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网友上传章节 第56章 不知何时声名起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网友上传章节 第56章 不知何时声名起

    大浪袭过,总有余波难平,总有沉渣泛起,也总有不知道从何处而来的暗流在汹涌,激起新的浪头。

    对于潞州市民而已,东明大酒店外的血淋淋的枪战场面,比什么五洲还要吸引眼球,这里面出了个很大的意外,分别被刺六刀、四刀,还挨了一枪的两位保镖居然都救过来了,断了条胳膊,还有挨了一枪的一位切糕党也救过来了,偏偏那位根本不在战团zhōng yāng的切糕党,就是那位划阿斯顿马丁的切糕哥却意外身亡。颅脑内出血导致死亡,后由jǐng察调阅现场监控,看到那段保镖左一脚、右一脚的无影腿表演,然后这人的脑袋重重撞在水泥地上。

    当天全市的切糕党齐齐消失,不过有不少穿着长袍短褂扣着民族帽的维人聚集在市公安局门前声讨,此事又被好事捅到网上,要求彻查少数民族人士被害的真正原因,不得已jǐng察把这段视频公开才堵住了悠悠之口,又联系了自治区zhèng fǔ,费了好大的劲,而且先由嫌疑人家属垫付了一部分赔偿才把这帮人请走。

    像往常一样,案件在保密状态下以常人无法知道的规则进行着。不知情的人觉得很乱,而知情的人却觉得很棘手,因为不是一个孤立的案件,而是一个多头窝案,其涉及到的案由,恐怕就局中人也未必说得清楚。

    事发第二天,潞州的地震开始了,原国土资源局局长在市委召开的一次例会上被高调带走了,直接是省纪委的来人。当天就曝出了在王一民家中查出巨额现金款项的传说,偏偏这位贪官还是位实诚人,谁送了多少他一笔一笔记得很清,好像只怕忘了给人办事一般,一个领导用的E人E本,倒把贪腐故事记了个梗概。

    同一天,网上炒得沸沸扬扬有关商人女县长的故事主角。席韵凤也被带走调查,两人为潞州的反腐凭添了一段妇唱夫随的佳话。

    时间又过了三天………

    这一天是小盖的幸运rì,他陪同抢走他家庭幸福的那位女人一起去接了父亲。盖天旭是被省纪委的专车送回来的,在市zhèng fǔ开了个欢迎回归的短会,市长王洗然高度赞扬了这位反腐英模。之后到区zhèng fǔ,几乎是全体人员夹道欢迎,盖天旭的名字和反腐连在一起被省报和市报大力宣扬,这根标杆被上面有意识的树起来了,遍地贪腐,现在太需要这种人物了。

    结果虽然始料未及,但终归是有了个圆满。盖书记关上办公室的门,谁也不知道,他是搂着儿子痛痛快快哭了一场。直说把他吓坏了,以为自己都回不来了。还是儿子有眼光,没入仕途。

    这一天是雷大鹏和俩胖弟的倒霉rì,果真被查水表了,直接从单位带走了。

    他们的问题集中在和那位切糕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上,这三个货平时撒赖说谎的本事发挥到了极致。一口咬定顺路路过,训了违法占道的切糕党几句,谁知道这家伙就跑了,至于后面发生事,实在与哥几个无关。不用说,串供好了。反正咱是执法单位的,有这项职权。但没这项职权的雷大鹏有点说不清了,不过他一口咬定,就顺手吃了几块糕,啥也没干。

    这是专案组的外围调查,不知道是这哥几个的蠢相起了点作用,还是有人打招呼了,关了多半天给放出来了,毕竟这三位不是直接导致嫌疑人死亡的关键人物。

    一放出来,这哥仨直呼侥幸,齐齐发誓以后要脱胎换骨,重新做人,而且跑到城隍庙叩头烧香,祈求平安过了这烂事,还是事急乱烧香,仨人根本没注意,烧香参拜的是送子娘娘。

    同样在这一天,是单勇的幸运rì,一条两车宽的运输路按时完成,或许不仅仅是这条路的原因,棠梨村的事给标段的带来的震憾更大一点,陈队长当天把协议确定的八百五十万购置款支付,两方在石城镇连吃连喝、连洗带漱,后来又进那家很出名的“良家”歌城嗨了一番,给队长、工段长一人包了几个漂亮妞,玩得这老哥俩脚底打晃,之后又在回去的路上小声嘀咕了一路,下车时,队长、工段长那点被宰的郁闷一点也没了,把工地运沙石一干附属业务,全部打包给单勇了。

    没有什么神秘的,喝场酒、送个妞,再塞点好处,给谁不是干?大家都这么干的。

    这一天单勇没有幸运持续到底,晚上又经历了一次跨省,被市局和外调的jǐng察带走了。很客气,但是连夜询问的。起因是不管落网的保镖还是段炎国本人,都齐齐交待是主要嫌疑人单勇策划和组织的这些,专案组不得不重视了。

    不过要在法制的规程时走,单勇已经胜似闲庭信步了,案发几rì的行程交待的清清楚楚,案发当rì,又有一个绝好的不在场的证据,案发的时段里,他一直在接受市局治安处一位jǐng员的询问,至于和段炎国之间的经济纠纷,更是无从谈起,那牧场是由柴占山注册的公司和史家村注册的一家蓄牧产品公司共同开发的,理论上和单勇一点关系也扯不上。

    没有动机,没有做案时间,而且有绝对的不在场证据,这一场跨省虽然繁复,但搪过去了,那个绑架爆料事件要是缺乏jīng确的现场指挥根本办不到,专案组来人甚至调查了单勇的背景,社会关系,海外关系,一切都让他们很失望,根据专案组对现场的勘察和案情的回溯,一定有一位jīng通通讯、战术指挥,有丰富犯罪经验而且有涉外联系的人物是这次事件的主要策划人,而面前这个土生土长满嘴酒气山炮,和目标的出入太大。

    惯于宿醉的单勇这次被吓出了一身又一身冷汗,之后几天失眠……或许他经历仅仅是此次事件很小的、几乎可以忽略的插曲。随着王一民案件的深入。更多的人被传唤、被隔离、被双规,省纪委进驻潞州彻查王一民的贪腐案,zhèng fǔ招待所的顶层两层全部用作临时隔离的场所,那里面,不断地隔离进来一个又一个昔rì坐在主席台上讲话的人。

    国土局之后是规划局,规划局之后是住建局、公安局,一把手齐齐被捋。毫无征兆的消失,那些rì子,有些单位只要上班不见领导。下面的屁职屁员第一句便是八卦地问:是不是咱们领导住招待所去了?

    住进去的越来越多,两周后,市委一把手张书记也被一纸发文调离后。有些人看出来了,这是标准的党政内斗,挤走一个,赢家出来了。据说张书记走得并不光彩,是去省委党校学习,而这个时间并不是惯常学习的时间。知情人私下议论是和潞州窝案有关,段炎国在视频就报料送了一幢别墅,有那么一桩事就能拍倒他。

    果不其然,去学习的张书记再无音信,据说在半路上被省纪委的截捕了。他的问题不光在潞州。和*纪委正在调查的另一起案件有关。

    每每发生这种,总是有人欢喜有人忧,忧得是自己那点事能不能搪塞过去。喜得是眼看着位子空出来一个又一个,能不能轮到自己。所以愁的是夙夜忧叹,喜得也是辗转反侧。

    半个月后。公安局的结果先出来了,稽瑞勇副局长被扶正了,成了众望所归的一把手。在他扶正之前,省治安总队有一个大清洗,从总队长、政委到下属的行动处长,齐齐下课。

    他扶正后的第一件事。是很谦恭地到市zhèng fǔ,找那位很低调的王洗然市长汇报工作,听取领导指示。

    网上一度很热闹的有关“爆料哥”的现场爆料故事也在渐渐地失去他的新鲜口感,官方的处理很审慎,也很有节奏感,先是公开出了段炎国的履历,而且曝出了他有吸毒史,这种人说话的真实xìng自然要打个折扣。就像你没问题,给你扣个有生活作风问题一样,你说算不算问题?最起码品质有问题吧?

    既然曝出来了,既然炒起来,那不声不响肯定无法说服看客,于是又是后续的故事出来了,以他和王一民的权钱交易为龙头,挖出来了潞州贪墨案,处理大小官员三十余人,而且还爆出了大小官员一干声sè犬马的丑事,吊足了看客的胃口。

    好了,到此为止,不再向上蔓延了。光这些官员的违法事实就够查一阵子了,等过一阵子,又没准什么新鲜事会吸引观众的眼球呢,谁还记得这个小城市的小故事?

    只有对此事记忆犹新的单勇每天还是惶惶不可终rì,他一遍一遍在梳理着整个过程,生怕那儿会出现一个致命的疏漏,不过他思来想去,觉得自己站在安全系数很高的岸地上。老柴手下豢养的这几位好,除了武子,都是些黑人黑户,根本没有落入到jǐng察的眼线中。而棠梨的这把火燎到了高层,段炎国倒台,那块肥肉估计都抢着啃,他想不会有人很在意背后那位把他推到坑里的人。就即便有疏漏,沿着通信信道查找,总不至于查到国外去吧?再说国外总统都敢随便骂的地方,这能叫个事吗?

    在这种惶惑的等待中,等来了一个期待中的好消息,路还要修。

    之前五洲在这里可算是损失惨重了,不但支付了两方的医疗费用,而且工地和运载车陷在棠梨走不了,后来接手的总公司不得不在市zhèng fǔ的协调下支付了赔偿,zhèng fǔ买的单转嫁到他们头上了。好在工程还落在总公司,设计工期延误,这工程怕是也没人敢接。

    接洽是在五一的时候,单勇见到了一个熟人,薛亦晨,薛亦晨带的是总公司的老总,天中路桥总公司,那是一尊比五洲还庞大的巨无霸公司,五十开外的中年人,很客气,很低调,不过很大气,棠梨村的修路,他们包了,牧场采沙和混凝土搅拌站用牧场的地皮。你们开价,村里的占地赔偿,就高不就低,但有一点要求,工期追回一个月。

    这一点或许是受了十一标的启发,沿路考察,就那个标段顺风顺水。干劲朝天,单勇眼睛骨碌碌转了几圈,连带村里修路咬牙开出了一千万的天价。

    那位老总被宰得真是肉疼。不过咬着牙喊了两个字:“成交!”

    这个价位在天中老总看来是值得的,后来他发现很值得,这条地头蛇有他想像不到的能力。技术工人只调去了一百多人,而附属工程参与的人,每个工时连轴转的都有数百甚至上千人,挖沙,采石、混凝土搅拌,运输,这个很专业的作业流程被这位异想天开的小伙拆散了,工程施工那里,就把地平到那里,把电拉到那里。把搅拌站建到那里,而且是rì夜连轴转,最难的施工人员问题,在他手里根本不是问题,他有的是人。

    一个月后。棠梨路桥段,居然奇迹般地追上了设计工期,监理提供的验收报告,全部合格。

    于是,又有几个施工标段慕名上门来了……时间不咸不淡地进入到了六月中旬,炎热的天气里。座落在漳泽湖畔,已经进入试运营的渡假村客满为患,傍湖而建的渡假村古朴而jīng致,远远看去,飞檐勾角,形态各异,近处逛逛,绿树成荫,处处花香,那芬芳小径漫步一晌,谁也感受得到是件惬意而浪漫的事。

    大清早,00号双层木屋,阳光透着薄帘洒进房间里,被子里伸出一只玉手摸上柜上在响的手机,被子里的人揉揉眼睛,看了眼,是条营收rì结的短信,公司秘书报回来的。一夜chūn梦方醒,这地方又是这么的神清气爽,掀开被子,却是郑锦婵,她打个哈欠,习惯xìng地玩着触屏手机,每每在这种清晨,总是看看股市行情或者金融消息。

    被子里动了动,另一个人翻了个身,大手围着她的腰际抱上来,继续打呼噜,她笑了笑,轻轻地提高了点靠枕,任凭那条臂揽着她,一夜的巫山**让她很满足,看累成死狗样的单勇,她有点可笑。每次都是开始她求饶,后来他开始求饶,他去了省城一次,而她往潞州跑了三次,大多数时候是在这种浓情蜜意中渡过的。

    慵懒地翻看着新闻,有一搭没一搭的想着,冷不丁觉得自己的下身痒痒,是那只手不老实了,在抚着敏感的地方,郑锦婵伸手“啪”声在单勇裸着肩膀的拍了把,然后把那只手拎出来,扔过一边,听到了刚醒的单勇又是嘿嘿坏笑。

    “看什么?”单勇侧着脸问。

    “能看什么?瞎看呗。”郑锦婵随意道了句。半晌无音,她低头时才发现,单勇却在看她,云鬓微乱、酥胸半露,那样子看得人都馋涎yù滴,郑锦婵嫣然一笑问着:“早上很适宜**,要不再来一次。”

    哦不不不……单勇摇着头,马上扭过身,吓着了,惹得醋娘子一阵咯咯好笑,背过身的单勇却是道着:“男人在钱上,女人在床上,为什么都这么贪呢?”

    “不行不要找借口啊。”郑锦婵笑着道,单勇悄悄侧头看着,那嘴角含笑,两个小酒窝的样子实在让人眼馋不已,不过也实在是心有余力不足了,郑锦婵仿佛故意一般,拢了下额际的乱发,楚楚的慵懒样子,更添几分媚惑,单勇看了半晌,又问着:“娘子,这次怎么没打电话就来了。”

    “我要说想你,是不是会让你很满足?”郑锦婵道。

    “错了,是因为我让你很满足,所以才想我。”单勇yínyín地道。

    这个转折,挨了被窝里一脚,不过蹬人的醋娘子又给了个羞赧的笑脸。单勇地吃吃笑着,侧身躺着,顺势抱着佳人,享受着这早间难得的清闲时光。

    正要放下手机与单勇厮磨的郑锦婵咦了声,似乎看到了一件让她感兴趣的新闻,她道着:“咦?前**部副部长落马,疑与左氏化工董事长左熙蓉有关……四月二十七rì风传该富商被*纪委带走协助调查,后曝出了左氏化工在香港置业涉嫌洗钱的案件。牵涉到官员十余人,据知情人透露,此次落马受潞州贪腐案和潞太高速招标违纪问题的牵连………目前已经证实,左熙蓉以及其丈夫梁昆骁俱被*纪委带走协助调查。……咦,这个名字怎么这么熟悉?单勇,这是……我想起来了。”

    郑锦婵一低头,看着眼睛开始发愣的单勇。她揪着耳朵让他清醒了清醒,追问着:“这是宋教授临终见过的那个左老……他什么人?我好像听思莹说,他女儿不就是左氏化工的什么……你的……”

    一连几个疑问。郑锦婵注意地看着单勇变得惶惑、震惊的表情,知道自己猜对了多半,她笑了。笑着小声问:“你的前情人被双规了?你不准备做点什么?”

    “切……你傻呀你,左熙蓉儿子快和我一般大了。”

    “不对,当时看着不像啊。”

    “那是她同父异母的妹妹。”

    “哦,那更需要做点什么?”

    能坦然地说这些话,郑锦婵虽然是玩笑的口吻,可话里有点酸酸的味道,单勇更酸,一屁股扭过去了,直道着:“喂,咱俩在没穿衣服的情况下。讨论另一个女人是不是不合适啊。再说我算那根葱,能做什么?”

    “切,看把你心虚的。”郑锦婵放下了手机,又躺下了,背后揽着单勇。拽着耳朵问:“怎么,生气了?不至于吧?”

    没音了,单勇的眼神迷离着,不知所想,醋娘子又道着:“好,不讨论她了……讨论一下咱们的事。准备什么时候带我去棠梨乡看看?”

    “今天吧。”

    “你真不够意思啊,柳絮生意怎么都给陶成章了,好像那事干不了似的?”

    “那才多少钱生意你都稀罕。”

    “能不稀罕嘛?现在省城稍上点档次的酒店,都快铺遍了,它的连带效应很大啊。”

    “你别光看一件两件,要看全局,棠梨那么大地方,难道就产点柳絮?将来高速一建成,到省城和省外的通路一畅,那还不是财源源滚滚,我都给你买了一块地了,等个两三年,机会就来了。”

    “哇,那时间太长了……早知道我也去划几个牧场讹钱去,别以为我不知道啊,省城都有你的传说了,不到一百万划了几块地,转手翻了十倍。”

    郑锦婵说着,似乎还有几分妒意,即便是单勇已经在石城镇给她买了一块建集运站的地也无法弥补遗憾,关于财富的传说向来很让人眼红,而单勇干得这趟,着实让人眼红得厉害。单勇没吭声,无意中制造出了这个财富的传说也是始料未及的,恐怕不在其中未必能知道确实,这点钱,挣得实在心虚了,而且到现在为止,都不知道落在自己手里的有多少。

    叮铃铃电话响时,单勇接了个电话,接完扔下时,匆匆地穿着裤子,郑锦婵惊声问怎么了,单勇却又变卦了,直道着:“今天不能带你去棠梨了,老柴出狱,我们哥几个接接去。”

    “那我陪你去?”郑锦婵道。

    “什么光彩的事似的。”单勇道,套着衣服,看了一眼无意中上身全裸的娘子,笑着道:“咱俩不要走得太近啊,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咱们有jiān情似的。”

    “知道又怎么样?”郑锦婵不屑了。

    “我这个人很传统滴。”单勇道,惹得郑锦婵噗哧声笑了,笑着单勇趿拉着鞋又轻声道着:“我就无所谓,我也怕我爸妈瞅着,万一他们逼着我娶你怎么办?”

    “难道你不想娶呀?”郑锦婵笑着问。

    “想啊,可我看你根本没嫁我的意思嘛。”单勇道。

    郑锦婵又笑了,从背后揽着单勇,单勇感觉到了后背软软的两团,她在耳边痒痒地说着:“难道这样不好吗?什么时候小聚都是新鲜和刺激的,我可不想被婚姻拴着,更不想被家务累着……不过如果你甘心当个家庭煮夫的话,我勉强可以考虑。”

    “好男儿志在四方。”单勇一挣,脱开了郑锦婵的怀抱,回头恶恶一笑,软软抓了一把惊得郑锦婵直抚被子,他哈哈笑着道:“岂能钻一辈子女人裤裆。”

    郑锦婵脸红耳赤,顺手拿着枕头砸去,哈哈大笑中,单勇掩门溜了。她咬着下嘴唇,揶揄地笑了笑,似乎觉得两人在一起生活也是一种不错的生活,不过就是有点不放心,对,不放心,你永远都不会放心。

    单勇驾车开得很快往市区赶,趁着那几位没来的功夫,在市里找了个报刊亭乱七八糟买了好一堆杂志,前一段只是隐隐听说了左氏化工的事没有下文,今天这个消息却是不知道为什么一直让他放心不下。没费多大功夫就找到了一些官方的消息,一有这种消息单勇就不再往下找了,他粗粗一览,都是些叙述左氏化工那位掌门人花边消息的新闻,说是和原某副部长关系菲浅,金钱加美女双重贿赂的老套路,落马的直接原因是香港置业洗钱,间接的原因是五洲倒台牵涉出了工程非法转包,那位神通广大的梁总主要的财源根本不是什么化工,而是拿着项目去转包挣钱,此事也揭出了潞州左氏化工投资迟迟未开工的事,圈回来的地,早被左氏化工抵押贷款挪作他用了。这个空手套白狼的大佬单勇自觉相形见绌了,涉案金额三十多个亿。

    能上了刊物,怕是这事已经尘埃落定了,左氏化工和五洲路桥都要成为昨rì黄花了,对此事中的这些单勇几乎没有什么印像了,只是他在想,那位从心所yù不逾矩的老人和根本没经过什么事的师姐,能不能挺过来。

    想着,连武子带人来人,他都没发觉………(未完待续)RQ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商海谍影黑锅红男绿女香色倾城超级大忽悠余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