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TXT小说天堂 > 全部作家 > 日本作家 > 井上靖作品及代表作推荐

井上靖作品全集

[+展开]

井上靖.jpg 井上靖(1907年5月6日——1991年1月29日),日本作家、诗人和社会活动家。曾任日本艺术院会员,日中文化交流协会常任顾问,日本文化财保护委员会委员,日本文艺家协会前理事长,川端康成纪念会理事长。井上靖一生27次访问中国,曾到新疆、甘肃等地实地考察,著有以西域为题材的作品《楼兰》、《敦煌》和《丝绸之路诗集》。对中国文化的感情至为深厚。

井上靖出生于北海道旭川市一个军医家庭。中学时代就酷爱文学,大学毕业后,在大阪每日新闻社任记者编辑15年。后辞去报社书籍部副部长职务,专心从事文学创作。1949年以短篇小说《猎枪》和中篇小说《斗牛》名噪文坛,后者获1949年下半届芥川龙之介奖,1976年获日本政府颁发的文化勋章。1986年被授予中国北京大学名誉博士学位。
井上靖作品具有鲜明的时代特征,反映了日本社会各种不合理现象,出版过5本诗集,也写过剧本和美术评论等,但主要成就是小说。新潮社出版其小说全集32卷。井上靖的小说,能够选取一些有社会意义的题材,对日本社会的种种弊端进行讽刺和抨击,有独特的认识价值。后来又发现了大量创作于20世纪30年代的未发表的作品,包括侦探、幽默小说和歌剧剧本等。
 
井上靖的小说作品具有以现代为背景,如《猎枪》、《斗牛》、《冰壁》、自传色彩强烈和历史小说等特色,如《桧伯的故事》、《我的母亲手记》、历史小说方面,日本史着重战国时代,如《风林火山》、《真田军记》、《淀君日记》,中国史则多以西域为取材来源,如《敦煌》、《楼兰》、《天平之甍》。他的作品多次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舞台剧,历史小说作品也被翻译成各国语言;他担任日本笔会第九任会长期间,也曾被认为是诺贝尔文学奖热门人选。《读卖新闻》2012年3月23日采访诺贝尔文学奖评审委员会会长培·伟斯特贝利,他表示井上靖曾被委员会委员们非常认真地讨论过。
 
《しろばんば》、《夏草冬涛》、《北之海》等作品的男主角伊上洪作,则是以井上靖自身为范本,描写幼年至青年的自传性小说《しろばんば》,描述他在伊豆岛伊豆市渡过的童年,《夏草冬涛》叙述他在静冈县立沼津中学校(今改称静冈县立沼津东高等学校)的学生时期、《北之海》则描绘他自沼津中学校毕业后近一年等待升学的日子,其中包括他参加石川县金泽市第四高等学校的柔道社团生活。在这些作品中,他也将实际生活里的周遭人物写入小说里,特别是《しろばんば》的阿缝奶奶,正是以外曾祖父井上洁之偏房、户籍上的祖母加乃,也是他人生中不可或缺的部分。另外井上靖的晚年三部作《花之下》、《月光》、《雪之面》乃是描写他亲生母亲八重的老年心境。
井上靖是一位大量取材中国历史的作家,他在人物的选取、人物性格的刻画以及题材的组织等方面具有鲜明的特点。在这类历史小说中,寄寓了作者对人生对历史的独特思索。在中国史传文学的叙事模式等艺术实践经验等方面,井上靖也有所承受与借鉴。井上靖的文学创作与中国史传文学有着紧密的联系。
他一生创作了大量评论、随笔和诗歌,而小说创作更是其事业的核心。在小说中,井上靖写得最多、最成功的是历史小说,尤其是中国历史的小说最为出色。他不仅在中国史传文学中撷取题材,以表现他对中国历史与中国文化的向往。
井上靖在创作历史小说时,治学态度是严谨的。他不仅查阅大量文献,详尽掌握史料,而且其历史小说总是由史籍记载过的历史事变为线索,以历史人物的行动为主导,加以想象和发挥,即使是虚构部分,也力求做到历史的真实和艺术的真实的统一。日本有关史学家便认为,井上靖的中国历史题材小说,所写历史事件是真实无误,经得起推敲的。
 
井上靖热衷于西域,发表了一大批以西域为背景作品,在这些作品中,他没有完全拘泥于细节的真实。他通过古朴幽深的笔调,以艺术家的视角审视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着重对人物性格内在矛盾及其复杂性的描写,开掘历史深层的断面,赋予作品以新的认识价值。他的作品,抒发了对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深厚感情,揭示了华夏母体文化的深刻内涵,把读者带到那远古的遐想之中。井上靖的西域题材小说营造的艺术真实和客观的历史现实,令人信服。
 

敦煌

简介:日本文坛巨匠、芥川龙之介奖得主——井上靖代表作之一,荣获每日艺术大奖,无数读者从《敦煌》的故事中惊奇地注目中国西部,更有大批游人拿着井上靖的西域小说,走上去往敦煌的漫长征程。作家对人生对历史寄予了独特思考,对中国史传文学的叙事模式亦有秉承和借鉴。在涉及这种题材时严谨的治学态度亦深得史学家称道。 莫高窟的浩繁经卷,究竟是谁为何埋下? 不留名姓的藏经人背后,还有多少未解之谜? 日本文学巨匠井上靖惊世之作,与《楼

冰壁

简介:列车马上就要驶进新宿车站的时候,鱼津恭太醒了。车厢里的乘客都站起来,有的从行李架上取下自己的行李,有的穿上春秋大衣。在松于站乘上这列火车后,鱼津就睡着了,起初还醒过来两三次,后来几乎没再醒过,一直睡到这时候。鱼津看了看手表。八点三十七分。再过两分钟列车就要进站。他使劲伸了个懒腰,然后把手伸进穿在毛线衣外边的茄克衫的口袋,掏出一包和平牌香烟,购一支在嘴里,眼睛朝车窗外望去,五光十色的霓虹灯一闪一现,把新宿的夜空映得通红。鱼津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