占山这号每日里忙的人恐怕就没有那么容易成行了,柴占山给了个无奈的姿势,笑道:“挤时间,尽量吧。”

    “一听就够呛,不瞒你说,我以前隔三差五去湖里钓鱼,后来学校一毕业,我就想,一个月总能去一次吧,抽时间去玩,可拖来拖去,这快一年才去了一次,呵呵,我都忘了玩的感觉了。”单勇笑着道,似乎自己也正在走向日理万机的生活方式,因为赚钱,时间也被钱赚得丁点不剩了。

    “那倒是,所以我们才建个会所,给大家提供个玩的空间,不过这样一来,好像我们自己玩不上了,比原来好像还要更忙。我得想想,一定得抽点时间,不能老窝在家里办公室里,骨头都快酥了。”柴占山笑道,习惯性地掏着烟,软中华,递给单勇时,单勇摇了摇头,柴占山叼了支,却是又没点,反而感慨地道着:“现在的爱好好像就剩下抽烟、喝酒了,不知道你信不信,以前我跑群众马拉松,在市里还得过奖。”

    “真的?”单勇侧头看了看,一身西装的柴占山除了肚子微微发福,还保持着健硕的体型,如果不是修裁得体的寸头发型,剃上了秃瓢,绝对也有三五彪悍之色。哦对了,看到他的脸时,单勇发现问题了,脸胖了、胖得没有棱角了,总是笑吟吟表情,如果不向你表明身份,顶多能让人当成一位有点成就的中青年小老板。看了几眼,单勇点点头:“信,你以前煅练得应该不错,放下了吧。”

    “放下好多年了。你看我以前干什么的?”柴占山饶有兴致地问。

    “工人。”单勇脱口而出。

    “咦?”柴占山讶异了。反问着:“你怎么猜得出来?一般人看我第一眼,都猜我当过兵。”

    “你的背是弯的,手是弓的,当过兵体型不会这么差,再说了,咱们的潞州的第三产业九成以上的从业人员都来自于十几前的下岗大潮,我爸也是那时候下岗的。”单勇笑着道。这一句说得柴占山却是感触良多,默认单勇的猜测了,若有所思地道着:“没错,知道我是什么工种么?车工,铣工,双料技术工,发动机搪缸我能精确到十几个微米,比头发丝还细,下岗分流开始后我想着肯定没我的事,谁可知道最后连厂子也全倒了,先下的还领了点钱,我们这最后一批,厂里穷得连安置资金都没有了。”

    “那后来呢?”单勇好奇地问,从一个产业工人蜕变到现在这个半黑半白的柴老板,这其中的阵痛恐怕不是一般人能想像的。

    “后来能干什么,什么也不会干,蹬三轮、摆地摊、当搬运工什么都干呗,有一年一不小心进这行当给人当保安看门,糊里糊涂就干这行干到现在了。咱们经历差不多,那时候潞州环东路一片都是歌厅,乱,抢生意经常打得头破血流,我和你一样,被人提着刀追砍了几条街,还不如你,你斗了个旗鼓相当,我被人砍得住了好几次医院,蹲了两次劳教。呵呵,现在想起了你知道我什么感觉?”柴占山笑着道着往事,单勇脱口而出道:“后怕。”

    “对,后怕。”柴占山异样了一句,没想到单勇对于他要说的,几乎感同身受一样,顿了顿,又道着:“走得太远了,都会有害怕的感觉。可惜的是,你就害怕,想停下来都不可能了。”

    一条道走到黑,所谓道上,这是一个恶性循环,就像冤冤相报何时了一样,没闭上眼睛之前,就不会了。单勇很异样对柴占山的心态非常理解,那种不该有的理解,不过让他奇怪的是,以他和柴占山几面之缘的关系,似乎不应该说到这些,于是单勇异样的问着:“柴,……大哥,您跟我说这些,有什么特别的意思么?”

    “没有什么特别的意思,我的意思是呀,你还走得不太远,没必要非到将来处在像我这样尴尬的位置上。”柴占山莫名其妙瑕地道了句,最深奥的就怕这种含糊其辞的话,说话的柴占山神秘莫测地看着单勇,单勇懵头懵脑盯着他,似乎听明白了一点,可又像一点也没明白似的,两人实在交情泛泛,有些话还真无处揣度。

    “谢谢,我会注意的,不过你担心似乎多余了,我走不到您这么高的位置。”单勇道。

    “不一定,我也没想到能走到今天的位置。”柴占山深遂地说着,也许从他并无恶意的眼神里,单勇又读懂了一分,他在示好,强调那些街头血拼的烂事无非在传递一个信息:他不想惹这种人,但他也不怕这种事。

    这都是老油子惯用的方式,混到他的这份上,吃名产就行了,根本没有必要再去涉险。街头的江湖说起来他这种出人头地的前辈都是仰望的存在,就像普通群众看得领袖人物一样,现在的光辉早已掩去了曾经的一切瑕眦。

    两人相视一笑,仿佛彼此都懂了,江湖的均衡相当于社会的和谐,都是必须滴。柴占山伸手请着道:“上玩玩吧,下午会员互动联谊,在这个氛围混个脸熟将来说不定那天就有用了。”

    “好啊……怎么,柴大哥,你不去啊?”单勇笑着同邀道。

    “呵呵,一起去。不过我的名声可不怎么好,私下可以当朋友,表面上远点。免得是非口舌多。”柴占山笑着自嘲道。

    同样是坦诚,单勇倒觉得比私下里窥女人大腿、暗地里嫖赌那些衣冠禽兽要强多了。

    也许两人都是以真小人自居的,彼此还真挺谈得了。

    两人信步进了会所就餐后客人又被请到了三层的多功能厅,似乎有一部分退场的,不过因为又多了人群里穿梭如蝴蝶翩翩的旗袍妹,显得人数并不少,两人上去时候,花式调酒正玩得花哨穿着马甲系着领结的、堪比黎明还帅的小哥把几个酒瓶甩得一人多高,每每引起围观女人的一阵惊呼,然后到手一杯插着柠檬或嵌着樱桃的浅酒几位女人慵懒地靠着吧台,不是和搭讪的男士调侃,就是看着帅帅的服务生调戏。

    没看头,一群没人泡的老妞在找男人泡。

    不过反过来,看头也不大,多数男客不是在聊着什么生意就是在逗着旗袍妹,要不就找着同是奸商的女性找找感觉整个大厅三五一群,**个一队,或坐或立,还有倚着窗口透气的,单勇也纯粹作为一个旁观者来了,从旗袍妹的托盘里接了一杯酒,独自站到了临窗处,背靠着窗户,轻抿着酒水,消磨着自己并不值钱的时光。

    嗯?或许心里还在想着什么?他一直在人群里搜索,却不见陶芊鹤的影子,连那几位同来的女伴,连廉捷、胖默默、方万龙好像都不在,隐隐地让他多有点失望。

    没法说啊,人生活里总有些说不清道不明的事,说是感情吧肯定不是,说白了也就费尽心思勾搭了个富家妞而已,在单勇看来,或许是人家正好内心空虚寂寞他钻了个空子,填补了点空白而已。可要纯粹说奸情,单勇又觉得不像,最起码得奸也有,情也有才说得过去。比如那次她负气走人,单勇总觉得心里有点过意不去。

    哟,来了!

    人来了,单勇眉色稍喜,不过马上又锁紧了,陶芊鹤像喝得有点多了,一手揽着位女伴,另一手搂着胖默默,正说笑着什么,廉捷和方万龙相跟着,后面还有若干人等,却是李玫莲引领着一干贵宾。主人来时,音乐随响,李玫莲意气风发地播报着有多少位客人已经晋级钻石会员的消息,而且兴高彩烈地说着邀请到了维多利亚模特公司的经理加盟,今天特别邀请维多利亚公司的模特们来给大家一个专场的小型表演。

    这一下子,把陶芊鹤捧到中心的位置了,不少女上流人士围着陶总一圈着说着话,随着乐声响声,两队模特从临时的休息间里甩着猫步出来了,把男宾们的眼光吸引了个一干二净……大胆、狂放、惊艳,这模特的穿着也像陶芊鹤那狠娘们的性格,像胸前只围一抹布、像胯间只挂一串纱、像刻意地渲染着身材的窈窕,更像刻意在给着什么暗示,时而是眉如绿染的妖姬、时而是后背彩绘的潮女、时而是白皙裸腿的林立、时而又是胸器逼人的惊艳。

    不多会,喝了二两小酒,不少男客的喘息稍重了,不少人的眼光恋恋不舍了,有位色心很炽的胖货居然拉着模特做POSS的小手吻了个,惹得一干男女宾客哈哈大笑,唯一的两位男模出场时,那些憋了很久的女宾终于有发泄时候了,围着男模好一阵评头论足。

    其实人都一样,剥去精装细饰的外表,**裸只剩下**。单勇如是想着,即便他以旁观者的眼光也被这场面看得有点热血贲张,即便他知道这也是会所的经营策略,再光鲜再商业也跳不出男盗女娼的套路,不过真要身处其中,他相信主宰自己的肯定是**不会是理智。

    为什么?因为那些妞忒他妈水灵了。水灵得单勇也想包养上十个八个享享依红偎翠的滋味。

    于是他被自己的阴暗想法想笑了,笑着的时候看到了李玫莲和一干女宾打得火热,似乎在对某种男士评头论足,噢,是那位……那位笑着招手打招呼的廉捷总经理,做生意这里数不着他,不过拼脸蛋拼身材,满场还就廉捷像个白脸小生不引起女宾们的注意也不可能喽。表演中李玫莲就招着廉捷和胖默默,被一干女宾围着聊上了。

    还有人,单勇注意到,方万龙小声告辞着,李玫莲派了两美旗袍妞恭送去,不知道是去休息还是走人了,不过那行动稍缓的样子,让单勇更确定旁听来的消息这家伙做过心脏搭桥的手术,这么激动的场合恐怕不便,免得热血上头一命呜呼了划不来。好像廉建国也做过心机梗塞的手术,单勇在思忖着,光阴不等人啊,要是这几个家伙都寿终正寝了老天就太不长眼了。

    没有看到王卓、梁昆骁那两位重量级人物,不过一想也正常,那样的重量级的人物也许仅仅是应个场给会所撑个门面,不至于和这些小土财主一块互动。你要不够级别,说不定将来再见到的机会也没有了。这个商业氛围是很功利的,想扩大你的人脉,想通过这儿的关系办成点什么事,就得付出同等代价要么那一万美金的会员费凭什么就伸手朝你要?

    模特的表演来了个小小的插曲,把男男女女的情绪推向**了接下的互动就轻松多了,会所的客人男多女少,女宾很容易找到搭伴的,剩下的空白就由模特们和旗袍妹妹的补缺了,一转眼又是全场翩翩起舞,相拥着的男女偶而会喁喁私语,认识的肯定在说着什么荤笑话,不认识的肯定在打探着姓甚名谁,说不定一场舞下来,还真能成就几双露水姻缘。

    “先生,可以请您跳支舞吗?”有位俏丽的旗袍妹伸手邀着,单勇客气的拒绝了,不太会。

    肯定不是不会,是没有提起更大的兴趣,他一直在看着陶芊鹤,这姐们放浪形骸得厉害,跳了三支,换了三个人,第三个搂着廉捷一直附在耳边说话,莫名地让单勇有几分不该有的醋意。或许不该酿醋去,醋意一起来就捂不住了,又一次看时,居然看到他们俩人面贴面,陶芊鹤笑得眉笑如花,肯定是两人调侃到了**。

    “妈的,这叫什么事嘛。”单勇暗道,阴暗地想着万一这俩再有一腿,那他和廉捷岂不成同嫖兄弟啦?

    “为什么不跳支舞。”有个声音从侧面响起来了,单勇侧头时,正看到李玫莲走过来,和他一块靠到窗边,一问话,单勇道:“我说不会,你相信么?”

    “不相信。”李玫莲直接否决道。

    “那就是不想跳,没心情了。”单勇道,理所当然的推拒了。

    “噢,明白了,不知道我能不能影响到单先生您的心情?”李玫莲笑着道,莫名地来了一句,似乎很不知趣,不过异样的单勇侧头时,微微怔了下,放下了外套的李玫莲仅穿着职业的白衬,婀娜窈窕尽显,似乎玩得兴起了,额头还渗着微微的细汗,笑厣以对时,让人感觉到那种成熟和妩媚的魅力,在随着和着酒味的微微体香袭来,单勇笑着道:“你不会拿我测试你的魅力吧?”

    “那么,测试结果如何呢?”李玫莲笑着问,直面调侃,孰无羞涩。单勇摇摇头道:“我要否认你的魅力,那我就成这里的公敌了。”

    “呵呵,这是我听到的最好恭维了。那么,我的魅力值够不够邀请单先生您共舞呢?”李玫莲纤纤伸手,就即便出于礼貌,单勇也不好意思拒绝了,牵着手,轻踱到舞池里,慢四步,没有什么难度,两人轻摇漫步着,李玫莲看着一身休闲户外装的单勇,和这个场合显得格格不入,她也说不上自己那种怪异的感觉来很自信的人似乎不会这样老是站在不为人注意的角落,可偏偏单勇就这样,种种矛盾的性格好像都能在他身上体现一样。

    挪了几步,李玫莲感觉到了单勇的手,很规矩、很正统甚至于规矩得有点不自然,就像机械舞一样,就像第一次抱着女人跳舞一般的那种生涩感觉,这又让他想到另一层,这样的男人肯定架不住会所香色的诱惑。

    单勇也在想,不过想的却是,坐庄押对宝,找嫖嫖老鸨李玫莲这号风月尤物,传说都是女人的中极品,就是不知道有没有副作用。在思忖着,稍低头审视着李玫莲,两人四目相接,各不回避,在单勇清澈的眼光中,似乎癔想到了一个血脉贲张的场景这个富态的圆脸蛋、圆中带长的丰腴形状,捧上手里一定手感很好。眼光再稍低,胸器很凶猛,肉感弹性十足;手抚的地方稍下是浑圆翘臀,沟壑绝对纵深。如果不是心有疑虑的话,还真不介意勾搭勾搭。

    内心激烈而表面平静如水僵硬的几步间,音乐却是已经停了。连李玫莲想要附耳几句都没有机会,而单勇僵硬的步子也惹得不远处廉捷和陶芊鹤在指指点点谑笑笑单勇跳舞出丑。一段小曲,虽然想像丰富,不过结果却让人兴味索然。

    步子刚停,音乐再起时却是探戈的舞曲,李玫莲可不敢再邀单勇,怕让人出丑了却不料单勇停下了,伸着手道:“你的魅力足以让我主动邀你一曲?赏光吗?”

    “这曲探戈的难度很大。”李玫莲客气地道不过应邀了,让单勇牵着手,她示意道,难度肯定很大,场上只剩下了不多的几对,还是旗袍妹带的,明显人家是专业带业余水平的。单勇牵着走几步笑着道:“我喜欢挑战难度大的。”

    “是吗?我也喜欢。”李玫莲笑道,这时候才觉得有点意思了。

    两人,像仇人,互瞪着,又像情人,凝视着……是在找着合适的节奏,一瞬间,几乎同时踏进了鼓点,场上刚下说笑着观众蓦地发现,一对截然不同的舞影起来了。

    蟹行、摆头、甩胯,利落而干练的动作一扫全场的暧昧和慵懒气氛,令人振奋的节奏,让人侧目的舞影,惹得男女宾客不自然是鼓起掌来了。单勇像进入了个恍惚的精神状态,似乎置身于城隍庙小吃街上那时的兴奋,一步一视、一颦一笑,凸凹的身姿、柔美的腰肢、摆头甩发间似有相诉的眼神、转身凝眸时欲拒还迎的双唇,让单勇在癔想着现实间陶醉了。

    陶芊鹤的眼睛异样的睁大了,记忆中单勇不过个三流学校出来的土包子,而这一步一摆,优雅而不失风度,比参加过专业社会舞培训的不逞多让,此时她有点陌生,仿佛这个人是今天初识一般,就廉捷和钱默涵也有点眼晕,单勇刚劲的舞步吸引走了场上大多数女士眼光,这个穿着很不入时的人放在角落里没人注意,可到了舞池中央,那股子颓废,那股子潇洒,那股子不羁,让人觉得和他的穿着是那么的搭配,如此的另类却又让人心生几分羡慕。

    是啊,揽着惊艳舞伴,在飞扬的舞步间忘情,又有几人能与!?

    停了,几个凸肚的爷们自动地和旗袍妹分开了,生怕自己笨拙的舞步惹人笑话,慢慢地舞池中仅余两人。动作幅度很大的探戈让单勇的额头也微微见汗,自打在师姐面前丢了个丑,单勇闲瑕时就对着镜子苦练,也许是期待着有一天再拉着师姐惊艳全场,却不料在这个不经意的时间,不经意的场合找到那么点感觉。

    对,感觉,即便是一身01工装也掩不住千娇百媚,每每看到李玫莲的眼神炽热总让单勇有一种春心萌动的**,蟹行猫步间,两人像心意相通一般,在行云流水中交换着炽热的眼神;甩胯摆腰间,单勇总感觉眼中的李玫莲是一条动感的曲线,似乎是衬托自己的刚劲一般,两个人步子说不出的契合。

    场上有人在窃窃私语了,知道李玫莲是谁,但不知道共舞的这位何人?这回倒轮到陶芊鹤心里泛着莫名的酸意了,其实她本想拉着廉捷跳的,不过没有试过,肯定不会配合的这么好。

    转换步、交叉步、旋转步,眼花缭乱中单勇顺势从围观的旗袍妹的托盘里捻走了一杯鸡尾酒,此时几乎到了乐曲的尾声,蓬得儿蓬的激昂鼓点声音节点落时,单勇一手揽佳人,一手持浅杯,在定格动作的同时,借花献佛般地递上酒杯,倾身的李玫莲一仰,哈哈笑着在众女宾艳羡的眼光中接到手里了。

    周围,响起了好一阵掌声。

    抿了口,李玫莲笑着把酒杯递走,直挽着单勇道着:“这是我到潞州跳得最畅快的一曲了。”单勇尚未答话,几位好事的女宾已经围上来了,搭着李玫莲,不过眼睛却盯着单勇,其中就包括那位特殊胖的,李玫莲很知情达意的解围道着:“不许抢我的舞伴啊,也不许打听,他的来历、身份属于本会所最高秘密,想认识只能改天约了,前提是必须获得我的允许。”

    这当会倒把单勇当成金豆豆了,一干女宾斥了李玫莲几句,此时却是觉得单勇这番貌不其扬的打扮说不定真有什么玄机,不问了,不过肯定私下里要刨根问底了。好容易打发了几位,舞曲再开,两人靠着窗边乘凉,李玫莲几次看同样意犹未竞的单勇,突然轻声道了句:“你心里有一个女人,你很爱她。”

    “嗯?看出来的?肯定有了,而且不会是男人。”单勇笑道。

    “从你的眼睛里感觉出来的,你把我当成她是吗?”李玫莲笑道。

    “嗯,你的舞步和她的一样好,或许她的更好一点,如果和她配合,我会很紧张的。”单勇笑道,李玫莲转了个身,望着窗外,笑着道:“那你应该常来,否则我无法提高啊。”

    单勇没说话,只是浅浅笑着,此时那似笑非笑的笑容,在李玫莲眼中看来仿佛颇有深意一般,又问道:“你是太看重会费,还是看不起这幢会所?好像你根本不在意一样。”

    “我不太喜欢这个环境。”单勇道。

    “太乱了,还是太差了,除了开业热闹点,剩下的时间都很私密的,不会这么喧哗。”李玫莲道。

    “不是太差,是太好了。”单勇道。

    “太好了?”李玫莲不解了。

    “对,太好了,走进这里是处处享受的是尊崇,可走出这里,我就得开上我的破车,开始挣幸苦钱了。就像灰姑娘脱下水晶鞋一样,会很不适应的,所以我还是觉得生活得现实点好一些,太大起大落了,人容易苍桑。”

    单勇很正色地道,也许正是他心里的想法。李玫莲听得既有几分道理,又觉得哪里很好笑,可偏偏又找不出驳斥这个拒绝的理由,在看到单勇又流露出那份自信来时,她莫名地道了句:“虽然你还没有水晶鞋,不过你绝对不会是灰姑娘,没准我才是,在等一位王子。

    从调侃进入**ING了,单勇给了个复杂的凝视眼光,李玫莲回敬了一双如水的双眸,良久未言,只待有位男宾上前请李玫莲跳支舞,两人的凝视移开目光,不过那同时难以读懂的眼光中蕴含了多少话,很值得人想入非非啊。

    勾引!?单勇心里泛起一个让他并不厌恶的词,突然觉得这暧昧很好玩,不过有一种感觉也更清晰了,这是带着目的的勾引,别有所求的暧昧,就像柴占山一样,他一定也有着某种目的才折节相交,是什么呢?

    单勇数了数自己的身家,顶多一幢房子加一辆车,还买不到市中心好地段,更买不起进口的大品牌。不在钱上。那在什么上?交往的稍深一点,单勇对于阴暗把握的那样的准确,几乎呼之欲出一个结果:有人要逆袭了。

    除了秦军虎没有第二个人,孔祥忠出狱、陈寿民全家倒霉、又凭空地在潞州这个三线城市出来这么一个顶级会所,调动的还是柴占山这号黑白掺半的人物,除了携款出逃的秦老虎,单勇还真想不起其他人来,如果是其他人,那就不会和自己有关了。

    想到此处的时候,单勇悄悄的蹑足退出了,只有陶芊鹤注意到了他的退场,不声不响,让她很意外,今天最有资格招摇的却激流勇退了,等舞曲完时,李玫莲找不到单勇,看她来回问着服务生好不懊丧的样子,没来由地让陶芊鹤好一阵高兴。

    人已经出了会所了,出门时笑了笑,他那辆车已经被会所服务生遮羞似地盖了块车布,全蒙住了,掀开来扔过一边,呜呜几下才发动着了破车,倒着车,冒着黑烟,呜呜摇摇晃晃走了。到拐弯时单勇才回头看了眼,笑着道了句:

    “哥不是王子,是痞子。想钓哥上钩没那么容易。”

    想清了此节,反而让单勇觉得轻松了,要真是秦军虎,那他针对的就不光是我了,毕竟把他搞倒台的,我在暗处,很多人在明处;我一文未沾,可很多人装了个钵满盆盈。顶多找人打我个半死,要命的事可轮不着我摊上。

    一路哼哼着梆子调,回市区的路却走得比来时更轻松了………T?xt_小_说天\堂小 说-天 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超级大忽悠余罪黑锅商海谍影香色倾城红男绿女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