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二章

  步惊云体内的剑气,其实只有霍家剑气与及黑衣叔叔“悲痛莫名”的剑气,瞧这白衣汉子如斯紧张,他口中的“他”,步惊云相信必是黑衣叔叔无疑,遂破例张口答道:

  “我……”

  “已知道……”

  “你在说谁。”

  “可惜,我虽然……”

  “很想当‘他’的传人,”

  “却始终无缘……”

  “当他的传人。”

  白衣汉子听罢步惊云这句一分为七的话,霎时不由有点失望,茫然沉吟:“是……的,真的可惜!”

  “你,是一柄悲痛的剑,是百年难得一见的剑中奇材,若你能成为‘他’的后人,他日在剑方面的成就,肯定不比我与他逊色,可惜,真是可惜……”

  “以‘他’那样一个爱材的人,何以偏不纳你为徒?”

  步惊云冰冷的目光竟然罕有地若有遗憾,答:“他,当年不纳我为徒,”

  “其实是为我设想。”

  “我很明白。”

  “所以从不怪他。”

  “我只怪我自己……”

  “倔强!”

  白衣汉子眼见步惊云即使不被纳为徒,亦为‘他’说公道说话,眼神之中不期望流露无限欣慰之色,温然道:“不!你能为他说话,他当年不纳你为徒,便是他自己的损失!年轻人,你可也别要气馁,以你的练剑资质,将来一定会自成一家!”

  “他若是剑中神话,你将来便一定会是震惊武林的——剑中传奇!”

  在旁的聂风一直听得莫名其妙,他从不知道以一双冷手使动排云掌的云师兄,居然曾经习剑,也居然差点成为“某人”的徒儿,而对于一二人话中的“他”.聂风更愈听愈是迷惑,不由问那白衣汉子:“前辈,晚辈有一个很冒昧的问题。请问……

  “你,是否鬼虎叔叔的……

  “主人?”

  乍闻“主人”二字,这名白衣汉子陡地浑身一震,继而又是一阵深深叹息:“对不起,年轻人,我虽然与你所说的那个鬼虎主人,拥有几乎相同的命运,但,我并没有那样的福气,可以成为别人的主人……”

  聂风大奇,追问:“前辈既不是鬼虎的主人,那前辈到底是……

  聂风本想问白衣汉子到底与鬼虎主人有何关系,谁知话未说完,突听身后仍然软跪地上的四君子中之老大,一脸狞笑道:“嘿嘿!老子已经知道你这个白衣家伙……”

  “到底是谁了!”

  此言一出,茶室内的一众人等,皆朝四君子的老大回望,但见他一脸狰狞,似已记起一个极度震撼的江湖传闻一般,君子之风已荡然无存,只听他吃吃笑道:“还记得,当年的武林前辈曾对我提及,那个武林神话,曾有一个与他同样利害、同样命途的所谓好兄弟,可惜此人甚不长进,武林神话的所谓好兄弟,居然……”

  “卖!”

  “国!”

  “求!”

  “荣!”

  “哈哈哈哈……”

  卖国求荣?这是多么严重的罪状!纵是武林神话亦无法担戴得起!眼前这个也如同神话的白衣汉子,竟然曾是一个卖国贼?

  所以……

  为了逃避世人批判的鄙视目光,他才会在这穷乡僻壤隐姓埋名?

  白衣汉子乍闻此,一时间竟没否认,也没有承认,只是苦苦一笑,凄然道:“卖国?”

  “你知道的内情又有多少?”

  “我根本不用向你解释,根本不用为自己的声名解释……”

  说着说着,他居然放弃为自己辩白的机会,已然转身离去,谁知就在他转身同时,四君子的老大又再絮絮不休,说他一句:“嘿!有云‘物以类聚’,‘未观其人,先观其友’,武林神话的好兄弟尚且卖国求荣,那个武林神话又怎会是好人?想必,‘他’,也曾与你一起——”

  “卖国!”

  一起卖国四字,简直字字如雷,轰得那白衣汉子全身颤抖,他遽地转身,瞪着四君子的老大,义正词严、一字一字的为他的好兄弟辩白:“不!”

  “他!”

  “绝!对!没!有——”

  “卖!国!”

  这名白衣汉子,本来一直不在乎四君子老大耻笑他如何卖国求荣,然而乍听见涉及他那位好兄弟的清名,他便不由分说,忙不迭马上替他辨护,可见他如何在乎这个兄弟。

  “如果你们硬要说当年有人卖国,你们就说我好了!‘他’,只是于最后关头放我一马,‘他’,绝对没有卖国!我一人做事一人当,千秋万世,若有人要唾骂卖国求荣者,就唾骂我吧!”

  他竟然把全部罪名都独搅身上,他这样做,到底是为了什么?又为了何人?聂风与步惊云深感纳罕。

  四君子的老大为了扭转自己软跪面前的鬼态,不由又邪笑道:“呵呵!那你即是承认当年曾卖国了?哼!你这个十恶不赦的卖国贼!”

  白衣汉子又是苦涩一笑,道:“是!我当年确曾卖国又如何?中国全民皆苦,活在昏庸无道的皇帝手上,这个由无道皇帝管治下的中国,早就该给我这样的卖国贼卖掉!”

  四君子的老大道:“好啊!你终于也亲口承认了?嘿嘿,也好!反正我们仍未找出那武林神话是生是死,今日能羞辱他生前的所谓好兄弟,亦总算大快用心!”

  说着朝茶室内的商旅道:“各位!此人既直认是卖国贼,便应受尽千人万人唾骂!大家若是爱国的话,就向他吐一口吧!”

  茶室掌柜及伙计们当然不以为然,惟众商旅却是面面相嘘,似在犹豫,想不到,这四君子的老大如此懂得挑拨人心,居然想煽动群众屈辱白衣汉子。

  然而就在众商旅面面相觑之际,突听一个冷冷的声音道:“我,”

  “绝对相信——”

  “他并没卖国!”

  说这句话的人,正是一直不大言语、其冰冷神情令众商旅感到心寒的——步惊云!

  步惊云一语乍出,聂风也当场站了起来,道:“不错!我相信,这位前辈,绝对没有卖国!”

  四君子老大闻言冷笑:“哼!你俩异口同声认为他没卖国,从何见得?”

  聂风一瞥白衣汉子,气定神闲解释:“这位前辈身负神话般的剑气,举手投足间已能令人剑屈服,此等神而明之的修为,你以为是卖国能换来的吗?”

  “习武的人若要练至一个超凡入圣的境界,第一件事便需摒弃一切杂念,摒弃一切私欲,他又怎会贪慕虚荣或金银财帛而卖国,这根本不合情理!”

  是的!聂风说得一点没错!步惊云虽然并没解释,似亦与他持同一想法。

  四君子老大道:“呸!连他自己也承认了!你们两个,又何必枉作小人?”

  步惊云与聂风不约而同朝白衣汉子一瞥,只见他本已苦涩的表情更苦,步惊云益发隐隐感到这个本可成为神话传奇、如今却又寂寞潦倒的白衣汉子,背后一定有着不足为外人道的苦哀,也许,更藏着一段令他五内吐血、有苦自知的哀伤故事……

  果然!这名白衣汉子,眼见聂风仗义直言维护他,不动的心,似乎深深有所感动,他遽地叹息着道:“我曾在这个茶室之内,说尽几许江湖故事,可是,我心中一直有一个故事,从没有说出来。”

  “本来,我预算终此一生,也不会再对任何人说及这个淹没了的故事,然而今天,竟然有人会怀疑我毕生最好的兄弟——‘他’,也是卖国之贼,他纵然已死,也不应受到如此怀疑,为澄清他的清誉,看来,今日我已不能不说出这个故事了……”

  一语至此,白衣汉子又幽幽的看了看步惊云及聂风,看了看掌柜与伙什们,还有满屋商旅,与及那陇山四君子,苍凉而又萧素的道:“这将会是我在这里所说的最后一个故事,这故事,其实是关于两个命运纠缠半生的男人,他们亦敌亦友亦兄亦弟的故事……”

  白衣汉子至这里,不由有意无意地朝步惊云及聂风一望,仿佛,以其超凡修为亦已一眼瞧出,聂风与步惊云,将来亦会象他和他的好兄弟一样,亦敌、亦友、亦兄、亦弟……

  接着,他便再次提起他手中珍之重之的古旧胡琴,一下一下地拉动着令人碎心的琴音,他的人,亦霎时回到了过去……

  一连串的名字更霎时涌上他寂寞的心头,那是一连串与他曾有紧密关连的名字,他的前半生,就在这一连串的名字中,转来转去,终于转致如今一败涂地!潦倒收场!那一连串的名字就是……

  慕龙。

  小瑜。

  僧皇。

  剑圣。

  还有他今生今世,将永不会忘记的一个名字——无名!

  无名,也曾唤作——英雄”、”英名”……

  ※※※

  无剑之剑,是为真剑;

  无心之心,是为真心;

  也许,无心成为英雄的英雄,才是真正的……

  英雄。

  ※※※

  碧世苍茫,某代某年某月,也曾有一个令天下群豪竞折腰的无名英雄。

  他不堪的身世,已是久远以前的故事。

  而他坎坷半生的故事,也由他毕生的其中一个宿敌展开……

  那个宿敌,有一个天下人都应尊崇的外号。

  剑圣!

  剑中之圣!

  他从不笑。

  他不笑,全因为他从来也没真正的满足过。

  何以他从不满足?缘于他在很年轻的时候,已经得到太多。

  他,五岁学剑,七岁已青出于蓝,九岁一剑成名。十三岁时更已悟出更高境界的剑道,从此创下圣灵剑法,功力益发炉火纯青;若他不喜欢的话,无人能近其身三尺,亦由那时开始,他在剑术的比试上,从无败绩!

  后来,江湖人更尊称他为——剑圣!

  可知他的剑艺已是何等超凡入“圣”!

  可是,剑圣并不快乐,因为他今年还只得二十七岁。

  二十七岁!想想也觉可怕!他人生的路,还只是走至二十七岁,已经得到一切剑术、修为、尊崇与荣誉,已经得到太多,人生至此夫复何求?只是……

  他还没死!难道真的要他就此抱着“剑圣”这荣誉终老?成为剑中之圣,便是他一生所求的极限?

  不!心高气傲的他犹不满足!他认为,在这世上某个角落,一定还有一个与他旗鼓相当的绝世剑手,只要与这个绝世剑手一战,他一定可以将自己已经超凡入圣的剑艺再度提升!

  惟普天之下,是否真的有一个与他同样利害的剑手?会否,这世上根本便没有更强的剑手?剑圣,已是剑中之圣,剑道之终极巅峰?

  他不知道!正因为他不知道,所以今日,他才会前来这个地方。

  但见二十七岁的剑圣,正静立于一座古刹的大殿之内,他翘首看着殿内安放着的释迦大佛,连一点尊敬的意思也没有,更遑论会叩拜神佛!

  这座古刹,唤作“弥隐寺”,是方圆百里内最大的寺院,不过剑圣今日前来此地,非为拜佛,他从不信天佛,他只深信,命运就在他自己手中!

  他今日前来此弥隐寺,无非是找一个人——弥隐寺这一代的主持。

  僧皇!

  众僧之皇!

  据闻,这个僧皇,自小已精通佛、医二理,他更是全神州僧侣们最推崇倍致的高僧,故有“僧皇”之称。

  再者,这个“僧皇”除了精通佛医二理,还有一种本事。传说他额上嵌了一块“照心镜”,可以看尽红尘内的世人世事,神妙无穷。

  剑圣今日找他,便是要僧皇为他一看,究竟这个浩瀚人海,还有否值得他再拔剑一战的超级剑手?

  他手中所握的无双剑,已快要封尘了……

  剑圣等不多久,终于被一个小和尚请至寺内东厢某个厢房之外,小和尚道:“剑圣大侠,僧皇主持最近微感抱恙,本欲谢绝一切访客,不过今日乍闻剑圣大侠亲自造访,僧皇主持竟然叹了一句‘要来的人终于来了’,于是不由分说,便遣弟子前来相请。剑圣大侠,看来,僧皇主持与你相当有缘啊!”

  “是吗?”小和尚一片热心相告,剑圣却是冰冷回应:“那你何不快快住嘴,去干自己的事?别妨碍我与你们主持说话!”

  小和尚不虞自己一片热诚,却遭受剑圣冷言相向,登时窘态毕露,不知如何应对,幸而,此时厢房内已传出一个苍老慈祥的声音为他解围:“法显,念诵晚课的时分将至,你何不前往普心殿好好准备?这位剑圣施主,就由为师招呼好了。”

  这个号作法显的小和尚,真是巴不得有这个机会,连忙打躬作揖,呐呐而答:“是……的。僧皇主持,弟子这就立即往……普心殿。”说着已趁机溜之大吉。

  原来适才那苍老慈祥的声音便是僧皇?剑圣不禁眉头一皱,心想僧皇果非徒负虚名,单听适才那祥和的声音,已知他佛法之深。

  可是剑圣仍是目中无人,也没得僧皇同意,伸掌一推,便把厢房的门推开,只见厢房之末,正背坐着一个身披素净袈裟的和尚,这个和尚的背影看似并无特异之处,惟剑圣修为极高,已隐然感到,这和尚身负一股祥和之气,是高手!

  “你,就是那个传说可看尽红尘一切世事的——僧皇?”剑圣不屑的问。

  僧皇对于剑圣语中的不屑竟置若罔闻,他落落大方的答:“贫僧正是。”

  剑圣冷嘲:“嘿!既是出家守戒的所谓‘贫’僧,何以又会冠以‘僧皇’如此浮夸霸道的法号?”

  僧皇笑语解释:“俗世凡人,心常失主。他们永远可望有更高深的人为他们释疑解困;贫僧被一众僧侣冠上‘僧皇’之名,亦只是一种吸引世人入信的法门。当世人皈依之后,才好好向他们宣扬正信的佛法。”

  剑圣道:“你倒是能言善道!不过你既被称为能看尽红尘世事的僧皇,又可知道我剑圣此行目的?”

  僧皇未待他把话说完,已缓缓转身,看着倨傲不群的剑圣,神色霎时变得有点黯伤道:“贫僧早已知道你此行目的。剑圣施主,你是前来想问贫僧,究竟这人间还有没有仍值得你一战的剑手,是不是?”

  “剑圣施主,贫僧可以立即告诉你……”

  “有!”

  “这个世间,仍有一个人可以与你一战!”

  剑圣向来恃剑自负,骄横江湖,此刻亦不由感到愕然;他愕然,一来是僧皇转身之间,他已彻底看清楚僧皇的脸!

  只见这个传说中的僧皇,约是六十上下年纪,一脸祥和已不在话下;最奇妙的,是他的额前真的嵌着一块径阔两寸的细小铜镜,光可照人,仿佛真的可看尽人海众生一切烦恼纠纷,就连剑圣的烦恼,亦在他意料之中,因为如今“照心镜”镜中映照之人,正是剑圣!

  第二件令剑圣感道愕然的事,便是僧皇竟真的未卜先知,预先猜得他此行是为求知道谁可与他匹敌而来。

  然而,剑圣不愧也是一个圣者,弹指间已能平佛自己心中的惊愕,但见他脸色一沉,道:“想不到你早已知道我此行目的,好一个僧皇!那么,你如今还是别要浪费本剑圣的光阴,快告诉我!那个可与我匹敌的剑手是谁?他如今又在何方?”

  僧皇凝视剑圣,满目满脸同情之色,恍如在看着一个失败者,一个人生的彻底失败者,悲叹:“剑圣,你又何苦硬要找出这个人?须知道,即使贫僧告诉你这个人如今在哪,你也必需耗尽半生岁月才可等着这个人,然而生命苦短,除了剑,难道你已无法想出另一些更有意义的事情?何苦把终生生命浪费于剑之上?”

  剑圣向僧皇横眼一晒,反问:“嘿!我自小生于江湖,长于江湖,便要剑霸江湖!若不是要威震江湖,扬名立万,当初又何必闯荡江湖去?”

  僧皇劝道:“但,纵使最后能剑霸江湖,你又将如何?”

  “谁知道!”剑圣已有点不耐烦,江湖人向来都对他敬畏万分,他从没说超过三句话而仍未答致目的,他道:“人在江湖,便一定要扬名立万!当你不能成为强者,谁会对你青睐?战败的狗,只有带着战败的耻辱回家,比战胜者更痛苦!”

  “我,今日一定要你说出,那个可与本剑圣一战的剑手究竟栖身何方!即使走遍天涯海角,我亦要把他揪出来与我一战!”

  僧皇问:“你不后悔?”

  “哼!即使日月沧桑,星辰转移,我亦绝不会是言悔的人!我,绝不后悔!”剑圣不假思索反驳。

  僧皇黯然的道:“但你若真的找得这个剑手,你将会不再是——剑圣!”

  “哦?”剑圣心忖,这秃驴怎么愈说愈不合情理?

  “一个败了的剑手,便再不能称为剑圣;剑圣二字本就应该永远不败的!所以你现下收手,还不太迟。”

  剑圣闻言只是冷笑:“很好,僧皇,那本剑圣对这剑手益发感兴趣了。他到底是谁?”

  僧皇又是一阵哀伤的叹息,然而这次却并非为剑圣这未来的失败者而叹息,而是为了一个命运比剑圣更令人唏嘘、更可歌可泣的人而叹息,他道:“他,将会是武林的一个神话,亦将会是一个举世瞩目的英雄,可惜,刹那人生,英雄弹指老;任教你与他豪情盖世,终不敌似水流年;他的一生,将会比你的一生更令人惋惜……”

  “世上英雄的诞生,大都需经过人世千百般的沧桑,唉……”

  剑圣愈听愈觉失笑,不屑的问:“是吗?这世上真的有比本剑圣更光芒万丈的人?他如今在哪?”

  僧皇凝视着剑圣,一字一字道:“在一个很远很远的地方,一个你还找不到的地方!”

  “僧皇!你已浪费本剑圣太多说话!别再拐弯抹角,乾脆点!告诉我他在何方!”

  僧皇似看见剑圣正在犯下一个弥天大错,无奈答道:“唉!我本已竭力劝阻你的命运步向灰黯,可惜,你还是坚决若此,看来,纵使你已是圣,还是有摆脱不了的因缘与业,好吧!就让我告诉你,你要找的对手……”

  “就在东方!”

  “只要你一直向东行,便会找着你渴求的对手,你不需知道他的名字,因为届时你会有方法知道!不过,你不会真的找出他,你只能找着他的过去……”

  他的过去?

  剑圣但觉僧皇愈说愈玄,然而既已得知对手栖身东方,他也不由分说,立想起行。

  “好!僧皇!本剑圣就姑且信你一次!但你要给我好好的记着!”

  “你曾预言本剑圣此战必败,这个屈辱,我一定要你全力承担!若本剑圣此去真的败在这人手上,我也无话可说,会甘心遁隐江湖;但若然是我胜了的话,亦即是你侮辱了我盖世无双的剑道才华,本剑圣一定会回来……”

  “把你整座弥隐寺……”

  “夷为平地!鸡犬不留!”

  此语一出,剑圣手中的无双剑,蓦地寒光一闪!它,终于不再封尘了!

  他已抽剑!

  赫听一声“隆”然巨响!置于僧皇身后的一尊丈高金佛,赫然便被剑圣以无双剑劲隔空劈为两半,然而,立于剑圣与金佛之间的僧皇,却丝毫无损!

  好出神入化的剑法!剑圣怎能不伤当中的僧皇而劈开其身后的金佛!

  僧皇仍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剑圣却是冷哼一声,收剑回身,扬长而去。

  僧皇一睹地上一开为二的金佛,又看了看剑圣步出其厢房的倨傲背影,不禁又再深深叹道:“好剑法!好杰傲不群、佛阻劈佛的一颗剑圣之心!”

  “可惜,剑圣你可知道,无论你的剑法多好,你的命运也不会因而转好?你此去只是求‘败’,你始终还是逃不出你的执念,你的宿命……”

  “你可知道,命运不但安排你今生求剑,还安排了你下生也要求剑?无论你经历多少次的轮回,你亦要生生世世求剑下去,除非……”

  “有一生,有一世,有一日,有一念之间,你能真正的放下你的执念,与及——”

  “你的剑!”

  “但,你——”

  “可以吗?”

  “唉……”

  又是长长的一声叹息,僧皇终于在被破开的金佛前跪了下来,开始诵经祝祷。

  这一次,他并非为剑圣而祝祷,而是为另一个将要生生世世被剑圣纠缠的人而祝祷……

  还有另一个人。

  一个与此人命运几乎相同的人。

  他们两个,都是可怜人。

  都是蓦然一朝惊觉,命运原来不在他们手中掌握的人……

  ※※※

  剑圣一直向东行,走过一条小村又是一个小镇,走过一个小镇又是一个小县。

  可是,不知不觉间,他已走了半月之久,还没有丝毫那个剑中高手的踪影。

  剑圣不免有点气,惟他求战之心极为炽盛,仍是不断强逼自己这样想:“一定可找着那个能与我匹敌的剑手!僧皇那老秃驴能够一语便道破我的来意,倒是有点本事,他既然说那人在东,便一定在东!只是,他为何又说,我此行仅能找着他的过去?”

  尽管剑圣半信半疑,他还是毫不间断的向东进发,没有半刻歇息,可知他求遇“难得一战”的对手之心,如何心痒难熬。

  这样一面思忖一面前进,剑圣又不知不觉间走了半日路程,时已渐近黄昏,剑圣正思量着该在那儿投栈度宿之际,眼前,猝地出现了一块精雕玉琢似的石碑,上刻“慕龙镇”三个大字。

  “慕龙镇?”剑圣稍为驻足,他虽是一介江湖人,也曾略闻“慕龙”这个大名。这个“慕龙”,其实是当今皇上一度曾极为赏识的一位名将,后来不知如何,慕龙像厌倦了什么似的,突然于还不太老的年纪,便告老还乡。

  饶是如此,慕龙为官时的俸禄,已足够他奢华一生。眼前这个慕龙镇,想必是慕龙所居之镇,镇民遂以他的名字作为镇名。

  剑圣眼见夕阳西下,再走下去,只不知还有否地方投宿,于是不假细想,便步进慕龙镇,望能于入夜前投栈。

  谁知甫进慕龙镇,剑圣犹没找得合适的客栈,却已在镇内一条大街始端,发现了一座巍峨无比的建筑……

  慕府!

  好一座慕府!单是府前那道精钢大门,亦足有两丈之高;围着慕府的外墙,亦达半里之阔,外墙更雕琢得美仑美奂,气派不凡;这座“慕府”,想必正是那个告老还乡的慕龙将军府邸。

  惟慕府虽是气派万千,在以圣为尊的剑圣眼中,也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他源出于的无双城,气派也自不少,故剑圣亦没为慕府的壮阔而瞠目结舌。

  剑圣只是稍为驻足,便欲再向前行,讵料就在此时,他遽地发现慕府门前,有一些值得他再作驻足的事物。

  只见慕府门前,竟有无数竹叶,齐齐朝着慕府之门,以半月形排成一列,俨如这些竹叶,正在向门内的一个人朝拜一样。

  慕府附近满是竹林,门前洒满竹叶原亦不足为奇,惟看竹叶排列如斯整齐,即使是剑圣,亦深感纳罕,正看得出神之间,剑圣突闻慕府内传出“轧”的一阵推门声,有人正要步出慕府!

  剑圣不欲给人发现自己这一代圣者在慕府门前留连,于是迅即拔地而起,便跃上附近一株五丈高的参天古树之顶,窥看着什么人将要推门而出。

  但见钢门推开,步出来的并不是什么要人,而是两个家丁打扮的男仆!

  二人手中拿着扫帚,飞快把门前的竹叶扫开,其中一个家丁还一面嘀咕:“呸!真是活见鬼!这半个月来,为何每日都有竹叶整齐排列门前?可真是邪门得很!害我们多干不少工夫!”

  “唏!阿福!说话可要小心点!你这番话若给老爷听见,只怕他以为你想学懒,一定会有你好受的啊!”

  原来,这些竹叶整齐排列的异象已出现了半个月?剑圣陡地记起,民间有一个传说,天若生异人,必先生异象;传闻当年一代忠臣岳飞诞生之时,便有大鹏于屋外长鸣,岳飞的“飞”字,亦因而得名。如今,慕府门外出现竹叶整齐排列的异象,竹,与剑形似,莫非……

  剑圣正想得入神,忽闻那两个家丁又道:“啊!老爷与夫人出来了!快迎接!”说着已急不及待分立于钢门左右恭迎。

  好大的架子!剑圣心想,这个慕龙虽已告老还乡,还要家丁如兵卒般恭迎他,派头倒也不小,当下也好奇起来,要看一看这慕龙将军是甚么货色。

  谁知就在剑圣静心以待这个慕龙步出大门之际,他猝地感到五内翻涌,一股激烈澎湃的感觉在压逼着他!

  那是一股剑的感觉!万剑之王的感觉!

  剑圣心头陡地一阵忐忑,他生平所遇的剑中高手多如恒河沙数,但从没有一人能给他如此王者的风范;这种万剑之王的感觉,像在告诉他这个剑中圣者,王者将要降临,王者,将要从这道铁铸的大门中步出来!

  惟是,正要步出来的,不正是慕龙?难道,慕龙将军真人不露相,他,极可能便是剑圣此行所要找的对手?

  剑圣握着无双剑的掌心,霎时竟尔冒出源源汗珠;这真是一种奇妙的经验,他握剑半生,身经百战千战,从未曾掌心冒汗;他握剑的手,向来都乾而冷,如今,他终于感到有一个与他旗鼓相当的剑手存在!不!这个剑手,甚至可能比他更强,他是一柄可令剑圣掌心冒汗的万剑之王!

  一条魁武伟岸的汉子身影终于步出大门,剑圣斜目一瞥,但见这名汉子约是四十多岁年纪,生就一张异常方正的脸,目如鹰隼,眉乌如墨,须髯浓虬,威武飞凡,一望便知,此人并不是一个普通人,想必是那个慕龙将军无疑。

  这个慕龙由顶至踵,皆充满一股剽悍霸气,若他只是一介武官,便绝对没令剑圣失望,然而,若论万剑之王,根本便是风马牛不相及!

  因为他的身上,并没散发任何剑气!只是散发一股雷霆一般的掌气!这个慕龙,其实是用掌的内家高手!适才那股万剑之王的气势,并不是发自他的身上!

  然则,剑气,发自何人身上?

  剑圣蓦然有一种足以“惊心动魄”的预感,他的目光,不期然落于正在慕龙身后跟着走的一个人——慕夫人!

  天!以剑圣圣者的修为,他已即时辨出,那股万剑之王的剑气,竟是……

  发自慕夫人的身上!

  这个慕夫人约是三十上下年纪,丽质天生,神情相当温柔,看来也是一个好心肠的妇人;惟观其弱质纤纤,根本不可能散发一股万剑之王的剑势;剑圣隐约感到的那股剑势,原来是发自慕夫人的——腹部!

  她原来有了六个月的身孕,腹部已微微隆起!

  至此剑圣方才恍然大悟,所谓天将降异人必有异象的说法,可能不假,这位慕夫人所怀的孩子,尽管仍在娘胎,已天生一股令人窒息的王者剑气,她这一胎,必会产下一个足可与剑圣匹敌的孩子!

  难怪僧皇曾忠告剑圣,他此行亦不能真的找着他的对手,只能找着他的过去;是的!在这孩子还未成为一个无敌剑手之前,他的童年,甚至他还在娘胎之时,也总算是他的过去………

  可惜,这个王者一般的剑手,亦正如僧皇所料,将要耗用剑圣一段极为冗长的岁月,以等待他成长,等待他能成为他的对手……

  然而,剑圣对于这个至少需再等待十多年方能一战的对手,还是死心不息,他只是苦苦一笑,他既然找至天之涯海之角,才找得这罕世难得的王者对手,他决不能就此放弃。

  茫茫如蚁人海,要找一个自己梦寐以求的人谈何容易?无论那人是一个情人、知己、或是敌人……

  即使再等十九年,即使再等六千九百三十多个无聊无意义的朝暮,他还是必须等他成长为止,必须以此子证明他是天下无敌的剑手为止!

  慕龙与其夫人甫踏出慕府之门,慕夫人登时精神一振,道:“真是很久也没如有此开怀了。整天呆在府内,人也变得暮气沉沉,龙,只不知我们何时才可真真正正过一些无拘无束的生活?”

  那个满是虬髯、威武不凡的慕龙将军,却没有即时回应,只因他心中亦有愧。

  这些年来,他身为朝廷名将,官海纵横,树敌颇多,即使告老还乡,还日夕担心会给当年所树的官敌行刺,他自己身负盖世掌法,也还罢了,但其妻子弱质纤纤,惟有经常留在府内以策万全,可怜慕夫人,直如一头笼中之鸟,养在深闺。

  慕夫人见慕龙不语,亦深明其夫难处,知道不便再谈这个话题,唯有岔开话题道:“是了!数日前曾到府后韦大嫂秋娘的屋子探望,斯时她已身怀六甲,待生之日,好像还与我相距不远,不知她如今的景况如何?”

  慕龙略带鄙夷的道:“唏!夫人!那家穷鬼算是什么?你何必把那个什么韦大嫂挂在心头?这些低三下四的人,又怎可与我们相题并论?你最好还是快快把她忘掉,免得污了胎气。”

  慕夫人温柔的道:“不是的,那个韦大嫂,是个很可怜,亦很可敬的女人,她的丈夫一直不长进,偏好嫖赌饮猜,以致家徒四壁。她一个女人家腹大便便,还要替人缝补衣裳,帮补家计,上次我前往看她时,本想给她一些银子,谁知她很有骨气,坚拒不要,她说,若想腹中的孩子有骨气,她自己便必须以身作则,不能无功不受禄,即使是女人,也须有做人的骨气;唉,我真想再到府后那小屋探望她……”说着,慕夫人双眸竟带一点乞求的目光。

  慕龙不屑的道:“夫人!你何必为那野婆娘唉声叹气?那样的女人,神州满地都是!她一家所住的那间小屋,寒酸残旧,却正正座于我们府后,真是有碍观瞻。我已在想办法撵走她们一家!”

  这个慕龙,虽曾是一介将军,却是刻薄寡恩,且动辄便狗眼看人低,与其夫人的“深明事理”背道而驰,慕夫人闻言急道:“不!龙!你别要撵走韦大嫂吧!她已是可怜的很,你这样做,教我如何安心?”

  慕龙生怕她动了胎气,唯有假意应承:“是了是了!娘子!你还是尽快回府休息吧!我们在外若逗留过久,当心会遇上危险……”

  话未说完,一股危险的感觉已逼近来了!慕龙但听脑后“飒”的一声!一道剑影已从后射至!

  慕龙曾贵为亲率千军万马的大将,掌底下功夫并非徒负虚名,反手一挟,已把从后射至的剑夹在两指之中,定睛一看,方才发觉那里是一柄剑?那只是一纸薄如蝉翼的字条!好利害!能把薄如蝉翼的短笺劲射如剑,来人定是一个剑中超级高手!

  慕龙扫视四周,只见已渺无人烟,来人想必已经远去,唯有打开字条一看,只见字条之上写着数行苍劲又令人触目惊心的字:

  “慕府门外生异象,

  百竹恭迎万剑王;

  十九年后中秋夜,

  剑圣前来战儿郎!

  立战书者:剑圣”

  剑圣?慕龙当场心中一沉!势难料到,名动一时的剑圣竟会认为他们未出世的孩子,会是万剑之王?更不惜要等十九年,以求与他一战?

  真是一个剑痴!慕龙虽身负一套刚猛无敌的掌法,惟对于这个早已在江湖战无不胜的剑圣,一时间亦感到有点忐忑不安;慕夫人也立时瞧出有点不妥,忙问:“龙,到底发生了甚么事?你脸色看来很差,字条上究竟写了些什么?”

  慕龙为免其妻伤了胎气,强颜道:“夫人别太操心!只是一些自以为是的顽童的恶作剧吧了!时候亦已不早!我们快回府里去吧!”说着已忙不迭牵着其妻一起踏进府内。

  自以为是?不错!剑圣真的是自以为是,然而,他亦实在有足够的实力自以为是!

  只是,这一次,剑圣的战书,未免下得太疏忽了!

  因为,将要与他纠缠半生的一个无敌剑手,可能,并不是慕夫人腹内的孩子!

  慕夫人腹内的孩子,将来也可能真的会成为一个万剑之王,惟是,这个人间,还有比王者更高一层的境界,那就是……

  天剑!

  足可与天比高的天剑!也许还会与万剑之王成为知己的天剑……

  而这柄人中天剑,此刻,也还没有诞生,也还在一个妇人的腹中。

  那个妇人,就居于慕府之后……

  夜已渐深,渐凉,秋娘的一双眸子,亦开始有点昏花了。

  然而,她还是强忍倦意,一针一线的缝补着人们交来的衣裳,她要多挣一点银子,作为生下她腹中孩子之用。

  她如今所在的家,虽然位于美仑美奂的慕府之后,惟却破烂不堪,可是她一点也没有抱怨自己的命不好,谁叫她当初千挑万选,选了一个喜好嫖赌饮猜、不务正业的丈夫——韦耀祖?不堪的家境于是更不堪了……

  耀祖耀祖,一个最寻常不过的名字,却背负着先人过于沉重的期望,可是,韦耀祖他可一点也不光宗耀祖呢!只要他愿意稍为长进一点,家里已不用这样穷了!惟,秋娘还是没有抱怨他!就像今夜,他正跷起二郎腿,斜倚在床畔喝着闷酒,她也没有抱怨半句!事实上,她亦忙个不可开交,明天,那些衣裳都要准时交回。

  耀祖看着她忙得两眼昏花的样子,显得极不耐烦的大呼小喝道:“喂!你怎么熬至这么夜?你不睡,我也要睡呀!”

  多糟的男人!妻子身怀六甲,他并没有细心慰问,还在抱怨她碍他就寝。

  秋娘温然答道:“耀祖,别要鼓躁!我这样做,也只为想多挣一点钱,作为孩子出世之用,这是我们头一个的孩子,万事也须有个准备。”

  耀祖有气没气的答:“哼!是吗?这个可是你一意孤行想要的孩子!我老早便不赞同,早已吩咐你找大夫用药打了它!你看!我们家徒四壁,穷得可以,这样不堪的一个家,只会养出不堪的儿子……”

  话未说毕,秋娘已打断他的话,温柔的抚着自己的肚皮,低语:“不!我有一种很奇妙的预感!我们这个孩子,会是一个男的,而且,我们这个孩子将来长大成人后,一定会成为一个很有作为的人,一个……英雄!”

  “耀祖,我已经想过了,如果是个男的,便把他唤作‘英雄’,如何?”

  “英雄?”耀祖冷笑,就连他这个糟透了的爹,亦不信自己会有一个这样的儿子!

  “嘿!我看你还是别要造你的春秋大梦了!龙生龙,凤生凤,我们这些穷贱人家,又怎会生出一个英雄?简直是痴人说梦!”

  秋娘却仍是坚持己见:“不!天底下最失败的人,莫过于连自己也认为自己贫贱一生,浑没出息;耀祖,你也快当父亲了,即使你不为自己设想,也希望你能为肚内的孩子设想………”

  耀祖但听她竟要自己发奋,本来爱理不理的他有点脑羞成怒,嗔道:“哼!想个屁!我也懒得与你在为那孩子瞎缠下去!我到街尾操几手!你这样能干,还是独自留在家里替孩子设想将来吧!”

  说罢已夺门而出,“砰”的一声重重带上屋门!

  “耀祖!”秋娘想叫住他亦来不及;她一番热诚,欲与他商量孩子的将来,没料到反给他冷言相讥,如今,破旧的屋子,只余下她寂寞一人,和那一大堆要赶着缝补的衣裳。

  这个孩子,她怀得可真辛苦;已经怀了六个月了,这个时候,她其实最需要关怀照顾,与及丈夫的嘘寒问暖,可是,她还要如斯劳碌,彻夜缝补衣裳。

  天下男儿的心,为何铁石至此?

  然而,秋娘虽然感到劳碌辛苦,却并不寂寞,因为,她并非孤单一人,还有她肚内仍未出世的孩子在陪伴着她。

  想到这里,秋娘不禁又轻轻抚着自己的肚子,垂首半甜半苦一笑,泪盈于睫地凄凄沉吟:“孩……子!你的命可真……苦呀;还没出世,你的爹……已不想要你了;不过,你不用……担心,即使你爹……不要你,娘亲也……会好好看顾……你。”

  “无论如何穷,如何辛苦,娘……一定会把你……生下来,还要好好的……把你抚养成人,因为娘深信,命运是握在人的手中,贫贱庸碌并不是命中注定;只要你肯发奋,你,一定不会再像爹娘一般贫贱一生,你——”

  “一定会成为娘亲寄予厚望的英雄!”

  怀着无比坚定的信念,秋娘复再开始她的缝补生计;可是,她的每一针,每一线,都不是白缝的,一切一切,都是为她的孩子铺路……

  只不知,这个孩子的一生,会否如他的慈母所愿——

  成为万众瞩目的神话英雄?

  这一夜,不但秋娘要彻夜无眠;在与她境况直如有天渊之别的慕府之内,也有一个人彻夜无眠。

  慕将军——慕龙。

  慕龙一直为今日剑圣那纸战书耿耿于怀,无法成眠,唯有召其师爷“鲍仲人”往书房,与他商量对策。

  “鲍师爷,这个剑圣,在江湖上是久已闻名的战痴,他既扬言十九年后中秋之战,届时便一定会来,依你认为,此事如何是好?”

  这位鲍师爷,在此带向以机智著称,甚至在慕龙未曾告老还乡之前,亦已跟从慕龙;但见他捋须一想,斗地眼珠子一转,睛光闪烁的问:“慕老爷,此事其实十分简单;若夫人所怀的孩子真的如那个剑圣所言,将来会是万剑之王,你会怎办?”

  慕龙想了一想,答:“那当然会极为珍惜此子,绝不会让他出战!因为即使他是万剑之王。也未知会否在与剑圣之战有所死伤,我还有一些大事需要儿子去办!”

  鲍师爷一笑:“这就是了!慕老爷既然不忍心孩子冒险,就索性不让孩子冒险好了。”

  “但,孩子若不应战,剑圣这怎肯干休?他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孩子,与及我们慕府所有人!”

  鲍师爷又笑了笑,淡定地答:“慕老爷又何足惧哉?剑圣既然从没见过夫人将要诞下的孩子,届时候,你找谁去代替你孩子应战,他也未必察觉。”

  慕龙好像已经开始明白他的意思,道:“你的意思是……”

  鲍师爷邪笑道:“我的意思,是只要老爷能有多一个的儿子,一个老爷毫不在乎其生死的儿子便可!譬如,一个与老爷的孩子同龄、从小传予武艺的养子……”

  慕龙至此方才恍然大悟,咧嘴大笑:“哈哈!我明白了!只要我自少养有一个义子,届时候,便可命他应战剑圣,一来可解决问题!二来我的孩子也不用冒这个杀身之险!”

  “正是!”

  “但,怎样找一个我毫不在乎的义子?找谁的孩子来当我孩子的替身?”

  “哈哈!慕老爷!那实在太简单了!只要你愿出白花花的银两,这个世上,一定会有那些为钱不惜出卖骨肉的父母,争相来卖自己的贱种的!你何愁找不着这样一个死不足惜的………”

  “贱孩子?哈哈哈哈……”

  鲍师爷所言非虚,慕龙亦终于释怀,开始再露笑容,与他一起豪笑起来。

  然而,他未免笑得太早了!

  因为他造梦也没想过,命运将会安排给他的养子,是一个他绝不能轻视的养子。

  一个直至他死方始发觉,他原来也异常痛惜的一个养子……

小 说-天 堂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风云续集千神劫之再世情缘九天箭神风云系列搜神篇中华英雄四大天王之夜叉再见无名惊世少年魔渡众生天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