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小说 > 《香色倾城》在线阅读 > 正文 网友上传章节 第71章 鸿雁南来相思泪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香色倾城》 作者:常书欣

网友上传章节 第71章 鸿雁南来相思泪

    信!信!

    那是一封白sè的信封,印着邮寄幸福的标识的信,那天是个阳光明媚、海风飞飞的rì子,他记得洒在海面的阳光像师姐的笑脸,牵着他进了那家邮寄幸福的小店时,很神秘,又很期待地把两张印着天风海岛风景的信笺分给他两张,笑着jǐng告他说:“不许偷看。”

    不过怎么可能不偷看呢,单勇乱瞟眼光,他忍不住期待,在师姐修长的纤手下会给自己未来写下什么来。不过左熙颖不让看,干脆钻进里屋的小间里了。

    单勇记得,那神秘得仿佛捧着心爱之物的样子好让他心醉,把店主那位大叔也逗笑了,不过把单勇难住了,他拿起笔,千言万语却不知道该第71章 鸿雁南来相思泪写什么,特别是该写给未来的师姐什么,他像在学校做一道难题一般,咬着笔头问老板:“老板,我写什么?”

    “写明年的这个时候,来给她戴上结婚钻戒。”老板笑着教唆着。

    “这不瞎掰么?八字还没一撇呢。”单勇不确定了。

    “不就差一撇吗!?有一年的时间还画不上另一撇?”老板笑道,那jiān商表情在那个时候看得格外可爱,一下子让单勇喜欢上这个脑门秃了一少半的家伙了,于是他又悄悄道着:“回头把她的信先给我,我给你钱。”

    “小伙子,我可以给你,不过你想好了,那样你就少了一年的期待和一年后的惊喜。”老板道。一下子把单勇说得不确定了,老板又笑着轻声道:“这就是幸福生意,我们有钱赚是幸福的,你们有牵挂也是幸福的,何必非要把幸福一次xìng挥霍呢?”

    这老板,做生意做到人心里了,那笑吟吟的样子,实在让人觉得可爱。

    于是单勇不问了直觉得这个另类的生意经似乎很有它的道理,即便是它的基础是建立在少男少女那种美好第71章 鸿雁南来相思泪的憧憬中,他笑了笑,可真不知道自己该写什么,于是大笔一挥,龙飞凤舞地画了一张,轻轻地叠起来,画得什么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眼睛定格在这个天风海岛,定格在视线所及的海平面上,这里和响马寨的山上一样,有一种让人心里宁静的功效,他喜欢这儿。

    师姐huā了好大功夫才写完,出来时,他已经封好了郑重地把两人的信收到一起,交给了笑吟吟地老板,然后神神秘秘地拉着单勇走,单勇好奇地问:“师姐,透**你写的什么?”

    “不告诉你。”左熙颖莞尔一笑。

    那一笑定格在单勇的记忆中,此时才发现记忆是如此的清晰即便环境和时间的更迭也没有磨去,即便是身边走马灯似地换过女友,也没有掩去这段让他陶醉的回忆此时他心中的迷茫渐渐清晰,他扪心自问着,也许是自己心里一直在期待着,所以才如此地怅然若失,也许自己一直没有死心,所以才狠着心在守候一个悲剧的结果。

    有很多可以挽回的,单勇有点后悔不该把那串天珠还回去断绝了往来却隔不绝思念。

    上山了,他使劲摇了摇头,一直在对自己说着:她是谁?她算什么?我和她根本没有发生过什么,我根本不欠她什么,我何必要这样!?他使劲地摇摇头,说服着自己,可说服不了眼睛的模糊和鼻间的酸楚,现在能想像到的师姐不再是明媚的笑厣,而是她凄凉地、孤独地躺在洁白的病室里,她的身边,已经是一个无声的世界,她也许永远要呆在那个无声的世界里,没有人再会知道,她曾经的风华在多少的眼中是最亮的一抹风景。

    嘎声车刹那响马寨地停车场,单勇抹了把眼睛,奔向胖婶的家里,响马寨来信的都在胖婶家里,她家离路口最近,邮递员每每来时的扔下就走,要耽误,肯定就在这儿耽误了,他奔进去,一把揪着拿着扫帚的胖婶,眼睛血红问:“胖婶,我的信,有我的信。”

    “啊,有……”胖婶一紧张,扫帚扔了,指指院子里凉架,结巴地说:“你……你你不是不要了吗?”

    “谁说不要了。”单勇吼着,把胖婶惊得一个趔趄,他扔下人,奔向凉亭架子下,草编的大箱子,整整一大箱子信,他一看明白了,自从响马寨山上的生意红火,信就没断过,有咨询价格的、有邀请什么商务峰会的、有邀请编撰名录的、还有推销产品的,多是署着响马寨负责人的名字,有人还查到了单勇署上他的名字,这种信,单勇那会瞄上一眼。

    可师姐信也被埋没在其中了,这却是始料未及的。

    他附下身刨着,司慕贤和宋普奔进来时,胖婶一屁股坐在地上,惊讶且紧张地看着疯也似地单勇,司慕贤赶紧地扶起来,胖婶唠叨着:“哎哟哟,这倒霉孩子,吓死我了,我以为出了什么事,不你说的不看这些破玩意,还不知道你叔生火烧了多少呢。”

    “什么?烧了……找不着我把你家房子点了。”单勇咬牙切齿地回头道。这可把胖婶惹急了,跳脚大骂着:“你点、现在就点,了不得了你,你爹敢不敢跟我这么说话,有俩钱拽了是不是?”

    司慕贤赶紧地劝着,把胖婶往家里扶,回头看单勇时,他也是几分同情的眼光,那一箱子,几百封信呐,就真找得出来,怕是也要为时晚矣,他踱步上来,帮着单勇整着,看着发出地,单勇却是乱了方寸,乱翻着,东刨一把、西抓一片,宋普刚要蹲下来帮忙时,冷不丁单勇触电似地站起了,手里狂喜地拿着一封信,两人跟着起身,信上,那一行娟秀的小字,想得出是出自谁的手:潞州市北城区响马寨村单勇(亲启)。发出地,鼓浪屿1314号邮寄幸福店。

    “就是这封。”单勇摩娑着信,两眼放shè着幸福的光芒,像找到失去已久的珍物,他捧在手里,有一种舍不得拆开的感觉。从没有见过单勇这个样子,也想像不到xìng格里铁血成份很浓的蛋哥还有这种小儿女的作态,司慕贤有点哭笑不得了,提醒着:“如果怕失望就别看了,存着留个纪念吧。”

    “什么意思?”单勇翻着白眼,瞪着贤弟。

    司慕贤看了宋普一眼,却是没敢说。连宋普现在也不知道左熙颖到了什么地方,真是热血一上头,回头再找不着人,司慕贤怕他更难受。

    可你挡不住这些事,单勇剥开了,躲着两人,转过身,抽开了信封,展开了信笺。

    然后,再没有然后了,那个背对着两人的动作定格了,像石化在院子里。很久都没有动。

    司慕贤看了宋普几次,宋普也看了他几回,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那是他们两人之间的秘密,唐突地上前看似乎又有不妥,良久,看到单勇黯黯地蹲在地上时,司慕贤按捺不住了,凑上来,轻声问着:“写得什么。”

    单勇没说话,把信笺递给司慕贤,司慕贤咦了声,眼前一亮,无字的情书,一副漂亮的简笔画,画上升起着一轮海上明月,海边坐着两位相依的人,是观海、是听cháo、是絮絮情话、是喁喁私语,那画的意境让人的第一感觉是很美,接下来又是一种很神往和陶醉。

    “是熙颖的手笔,她从小跟着左老学过国画。”宋普轻声道,拿着看了一眼,小声问着单勇:“这是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就是……一起去看海。”单勇轻声道着,似乎沉浸在回忆中,半晌起身,他又在自言自语说着:“我画的也是这个,怎么可能?她想的和我一样。”

    单勇失魂落魄地说着,失魂落魄地走着,出了院门,连后来的哥几个也没搭理,像是魔症了一般,在喃喃着“怎么可能?我画的,她也是画的,怎么可能是一样的………怎么可能,‘…”

    喃喃着,呓语着,糊里糊涂回了家里,雷大鹏哥几个追进院子时,他又魔症般地上了阁楼,把自己关在家里了。

    “完啦,蛋哥神经啦。”雷大鹏摊手一道,好不挽惜。

    “你才神经了,那叫为爱痴狂了。”董伟道,不过马上被张卫华驳斥了:“少扯蛋,老大又不是纯情小处男,神经能这么脆弱?”

    “不会是心爱的妞,被别人上了吧?”栗小力翻着白眼问哥几个。

    “很有可能,说不定成孩子他妈了。”白曙光道。哥几个乱猜着,一个猜得比一个伤心。

    “哎,慕贤,到底怎么回事。”宋思莹没心思听哥几个乱扯,追着司慕贤问。

    一群人聚到了院子里,司慕贤亮着那张jīng美的简笔画,把事情的原委道了个七七八八,一说是他们一年前互相给对方的信,让众人觉得好讶异,再一说是两个人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都是无字情书,居然都是相同的内容,让哥几个理解不了,总觉得不可能的多。

    不过宋普马上明白了,为什么左熙疑一直捧着信哭,那是在痛失一段美好的恋情之后的伤心。

    “这个要不是巧合,那就是心意相通了。”章芸笑道。

    “我觉得好浪漫嗳。”刘翠云异样的羡慕道。

    “浪漫个屁,没听贤弟说嘛,都自闭了,弄回来也是个病秧子了,要不咋说红颜薄命涅,这太漂亮的妞就不能勾搭,事多呢,那如咱老婆。”雷大鹏感慨地道着,不过这回卖好没到扛上,被章芸揪着踹了两脚,余下的哥几个直看笑话,特别是那俩胖弟,就喜欢看雷哥挨踹,还捧着手机给留影呢。

    都说着,没人注意到宋思莹的脸sè铁青,转身就走,她上车一走,刘翠云觉出不对来了,拉拉司慕贤,司慕贤也是一筹莫展,小声道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触霉头。”

    “可这咋办涅?要不我不上班了,咱们坐这儿玩会,以防蛋哥想不开跳崖殉情啊……哎哟哟,老婆,你咋又拧我。

    ”雷大鹏说着,被章芸打断了,此事未了,新事又生,又来两辆车时,司慕贤一瞧,那叫一个苦也。

    郑锦婵父女和干爸妈回来了,隔着大老远嚷着:“哟,孩子们都在啊,这怎么啦?一个个哭丧着脸………进屋,勇呢,这孩子越来越不像话了,酸妮大老远来了,他也不说问一声。”

    走到近前才发现诸人的脸sè都不对,细问之下,才知道这一节的事,滕红玉有点紧张了,直瞅着郑锦婵的脸sè,儿子的感情世界她不甚了解,不过众人言语里的那位对她既陌生又遥远,倒是身边这位中意得紧,老单笑了笑,道了句:“让他们年青人自已解决去吧,都得从这儿女情长中过来嘛,这事我们掺合可不合适,老郑,来来,看看我藏的曲酒。”

    “嗨,这老不死的,一点不关心儿子……嗨,酸妮,你,那你去吧。”滕红玉没有拦住丈夫,也没有拦住郑锦婵,回头时那帮干儿干女偷偷地笑,她剜了一眼训着:“笑什么,等你们老了就知道难过了,老的小的,没一个省心的。

    说着气咻咻进屋了,院子里几位的笑意却是更甚了,笑了会,都不约而同地往阁楼的露台上看,那位风姿卓约的郑总,一袭深sè的OK职装,正款款的敲着阁楼的门,不管谁看,都觉得单勇是身在福中不知福,有点自寻烦恼了。

    门敲开了,郑总进去了…………

    雷大鹏走了,被章芸扭着走的,这家伙从来都是帮不上忙只能添乱的货,都巴不得他走呢,一下把俩胖弟也带走了,走时直说有事通知,立马就来,不过估计这事,对于脑细胞组织很简单的这哥几位,怕是有心无力。张卫华和董伟也上班走了,直说其他事吧,没二话,可这情事,除了自己想开,都没有别人能帮他想办法。

    不多会,只余下了宋普和司慕贤夫妻两人,宋普倒有点惶恐,喃喃地说着自己不该来,不该给大家找这些不自在,司慕贤却是笑道:“这不赖您,他就喜欢找这些不自在。”

    “你说什么呢?”刘翠云嗔怪了句,回头却是期待地和宋普道着:“宋老师,师姐家里出这么大事,也挺可怜的,于情于理也该去看看,别的不说,左老提携单勇也不是一回了,总不能不闻不问吧?让他去看看,不就死心了。”

    “你懂什么呀?出那么大事,怕是人都难见到了。”司慕贤道,埋怨着老婆。

    这一说刘翠云不解了,宋普轻声解释了几句,名人也有名人所累,大女儿女婿的事把左老憋得不敢出门了,又有前妻和外孙的事,又连家都难回了,现在是长住京城,固定的联系方式也换了,而左熙颖,都不知道在什么地方,只是宋普最后一次见到时,那时候左老怕前妻和外孙再来sāo扰,准备把熙颖送到医院,可在不在厦门,不在厦门又在哪里,宋普却是一点也不知道。

    “啊?不能悲剧这么彻底吧?”刘翠云听得原委,嘴张成O型了。她兜里的电话响了,接起来了,惊讶之后是惊喜地喊了声,闪过身接的电话,然后悄悄朝司慕贤招手,回头却是咬着耳朵悄声道:“支书要回来,明天早上……怎么办?”

    “什么怎么办?”司慕贤没明白,老婆扬扬头,示意着阁楼上,司慕贤这回有点怒其不急的心思了,直道着:“我觉得他就是活该,处处留情,到头来身受其害。”

    “你是妒嫉,单哥现在是标准的高富帅,当然红颜知己要多一点了,都像你这么大出息倒好了。”刘翠云道着,似乎还站在单勇一边,气得司慕贤直挠脑袋,恨恨地说着:“早知道今天,我就不抢你回来了。”

    “算了吧啊,抢我雷大鹏居功至伟,你就一小心小胆没出息货……快想想办法,怎么办?”刘翠云情急之下,训着老公,司慕贤哭笑不得地问着:“你觉得支书和蛋哥,一对璧人;又觉得蛋哥和师姐,好不浪漫。你到底倾向于那一个呀?”

    “那一个也成,不过现在这个样子,就不成,你不觉得难受?”刘翠云道。

    “哦,那倒是。不过……有件事我得告诉你,其实蛋哥和郑总早就同居那个了……那个就在木屋,去年冬天。”司慕贤小声把那件丑事曝出来了。

    “啊!?”刘翠云苦着脸,现在一点也不同情了,直摆手道着:“算了,气死我了,我不管了。”

    说来就来,郑锦婵阁楼里出来时,刘翠云此时才觉得两人的关系确实非同寻常,这情况下还就她一个人敢上去劝,其他人知道蛋哥的xìng子,不高兴时,连亲妈也敢嚷。不过人下来,刘翠云心软得又有点同情这位郑总了,一刹那间雍容的郑总仿佛失去了好多光华一般,神sè黯淡,强作欢颜地和父亲以及单勇父母说了句话,回头叫着司慕贤,转达着单勇的话,让他招待宋老师。再然后,扭过脸,快步往车上去了。

    上车走人,宋普此时的惶恐更甚,她的到来把这里的喜庆气氛全给搅了,司慕贤邀着她下山,准备夫妻两人陪着宋老师去潞州看看,和中文系的老师见见面,然后再乘班机到到京城接儿子,宋普有点心揪阁楼上的单勇,不料司慕贤却道着:“你别担心他,从来都是他拿主意,别人代替不了他……回头我来陪他。”

    宋普回头看了眼紧闭着的阁楼门,上车时黯黯叹了口气,她很懊悔,真的不该来。或者,来得迟了点,到了这一步境地,她觉得真的很挽惜,两个人都在坚持着那份毫无价值的矜持,到头来,怕是要生生地错过了………(未完待续T,Xt,小,说天,",堂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常书欣作品集
黑锅超级大忽悠商海谍影香色倾城余罪红男绿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