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网友上传章节 第67章 死去活来为利驱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网友上传章节 第67章 死去活来为利驱

    “就是他!”

    技侦拍案而起指着屏幕的发现兴奋地喊着旁边的人一凑来有人喊着省厅几位都把视线盯到了公交图像捕捉到的半张脸。*那位发现的技侦兴奋地道着:“这是案发当rì公交车的录像这个地方在回民路口……大家看枪手离开的方向是从东明路转到了化路进了回民胡同胡同口的另一端离这个公交站不到二百米时间……消失后十七分三十秒如果是他那就一切说得通了如果不是他这就太巧合了。”

    覃国立捕捉的画面和人对得号不过装束变了和枪手的装束似乎有变化技侦仔细地、一帧一帧地移动画面他笑着道:“看他把衣服和帽脱了夹在腋下我想武器就夹在衣服里是在胡同里换下来的一下子就变成了两个人三月份的天气在潞州不算热不至于脱了外套吧?”

    离真相越来越近了一干技侦都兴奋地看着老范每每一个大案的突破往往都是一点不经意的细枝末节这一次恐怕也是了老范笑道:“通知赵队先抓这个这回抓错了我负责。”

    有人笑着拿起了电话.。

    此时的赵家成带队分为两组已经在路了两队讨论的还是抓捕问题好抓难放。特别是在这种没有任何实物证据的情况下抓对了那是侦破的神话可抓错了就成了娱乐笑话了而这种事又不能提起申逮捕有那功夫人早跑得没影了接到电话.时他把手机放在楼层示意图道着:“案发当rì覃国立到过枪案现场已经证实。那就先从他开始………联系另一组何海龙先放放让他们直接到市政公司把覃国立相关的所有行踪资料都收集完整。特别是联系方式。最好能确定方位。”

    有人应声通知了他看了眼随行的队员有的在系着防弹衣有的在检查武器最后一次强调道:“按指定位置隐藏好我和曲直楼无论谁。见面必须摁死别让他有任何动手机会。”

    几声轻声的应声车缓缓地驶入潞州家属楼这座钢厂早被卖了个七七八八唯一有这里四幢旧式住宅楼因为老弱病残太多无法安置搁置下来了没有门房两名队员像游手好闲的混混窝到了门口。单元门。慢慢地靠近了三位赵家成带着六人轻手轻脚地楼三层到时。他做着埋伏手势轻轻地叩响了门。

    笃笃笃……没人。

    笃笃笃……没人。

    再一手势人散开他敲响了另一家门一位老妇人赵家成和声悦sè问着:“大妈覃师傅在不在?”

    “刚走没多大一会儿你们是谁呀?”大妈jǐng惕地看着。

    “哦工友叫他一块干活。怎么倒先走了。”赵家成笑了笑回头使了个眼sè。

    先下手为强后下手遭殃既然确定就没什么客气的了不一会儿队里专事锁孔的高手拿着针锥拔拉了几下门开了。几位刑jǐng悄悄地隐身进去了。

    甭指望什么事都按规矩来啊真按规矩来怕是一百年也摸不到这号人的住处。进屋的刑jǐng分路几处细细搜索着床壁柜、卫生间、地板、窗台旮旯犄角但凡有可疑地方的都细细摸过。几分钟后有人轻声喊了句赵队在卫生间里赵家成走前去看时笑了。

    一个小型的塑料瓶子放在偌大的壁格边壁格外用卫生纸卷档着那里面空了不过这里放什么一目了然了他拿起瓶子掀开盖闻闻笑着道:“看来这回没摸错枪油。”

    “不对……如果武器不在这家伙是不是出去办事去了?”赵家成突然吓了一跳紧接着拿起电话.通知着另一组迅速想办法确定这个覃国立的位置……此时此刻潞州到晋中的高速路口貌似稳重大叔的覃师傅也在做着最后的准备后厢里成盘的绳索刚买的。手里的武器检查过了为了这事他甚至把压箱底的东西都拿出来在兜里两颗黑乎乎的铁家伙别说一两个走黑路的就是来一队jǐng察他相信也能震慑得住了。

    他还在踌蹰手摩娑着的手机看着时间那个号码他还没有拔出去。

    每一次办事都会这样先把准备工作条理的准备好然后再想一遍可能发生的事可能使用的应对方式确定万无一失后才动手。毕竟这种事要么不出手出手就必须一击而胜。

    他又在回忆着这个来历不明的电话.其实第一次就怀疑了他冒了一次险是觉得危险不大才冒的险接货后的数rì他很小心不过很安静没有出什么事。今天他又驾着车驶了几公里转了好几个圈也没有感觉到威胁他现在很确定对方不是jǐng察应该是同行。对了包…他手动了动包那里面静静地躺着笔记本、手表、钱夹表他认识价值不菲对这个交易他觉得可能xìng很大。应该不是假的总不能用价值这么昂贵的东西逗他玩吧?

    那三百万值得吗?这个足以让他动心的数他现在斟酌的更多的不是此事的真假而是斩获的可能xìng。如果地点、来人、方式全部掌握在自己手里那赢面就很大了。

    有危险?肯定有走这条路凭的是本事和运气而不是可爱的侥幸。

    去?不去?

    答案很快出来了他拔通了那个尾数0099的手机拔通时平淡地问着:“钱准备好了吗?”

    “好了等着交易。”对方迫不及待的口气等急了。

    “一辆车、一个人带钱潞晋高速公路过收费站联系我。”

    “一个人不行除了司机。还需要一个技术员对硬盘检测验货才能付款放心时间不会很长。”

    “不行。”

    他直接拒绝了。迟疑了一下下。思忖着对方的花样。

    对方急切地道着:“技术员是女人她没有经过这阵势我怕她手哆嗦。开不了车。”

    沉默着覃师傅想了想想了好一会儿才道着:“好两个人一辆车。带钱高速告诉我你的车号别玩花样。”

    扣了电话.收到了车号他知道不可能不玩花样这条路的人没有谁会真的规规矩矩可他并不在乎可能出现的伎俩。他觉得都可以不在乎。

    等了不多久看到了一辆奔驰越野他笑了。他很确定这种车里的人装载三百万现金不是问题车里没花样一男一女在他发动驾车准备跟时另一部电话.响了他看了看是工队的电话.边走他边慢条斯理地说着:“王工长您找我?”

    “哦小覃。胃还疼么?没去看医生呀?”

    “去了这不刚从医院出来。”

    “我是问下啊你要下午来不了我让小肖他们工替你。”

    “成那劳烦您了……”

    “好嘞你好.好消息。老大个人了连自己身体都不注意……就这样……”

    挂了电话.他笑了笑其实身边的穷哥们都不错他甚至很喜欢这种平淡的生活不过他更享受那种更刺激的感觉车过收费站病恹恹的覃国立像换了一个人他摇摇脖子两眼放着鹰隼般犀利的光芒提档、加速车瞬间飚起来了……电话.挂了王师傅紧张地、尴尬地拿着手机结巴地道了句:“他他他……下午不来。”

    结巴的原因是身边围了一圈jǐng察都虎视眈眈地看着他罗杰拍拍王师傅的肩膀安慰着坐下道:“喝杯水别紧张王师傅没什么大事。”

    “你们别安慰我我我心脏不好……你们这么多jǐng察来还还不是大……事?”王师傅明显没经过这阵势结巴地道着。罗杰笑了笑道:“真没什么大事就找他聊聊。”

    另外一位等在电话.的刑jǐng听到了检测结果喊了句道:“他在撒谎……手机信号在高速。”

    “那条高速?”

    “潞晋。应该是刚去。”

    “通知赵队。”

    一群刑jǐng哗拉声出家门了干脆把这个走路哆嗦的王师傅也带了。

    接到电话.时另一组的收获正在扩大找到了一盒弹簧这群玩枪的可认识整个就是枪械部件赵家成怀疑还有另一藏武器的地方不过来不及挖这个了他拔通了市局稽局的电话.汇报着:“稽局我们摸到了东明枪案枪手的线索求特jǐng支援目标了潞晋高速……”

    命令下达。

    城市的另一端凄厉的行动jǐng报拉响正午休的特jǐng成队地从楼往下奔三楼的直接从滑杆滑到地面武器库打开了一条条微冲手、弹药分发了卡卡嚓嚓检查枪械的声音眨眼间列队报数结队奔疾驰而来了运兵车带队的在看着发来的目标嫌疑人照片车厢的里的队员在检查着武器战前动员是铿锵的《jǐng察之歌》那是一曲让了热血贲涌的旋律每每特jǐng队的战车这个旋律奏响都意味着庞大的暴力机器展开了它狰狞的爪牙。

    目标潞晋高速更多的jǐng车向这里集结……前方500米有停车带停车。”电话.里那个机械的声音在命令着。

    小娟狐疑地看了眼背后车不少不过她不知道是那辆车里的人在指挥她事急从权老板只能把重任托付给她了大队人马在这辆车的前面拉长了两公里她有点奇怪这地方他就拿到钱能飞到那儿去?快到停车带时她喊了句:“停下。停里面打开应急灯。”

    “有机会就先控制住人啊不管他真的假的不能让他跑了。”小娟道着。往腰里揣着武器司机是老板的心腹也是久经黑道了点了点头听着小娟又向老板汇报着这是单行车道接应在前方两公里多。

    等待的时间不长。两人正襟危坐着不经意一辆旧式的2020嘎声刹在了他们的车前视线里一位戴着工帽的男子跳下车小娟手拉着同伴没让动看着那人从车里拿出来的一个棕sè的包她面sè一喜那正是目标。这个式就潞州也找不出第二个来。

    “钱呢?”那人走到近三米处扬扬包。大咧咧问着仿佛根本没有什么防备。像个出来送货的中年大叔。

    “东西先验一下。”司机跳下车说道不经意靠近了小娟也跳下去了短发瘦个不会让人觉得有威胁。

    “那得让我先看到钱吧?”覃国立道他这长相天生有迷惑xìng没有会觉得他很可怕。

    “后面打开后厢。”司机道。小娟闻言转到了车后。打开了后厢嘭嘭打开了两个手提箱覃国立走到车后看时脸微微笑了整整齐齐的百无大钞正要准备提钱时。却不料司机突然发难了手飞快地地一动亮着黑黝黝的枪口叱喝着:“别动。”

    这一喊小娟要来拿包却不料覃国立呲声一笑道:“小子玩黑吃黑你们嫩了点吧?你确定想开枪?”

    他此时才摊开握着的手大拇指扣在手雷把安全销已经拔了那司机吓得一个激灵小娟惊得直愣愣停下来了。

    印象中要面对的是潞州山炮可没想到是制式手雷那玩意小娟保镖课见识过她不敢动了司机像有点不信。覃国立扬了扬手道着:“军用制式手雷tnt含量75克杀伤半径6米破片280片你离这么近得炸一身窟窿啊。一看你就是个没玩过的外行?要不试试。”

    持枪的司机被吓懵了胆大的也怕不要命的能对着枪口这么坦然自若那绝对是个很不要命的。一时手足无措小娟赶紧道着:“别别……小马放下枪。”

    谁也不敢轻易尝试万一这是亡命徒呢?覃国立笑了笑着道:“枪扔远点否则我心虚胆战手一松咱们可都玩完了小姑娘你说呢?往栏杆外扔。”

    小娟赶紧地示意着司机司机拿着枪远远地扔出高速路栏外那枪手眼睛锐利得很再盯到小娟时小娟一拔腰后毫无迟疑地把枪扔出去了。这当会局面翻盘了覃国立笑着下命令道:“把钱搬我车。”

    “我们……先检测货对不对?”小娟道了句。

    “规矩是你们破的所以我给你们定新规矩快点。”覃国立抬腿踹了司机一脚力很大直接踹得司机趴后厢两个人使了个眼sè各提着一箱钱往覃国立的车搬本来是左右夹击的阵形却不料此时才发现面对的是高手那位一直保持着高度jǐng惕根本不靠近两人把钱放到车也没有找到反手机会放好钱举手一左一右站在覃国立面前时覃国立看看过路的车没人异常。这才把包随便一扔小娟接住了他仍然没有放松摆着手示意着两人车。

    这下可吃憋了小娟和司机坐到了车好在包里是要的东西可来不及检测了也不知道真假那人已经拍门车了奈何两人的武器都被自己扔了小娟登时恶从心头起一系安全扣瞪着眼一摆头恶狠狠地来了句:“撞死他。”

    这车比2020结实多了撞起来有优势司机知意轰声一加油门却不料有比他更快的前车窗里蓦地伸出一只枪来怦声轻响司机的脑袋就霜打了茄子一下子耷拉在方向盘小娟“啊!”一声惊声尖叫下意识地低头正巧看到了滴下的血sè她惊恐地开着车门翻滚出去了。

    目标消失枪口下移怦第二声枪响打穿了轮胎那辆车扬长而去。

    消声过了。枪声没有惊动更多的车辆。

    杀人不过是为了确认自己安全无人追赶而已。根本无视规矩无视人命。这才是真正的黑道悍恶。

    车呼啸着走了小娟心胆俱裂地、手指et抽搐地拔着电话.喊着:“吴总……他杀了小马手里有枪有手雷……东西……东西在我手我们没拦住往你的方向去了车号。车号……晋d3144……我我……”

    她哆嗦着听到老板的指令后抱着东西单身在高速路的狂奔。

    两公里多外吴中轩急了跳下车喊着把那人抓回来他吼着手下卡卡嚓嚓拉保险的声音一片。商务车疯也也似的掉头逆行飚在车道。几次堪堪险情让看着的吴中轩心直提到了嗓子眼远远已经看到那辆2020奇怪的是他把车停到了路桥拉开了后厢。狂奔着小娟看到那人往桥下扔箱子她蓦地明白了在电话.里喊着:“快他要从桥跑打死他……他杀了小马。”

    没错这位杀手根本没准备从路走。一箱两箱。随着绳索飞跃而下覃国立看了桥下一眼戴了手套两个多小时的准备时间他第一时间想到这儿接到钱车停在桥面。从桥下走就再多的追兵也拦不住。正兴喜系好拉绳人准备下时砰砰两枪炸响在身边他一激灵滚到了车后的掩护下侧眼一瞅前方逆行来了一辆大商务里面伸手几支枪在乱shè片刻被去向一辆高速行进的私家车瞧到了**了句吓得咚声撞了护栏车打了几个滚叙斜斜地靠在路后面的车咚咚咚追尾去了。

    眨眼间商务车横冲直撞撞了2020轰然作响车后躲的覃国立急速后退商务车的人也被撞得七荤八素。来向几辆车堪堪刹住后面咚咚几辆追尾了。

    人若疯狂鬼神难挡两方急红眼了被追的覃国立没想到策应在前面也急红眼了这个场合若不尽快脱离怕是很交待到这儿了。撞车的刹那他借势一后躲手松了骨碌碌一个手雷扔过去车冲下来的人刚刚看清猫行的覃国立手势刚起轰一声炸响最近的收势不住被气浪炸到了路另一向瞬间四个人面目全非两边的路面的车里都惊恐在看着这个现场连喊都忘了。

    炸弹响了四条鲜活的生命眨眼间面目全非那惨烈的现场冲击着每一个人的视线有人开了车窗在呕吐。

    炸弹响了眼见着倒了四位小娟吓得一阵腿软裤子里湿湿的一下子跪在地了。

    炸弹响了侥幸躲过的吓懵了不敢露头了覃国立一个箭步飞跃了桥栏顺着拉绳往桥下放。

    桥面以炸点为中心紧急刹车的声音此起彼伏不多时挤了个满满当当两边的路都堵死了隔着车玻璃惊恐地看着的路人半天才想起来手在哆嗦着拔着电话.:110。

    远处高速交jǐng声嘶力竭的jǐng报声响着向出事地急驰。

    近处猫在商务车后惊恐地看着倒地的同伴有一位拉着其他人轻声喊着:“怎么办?”

    “快走。”有人抹了把脸的硝烟吓住了他们几人起身看到了桥面的人已经把两箱钱放到了摩托车后一辆轻型越野那人不忿间扬手就是两枪奈何桥下的人动作更快仅仅是迟疑了一下下呜声一加油门绝尘而去。

    几人接了小娟步行着往吴总停留的方向飞奔现场躺着的有气绝的、有呻吟的、浑身血迹向视线所及的车主伸着手求救不过那样子谁又救得了他们?

    吴总终于等到了奔回来的属下一听折了五个又听连人都没抓着一下子泄气了咬牙切齿掏着口袋里的信号追踪塞到了一位锅盖头手里嚷着:“去追杀了他钱都是你们的……桥下是山路他跑不了多远妈的你们几个人干不过他一个?快去小娟你跟着我。”

    那些被吓住的一下子又被巨额款项刺激到了就近越过围栏找着山路往信号的方向追去此时小娟才把来之不易的包递到了吴中轩手吴中轩却是无暇辨别了他惊恐地拿到手里捋了把吹乱的发型拉直拍着包道着:“但愿是真的要是真的咱们还有条活路。走赶紧走这地方呆不得了。”

    “吴总他们怎么办?”小娟望着远去的同伴那是追着箱里的信号追踪去了。钱里还做了手脚可就做了怕是也拦不这个悍匪了。

    “各安天命吧这次我能不能逃过去还得两说。王八蛋***这么狠是谁***这么狠。”吴总悲戚地道着像受了天大的委曲那般哀怨踩人欺负人已经习惯了从来没有感觉到被人欺负会是这等的难受。两人快步走着缓冲带着还停了一辆车却是为了方便在潞州租的此时这辆车可成了救命的工具了车沿着空旷的高速路往省城的方向急速驶离了……这下子动静大了到现场的高速交jǐng一眼便激得喉头作呕蹲着直吐被手雷袭击到的人脸几乎变成一堆烂肉了粗略地看了现场一人汇报一人分流车辆车祸伤了两位救援赶到时稍加清障把去向的车道让开了一侧路先通了。

    收费处事发去向已经封路了只容jǐng车通过等大队的jǐng车驶到现场时滞留的车辆已经分流出去了一大半范洪畴从车跳下来在地方刑jǐng的引领下粗略地看着现场一伸手:“拿地图来。”

    “马、北庄、姬家湾、刘庄这一带光地图标注就有四条路越野摩托车的活动半径至少二百公里左右都是山区这可难抓了。一定要抓到他这个人丧心病狂了。”范洪畴道着回身看支离破碎的车辆和亡者时连他也有点怀疑对嫌疑人的判断了犯罪升级的远比想像中要快得多是什么促使他用更激烈的手段对付这些人?

    答案出来得很快从一位伤者的嘴里得到了大概三百万的交易钱被拿走了。三百万足够干出这些事来了他和现场处理的刑jǐng在设法联系着建立一个统一指挥的频道却被告知已经有特jǐng中队的追逃在路了。

    他望着越来越多的jǐng车的jǐng察望着已经顺着逃跑路线追击的同行望着惨不忍睹的现场有一种深深的无力感袭来事发仓促多头指挥又在这么大的山区不知道这一次会不会又像以前让这个人从容溜走………(未完待续)rq_T_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商海谍影余罪黑锅红男绿女香色倾城超级大忽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