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六章 情深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六章 情深

  岁月混饨如一个哑谜,从来也没有人能预知自己在未来的岁月里会遇上什么。

  只有雪缘,已预见自己将泥足深陷,因她发觉自己不知为何愈来愈不想离开他……

  就在半月后的一个晚上,阿铁犹未归家,雪缘刚刚把煮好的粥端到桌上,甫一转身,赫然发现一条青衣人影已不知于何时站于她的身后。

  人影还有一具七彩斑谰、如鬼铣般的面具。她终于未找她了。

  “神母?”雪缘甫见她,当场如重遇亲人般喜悦。

  是的!神母与她曾情如母女,至少在雪缘的心中这样认为。

  神母却没有和她一样的喜悦,她只是淡然的道:

  “连我掠进来也无法察觉,看来为了他,你已把自己的惊世道行忘得一十二净。”

  雪缘面上一红。这段日子她确是在想着如何可令阿铁开心,经常心不在焉,她真的早已忘记自己身怀绝艺。

  也许在她心中暗暗吟千遍万遍的,再非移天神诀修练法门,而是一个“云”字。

  神母续道:

  “想不到以你神姬之尊,居然会如斯屈尊降贵,每天打扫煮粥,还替男人擦靴子,你这样做,人家还不愿领情呢!这种生涯,你不感到太过委屈自己?”

  雪缘一愕,仿佛有点感触,但犹坚持:

  “喜欢一个人,必须要如此包涵忍让,毫无条件付出;这个世上,没有不劳而获的情……”这一句,真不啻是痴男怨女的名言。

  神母道:

  “那你可有什么收获?”

  雪缘道:

  “我不管有何收获,我只觉得如今自己所过的生活无论是好是坏,足苦是甜,也是自己心甘情愿的,我自己所选的路我会自己负责,不用再受神的摆布。

  神母追问:

  “那你义认为自己眼前所过的生活是苦是甜?过得可惬意?”

  雪缘闻言眼圈一红,只因她着实活得不好,却又不知该如何向神母说起,一时间哑口无言。

  然而神母心细如尘,雪缘虽是不语,也猜知一二了,她又苦口婆心的劝道:

  “倘若活得不好的话:你如今还可回头的。我刚从搜神宫总坛回来,才得知大神官并未带阿黑回去见神,他早已不知所踪,神仍未知道此事。”

  “大冲官并未带阿黑回云见神?那……他俩去了哪?”雪缘诧异的问。

  “不知道。所以,你若要改变主意回头的话,还未太晚……”

  雪缘骤闻此语,霎时站在当场,她可会有半分动摇?

  不!她井没有半分动摇,相反毫不犹豫的道:

  “不!神母,求你别再劝我,我已决定……”

  今生都跟定了他!

  真是冥顽不灵!神母叹道:

  “仅为五年前第一眼看见他所种下的思念,即使真的要死,你也不怕?”

  雪缘心事重重的看昔神母,并没答话,倏地,竟然扑进神母怀内,眸子泛起一片泪光:她多年来对她的倚赖之情,突如其来地如江河缺堤般涌出来。

  神母还记得,这个已是十九岁的女孩,十四年前也是在她怀中哭泣,只不过是,十四年前她因为要面对一个完全陌生的搜神宫;今天,她却因为要面对一段无法捉摸、前路满布荆棘的情。

  这一刻,神母和她,仿佛又回到了当年,重拾那份亲如母女的感觉。

  神母一面轻轻抚着她乌亮的发丝,一面安慰她道:

  “孩子,别要哀伤,世上并无不可解决的事,凡事也不要太悲观……”

  雪缘泪盈于睫,埂咽道:

  “可是……无论……我怎样对他好,他……都对我……很冷,我……这次真的……算锗……了,他似乎……并不会……喜……欢……我……”

  神母温言道:

  “那你就回来吧,即使全天下的人都不要你,还有……神母会站在你的身边。”

  雪缘但听神母如此爱惜自己,泪终于掉下来,然而她仍是摇头道:

  “不!神母,我……我已经……无法离开……他,他虽然对……我不好,但……我不见他时……心里又很想……着他,神母,这……就是……情……了?”

  不错!这就是爱情!

  当你发觉自己无论怎样,也无法狠下心去离开那个人的时候……

  当你在看书之时,偶然在书中发现他或她名字里的其中一个字,而会不期然又升起了思念的后,这就是情了。

  神母无奈的点了点头,太息:

  “这确是情。看来你已对他动了真情,但,他既然不喜欢你,你不能不顾自己安危再泥足深陷下去……”

  乍闻此语,雪缘又奋力摇头,像已下了无比决心:

  “不,我早……说过,我一生一切……都会跟定他,这个决定……绝不会变,只是……我有预感,自己……的一生一世……不会太长,也许……不久以后……”

  但听见具不死之身的她也在预言自己会死,神母震惊道:

  “别再胡思乱想,你……还是好好等他回来吃粥吧!时候不早,我要走了!”

  是的!桌上还有一碗她下了千般心思的粥,等待着她心中的人回来吃!

  雪缘默默的坐回桌子旁,神母正欲转身离去,雪缘猝然又道:

  “神母,可否……答应我一个请求?”

  “你尽管说。”

  “应承我,若……有天我……真的遇上……什么不测,求求你,代我一生……保护他,特别是……不要给大神官……”

  眼见她对他如此情痴,神母还未待她把话说完,已道:

  “好,我应承你,只要我神母有生一日,步惊云绝不会死。”

  能得神母出言答应,雪缘很放心,缓缓的阖上眼睛,道:

  “谢谢您,神母。我不忍看着你走,请你在我张开眼睛前走吧!”

  又是“谢谢”!这个女子,怎的说“谢谢”成了习惯?

  神母面具下的双目看来亦暗暗泛起一片泪光,她最后为她吐出五个字:

  “好!你要保重!”

  跟着便消失于茫茫黑夜之中。

  可惜,这一夜当阿铁回家之后,依咱没有吃她为他所煮的粥。

  他只喝酒。

  第十七天。

  阿铁今天很早便已出外采药,只因他的酒愈喝愈凶,愈喝愈多,根本没有余钱可以买酒来喝,惟一方法,便是拼命的去采多一点药。

  惟是上天似于也不希望他如此酗酒下去,采了老半天,阿铁草篓中的药仍是少得可怜,不单如此,在黄昏回程的时候,更下起雨来。

  阿铁忙走到树下避雨,满以为待雨停后便可回家,这场雨却居然下了半个时辰,阿铁在百无聊籁之下,遂把自己早放在草篓中的那过来酒拿出来。

  阿铁心想,酒,真是人类的猪朋狗友,只要还有钱便还有酒喝,猪朋狗友也会围绕身边。若一朝山穷水尽,不仅无钱买酒,连猪朋狗友亦避之则吉。

  雨下得愈来愈急,阿铁一壹下肚,已开始有点醉意。

  他等得不耐烦了,故乘着五分酒兴,也不再理会雨停没有,缓缓的站起来,碰碰跌跌的直向前行。

  雨水打在他的身上,把他打得浑身湿透,他却似无所觉,斗地脚下一滑,一个踉跄,便倒地翻滚,恍如他的一生也随之倒下。

  翻呀翻,一直翻至西湖畔,苏堤边。

  雨水不停的打在湖水上,掀起了无数中浅笑着的涟漪;阿铁看着湖中自己的倒影,他的倒影苍白得惨无血色,原来他在大喝之后,面色会变得如斯铁青。

  这个就是自己了?这个就是步惊云了?

  阿铁惨笑,心想:这样让自己颓萎下去也好,他不要当什么不哭死神!

  他不由自主的抚着自己的脸,接着,他突然发现一件怪事!

  赫见湖中自己那个影倒影,竟然没有像自己一般以手抚脸,而且,还向阿铁展露一丝诡异的微笑。

  阿铁一骇,连忙揉了揉眼睛再看个清楚,这一次水中的倒影却并无异样。

  阿铁方才感到宽心不少,可能是自己喝得大多酒了,双目才会如此昏花、不济。

  正想勉强再站起来,霍地,一双强而有力的手赫然从湖下闪电伸出,一把看攫着呵铁颈后,发力狂拉,想硬生生把阿铁的头拉进水中。

  呵铁大惊,当下酒意也消了一半,急忙以双手拼命按着堤边。

  这五年来,他在村中一直以力大无穷见称,如今生死悠关,更是使尽全力,“哗啦”一声:他身形猛地向后撑起,水中狂拉他后颈的人也给他硬生生拉出水面。

  二人一起重重跌到地上,阿铁于伦惶中定神一看来人,不禁当场大声惊呼一声。

  “阿黑?”

  不错!眼前人和阿铁长得一模一样,而阿铁只消一眼便知道他是阿黑;阿黑那种冰冷的眼神,他与他共同生活五年,一眼便可认出。

  原来适才水中的倒影并非阿铁自己,而是阿黑!

  只是,阿黑此时正冷冷的盯着阿铁,嘴角又泛起那丝邪异的微笑,就像完全不认得阿铁是他大哥一样。

  在他眼中,阿铁似乎已成为了他要擒杀的——猎物!

  如今既然一击不能得手,阿黑亦不再勾留,双腿一蹬,便回身退走,身形之快,简直有如一头黑色的豹,矫健无比,速度令人咋舌!

  “阿黑,另走!啊铁慌忙站起来发足狂追,然而阿黑的快看来已是人的极限,阿铁根本无法追上。而且追出不及百丈,阿铁体内的酒意也因发足狂奔而愈来愈盛,他斗觉酒气攻心,脑海一阵迷糊,便仆跌在地上。

  惟是在他失去知觉之前,口中远是不断如梦吃般呢喃道:

  填好,阿黑……你真的……没有死,但……你……为……何……完全……不……认得……我?”

  啊……黑,我……是……你……的……大……哥……啊……”

  呢喃声冉冉沉不可闻,阿铁终于昏了过去。

  滂沱大雨还是下着,似在哀悼着人间有情……

  这一倒,阿铁就整整昏了两天。

  只因为,雪缘发现他的时候,他仍是倒卧在大雨之下,浑身已给丽水打至僵硬。

  然而雪缘把他带回家里后,他的身体反而开始发热,他病了。

  阿铁的脑海虽一片迷糊,惟仍可依稀感到雪缘把他的上衣脱去,一双玉手抵住他的背门,他当然明白她想干些什么,他迷迷糊糊地、虚弱地喊:

  “不……要,我……不要你……破誓,以……移天……神……神……决……替……我……驱……热……”

  雪缘的掌立时顿止了。阿铁感到,她又为他穿回上衣,两颗烫热的水珠,滴在他的脸上,他还没机会琢磨那是什么水珠,已随即什么也无法感觉了。

  再度回复知觉的时候,阿铁是给一个男人的声音弄醒的。

  “他已无大碍,醒来后便可下床了,不过,为要让他能好好固本培元,你一会把这碗早已煎好的药喂给他服下吧。”

  阿铁又听到雪缘唯唯称是的声音:

  “我明白的,多谢大夫!可惜这些银子还不足够,我索性打后给你一起送来吧!”

  阿铁开眼睛,只见雪缘正把一个男人送出门外;那个男人,正是村里收费最昂、最医术亦最高明的唐大夫。

  唐大夫离去后,雪缘方才缓缓转身,拿出一些碎银子一面细数着,一面满怀心事地步回屋内,乍见阿铁已从床上下来,脸上的愁容登时一扫而空,喜形于色问:

  “阿铁,你……醒过来了?”

  阿铁并没回答,只徐徐坐到桌旁。

  雪缘不以为意,一边把余银放到桌上,一边道。

  “你醒过来便好了。你知否自己已昏了两天,全身火热?我本想以移天神诀替你驱热你又不肯,惟有找唐大夫回来替你医病……”

  说着正想端起那碗培元药茶给阿铁服下,讵料还未触及那碗药,阿铁猝地道:

  “唐大夫素来收费最昂,你,那来这么多的银子?”

  他指着桌上的碎银子,雪缘纷厌陡变,想不到阿铁甫醒来便问这个问题,霎时答不出话来。

  她前来阿铁家暂住之时身上并无分文,在也是以徐妈留下的一袋米粮赖以为生,如今又为何有那样多的银子?看来,这些银子的来历大有问题。

  阿铁斜瞥着她,猜测:

  “这些银子,是你回去搜神宫分坛拿回来的吧?”

  “我……”

  雪缘没料到阿铁居然会如此猜度她,看来十分失望,陡地哑口无语,站了半晌,正想张口解释,然而阿铁并不给她任何机会解释,他勃然变色,高声道:

  “难道……你已忘了自己的誓言?你不是说过绝不回去哪里?绝不再取哪里半分半文?你要重过新生?”

  雪缘的头垂得很低,低得令人无法可辨她此际的脸色,她可有半分委屈?

  阿铁第一次如此疾言遽色地道:

  “我讨厌没有原则的人!即使你拿钱回来救我也不会多谢你,我不想再见你!”

  说罢演手一挥,当场把桌上的药与银子一扫!他是故意的,他要乘势赶走她!

  “崩”的一下碗破声混和了银子细碎的堕地声,顷刻之间,地上撒满了寥落的银子,还有药碗的碎片,和倾泻了药茶。

  那些银子,散乳得如同雪缘被伤害了的自尊。

  那些碎片,碎得有如她此刻的心。

  雪缘村镇表情地看着满地狼藉,看着那些银子,眼泪已不住在她眶内打滚,但她远是忍着不流。她做梦也没想过,自己一片苦心,竟会换来阿铁如此无情的对待。

  也许她本来预算阿铁醒来后,会因为她找来银子替他医病,会对她好一点,岂料如今……未曾相爱,已经无情!

  他怒得一脸铁青,她落得一脸苍白,或许,这原是他和她的本来面目。

  她忽尔凄然蹲下身子,徐徐的小心奕奕的检抬那些撒了一地的银子,就像是一个遭子女遗弃街头,倚赖拾荒维生的老妇,她并无半丝抱怨。

  纵是最无情的男人瞧见她伶仃可怜的样子也会不忍,不过阿铁仍不放过,道:

  “你犹执迷不悟,还要检抬这些银子?”

  雪缘并没抬头看他,只是自顾一边捡拾着银子,一边木然的道:

  “阿铁,无论……你喜不喜欢,这些……都是……我找来……的……银子,我……不会……胡乱……丢弃……”

  说着已开始有点硬咽,但她仍深深低着头,不让阿铁瞧见她此际的脸色。

  只因为,她的脸色正流露着真相;而真相,却是相当可悲,她宁愿他不知……

  一宿无话,两宿无话,三宿也无话。阿铁似乎已绝不会和雪缘说半句话,也没有告诉她关于他遇见阿黑的事,免得她又牵涉入这件事内,他只想她仅快离开这里。

  而且在病痛的第二天,他也不想在床上枕下去,免得再受她的照顾,故而一大清早便出去采药。

  其实若真的要摆脱她,阿铁只消不再回去就是,可是天大地大,若不回家,又不知该往何处?更何况,阿黑可能随时都会回来他不明白,为何阿黑竟会安然未死,为何他又会一反常态,掉过来袭击阿铁?

  但阿铁决定不再多想,一切疑问,就待阿黑现身后再作打算吧!

  如此这般又过了三天,一直相安无事,直至雪缘留下来的第二十四天……

  第二十四天的中午,一个惊心动魄的中午……

  阿铁那天的收获十分不错,背上那个草萎在中午时已给塞个满满,于是也不再采药下去,一径便往市集上的药铺交货。

  货银两讫后,阿铁不想再采药,霎时间不知该往何处溜达,心想:不若早些回家云休息吧!反正即使雪缘在家,他也大可躲在房中喝酒。

  心意既决,阿铁便赶快回家,然而在他回抵家里时,出奇地,雪缘居然不在!

  阿铁从没想过,雪缘每天在他出外采药时会在家干些什么,不过他也不大好奇,径自步进自己房内。

  犹未坐下歇息,屋外便传来了一阵敲门声。

  “谁?”阿铁连忙赶去应门,但见门开处,那个替其治病的唐大夫正站在门外。

  唐大夫看来并没预计应门的会是阿铁,一站,随即笑了笑,问:

  “阿铁,是你?你身体可好?”

  阿铁不明白唐大夫为何会中午到访,惟有寒喧道:

  “还好,谢谢你上次替我治病。”

  话未说完,已发觉唐大夫的眼睛并不是在看着自己,而是落在屋内:像在搜索着一些个么似的,阿铁奇问:

  “唐大夫,你在看些什么?”

  唐大夫皱眉道:

  “阿铁,你的未婚妻……雪缘姑娘在吗?”

  阿铁为之错愕,没想到雪缘居然对唐大夫自称是他的未婚妻,心里虽然有点恼她可恶,可是不知怎的,又有一点甜意,他答:

  “她不在,唐大夫,你找她有事?”

  唐大夫似乎井没听见阿铁的话,只是自顾低声沉吟:

  “她不在?原来……传言非虚,唉,真是可惜……”

  言罢蓦然从怀中掏出一包小小的碎银子,递给阿铁,道:

  “阿铁,对不起,请你把这些银子交回雪缘姑娘,这些银子,老夫受之有愧。”

  阿铁甚奇,问:

  “唐大夫,我……根本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唐大夫道:

  “原来你还不知道?那好吧,就让老夫告诉你,事情是这样的……”

  “六天前的一个风雨之夜,我家门外忽地传来了一阵急速的拍门声,于是老天便去应门,却想不到门外的是个一身白衣的少女,斯时她已浑身湿透,想必是有亲人病危,她不惜冒雨前来求我出诊……”

  阿铁听到这里,不禁记起自己在病得迷糊之间,曾叫雪缘不要以移天神诀救他,只因他这一句话,她便冒雨夜行,不期然升起一股惭愧之意……

  唐大夫继续说下去:

  “那个时候,她已为你急得泪流披面,但风大雨大,我实在不想踏出门口半步,遂胡乱要了个诊金,希望她知道而退。”

  “唐大夫,你向她要多少?”想到雪缘为他泪流披面,阿铁的脸色已愈来愈青。

  “三两!”唐大夫面有愧色的道。

  “三两?”阿铁膛目结舌。三两银是一个不菲数目,医丧殓葬包办也不用这么多!

  唐大夫道:

  “是的!我本预期她会离去,谁知雪缘姑娘仅是一愣,跟着便重重的点了点头,说没有问题,不过她手上并没那么多钱,她说一定会赚钱还给我……”

  “当时我见她竟毫不犹疑点头,心中也被她对你的关怀所感动,私下有点不忍,于是也就不由分说,与她一起来给你诊症。”

  “来到你家的时候,你已全身火热,恐怕再这样下去若然不死,也会变成痴呆,可是药铺们早已关了,纵然我开方亦无药可配,但雪缘姑娘说不要紧,她有方法可找药回来,跟着她便不顾横风横雨,拿着那张药方扑了出去……”

  “一个时辰后,她不知从何处带药回来了,我见她一身白衣满是泥泞,当下也明白是什么回事,遂也不再多问,赶快煎药给你服下,才险险把你救活过来。”

  阿铁倏地感到心头一阵绞痛,他可以想像一个白衣的少女冒着狂风暴雨,独自在山间苦苦寻药,那种旁惶凄楚,只果全为了一个她心中的人!

  他突然惊觉,原来雪缘待他是这样的好,可是他却负了她……

  但他不是一心为她设想而要逼她难去吗,即使知道她对自己这样好也绝不能心软!

  “这之后,你经过两天眼药与调息,终于好转过来,而在第三天,雪缘姑娘已来找我,给了我一些银子。”唐大夫见阿铁不语,又道。

  “她,何来银子?”阿铁本坚决硬着心肠,然而还是不禁一愕,

  唐大夫道:

  “初时我也不大知道,只管收下,心想这些银子也足够自己素来所收的诊金,总算没有白医一趟,岂料第二天,雪缘姑娘又来登们造访,再给我一些银子……

  “我受宠若惊,一时贪心便收下了。但第三天,也即是昨天,她又来给我银子:算来已有半两,我实在受之有愧,于是便推说不想接受,只是雪缘姑娘坚决他说,这既然是她与我议定的,我不须可怜她,她要守信,嘱我照收好了……

  阿铁一直在静静的听,心中也在暗暗琢磨,雪缘到底何来银子?这些银子若真的是从搜神宫分坛取回来的话,她只须把银两一次给唐大夫便成,何须天天前去找他?

  阿铁有点不好的预感,遽然问:

  “唐大夫,今天既然你说受之有愧,我想,你一定已知道雪缘从何处得来银子?”

  唐大夫垂着头叹息道:

  “是的!昨天我已知道了,听说……”他摹地欲言又止。

  阿铁追问:

  “唐大夫,有活不妨直说。……

  唐大夫终于鼓起-口气道:

  “好的!阿铁,我想你也有权知道,雪缘姑娘为了你,据说在倚红楼里工作。”

  倚红楼?天!真是晴天霹雳!阿铁乍闻这三个字,当场站住,脸色陡地发白。

  倚红楼是西湖一所妓院!雪缘在哪儿可以干什么?她为他那样做,他怎担戴得起?

  雪缘……

  唐大夫犹在道:

  “所以,这些银子我真是受了也寝食难安,我连本来的诊金也不要了,阿铁,希望你把这些交给雪缘姑娘……”说罢又把那包银子递给阿铁,然而他并没有接。

  “雪缘!”阿铁翟地高呼一声,再不理会那个唐大夫,发狂般冲了出去。

  只因为,一股潜藏在他心底已久对雪缘的感情速如山洪爆发,他一直假装的铁石心肠终于崩溃,他很后悔会那样苛待她!他以为这样做是为她好,谁知其实对她更不好!

  情若要来,谁都阻挡不了!当他发觉自己其实是天下间最幸福的人时,会否太迟?

  倚红楼,楼高三层,是西湖市集内一座甚为触目的楼房,因为怡红楼外,一年四季,从早到晚,从晚到早,左右两旁总高悬着两排大红灯笼。

  倚红楼亦不冷清,相反其门如市,客似云来,这个世上,只要有肯买的男人,便有肯卖的女人。

  不过,倚红楼今日却来了一个很特别的不速之客,一个双目茫然、不知在找些什么的客人!这个人正是阿铁!

  他走进倚红楼后,刹那间竟觉惶然失措。

  但见楼内厅堂之上偌大无比,满是红男绿女,熙来攘往,女人们的衣饰更是俗艳华丽,令人眩目,阿铁只感到眼花撩乱。

  此时一个脸怀大痞的鸠母已迎了上来,涎着脸道:

  “嘻嘻,这位官人,是来找姑娘吧?……

  阿铁没有答她,只一直向前行,鸠母见自讨没趣,轻啐一声,径直走开,又强颜欢笑地去迎接登门而进的其他客人。

  阿铁站在厅堂中央,翘首扫视在上两层倚栏媚笑的姑娘,各女花技招展,争妍斗丽,零沽色笑,然而众女之中,没有雪绿……

  雪缘在哪?难道她正在……?

  一念及此,阿铁忽地心焦如焚,他原来如此在乎她?

  是的!他在乎她!即使她已沦为零沽色笑又如何?他绝不会计较,他只想找回她。当在不需要她的时候,当在苛待她的时候,她仍然坚持待他好,她便是真正的好。阿铁又回望厅堂上的众生,但见一片黑压压的头影,尽皆面目模糊、然而……众里寻她千百度,摹然回首……

  在那灯火阑珊深处,一条白影正徐徐的步出后园。

  是她?

  雪缘?

  阿铁心头一阵惊喜,就像如获至实一般,乘着鸠母们不觉,也跟着步出后园去。

  倚红楼原来像一个里外不一的伪君子,外表虽然风光旖旎,后园却污秽不堪。

  所有废物、剩菜全都弃在后园,故这里不但亢,还臭气熏天。这些地方只适合那些低贱的人在此工作,然而此时一条白色的影儿正把一盆满是碗碟、酒具、剩菜的大盆子捧至后园的空地上,旋即拧起衣袖,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干起清洗的粗活来。

  周围虽臭得中人欲哎,惟这个人一点也不介意,因为她所干的,都是为了心中的那个人,只要那人能健健康康的生活,她捱这点苦又算得什么?

  纵使日后他把她视如陌路,她也不会怨他!

  她正是雪缘!

  她并没有于阿铁所想像的工作,只因如今她所干的粗活,就连那些妓女也不屑做!

  盆中的碗碟、酒具异常多,好像雪绿无论如何努力,如何洗得浑身是汗,还是洗个不完;不过她心中有数,她必须在黄昏来临前把所有做好,再赶回家中煮粥,免惹起阿铁怀疑。她不想他知道她为他干了什么,免得他心理上再添额外的压力。

  只是她一面洗,一面似是在想着一些事情,故此也浑忘了警觉,她居然没有发觉不远站着一条人影,正偷偷窥视着她所干的一切,那个人已面无血色。

  雪绿想了一会,终于停了下来,她掏出一些碎银子,数着算着,还自言自语琢磨:

  “怎么办?只得这样少,相信还要干好些时日……”

  原来她所想的仅是如何赚钱还清阿铁的诊金?

  正自想得出神,倏地,她赫然发觉地上乍投一条人影。

  谁?她惊诧于自己的出神,竟然不知道有人到了身后,慌忙回身。

  一看之下,她的心登时差点跳了出来!

  她身后的人,竟是她朝恩暮想的一阿铁!

  阿铁正定定的看着她,一脸死灰;他的死灰,是因她为自己不惜如斯卑躬屈膝在这种下流的地方干尽粗活,他不知该如何感激!

  可是他向来都对她很冷,眼前他脸上的死灰却令她误会了,撤底的误会了!

  “阿铁……”她以为阿铁又要再次发怒,又要再掷她的银子,更何况她如此倒的态已结他瞧见了,自惭形秽、无地自容之下,她凄惶紧抓手中的银子便向厅堂的方向冲去!

  阿铁本想好好的和她说话,役料到她会夺路而逃,连忙紧追其后;二人甫出厅堂,阿铁已一把捉着她紧抓银子的手,张口正想解释:

  “雪缘……”

  只是她以为他又要再掷她的银子,慌忙道:

  “不!阿铁!求求你!别要再掷……这些银子!”

  话虽出口,惟二人这一纠缠,她一不留神手上一松,银子还是“的的答答”的撒了一地,她的心登时又如水晶般迸碎了。

  厅堂上所有客人和女人都不期然向二人望去,但见雪缘已狼狈地俯身捡拾那些银子,口中犹在道:

  “阿铁,这些银子都是我……辛辛苦苦以血汗赚回来的,求求你,别再……赶我走,请给我……一个机会……重过新生,即使是……很短的……时……间……”

  她的声音已渐硬咽,出奇地却井役下泪,只因千百双眼睛正盯着她在捡拾银子,还有不少人在穹穹嗤笑,幸灭乐祸,尽管他们不明白到底发生何事!

  她不要在人前流泪!她要坚强!她只想拾回自己光明正大、辛苦赚来的银子!

  阿铁站站的看着她一身出尘白衣满是污渍,看着她那双因长期干清洗粗活而泡至发白脱皮的手,他的心深深震动!

  他一直都高估了她的美貌,低估了她的意志,也低估了她对他的感情。

  他绝不想她沦落至此,他忽地鼻子一酸,心头涌起一股莫名的冲动,他想上前紧紧拥抱这个未尝过半点人间温暖的可怜女孩,他要以最温柔的语调对她说一句:

  我喜欢你。

  可是,就在阿铁正欲上前拥抱她的时候,雪绿已把银子拾回,她不敢再宜视阿铁,只把头垂得很低很低的道:

  “阿铁,我……知道是自己……不对,若你……要责备……我的话,就待……今晚回家……才骂吧……”

  说罢也不给机会阿铁说话,卑微地不敢看厅中众人,匆匆步出后园去。

  阿铁并没追出,他只是痴痴的看着她伶仃的背影,私下已下了一个决定。

  今日阿铁的家,未到该弄晚饭的时候,很早的时分,已升起了缕缕炊烟。

  那是因为阿铁已决定不再酗酒,从今以后,他要当一个好男人。

  她的男人!

  所以,这个下午,他特地买了菜和肉回来,他要为她一锅汤。

  汤,蕴含了世间无比温暖;若非喜欢一个人,谁愿站在家中个多时辰,苦待那杨“功成出关”。天下男女老幼,每天归家,也只不过是希冀喝地一口汤吧?

  更何况,这些菜和肉,已花光了阿铁向丰的钱,酒钱!

  不过他不管了,今夜,他决定要好好的待她。

  他要给她一个意外的惊喜,他会在她回来时,首先装作对她更为冷漠,不瞅不睬,然后就在她心灰意冷之际,他便会突如其来手紧紧拥抱着她,再说那句今日中午他在倚红楼欲说未说的话:

  雪缘,我喜欢你。

  是的!只说了这句话,他与她之间的情便可正式开始,只要说了这句话……

  即命名过后她的下场是死,他也会陪她一起——死!

  一切对他俩的阻挠:他都不怕了,只要这段情能够开始,谁还关心结局?

  既知难以永,不若珍惜片时。

  地老天荒于他和她,也许会因将来重重困阻变得遥不可及,然而至少,此时此地,此人此也,如她所愿,就让他俩不愿后果地真真正正活一次吧!

  想至这里,阿铁脸上泛起一丝温暖的笑意,他细心的拌着那锅混和了他无限心意的汤,徐徐的舀了一口,细意品尝,感到味道还不错。

  扑鼻的汤香,动人的心意。

  他要给她一个最意料之外的惊喜!纵使明白阴晴未定,但片时欢笑且相亲……

  把一切粗活于完的时候,雪绿并没有立即回家,只是漫无目的地在街上逛。

  因为她感到害怕。

  她的事已被阿铁知晓,她知道,回家后他一定会对她更冷,她不敢面对他!

  她不明白,为何每次看见阿铁冷漠的表情时,便会很不开心:

  有几次,她真的想过要放弃,回到那寂寞无比的西湖下,继续她修练的不死生涯。可是每一次她还是会留在他的身边,她始终离不开他。

  夜色愈来愈浓,黄昏眨眼便已过去,晚风也愈来愈寒,雪缘以双手紧抱着自己单薄的身子,一身白衣在晚风飘飞,一身飘零的身世了民在晚风中轻汤……

  她抬首看天,心想:天色已晚,也许,阿铁的气已消了?不若现在回去……

  然而,她还没回到家里,便已发觉,阿铁早已默默的坐于屋外的竹篱笆下,低下头一脸漠然。

  雪缘心积压不妙,估道他定是在生气了,每次他生气的时候,他总是冷若寒霜。

  她步至他的身边,歉疚地、轻声地道:

  “阿铁,对……不起,我……瞒着你……在倚红楼……干活……”

  阿铁不闻不答,因为他要为她带来更大的惊喜?

  雪绿见其不语,心里更觉难受,遂轻轻搭着他的肩膊,道:

  “阿铁,请你……原谅我……”

  她明明没有做错,却反过来求他原谅,可知她如何喜欢他!

  只是,阿铁仍没答话,他要到何时方才肯对她说他早已预备的话?

  雪缘于是又把脸凑近他的脸一点,她痴痴的看着他,再次轻唤:

  “阿铁……”

  他和她,此刻的距离是如此接近,只要他略为趋前,他便可紧紧的拥抱她,深深的亲……

  果然!阿铁霍地倾前紧紧的拥抱着她,他要立即向她表明心迹?

  雪缘没料到向来对她冷漠的阿铁突然如此热情,登时受宠若惊,心神一荡,脸上一阵绯红,她虽不明阿铁为何会突然一反常态,惟尽管如此,她已感到无限幸福……

  幸福,乎真的已降临在她的身上,她也有点不敢相信,但不能不信,阿铁的两片唇,已深深印在她粉颈之上……

  她只感到浑身发软,然后,她便赫然发现了一件事。

  印在她颈上的,并不是阿铁的吻!

  而是咬!

  野兽般的啮咬!

  雪绿私下为之一惊,慌忙运全身内力护体,猛地把阿铁重重震开,嚷道:

  “你不是阿铁!你是谁?”

  眼前人并没答话,仅是瞪着她诡异邪笑,嘴角犹渗着一道血丝。若雪缘不是有移天神诀护体,若雪缘不及时震开他,恐怕已被咬破咽喉了!

  她也愿不得颈上那个渗血的齿印,因为着着眼前人那张和阿铁一模一样的脸,她霍然涌起了一个异常恐怖的想法,她无比震惊地问:

  “你……是阿黑?天!大神官给你吃了什么?”

  阿黑依;日没有回答,他以行动回答!

  “嗖”的一声,他俨如一头黑色的豹扑向雪绿,身形快如闪电,那快,已超越了人类的快。

  “你吃了‘兽丸’?”她仍是无比震惊地问,同时间身形一幌,轻易便避过阿黑的攻势,可见阿黑虽快,她更快,快上许多倍!

  兽九?什么是兽丸?常人吃了之后会变成怎样?纵然雪缘身负绝世神功,但兽丸的可怕竟亦可令她不寒而栗?

  阿黑扑了个空,居然也不再缠斗,顺势向前飞逸;眼见阿铁久等的二弟经己出现,雪绿怎会如此轻易让他走?不由分说,闪电纵身而起,追!

  然而追至半途,她猝地涌起一个更为可怕的念头:

  “糟!中计!阿铁他……”

  天!

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魔渡众生再见无名搜神篇风云续集千神劫之再世情缘惊世少年四大天王之夜叉中华英雄风云系列九天箭神天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