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五章 无敌霸手手!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五章 无敌霸手手!

  那是一双强而有力、充满无敌霸气的手!

  这双手此刻竟紧扣聂风咽喉,誓要把他握至气绝身亡!

  而这只握着聂风咽喉的手,居然是一只穿着银线手套的手!

  手猝地一紧,聂风虽然没被它握至气绝,咽喉却赫然给它——捏破!

  五根铁铸一般的手指,竟已深深抓进聂风薄而脆弱的咽喉中!

  “啊……”聂风低呼一声,登时一坐而起。

  却原来,适才的只是一场噩梦!只是如今,他咽喉上真的有一双手,这双手,是梦为他抹汗的手。

  “你醒过来了?”梦瞧着他温柔的问;在悠悠跨进来的晨光下,她的脸比她的声音更为温柔,她脸上的那条瞩目的红痕,也霎时变得温柔起来。

  晨风一阵阵的吹进来,今天,看来会是一个晴天。

  小猫和小南依然昏昏沉沉的睡在聂风身料,聂风瞟见自己的左臂与小南的双臂早已缝满粗线,不由问:“梦姑娘,他兄妹俩已经没事了?”梦浅浅一笑,答:“已经没有什么大碍了,而且也是醒过来的时候。”“不过小猫虽已可下床,小南却还要在床上多躺五天。”她说着从一旁的桌子上端起一碗稀粥,递给聂风道:“聂大哥,要不要喝碗稀粥?”哦,聂风不虞她一大清早起来便已煮下粥品,虽然并不感饿,惟盛情难却,遂一手接过,把粥一口而尽,殊不知人口之物居然非常可口,不禁脱口一赞:“梦姑娘,你煮的粥很不错啊厂不错!这碗粥不但不错,更令聂风忆起当年其父聂人王,也曾为他与颜盈煮过无数美味的粥,可惜如今那些粥与那个曾是一代刀客的人早已不在,真是可惜……聂风道:“是了。梦姑娘,要你抽空照顾我们,可不知会否有碍你的生计?”梦嫣然一笑:“聂大哥言重了!你救了小南兄妹回来,我要多谢你还来不及;更何况,我也是在夜里才会到市集卖唱,平素大多留在家里等待病人上门。”“请恕在下冒昧。梦姑娘,其实你既是大夫,又为何会到市集卖唱?这样做,不觉太委屈自己?”“怎会?聂大哥,卖唱其实才是我的真正喜好!”女孩子如非为势所逼,怎会“抛头露面”?若这句话是出于其他女孩口中,可能有点虚伪;不过出于梦的口中,却是一句千真万确的话。

  她虽是大夫,但却不以大夫的身份来赚取生计,更在替低下城民诊症时赠医施药;然而她的生计,也井非来自卖唱,她自有她的财富来源:她卖唱,只为一个原因。

  她由小至大都听着她的“姥姥”重复述说一个故事,一个令她非常感动的故事;她很想无双城中的城民知道这个故事,所以她选择了一个最有效的途径——她决定把它唱出来。

  梦这个答复倒真令聂风有点不知所措,一时间涨红了脸,不知该如何聊下去;就在此时,忽闻两声“嘻嘻哈哈”的鬼马笑声,聂风与梦心觉有异连忙齐齐回首一望。

  只见小南与小猫原来早已醒了,兄妹俩一直在窥听二人对话;听至这里终于忍俊不禁笑了出来。小南虽然虚弱,犹模仿着聂风温文的语气道:“梦姑娘,你煮的粥很不错啊!”小猫也学着梦的口吻,怪里怪气的唱和:“聂大哥言重了!你救了小南兄妹回来,我要多谢你还来不及小南索性压低嗓子,天马行空大作一番:“既然你要多谢我,那不如嫁给我吧!”小猫更是人细鬼大,拍掌附和:“太好哪!那我们快快成亲吧!我很怕……自己……嫁……不去……啊……”说到这里,两个小鬼头又再忍俊不禁,“嘻嘻”的大笑起来,小南还笑至眼泪直流,道:“师父、姐姐!你俩真是世外高人啊!说话这样‘文皱皱’的,我们可真……熬不住……啊……”话未悦完,又与小猫一起哄笑,真害怕他的伤口会笑至裂开。

  给两个小孩这样出言一弄,聂风与梦的脸登时如遭火烧一般。

  双方都不敢瞧对方的眼睛,梦更是娇羞无限,道:“你两只小鬼剔再笑了!好了好了!我知道你们都很饿,我……这就给你们端两碗粥来!”说着已急急的跑出房外,不敢回首再看聂风的眼睛。

  不过她还是再有机会看见聂风的眼睛。

  就在小南兄妹吃罢稀粥,复再沉沉睡过去后,梦遂往厨中抓了一把谷,便到后园喂饲那里的三数头白鸽。

  她把谷撒到地上,鸽儿们便一拥而上,急相啄食。

  当飞禽走兽其实也挺不错,每天睡了又吃,吃了又睡,尽情尽性生活,完全没有任何尤愁顾虑,没有烦恼。

  人便不同了!人太复杂,大多感情纠纷,情仇恨怨,有部分人更太贪名求利,于是更多烦恼。

  梦撒罢手上的谷,不期然以手轻抚着正在忙于啄食的鸽儿;那些白鸽看来亦不怕她,任其抚弄,犹如她是他们的同类一样。

  斗地,一个令她“惊心动魄”的声音在她身边说道:“梦姑娘,你似乎十分喜爱动物。”“这些白鸽也似乎十分喜欢你。”梦一颗心怦然一跳,差点便要跳了出来;她并非因他突如其来的说话而心跳,而是因为他已在她身后三尺,他和她已如斯接近她甚至可以自己深不可测的功力听出他有多近。

  然而她并没有回头,只是仍佯装在抚着白鸽,悠然答:“聂大哥,你为何这样快便下床了?多躺两天对你有益。”聂风温然笑道:“可是不知何故,我总觉自己并没损失两成功力似的,好像还比之前更精神……”嘿!他当然井没有损失两成功力,因为已有两个人代替他!

  梦闻言身子一震,随即岔开话题:“既是如此,那聂大哥将要留在本城多久?”“还没想过!我看大概是十五至三十天。”聂风说到这里,不禁记起一件事:“梦姑娘,我曾应承当小南师父,不知在这段期间,我可否时常前来教他武功?”梦一笑,依旧背着他,道:“为何不可,聂大哥,我们随时都欢迎你。我相信小南他们也很想再见你的!”她边说边笑,霍地,她手中正抚着那头白鸽不知何故,竟向她“吱吱喳喳”的叫个不休,梦登时点了点头,把手缩回。

  聂风看在眼里,奇道:“梦姑娘,不知是否在下的错觉;那头白鸽,适才似乎在向你说话……”梦井没有掩饰,湿柔的答:“不错,它适才在骂我,抚它的手太用力了。”聂风一愣,问:“什么?你……能听懂雀鸟的说话?”梦终于回首一瞥聂风,答:“不!我并非真的听懂它们的说话,而是我可以感觉它们的意思。”“我不明白。”梦笑着解释:“由小至大,不知因何缘故,也许是天生的吧!每次当我以手触摸任何人或动物时,都可以用心感觉他们在想些什么。这种能力在我愈大时愈强烈;只有睡着的人和动物,我才无法感觉他们在想什么……”哦?想不到她居然有此异能?可是何足为奇?神州向来地灵人杰,千百年来奇人异士辈出,一点都不稀奇!

  只是,眼前这个梦,不但懂唱,还懂人和动物的心思,或许,这正是老天爷为她面上那条遗憾的红痕而对她所作的补偿。

  此刻,二人就这样面对面的站着;梦蓦然发觉,原来自己在说话之间又不期然与聂风的目光接触;她不知何解会如此羞着的眼睛,慌惶又弯下腰,假装安抚着鸽群,其实是在安抚着自己那颗怦然跳动的心。

  轻抚鸽儿,只为让自己多做点功夫,忙忙碌碌的,不须与他四目交投!

  聂风也感到气氛之尴尬,连忙于咳一声,袍拳一揖道:“梦姑娘,聂风已打扰多时,实在也应告辞了。明天我才再来看看小南兄妹的伤势,希望不会打扰你们,后会有期。”“那……好吧!聂大哥也要好自休息,后会……有期……”后会有期?这句给世人说了千遍万遍的话会否正是他俩私下的心声?

  梦的声音竟有点落寞,像是全因为他说要走,而且她还同时徐徐回首一瞥,可惜,她太慢了,聂风已步出破落的庭园,直向大门走去,她只能目送他修长飘逸的背影。

  一只白鸽速地落到她的指头上,又在“吱吱喳喳”的说个不停,她似乎听懂了他们的说话,粉靥当场通红,低声对鸽儿说:“什么?你们也认为……我很衬……他?”声音之中竟还暗暗带着点滴惊喜。

  “我……怎配得起他?连你们雀鸟们竟然也爱说笑……梦虽在笑骂,惟一颗芳心,想必早已飘到门外,那个“他”的身边了……惟就在她怅然若失的同时,一个冷硬的老妇声音突在她身后响起,道:“对了!你怎配得起他?他实在是一个外在内在都很完美的男人……”“完美的东西只可供人欣赏,谁都不配得到他!”“姥姥?梦井没有讶异于她的神出鬼没,她只是为自己的话给她听见而心慌。

  “虽然忠言逆耳,但你要好好的记着姥姥这句话了;这个世上最珍贵的,并非高贵情操、伟大爱情、无边智慧或旷世才华;这些所谓外在美与内在美,到了最后最后,全都不过沦为黄泥下的一滩血污幻影;一切都无法留下,只有一个字才会千古长存,那就是——”“义!”聂风对梦但言要留在无双城约十五至三十天,其实也是一句真话。

  只因为他对“倾城之恋”依旧渺无头绪,他还需要时间找出线索。

  犹记得,他潜进无双城的第二个清晨,也即是他遇见小南兄妹之前,曾把一张字条卷成条状,捆在无双城市集内其中一棵松树之上;这本来是他们天下会的探子互通情报的方法;他们把字条捆在市集上不为人注意的地方,便会有人收集情报,也会有人发放情报故聂风甫离梦的居所,便立即赶往市集,回去那棵他曾捆上字的松树上,方才发觉,他所写的字条已被取走;然而,那些探子为何没有留下字条回复、交待?

  他很机警,即时已明白是什么一回事。

  探子们没有给他留字回复,那即是说,他们也许己没有命回复他了。

  也许,他潜进无双事的事已被独孤一方获悉。

  不过聂风并不怕,事实上世上已没有什么能令他感到害怕的事情;只是他明白,以后在无双城内查察须加小心,每次出门皆要非常谨慎,以防有人在后跟踪。

  可惜他纵然万般小心,更曾暗自回去那座被烧毁了的圣关庙查察,却依然未能寻出半点蛛丝马迹;他惟有继续留下,静待事态有新的进展。

  如是这样,一日复又一日,他留在无双城的日子,终于已有十数天了……在这段十数天的期间,聂风已几乎走遍无双城每一大小角落,除了——独孤一方的“无双府”!聂风并没暗探无双府,一来是为了这是独孤一方的大本营,守卫最为森严;不过守卫森严其实也不是很大的问题,聂风自信以自己的轻功,即使被发现了犹可来去自如;当然,他没必要给独孤一方一个发觉他的机会。

  最重要的一点,反而是聂风根本便不认为独孤一方有任何可疑;若“倾城之恋”真的在无双府内,独孤一方早便以之来对付天下会了,又何须与雄霸结盟”所以思前想后,“倾城之恋”,应该不会在无双府内。

  那,它到底在哪儿呢?

  聂风一直在想。

  这段期间,聂风不单在找、在想,而且每天也会去拜访梦,一来是想看看小南兄妹的伤势,二来……二来?还有二来?他其实也不知道自己为何会再去哪里?或许,小南兄妹的伤势只是他的藉口……他只知道,梦给他的感觉十分亲切。

  她十分神秘。

  说她神秘,是因为她那高深莫测的医术,到底从何学来?还有她的姓,她从来都不向聂风提及片言半语;甚至乎,聂风始终不明白何解她要固守在这座看来异常破落和古老的大屋内;以她医木之精湛,为何不往无双城外的世界闯一闯?

  后来聂风方才明白,她不往无双城外闯,全因为这里的低下城民。

  每天午膳过后,便不断有许多低下城民从无双城的贫穷角落络绎前来,也是梦一日之中最繁忙的时刻:城民找她,除了因她医术高明,也因她不收分文。

  每一天,她都像为病人而活,或许也自己也非常乐于接受这种生涯;聂风有时候见她面对如此多的愁苦众生,亦感到她实在太忙了,于是便想在旁稍作协作,只是他毕竟是门外汉,大都愈帮愈忙。

  故而后来小南双臂的驱骨之位愈合后后,他便决意不再打扰她,反而专心在后园教小南一些基本武学。

  这原是小南的心愿。

  只是小南双臂虽已愈合,毕竟不便用力过猛,聂风只好传他一些下盘功夫,和当年鬼虎叔叔传他的那套急转步法……还有鬼虎叔叔的那套不用花多大气力也能制敌的“兽穴法”。

  小南虽然实质并不如聂风当年那样高,然而也是颇为聪明,许多时候聂风一道出窍门,他便能即时领会,悟性不差。

  小猫则是全屋最最懒惰的物体,仿佛只懂得吃;每次聂风前来时总会买来数串冰糖葫芦,她总是坐在一旁,一面看着她的大哥习武,一面吸着冰糖葫芦,从没有参与的意思;有时候小南叫她与他一起练,她总是耍手摇头,答:“啐啐啐!我是淑女嘛!淑女怎可练武?淑女将来是要给男人们保护的!否则男人们练武来于啥?”真有慧点!

  有时候,聂风也会乘小南在习练之时,独自往屋内各处闲逛。

  他发现,在这问大屋的西厢有一间讣子,房门终日紧闭像是内里有一些不想外人知道的事物;聂风当然并没妄自进去,只是私下问小南他们,究竟内里放着些什么。

  答案却出乎聂风意料之外,内里放着的原来不是事物,而是一个人——一梦的姥姥!

  姥姥?聂风狐疑,为何他从没见过这个姥姥步出房外?

  小南却道:“师父,我和小猫在姐姐这里住了整整一年,也没有见过姥姥啊!姐姐更曾叮嘱我俩千万别进走迸房内。她说,姥姥患了一种怪病,连她也治不了……姥姥更不能见光,所以也不便见人,姥姥需要好好静养。”聂风问:“你们既然从没见过姥姥、那却是说,你们也不敢肯定房内真的住有姥姥?”小猫抢着道。

  “那倒不是!许多时候,姐姐都会走进房内察看姥姥的;我们曾偷偷在房外听,真的有一个老婆婆的声音与姐姐说话。”聂风更是奇怪了,既然家有姥姥,梦何以从不向他提及?

  即使的她的姥姥身有怪病,也不是如此难于启齿吧?

  还有,每次踏进这间古旧的大屋,他总是本能地感到,好像一双冷冷的眼睛,在暗地里监视着他……他奇怪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感觉,却始终并没对梦怀疑,因他深信,以梦那种乐于帮助贫苦病患的个性,她绝不会是一个坏人,她一定有她的苦衷或难言之隐。

  而且他也同时发现一件事……自从那天他离去后,当二人再次见面之时,梦似乎开始有点避开他。

  纵使有时候他主动在她身旁,帮她为那些病患包扎,她总是在有意无意之间,尽量避免与他说话。

  聂风但愿这只是他一厢情愿的想法及错觉。

  他对自己的眼光极具信心。

  他深信自己绝不会——错看她!

  这里,还是那个不知是在无双城外,还是无双城内的山洞。

  只知道在这个地方,那双极端妖饶美艳、严如蜘蛛精的姊妹犹在洞内盘踞着,二人正在一口一口的吸着一些不明的木制管子,管子内竟不断冒出袅袅浓烟;她俩在吸食着的,似是一种令人精神陷于如梦如幻境界的麻香。

  霎时之间,洞内一片浓烟弥漫,浓得差点便掩盖了洞内的所有事物,也再分不表这里到底是天上人间“亦是地狱”?

  然而就在二人吞云吐雾之际,在那片迷朦的依烟之间,她魁梧而狗倭的身影,突然又如鬼魅般出现。

  “姥姥?你……回来了?”两女赫见姥姥乍然回来,急忙把木管子丢到一旁,双双恭敬跪下。

  姥姥沉应,她的脸犹藏在烟雾中,依然面目模糊。

  “四夜,五夜,你们是否活得大无聊了?居然斗胆偷偷抽这些有害的麻香?”四夜?五夜?好怪的名字!她俩与梦究竟是姓什么的?

  原来这两姊妹以夜为名?四夜既在先,定是那个大姊无疑。

  四夜乍闻姥姥如此说,一时间并没回答,反倒是二妹五夜忙:打圆场道:“姥姥,我俩只是闲得有点慌,才好奇试一试的,求姥姥另别要深怪。”姥姥道。

  “很好,还是五夜你有点内涵道行,懂得打圆场。姥姥如今就告诉你姊妹俩,你们从今日开始,都不用闲得发慌了。”五夜奇道:“哦?姥姥何出此言?”姥姥道:“因为,你们的三妹梦儿,自从邂逅了那个聂风后,看来愈来愈不像话了,姥姥叫她与他一起,本来是要她好好的利用他,却想不到,她竟反过来处处回避他……”骤闻聂风名字,那个大姊四夜方才双目放光,满目荡漾着无限春情,喜形于色问:“什么?姥姥。那个什么天下第一美男子聂风,已经来了无双?”——一想起聂风那张俊美的脸,四夜差点便要垂涎欲滴,在她眼中,聂风简直是一个美丽的、可供玩赏的人间玩偶。

  姥姥答:“不错!‘风云’其中之一的聂风,已经来了。”“而且今次,姥姥要你们办一件异常重要的事。”“什么事?”姥姥诡异一笑,一字一字的说下去:“与我一起……”“生擒——一”“聂风!”这一日,在距无双城遥远的天下会内……虽已时近正午,天上却反常地阴霆密布;大地,更黑暗如一个无底地狱,吞噬着人间所余无向的些微光明;誓与天上的阴垂狼狈为好。

  在这样黑暗的日子,到底会有什么发生呢?

  在这样黑暗的日子,到底有谁会更为活跃呢?

  有!

  有一个人,他的归宿一直都在黑暗最深的深处;五年前是!五年后仍是!

  据说,今天,正是他闭关后的第十五天,也是他将要重见天日的一天!

  然而不知是否天意总爱作弄他,今天一直都非常阴暗,看来并无“天日”给他——“重见”!

  他始终无法摆脱他真正的归宿——黑暗!

  天色已愈来愈黑,已是傍晚时分。

  云阁的门依;日紧闭,严如他那颗紧闭的心。

  孔慈与断浪老早便守在“风阁”的一个窗子前,透过窗子,遥遥眺着庭园彼端的“云阁”。

  他们都在等。

  等他出关。

  只是他为何仍不出关?他将要何时方肯出关?

  孔慈只感到惴惴不安,不禁对一直陪她一起等的断浪道:“这么夜了,何以云阁内的云少爷依旧毫无动静?……断浪年纪虽然比她略小,可是看上去远比较冷静,他胸有成竹的道:“孔慈,别在自操心!这五年来他曾有何经历,我们大家一概不知。说不定他曾受了一些我们看不见的伤,他需要时间复原……”看不见的伤?

  除了心中伤口,又有什么伤是别人看不见的?

  不错!所谓“生命”的真相,无从否认,本来是不停地“受伤”。

  与“复原”;若然受伤后不能复元,即使勉强出关,还不是如行尸走肉?

  能够说出这样的一番话,显见十四岁的断浪已非常成熟,极有可能,他思想上的成熟,已远远超越了孔慈,甚至聂风……正当二人言谈之间,翟寺“隆”的一声,天上惊雷乍响!雨,就像人们不可预测的夙命般洒下人间。

  “啊,下雨了!”孔慈低呼一声,刚想仲手把窗子半掩,岂料就在此时……赫见有数十条持剑黑影闪电跃进“风阁”及“云阁”之间的庭园内,不由分说,已尽如疾矢般破门破窗,冲进云阁之内。

  “不得了,是……刺客!孔慈当场被吓得花容失色,就连冷眼旁观的断浪亦为之动容。

  好大的胆子!居然有人敢深入天下会行刺雄霸的二弟子步惊云?骤眼看去,适才的黑影至少三十,他们到底是何方人马?

  就在孔慈惊呼、断浪正想展身扑向云阁看个究竟的刹那,不可思议地,那数十条黑影竟又同时从云阁内飞出,悉数在庭园中的泥地上,任凭雨水打在他们身上,他们已尽皆动弹不得!

  这数十条黑影虽然以布蒙着嘴脸,但断浪目光如鹰,一眼瞧出他们的眼珠仍能转动,且尽露出不可置信之色。他们虽已跌飞地上,却并未死去,他们只是被人在同一时间黑穴而已!

  天!世上能有这样的快的点穴手法吗?断浪透过窗子看着这数十条动弹不得的刺客,心头暗暗发毛。适才这数十人冲进云阁内时,内里根本没传出半点兵刃交击之声,显见这数十人在未出剑前已经同时受制,更被一股霸道无匹的内力齐齐震出屋外!

  就在断浪与孔慈于窗旁呆然刹那,斗地,庭园之上赫然又传来一阵震人心魄的笑声,一阵俨如龙吟般的笑声!

  是的!他是浩瀚江湖中一条卓尔不凡的蛟龙!在满园笑声之中,他终于如蛟龙般降临在庭园之内,更脾脱着躺在地上的数十刺客。

  他正是——一雄霸!

  雨还是不停的下着,不过对于雄霸这个来雄也无甚影响。孔慈与断浪但见他右手正持着一柄油伞,左手却拿着一团东西;然而由于雨点大密,他俩一时间也瞧不清这团究竟是什么东西。

  雄霸似乎并不介意孔慈与断浪在风阁内旁观,他只是朝着云阁的门,朗朗而道:“好!点得好!惊云,这三十多名杀手,皆位列当今江湖杀手百名之内,资历非轻,最近才秘密投效我们天下会旗下……”“老夫遣他们前来只为要一试你五年后的功力,想不到他们三十多人未及出手,你却已在他们出手前尽数点了他们穴道,好!真是点得好!你与三师弟已经不相伯仲!”原来这三十多名杀手是雄霸遣来的?孔慈与断浪不禁暗自心惊,也不知是吃惊于雄霸为一试弟子的功力而不择手段?还是吃惊于步惊云那份比前更无法可测的功力?

  惟就在二人吃惊之间,云阁门内那片无边的漆黑中,赫然传出了一个冷得不像是人的声音,冷得就在像是一柄夺命的剑:“为何试我?”是步惊云的声音!然而声音是如此冷硬而平板,如此的不尊师重道,简直像在反过来盘问其师雄霸!面对利用价值极高的人,雄霸故作不以为意的道:“因为为师要试一试你是否有资格得到这件东西!”一语未毕,雄霸已手起影落;“蓬”的一声,左手拿着的那团“不明物体”随之一扬,登时如一面急速旋动着的巨盾般向云阁横扫而入。

  霎时间,但听云阁内也传出“伏”的一声!这面看来像巨盾般的物体由门左急旋而入:更即时从门右回旋而出;而且在急旋而出的巨盾之上,还稳然站着一个人——步惊云!

  不哭死神终于出关!”无论了生命中曾有多深的创伤,他始终还是需要踏上这条无以回头的——一茫茫江湖路!

  这就是云少爷吗?

  孔慈的目光寸步不离步惊云的脸上身上;看着他,他的眸子也不期然儒湿起来。她可以看见他那张木无表情的脸比五年前更为成熟冷峻;那浑身虬结的强横肌肉,与及那双仍在冷看苍生与亡的眼睛,仿佛在告诉看见他的每一个人,他比很久以前的自己更有力量……更有足够的实力成为不容世人冒犯的——死神!

  就在死神的影像惊鸿一瞥之间,步惊支已于半空一腿挑起足十急旋着的巨盾,挺掌向其一拍,贯满雄霸真气的巨盾碎地奇迹般变软,落到步惊云的肩上;这团被雄霸以劲化为巨盾的,赫然是一袭墨黑的斗蓬!

  步惊云就这样冷冷披着斗蓬,并没有看风阁窗内的孔慈及断浪一眼,也许他其实早在适才看了他们一眼,也一眼认出五年后的他俩,然而他没此必要对二人作出任何反应,任何表示!

  在这世上,他为自己的“秘密目标”而生已感到异常透不过气,他没必要再为他人而生!

  他只是木然的站在豪雨之中,雨水已把他的墨黑斗蓬一扫,接着落在雄霸的脸上,问:“这是什么?”雄霸答:“你的战衣。”“我不需要战衣。”“可是你却需要权力,这袭斗蓬代表你能随意号令一万名天下会众的权力。”此语一出,死神的眼睛瞬间迷成一线,像在上下打量雄霸。

  雄霸解释:“为师知道你一定在奇怪,何以我会突然赐你一万雄师?”步惊云没有否认。

  雄霸续说下去:“因为我要你明天率领这一万雄师起行——”“攻打无双!”此语一出,一直在旁观的断浪翟地“啊”的低呼一声,幻慈也不免满脸惊诧。

  想不到雄霸的野心之火,终于烧及无双城了。

  步惊云闻言更是冷漠,他仅是吐出一句话:“有没有我不去的理由?”不去的理由,嘿!雄霸怎会容他有不去的理由,他无容置疑的答。

  “绝对没有!”“那,有没有我非去不可的理由?”非去不可理由?嘿嘿!雄霸心想,这倒还有两个!他道:“理由之一,你是老夫的第一战斗工具!”“理由之二,你师弟聂风本于半月前已赴无双查探一个神秘幕后高手——‘武圣’,与及一招惊世奇招‘倾城之恋’,可惜至今竟然渺无音讯……”“以他超凡才智,本不应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所以为师担心无双城可能已有一套战略对付本帮;为了先发制人,抢得先机,故尽管吞并无双后,天下会元气大伤,老夫也在所不惜,攻打无双已是事在必行!”此语一出,旁观的孔慈与断浪齐齐为之一惊,孔慈更是一脸死灰!他们本以为聂风这次任务所需时间虽是长了一点,但做梦也没想过聂风竟已渺无音讯,难道……他已发生意外?

  只有步惊云,听罢雄霸一番话后依旧木无表情,他遽地转身,斗蓬一扬,冷冷吐出三个字:“好!我去!”他去?那他此去的理由又是什么?

  是因为雄霸的第一理由?还是因为雄霸所说的第二理由——聂风已经音讯全无?

  死神,也会为聂风而去?

  “不过,在明天出发之前……”“今夜,任何人都不能——”“打扰我!”一句说话,已尽封了孔慈、断浪,甚至雄霸的纠缠。他终于又如魅影一般,再次步进他那黑暗的云阁,那个只属于他自己的归宿……”他心的坟墓,直至地老天荒。

  雨下得愈来愈大,恍如上天也为将要发生在天下会与无双城之间一场残酷无比的激战而哭泣!

  只不知,这场残酷激战的战果,最大的受害者是谁?

  是步惊云?

  是雄霸?

  是独狐一方?

  是武圣?

  抑或是——聂风?

  和梦?

  就在步惊云决定出征同时,无双城内的聂风,却将要面临一个可伯的危机。

  这个危机便是——他虽然始终无法找出“倾城之恋”。

  “倾城之恋”却终于自行找上门来了!

  这一日的无双城,也和天下会一样阴云密布,细雨连绵;然而,聂风还是如常地到梦的那问大屋教小南习武。

  待得到了她的家门,却发觉屋内厅堂及庭园空无一人;惟在厅中的破旧小几上却放着一纸短笺,上有纸镇。

  聂风连忙拿起短笺一看,只见笺上淡淡地写着数行清秀小字:聂大哥,城中有人病不能起,急需出诊;小南他俩正于房中午睡,望能代为照顾,稍后即回。

  梦哦?原来梦又急着到城中出诊了?聂风不禁悠然一笑。

  他逐步至小南兄妹的房里一看,但见二人睡得正酣,“肉体横陈”,睡相煞是可爱,聂风不期然替他俩盖上被他们翻开的被子,心想就让他们多睡一会好了,反正今天有雨,恐怕在庭园中练武不太方便。

  他接着步出二人房外,正想折返厅里稍歇一会时,就在此时,他忽地听见一个声音在轻轻唤他:“聂公子。”聂公子?聂风还是有生以来第一次被人如此称呼,不由徐徐回首。

  那是一个异常低沉的老妇声音;声音,更传自梦的那个姥姥房内。

  聂风从没听过这间房传出人声,这是是头一回。

  他不知是好奇,抑是被声音迷惑,竟身不由已地步至门边。

  他问:“适才可是梦姑娘的姥姥呼唤在下?”房内又传出那个老妇的声音,答:“聂公子猜得一点不错!我确是梦儿的姥姥。”聂风乍闻对方自称是梦的姥姥,更是有点喜出望外的道:“姥姥您好!只不知你适才呼唤在下,有何贵干?”姥姥道:“也没什么!只是,梦儿那傻丫头时常在我面前称赞聂公子;她说,聂公于是一个深具仁心的君子,所以老妾也想见一见聂公子……啊?原来梦时常在她的姥姥面前赞他?聂风闻言为之满脸通红,自谦道:“梦姑娘实是过誉了,聂风只是一个江湖浪子,岂足堪提?”姥姥道:“聂公子说笑吧!只不知,聂公子可否赏光,进房内与老妾一聚?”进房?聂风一愣,梦不是叮嘱小甫兄妹不要进房的吗?聂风又怎能例外,他道:“姥姥,闻说你身体抱恙,不宜见人见光;若在下冒昧进房,只怕会打扰你老人家……”姥姥一笑,答:“不碍事的!我自己的身体,难道自己不知道?聂公子若再如此拒人千里,想必嫌弃老妾了?”怎会?她是梦的姥姥,聂风要给她留个良好的印象也来不及,怎会嫌弃她?

  他急着道:“姥姥请别见怪!既然姥姥要见在下,聂风只好冒犯了。”说着不由分说已推门而进。

  甫一进房,聂风不由得当场一呆!

  只因为他从没想过房内的一切,竟然会是这样的!

  赫见这间房虽然并不宽大,房子左右两旁却堆了两个异常长阔的炕炉,炕炉之上还人着不少煎药瓦锅,至少有三十之多;不少药锅犹在煎药,整个房子顿呈烘热一片,令人感到十分难受。

  而在房子未的床帐之内,正有一条询楼的老妇身影徐徐坐起;由于隔着床帐,聂风无论怎么看也无法看清床上的姥姥的真貌。

  聂风不禁眉头一皱;这个姥姥到底患的是何怪病?为何需要这么多的药锅给她煎药?

  就在聂风满腹疑团之际,姥姥已道:“聂公子,你怎么站得这么远?何不走近一点?让我们一老一少好说话?”聂风淡淡一笑,心想也是有理,毫不考虑便步至姥姥床前三尺之位。

  可是姥姥犹不满足,还道:“聂公子,你真是大高估老妾的眼力了。老妾活到这把年纪,早已老眼昏花;你仍然站得那么远,叫我怎可把你看清楚呢?梦那傻丫头还说,聂公子的长人长得斯文大方,俊逸非凡,老妾也很想见识见识……”聂风虽不明姥姥为何一而再地希望他能步近,不过心想老人家大都如此,故也顺应其心意,道:“姥姥别恼!在下这就走近一些让你看清楚吧!”说着已大步走至姥姥床前。

  可是,姥姥此时却又不揭开床帐看聂风,只是突然叹道:“唉,聂公子真是一个天大的好人,难怪梦儿说你……”说到这里,姥姥不知何故,蓦地压低嗓子,声音简直已到了微不可闻的地步。

  “姥姥,你适才说些什么?梦姑娘对你说些什么……”聂风一边说一边把头贴近床帐,企图听清楚她的说话。

  然而就在他刚刚把头贴近刹那,冷不及防,一双手赫然破开床帐而出,铁铸一般的五指,已狠狠紧抓聂风咽喉!

  原来姥姥故意压低嗓子,就是要他把头贴近!

  变生时腋,聂风当场大惊!他大惊:是因为他的身手已能比声音更快,纵使中伏,也能及时避开;然而这双从床帐内突袭他的手,却居然也比声音更快,这只手竟然可一把抓着他的咽喉!

  好快!而且聂风更同时惊见,这只手,是一只在散发着无敌霸气的手!

  这只手,更是一只穿着银丝手套的手!

  而这只银线手套,还是一只绣着一条龙的手套!天!这不正和他的梦境一样?

  这只手套,不正是那个引他往关圣庙的神秘高手所穿的手套?

  难道内里提……?

  就在聂风极度震惊、脱身无从、快要被握至窒息刹那,更令他震惊的事情紧接发生!

  就在同一时间,房外闪电掠进一条神秘身影,这条身影身法之快,完全不比聂风逊色。只是身影的目标并非聂风,而是床帐内那只穿着银丝手套的手!

  “隆”然一声震天巨响!那条神秘身影竟然毫不犹豫便挺掌向穿着银线手套的手重轰;这条神秘身影的手,赫然也是……一只同样穿着银丝手套,同样散发无敌霸气的手!

  两只挟着举世无匹霸气的手正面硬拼,霎时间,整间房子给两股雄猛力量轰得地转山摇,摇摇欲塌,聂风更当场被重重震开:正当他被震开之际,他终于瞧清楚这条拥有无敌霸气、赶来抢救他的身影是谁了!

  这条神秘身影:啊:竟然是……聂风认为自己绝对没有错看的——梦!

w w w.x iaoshu otx 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惊世少年风云系列魔渡众生天哭搜神篇九天箭神再见无名风云续集千神劫之再世情缘中华英雄四大天王之夜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