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网友上传章节 第101章 谁做翻云覆雨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网友上传章节 第101章 谁做翻云覆雨手

    “先生这边请……”

    银行的大堂彬彬有礼地把几位提钱箱的请进大户室,进的招商行,米满仓一马当先,叫着女儿和白宏军帮忙,干什么?填单呗,那俩当妈的米满仓怕情绪不稳定出事,给留在车上呢,来办事的分了三路,米满仓这儿一路;候子堂姐一路,再加上老外晏重光家里一路,分四个行,把一千万转进绑匪给的九个账户里。

    一切都为救人,救人如救火,老米这回是豁出去了,没领导就没他的今天,你说领导家事,能不卖死力气吗?

    “对一下,别写错了还得重来。”米满仓对着手机短信和女儿填好的单子,一个数字一个数字对上,交着身份证和填单,速度不可谓不快,连路上带转账用了不到一个小时,他抬头看银行的表时,十七时三十五分,离下班还有一段时间呢。

    终于长舒了一口气,看白宏军时,这孩子有点心不在焉,事快完了,老米才想起白宏军的出身也不低,家里上上一代是副省级干部退下来的,父亲空降到一个二级城市当了几年副书记,现在还在省委党校学习,估计出来也要升迁,而这回,堪堪躲过去的,就他一个人。

    瞪着,看着,狐疑着,老米现在疑神疑鬼的,总觉得那儿不对劲,就跟是旁人出事一样,白宏军一直显得心在不焉。而且这一千万一眨巴眼就转手了,看白宏军像无所谓似的。当然无所谓,反正不是自己的钱,可他对那三个一起玩的兄弟,怎么一点感觉也没有?

    白宏军其实在发呆,也在想这一千万糊里糊涂就转手了,也在疑神疑鬼觉得那儿有问题,发生的太快了,官宦家里出身根本没经过这事,到转的时候了,白宏军觉得草率了,万一钱打水漂、万一人家撕票走人、或者万一这其中有其他问题………好像那儿不对,对了,从头到尾啥也没看见,就见了候子和老外身上的几样东西,糊里糊涂就给了人一千万,这事好像办得太弱智了。这钱老米筹了一部分,大部分还是两家筹的……坏了,他这将来报警都麻烦了,还得先预备好钱的来源一套说辞。

    他回过身,要伸手拦时,又放下了,这场合,不是他能当得了家的了,或者根本不敢也担不起这个责任,话到了嘴边,又咽回去了。他在想,遇到这种事的时候,应该怎么才能抽身事外自保。买回人来还好说,要不见人,那就麻烦了。

    老米可看了半天了,凑上来问:“宏军,怎么了?”

    “我怎么觉得哪儿有问题,太草率了。”白宏军道。

    “这不急了么?你有办法呀?”老米问。

    “我……我哪有。”白宏军话到嘴边,又咽回去了,这事要让他办,他会找樊五义,说不定能挖出点消息来,可出了勒索的事,他反而不敢和樊五义联系,生怕叔伯辈们知道他到潞州找的就这干人,回头收拾他。官匪有时候可以勾结,但什么东西也不能放明面上。

    “回单……”

    银行的营业员从窗口递出单来了,老米如释负重,拿着单,电话联系着另外两路,搞定。顾不上享受大堂妹妹的微笑服务,带着女儿和白宏军出了银行大门。

    时间指向十七时四十分。

    匆匆地上车,向这一路宣姨汇报了一番,宣姨可迫不及待了,回拔那个号码,钱给了,人得放吧,却不料那号码关机,这下急了,声嘶力竭,眼睛又要掉下来了。老米赶紧安慰着:“别急,那有这么快,到账的钱他未必马上就敢动,他得想办法转走,出了警察的监控视线,把这钱消化掉能到手里,才会和咱们联系。”

    搞过拔款,这其中的繁琐老米懂一点,讲了半天账务操作的细节,就全部网上消化也得几个小时,白宏军现在倒宁愿是真的,也帮腔道着:“钱到手了,他们首先会确认自己安全才会放人……当然就没那么快了,说不定他就在某个角落盯着咱们,赶紧回去等着。”

    “那,快快,回酒店。”宣姨可没主意了,直催着亲友团司机。

    车迅速驶离了银行,向着酒店回来了,在东明路口堵车的功夫,电话果真来了,宣姨急不可耐地对着电话道着:“钱…钱存进你的账号里,我儿子呢,现在能放人了吧。”

    “等着,老实点,转走钱之前你报警,照样见不到你儿子。”

    声音低沉沙哑一句,嘎然而挂,宣姨两眼发滞,此时连哭都哭不出来了………

    “下午就来了两队**,进门二话不说,要见方总,我们也拦不住,只好通知方总来了……我们以为又是例行检查,没在意。结果方总一来,就被人带走了,也没说什么,留了两位就查了下去年八月份的出入账记录,后来又要西苑冷库的相关账目,也没说什么,就把那几本账带走了……”

    公司的财务总监,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世龙公司聘请的高级会计师,账务虽是一流,但说起不是账务的事也让他一头雾水。

    廉捷小声附着父亲耳朵道了句:“去年秦军虎的事就发生在八月份。”

    没错,是冻肉和冷库的旧事重提了,这件事办得却是让廉建田心头火起,下面这几家悄悄私吞了人家的冻肉,之后又有廉家暗箱操作,以低价接收了西苑冷库的资产,说起来是资不低债,世龙公司承担了三千六百多万的银行债务以及区政府调拔的一千多万赔付款,不过领导有领导的玩法,银行的债是分期付的、其实只付了区政府的钱,而且那钱还是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这笔钱还是由三家私吞款的出的。那事干得廉建国除了偷着乐没别的感觉了,打击倒了长年以来做对的敌手,洗劫了他的财产再回头购回了他的不动产,天下快事,莫过于此了比当年抓了个贪官翻箱倒柜掀房子找藏匿款还爽。毕竟现在实际控制西苑冷库是他自己。

    可现在岌岌可危,似乎要犯事了,廉建国小声地问会计师道:“那去年八月冻肉款,你是怎么走的账?”

    这点会计师有谱,翻查着电脑里的记录,解释下是以合同购置进的账,因为这个账光有进没有出,他提醒过方总不过方总一直身体不佳,没当回事,说到此处时会计师有点难色,他知道廉家和方总的关系,关键问题上没捂着,小声解释着其实冻肉只有销售入账,而没有进货出账,很麻烦除非你有办法修改银行数据,否则合同和凭证对不上号。今年才想办法把账做平了,不过肯定经不起推敲。

    “行了,知道了,有什么消息,直接告诉小捷。”

    廉建国一脸忧色起身了他在斟酌着有什么补救办法,会计师送两人出了门,爷们下楼坐到车里廉捷开车要走时,看到父亲好不艳羡的目光打量着世龙驴肉公司位于府南街这所公司场地,他有意识地放慢了车速,沿着大院走了一圈,缓慢地开出了大门,半晌才听到父亲嘘了一声那声音,有点苍老、有点失落更有点说不出的愁绪,他没敢开口问,这事情发展的太大了,已经不是他能解决得的了。

    “啧,要是你候叔和晏叔家里没这事的话,让他们出个面说个话还好……可现在人家家里有事,这话就不好提了……找谁呢?公安上,我想想……省厅外事处的我认识一位,不过隔得太远了,省厅赵副厅长我倒有过一面之缘,可这事情出得这么急,能插上手吗……”廉建国摩娑着手机自言自语着,书到用时方恨少,人到用时只嫌老,看来年龄不饶人,退下来的早了,应该在台上的时候多发展点人脉,不过那管什么用呢?

    他很发愁,发愁的时候手机又响了,神经质的吓了一跳,这些天都被几个小辈捅的娄子搞得焦头烂额了,看看来电号码,陌生号码,不认识,他示意着儿子停车,停到路边,商量的几句,这电话连来了三次他才接:“喂,谁呀?”

    “我姓秦、名军虎,廉局,您把我一辈子的积蓄都吃干拣净了,不会装不认识我吧?”

    “是你!?”

    “对,是我,我看到您在世龙公司出来了,怎么样,感受如何?”

    “你……秦军虎,你现在是个在逃人员,不用我收拾你,你都会死得很难看。”

    “我都穷光蛋了,我不怕。可廉局你呢?……回去等着啊,老子要开刀了。”

    一个有头没尾的电话,嘎然挂下,惊愕还僵在廉建国的脸上,他惊惶地四下看着,不过除了车流就是陌生的行人,他很惶恐,知道自己落到这些人的视线里了。像提前预感了末日将来时的那种惶恐,儿子很知趣地静静地等着,好长一段时间父亲才从愕然和惊恐中省过神来,悠悠地说了一句话给儿子:

    “小捷,看来时间不等人了,万一方万龙出事,再牵扯出其他事来,加上秦军虎真要破釜沉舟胡来,局面怕不好控制,你着手准备一下,把驴肉香的股东近一两天召集起来……如果出事,驴肉香必须自保。这是咱们最大的一块产业。”

    这一句却是说到了廉捷的痛处,父子两曾经商议过不得已出售驴肉香火锅城的楼盘,可真要这样做的时候,廉捷却是心如刀绞,万分不

    秦军虎把手机啪声扔到桌上,人依然在颐龙湾,正准备和孔祥忠、李鹏宇相随着吃晚饭,在市里有了都秃子和花柳那一帮痞子,不缺眼线,他估计廉建国估计不会窥得这江湖门道。而他也预料到,第一时间,廉家会去世龙公司瞧瞧,这才有了打草惊蛇一说。

    “吓着了?”孔祥忠饶有兴致地问。

    “吓死他。他个养尊处优的官僚退二线不在家呆着,还想捞金来了……这是他混的地方么。”秦军虎不屑道。李鹏宇笑了笑道着:“这一步一步快把他逼急了,秦总您说咱们这一下子,能不能逼得他出售驴肉香。

    “放心吧,在官位上下来的鲜明的特征就是极度无耻,他遇事,首先考虑的是自保,方万龙一牵涉经济案件,他马上就会考虑到可能对他们家生意的影响,再加上驴肉香被单勇折腾的开不了门,又有开枪案子缠着,他会越来越紧张我估计呀,他只要考虑到自保,第一件事就是撇开同伴,卷着钱走人。”秦军虎判断到,对仇人也许比对朋友了解得更清楚。

    “如果让王义豪带着左氏的背景和他接洽,这胜算能有多少?”李鹏宇又问。

    “九成。”秦军虎很有信心地道。

    “可他要卖得快了,抽身一走,岂不是咱们反而成全他了。”孔祥忠道。

    “呵呵先用协议牵住他,这就像往狗面前拴了块骨头,他一时半会咬不着,可也舍不得走,……等冷库和冻肉的事大白天于天下,他想走都没机会了。”秦军虎道,描绘的远景让哥几个哈哈大笑着。

    电话来了李鹏宇接了妹妹的电话,饭准备好了;秦军虎也接了王卓的电话,明天回潞州让他准备好;孔祥忠也接了个电话,却是都秃子的,人召齐了,想干嘛随时可以动手。

    得,万事俱备,这几位高高兴兴吃饭去了席间免不了讨论日后把驴肉香楼盘变成商贸城的宏伟规划。离目标,越来越近了…………

    一个小时过去了又一个小时过去了。

    在东明大酒店等待消息的亲友团一干人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焦灼,钱出手了,思维也变得清晰了,越来越觉得这赎金付得太弱智了,钱到人家手里了,等于把主动权全部拱手奉上了,现在就报警的想法也不敢有了,万一惹怒对方,拿钱撕票走人,那可是两头落空了,……可就不报警,这事能像期待中那么解决吗?

    虽然有置疑,但这也如同领导的拍脑袋决策一般,下面的没人敢置疑,老米纯粹个应声筒,两家主母一吭声,他是不折不扣地照办,亲戚可都仰仗候家晏家这两大家,宣姨和陈姨说什么,自然是谁也没有异议,可偏偏当家的宣姨和陈姨,因为儿子的事早没有了平素的判断力,哭了一天一夜,说了一天一夜,现在安静了,痴痴地、眼光发滞的看着那部手机,就像儿子能从手机里钻出来一样那么期待。

    晚饭没吃,放在房间里的桌上早凉透了。又过了一个小时,热了一遍,又凉透了……

    晚十时的时候,老米也察觉出问题来了,分了九个账户,金额最少一百万,最多二百万,有这么长的时间,如果渠道通畅的话,账上的钱早变现或者转移出境了,或者再笨点,在不同地方的银行来回大挪移几次,等你提了现,警察也未必能后脚追来。既然已经可能拿走了,那两个儿子的消息为什么还没有?

    他一遍一遍地看着表,焦灼如热锅上的蚂蚁,可不管他看多少遍,消息还是没来,一直到零点仍没有消息的时候,他轻轻走到像石化一样的宣姨面前,要说话了,再拖下去,怕是要出问题了……

    可却恰在此时,那部静止了数小时的手机,却发疯似地滋滋震动响在茶几上,一屋子人的眼光都被吸引到它上面了,宣姨急不耐地拿起来,放到耳边,不料没音,再看时,却是一条短信:

    “肉票挺值钱,再准备一千万………”

    吧嗒,手机掉地上了,两个凑在一块看了当妈的双双眼一翻,倒在沙发上,昏厥了,知道被人坑惨了。

    老米左扶一个,唤着又扶一个,再唤着人叫救护,想到地上的手机时,拿到手里一看,仿佛一大盆子凉水泼在头了,全身凉嗖嗖的。

    此时,只剩下的一条出路可走了:报警!

    绑匪勒索,金额一千万钱人下落不明,付款已经六个多小时了。

    这案情从110转到刑侦支队,支队长的脑袋“嗡”下子头大了,还未等从床上爬起来,屋里的固定电话、手机又同时响了局长的,三个副局长的、还有上一级兄弟单位的,深夜全惊动了,披上衣服从家里回队里,一路上接了不下十个电话,具体案情还没了解,可幕后他已经清楚了,是省府两位大员的儿子在潞州被人绑架、勒索走了一千万。而那两个人就是支队正在全力抓捕的嫌疑人,嫌疑人眨眼变成人质,好一个戏剧性的转变,一下子把各方都牵动了。

    到支队时,外勤已经全部就位了,他叮嘱了几句出勤的队员,拦下赵家成,赵家成匆匆汇报着反劫持小组已经到位了,现场他们负责。一有消息,这里可以马上调动,支队长却是心系不在于此,大致问着案情,一听见到了候望京的晏重光两人的身份证他眼一亮,既然有这东西,那说明对方知道两人的下落;再一听见到这东西家里就给汇了一千万又让支队长苦脸了,有时候有些事你就琢磨不透,明明都是受过高等教育的高知,偏偏要被一些文化不怎么高的混混的小伎俩给蒙住,他拉着赵家成叮嘱着:“一定注意方式方法,这事几个局长都惊动了……我看下现在是零点四十五分,我估摸着上面还要来人你注意一下现场秩序,对了,全部便衣。”

    “是!”赵家成敬了礼,攀上车急驶走了。

    路上就开始看共享的报案资料,反劫持小组隶属于市局直属管理,他们的动作比刑警要快多了,提取出来的东西也专业了不少,从报案到现在,已经把所有的证物、证言收集完毕,甚至于还勘察了新营街小营胡同口的垃圾箱,连周边庞大的监控录像数据也开始提取了。

    快步上楼,走到事主隔壁一间,赵家成和几位刑警停下脚步来,虚掩的门后,一位专家正在点评:

    “我说几点意见:一是是专业作案,选择送货的胡同,离最近的一个监控探头都有一点二公里,提不到有价值的资料。不排除有前科的可能。甚至从这可以反映出,嫌疑人对潞州的交通非常熟悉,如果不是本地人,那他一定精确地踩过点;二是熟人作案的可能性大,两位人质到潞州不过呆了四十多个小时,知道他们有这么大身家,而且能拿得出赎金来的人,屈指可数。三是多人作案,不排除团伙做案的可能,最起码他们需要专业账务处理的人员,否则一千万赎金在九个账户消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下一级子账户分别在四省六市,追查难度相当大……大致就这样,老办法,从身边的人入手,一层一层往外剥。哟,赵队来了……”

    看到赵家成推门进了,说话者放下了叉在下巴上的手,伸手上来握握,是反劫持组长霍杰,虽然是组长,可级别要比他个小队长高,赵家成笑着道:“霍组,下命令吧,需要我们干什么?”

    “小峰,给赵队几个名单,排查一下……”霍组一招手,手下问着手机号,直接发到了赵家成手机上,赵家成看时,霍组道着:“我们初步判定熟人加熟手的作案成份大,所以准备从这个方向走,省厅的反劫持反绑架的专业队伍很快就会来,赵队,麻烦你们了。”

    “这么轻松的活,不麻烦……”

    赵家成客气了句,刚来即走,同来的几位刑警看不过眼了,小声嘟囊着,什么东西啊,就抓过几个讨薪的民工,还把自己个当根葱了。闻得此言赵家成暗笑了,潞州的地方不大,地方不大也就出不了个像样的绑架案子,反劫持小组自打成立,也就有两次民工讨薪劫持的老板他们出过两次手,虽然圆满解决,可在天天和危险打交道的刑警眼中,明显是小儿科了。现在屈于他们指挥之中,自然让大伙忿忿难平了。

    赵家成一手揽一个,笑着安慰道:“兄弟们啊,这个上面没什么争的啊,咱们是拿拳头拿枪说话,人家是拿鼠标办事的主,不是一路。那,让你去办,你不傻眼了,你敢保证人质安全?还能追回赎金来?”

    这话听得一位小刑警笑笑,不敢发牢骚了,几人上车,问着要排查的目标,赵家成道着:“一个叫廉捷,是人质的朋友;还有一个叫白宏军,报案后这人就失踪了。当然,还得再跑一趟北寨乡,史家村,重新排查一遍。”

    警察的工作就是如此,大部分时间的精力都消耗在对疑似线索的甑别上。车载着几位打着哈欠的警察消失在夜幕中,第一站找的就是驴肉香的现任经理,廉捷。

    不出意外,一无所获,被人家义正言辞送客出来了。第二位白宏军也不出赵家成的预料,消失了,怕是和嫌疑人结伴去过开枪现场,担心惹事上身先溜了。至于北寨乡和史家村的目击者,只能等天亮去了,赵家成领着几名队员劳而无功的转了几圈之后,等回到东明酒店时,恰恰看到了匆匆赶来了几辆深色SUV和越野车,下车的四男两女,各提着超大的装备箱包,像是远足的游客,不过赵家成知道那是刑侦器材外表的伪装,几位专业人士匆匆进了楼里。

    此时赵家成却在想着他办得那件虎头蛇尾的爆炸案,丰富的人证、物证,明晰的线索,不过顺着线索牵出来的,又恰恰不是正确答案。

    真正的答案就像他怀疑的那个嫌疑人,他怀疑,但他无法证实。

    有句俗话说再狡猾的狐狸也斗不了猎人,用在警务上也未必尽然,警与匪这一对天敌永远处在一种此长彼消的微妙平衡上,如果真能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那就不至于还现在的警力不断增强加大了。没有一种制度是完美的,同样也没有一种规则是万能的,总有漏出法网的,就像总也不缺凌驾于法律之上的。

    那么这次,也会是这样吗?

    一千万,犯罪升级的好快。

    爆炸、绑票、勒索,游戏玩得危险系数越来越高了。

    刑警、反劫小组,玩得难度越来越大了,要是他,逃得过去吗?

    他想了好久,在省局和反劫持组主持的这里也没他说话的份,于是赵家成掉转的车头,趁着车上队员抓紧时间休息的时候,他驱车沿着寂无人声的街道走着,也不知道是有心,还是无意,车的方向向南,在暗夜中,悄无声息地驶向了响马寨,停在那家他熟悉的农家乐门口。

    门反锁着,门坎上一层灰土,潞州风沙较大的北方天气在锁孔上也留了一层细细的灰,几处细节,让赵家成判断出了,这家人有些日子没回家,他抬头,二层顶的阁楼,那是单勇住着的地方,斟酌了好久,他把车悄无声息地停到路外不远,熄了灯,然后寂静的夜里,连个人影也看不到了。

    不过那个二层上的阁楼,却亮起微弱的灯光,是谁?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 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超级大忽悠商海谍影红男绿女余罪黑锅香色倾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