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七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十七章

  决战前夕神者之剑,是否真的如应雄所感觉,即将重生?

  不知道!

  不过这里,有一个晨峰!

  他却肯定知道!

  无名进入冰窖之内,已经快将三年了!

  三年!当初,剑慧曾经向无名告诫,他们剑宗的掌门,仅曾有一个可以在冰窖内接受万剑轮回一年,最后也因逾越极限,适得其反,自残己身,得不偿失!

  但,无名竟然在内熬了——整整三年!

  三年绝不是一段匆匆岁月,他凭什么可在冰窖之内,忍受万剑煎熬的痛楚,忍了三年?

  是凭他誓要打败应雄、阻止他成为卖国魔鬼的坚强意志?抑或,是因为他天生便是一柄天剑,一柄足可忍受任何剑道痛苦的天剑?

  也许他两者俱备!两者皆有!

  每一天,晨峰都会“自告奋勇”为无名送来饭菜,在冰窖门下的小出口递给他,他因看不见无名在内的情况,也曾好心自小出口传声相问,只是,内里的无名却是默无反应,初时,晨峰还以为无名在接受万剑轮回之后性情大变,不再言语,惟回心一想,他开始明白,无名没有答他,也许只因为他接受万剑轮回之后,他已没有余力回答!

  他要尽地省起自己每一分一毫生命力,去面对万剑轮回!

  这样一过,便是一年!

  晨峰满以为无名会像以前的掌门一样,一定不能再熬下去了,谁知他每天等他自行出关,竟又不知不觉等了一年!

  于是,无名便前后在冰窖内合共熬了两年!两年!晨峰实在相当讶异他的意志与天资,他怎可能比当年熬不住一年的掌门更强?

  但事实已摆在眼前!无名不仅熬了两年,还继续熬下去……

  最后,他整整熬了三年!

  这真是一个奇迹!

  然而,还有奇迹中的奇迹!就在快将整整三年的最后八天,晨峰送给无名的饭菜,每日都原碟而回,纹风不动!

  他竟然没再吃任何食物!

  当初,晨峰也有点担心,心想一个人若活着,又怎会数日不吃不喝?除非,无名终于也熬不住冰窖内的万剑轮回,身死窖内!可惜,他虽异常担心自己这个十一师弟,却苦于未能从外开启冰窖之门,进内探视;他也曾豁尽气力向内高呼,无名依旧杳无反应;幸而前数天,晨峰之师剑慧也来至冰窖门前察视,但见剑慧察视半响,已不期然张口叹道:“好!”

  “任何人也无法可在万剑轮回的极度痛苦下熬逾一年,为了他,你却熬了一年又是一年,整整三年了!你,真的是‘人’吗?抑或——”

  “你真的是一个所有剑手无论如何努力、也将无法可攀越的神话?”

  晨峰不解的问:“师父,但无名师弟已经不喝不吃多天了,他?会否真的因熬不住而………”

  晨峰不敢肯定的问,剑慧却相当肯定的答:“不会!”

  “他这数天不吃不喝,也许全因为,他的修行已到了最后关头!他,已到了传说中的‘辟谷’境界!”

  辟谷?据闻传说中的辟谷境界,是当一个高手练至化境,练至天人合一的时候,便能随意不吃不喝,届时候,吃与喝对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

  晨峰相当愕然!此时剑慧又叹道:“唉,无名,你本可熬半年至一年,便能恢复武功,但想不到以你的天资,居然可在内熬过三年,这三年内无数次的万剑轮回,究竟已把你的功力提升到什么境界?”

  “一层?两层?三层?抑或十层?”

  “无数次的万剑轮回,到底已把你变为神话?抑或永不会有人能及的不败怪物?”

  剑慧实在不欲再想下去,他叹息着离开。

  只有晨峰,在这数日的紧张关头内,还是异常渴望的守在冰窖门外,等待着他的十一师弟功成出关,等待着一看这剑道中将要诞生的神话……

  终于,就在无名辟谷后的第八天黄昏,当他以为无名今天也许亦不会出关之时,冰窖之门,蓦地发出“轧”的一声!赫然缓缓开始升起来了!

  晨峰当场兴奋莫名,情不自禁高呼:“啊……”

  “师弟你终于……出关了?你终于出关了?”

  不错!磨剑三年,只为今朝!他终于也功成出关了!

  晨峰极度兴奋的看着逐渐上升的冰窖门内,翘首期待他师父口中的神话;当冰窖之门完全向上升起之时,他赫然看见了一道空前绝后的灿烂强光!

  是剑光!

  这道灿烂得令人无法直视的剑光,不独发自内里的英雄剑,还发至一个比英雄剑更灿烂绝伦的人!

  只因为这个人,是一柄比英雄剑更光芒万丈的——剑!

  晨峰终于看见了,原来剑道中的神话,竟然是这样的!竟然是这样的!

  他此刻看见的无名,竟然已与三年前又判若两人!

  此刻的无名赫然已变得……?

  晨峰还未及为无名的风采高呼,已听见无名更为沉雄的声音道:“大师兄!”

  “谢谢你在这三年内的帮忙,可惜我已没有时间再停下半分半刻!我要去了!”

  “再见!”

  此语未歇,仍未知变成如何的无名已如一道夺目剑光拔起!

  晨峰终于看见了红尘最快的剑光!最可怕的剑光!

  就在剑中神话诞生同时,不独剑中皇者应雄隐隐感到,就连剑中圣者的他,亦同时感到!

  他——剑圣!

  剑圣正在神州一座不知名的偏僻小居之中静心盘坐,闭目修行,瞿地,放置在他跟前的无双神剑,戛地“嗡嗡”作响!剑圣紧闭的双目亦陡地一睁!

  但见剑圣满目疑惑、不信,反覆沉吟:“怎……可能?”

  “一直以来,我只感到,慕应雄的皇者剑气与日俱增,如今……为何又会感到另一股强者剑气诞生?而且这股剑气,更是一股连我也猜测不透的极级剑气,正因为猜不透,所以………”

  “它更精彩!它更可怕!”

  可怕二字甫出,一直盘坐着的剑圣已倏地抽起跟前的无双神剑,接着……

  纵身而起!

  一纵之间,剑圣已如一柄举世无双的剑般,穿破小屋屋顶而出;他落在屋顶,扫视周遭的万里穹苍,仰天厉笑:“嘿!想不到剑中皇者之外又有神者!真好!那真的不枉老夫求剑一生,为剑曾牺牲的一切了!”

  “今次,就让老夫好好会一会这个剑中神者!”

  “看看是‘神’强?”

  “抑或‘圣’强?”

  厉笑声中,剑圣已紧执无双剑,凭自己无比敏锐的剑中感觉,闪电绝尘寻那剑中神者而去!

  剑光!

  剑光划过长空,划过茫茫黑夜,也划过剑宗无边寂寞的夜空!

  如果单是剑光也可伤人杀人的话,那末,此刻在剑宗的所有人,恐怕全都要沦为瞎子!

  因为剑宗之内,正有无数对的眼睛,皆目睹这道夺目剑光划空而过!

  包括剑慧充满剑中智慧的眼睛!

  还有破军的眼睛!

  破军骤见半空划过的一道剑光,无限疑惑地问站于其身边之父剑慧:“爹,那……那倒底是……什么光?”

  剑慧翘首看着那道从半空急速划过的光,沉沉的答:“剑光!”

  “剑……光?那是谁的剑光?”

  “军儿!这还用问?剑光由冰窖那边发出,必定是‘他’的剑光了!”

  剑慧说着轻轻摇了摇头,沉吟叹道:“慕应雄!你可也看见了?你可也感觉到了?”

  “当年你拜托我带回剑宗的二弟,已经剑有所成!而且他经历了三年万剑轮回,加上他的莫名剑诀及英雄剑,如今,就连老夫也无法想像他达至何等惊人境界?”

  “唉,慕应雄,老夫虽在这三年内对你二弟的帮助不大,惟亦已如你当初所求,克尽当师父的责任了,我,总算没辜负当年你一番卑躬乞求,而他,也没辜负你所作的一切牺牲,成为一柄——”

  “出鞘的绝顶神剑!”

  “看他如今剑光之劲之急,他一定在赶回去阻止你,打败你了,你可知你虽然为他牺牲,他也为你熬了三年无尽的苦,如果你知道他曾为你受的万剑痛苦,相信,你,必定会相当高兴……”

  “只是,他虽然已急速回去,但能否及时赶上你,与你豪情一战呢?”

  “不过无论他能否赶上,你的心愿总算达成了!你实在应该满意了吧?”

  “即使你堕进无边地狱,你这个与他毫无血缘却又有缘的大哥,也该安心瞑目了吧?”

  “唉……”

  究竟,蜕变后的无名,能否及时回去阻止应雄卖国?

  谁都不知道!

  就连应雄,也不知道。

  三日后的元宵前夕。

  慕府,夜。

  也是决战前夕!

  逾百金人精英,已经齐集于慕府庭园之内,静候一个人的命令,随时出动!

  明晚元宵,便是慕龙等人的计划实行之期,可是今夜,应雄必须率领这逾百精英开始出动!因为以他们一众超卓轻功,要由慕府远赴皇帝所住的紫禁城,亦须一日一夜!

  逾百精英,一直都默默跪于白衣如雪的应雄跟前,可是,应雄仍是久久未有命令出动,当中已有人大胆直言:“统帅!时候已经不早,若再不出发,恐怕明晚子时,我们都未能抵达紫禁城。”

  是的!应雄亦深知再也不能拖延下去,他一直在拖延,只因为他在等一个人,一个前来打败他的人!

  “英名,你为何还未前来?”

  “你可知道,你若再不现身,一切便太迟了!”

  “英名,你可别要令大哥失望。”

  “这场地狱里的游戏,你,一定要出现!因为……”

  “大哥会战至最后一刻,战至最后一分力量,也会以这一战成全你,将你已不能再高的境界推至……”

  “更难想像的最高境界!”

  可惜,无论应雄如何拖延,如何苦等,英名仍是久久未至,最后,应雄亦不想再令一众精英与他般苦等下去,他毅然吐出一句话:“时辰已到!要来的人已经来齐!我们这就立即——”

  “起行!”

  他终于等不及他了!他终于也要去了!

  只不知,应雄此去,能否卖他亲娘慕夫人的中国?

  救其父亲慕龙的金国?

  无名,本不是一直如剑光般寸步不停,直趋慕府?何以竟迟迟未至?

  只因为,他虽然赶着要来打败应雄,但这世上也有一个人……

  赶着来打败他!

  一个以剑为终生目标、终生伴侣、终生存在价值、终生意义的人!

  剑圣!

  就在无名赶回慕府的必经之路上,四十多岁的剑圣,终于凭着其惊世的剑中感觉,驰至无名的必经之路!“铮”的一声!他已把无双剑插在地上,傲立路子中央!

  他在等!

  因为他已感到,那股神力量,正朝着这条路急速进发!

  果然!他傲立还不及半盏茶的时分,一道耀目剑光,已势如一道霹雳雷霆般向他这个方向电射而来!

  剑圣紧紧盯着这道剑光,沉声的道:“呵呵!来了?”

  “想不到,你比我所感觉的还要灿烂!还要夺目!不愧是一柄神级之剑!”

  “而你我已这样接近,本剑圣亦已清楚感到,你这柄神者之剑到底是何方神圣了?你,就是三年前被我亲手尽废武功的——他?”

  “嘿嘿!势难料到,朽剑可以重生!而且,你不但回复功力,更已身怀连我也猜不透的剑气!”

  “好!今日就让我剑中之圣来试一试你,究竟你有何能耐,可突然晋身为剑中神者?”

  沉吟声中,剑圣遽地将插在地上的无双剑一拔而起,仗剑卓立,须髯飘动,显见他已将剑气催动全身,他要——尽情尽力一战!

  而那道灿烂绝伦的剑光,亦在剑圣沉吟之间,闪电已驰至其跟前十丈之内!

  虽然剑光夺目,剑圣犹看不清光里的人已变为什么模样,但,剑光里已传来一声沉雄暴喝:“剑圣!快让路!”

  “别要阻我!”

  剑圣也毫不客气的答:“废话!你若要坚持自己要走的路,你便要先攻破我的路!”

  “要我让路,就先问我的剑吧!”

  说话声中,剑圣手中的无双剑遽地便朝冲近的剑光疾劈,而那道剑光之中,亦同时传出“他”沉雄的声音高声再道:“好!我的一生,已曾对太多人退让我的路!但今日,我绝不会再让路!剑圣,你敢阻我去见他的路,我如今就要你——终生后悔!”

  “我要遇神杀神!遇圣杀——圣!”

  语声方歇,绚烂的剑光之中,陡地已挥出另一道更为夺目的剑光!

  英雄剑!

  磨剑三年,他终于再度第一次出手!只因他知道,今夜他若要前去打败应雄的剑!

  他便要先打败剑圣举世无双的无双神剑!

  他若要创造历史,他便要打败历史!

  江湖从无败绩的第一最强剑中历史——

  剑!圣!

  他要剑圣——

  终!生!后!悔!

  他能吗?

  剑圣!浪荡江湖四十载,叱吒风云二十年!这场世纪最灿烂的剑决!将会是他剑中圣者的延续?抑或是……

  另一剑道神话的——正式开始?

  最强对不败!

  让!

  你!

  一!

  败!

  剑圣,五岁学剑,七岁已青出于蓝,亦打从那个时候开始,他一直将“让你一败”这句话挂在唇边!

  如今他已四十多岁,共把这四个字说了几近四十年!亦即说了——二万九千八百六十八次!

  四十年的冗长岁月,对于平凡人来说,也仅是一万四千六百多个浑浑噩噩的无聊日子而已;可是,剑圣却在这段日子活得相当精彩!他在这四十年内败人无数!每一天,他均打败两个对手以上!

  直至这一刻,他还是举世公认精彩无比的剑圣!

  他未一败,“让你一败”依然是他的无敌格言!

  语录!

  这个年代,谁可拥抱“永恒”?

  没有人能“永恒”不败!

  如果,无敌令人寂寞,那剑圣此刻,便不应感到寂寞了!

  只因他再不无敌!

  他毕生最强劲“敌”,终于诞生!

  强敌降临!

  剑光铺天,铺天的是剑圣的剑光!

  乍见全身绽放耀目剑光的无名急速驰近,剑圣犹未及瞧清剑光中的无名已变为什么模样,他手中的无双剑已毅然劈出!

  这一剑,正是其“圣灵剑法”的“剑十八”,一劈便是十八道夺命剑光,交织成网由上而下,已然向十丈内的无名压去!

  在剑圣往昔所击败的二万九千八百六十八个对手当中,任是最强一个,剑圣也从未动用圣灵剑法的“剑十”以上。今番重遇蜕变后的无名,甫动手便迳使远超剑十的“剑十八”,显见以其圣者修为,已隐约感到此际无名的修为殊不简单;他第一招便出重招,便是要逼无名不得不全力挡格,他要一探其真正潜藏实力!

  剑风虎虎,周遭所有树木亦给剑十八这滔天剑网刮得蔌蔌抖动,俨如万籁在为此剑之霸绝而哀鸣。

  只是,面对剑十八排山倒海似的剑网,豪光中的无名却依旧浑无惧意,一道眩目剑光已霍地由豪光中挥出!

  是英雄剑的剑光?

  他终于出剑与剑圣硬拚了?

  不!剑圣本亦以为英雄剑已出鞘!

  但——没有!

  那道英雄剑的剑光,原来只是无名挥动剑匣之间,英雄剑的剑气从匣内透射而出罢了!

  然而,尽管仅是剑气,其锋芒亦势不可挡!“波”的一声!英雄剑的剑气竟然轰中剑十八严密剑网,剑气剑网硬碰,登时爆发一连串訇然巨响!

  乍出手已是霸道无伦的剑十八,对方却犹未有出剑之意,只以剑气硬拚,半空中的剑圣不由眉头一皱,似不愿再拚下去,闪电回剑收招,翩然着地!

  四周本是剑光滔天,霎时所有剑光消失无形,可知剑圣的剑已能收放自如!但见剑圣迎风卓立,须髯飘飞,他紧紧盯着无名,冷笑:“剑随心而发,气随意而动。”

  “剑未出鞘,便能随意催动剑气抗敌,很好!”

  “你的心,你的人,已经能比本圣,”

  “已经真正出鞘了!”

  “但——”剑圣说着,如剑的目光遽然落在无名所执的剑匣之上,沉声问:“心既已出鞘,何以剑仍不出鞘战我?”

  原来,剑圣适才毅然回剑收招,是因英雄剑犹未出鞘,他不愿占无名半分便宜。

  但听豪光中的无名答道:“我不出剑,因为我曾向自己立下誓言。”

  “匣内的英雄剑,只会为一个我最想打败的人才会出鞘!”

  剑圣闻言嘿嘿一笑:“嘿嘿,原来我这个已是天下无敌的剑圣,居然还未是你最想打败的人?你最想打败的人是谁?”

  无名直截了当的答:“一个你曾约战的人。”

  “我曾约战的人?”剑圣一愣,当下已猜知一二,问:“你要打败你的大哥——慕应雄?”

  无名不语。

  “嘿!真有意思的一颗战心!本圣虽不明你兄弟间的恩怨纠葛,但亦佩服你要击败你大哥的一颗心!好!”

  剑圣说着使劲一挥,“铮”的一声,手中的无双神剑已重重插在地上,他豪情一笑,朗声道:“既然你的英雄剑只会为他而出鞘,本剑圣亦无谓强你所难!反正看你豪光自生,一眼便知你已人剑合一,英雄剑出鞘与否,亦已不再重要了!”

  “你,已经是真真正正的英雄剑!而我,也是真真正正的无双剑!”

  “无双剑与英雄剑,本来就在你我心中!”

  “你我既不以‘剑’比剑,那就——”

  “以‘心’比剑吧!”

  剑圣未待无名同意与否,赫然双目一睁,已狠盯着豪光中的无名!

  他,究竟要和无名,如何以“心”比剑?

  心静本能神怡。

  心动,则神乱。

  这里有一个人的心,如今正比丝更“乱”!

  小瑜。

  小瑜还是寸分难动的躺在那片陋居的床上,屋内还有两名被应雄老早差遣前来的家丁在照顾她,与及照顾那七、八名已给两名家丁抱回屋内、也是动叫不得的公公婆婆。

  本是相当狭小冷清的屋子,霎时变得热闹起来;只是,处身如斯热闹环境中的小瑜,她的一颗芳心,却是异常落寞。

  她落寞,只因她知道,当应雄与英名此战结束之后,他们当中有一个人准必会死,届时,曾经一度是“三个”的他们,将会变为“两个”的他们,往昔他们三人曾一起经过的甜酸日子,将永不复再……

  “应雄……”

  “你……为何要……这样傻?”

  这句说话,一直在小瑜的心中轻呼了千遍万遍,每想起应雄在与她诀别时的孤单背影,每想起应雄在诀别时轻轻亲她手背时的两片嘴唇,像有千言万语、无限倾慕之苦的话要告诉她,小瑜的心,恍如要痛得裂开一般。

  无论她喜欢应雄与否,她也绝不能让这个如斯寂寞、却又有爱难言的汉子孤独而去,至少,她也该赶去见他最后一面。

  可是,曾被应雄以“杀情”内力封了全身大穴的她,此际根本欲动无从。即使她能动弹,以她毫无武功之躯,亦绝不可能及时赶去再见应雄,亲睹他与英名的一战!

  但,虽然赶往再见应雄绝不可能,却仍未完全绝望!

  就在此时此刻,有一个人来了!

  遽地,屋内响起“拍拍”两声!那两个本在照顾小瑜及一众老人家的家丁,已然一动不动,接着,又是一连串“拍拍”之声!那七、八个被应雄信手封了大穴的老人家,也突然全都可以再次动叫!

  “啊?我们……全都……可以动……了?是……谁……救了……我们……?”

  一众老人家话未说完,室内蓦又拂起一阵清风,一条白衣人影已自窗外掠进屋内,翩然落在小瑜床前。来者正是不虚!

  “不……虚?”在床上软躺着的小瑜乍见不虚,当场喜形于色。

  那些老人家们见小瑜如此高兴,不由纷纷问道:“原来,你们……是认识的?”

  不虚的面色却是相当凝重,他并没即时回应,只是劲运于右手其中两指,沉喝一声,已“噗噗噗”的戳了小瑜全身数个大穴!

  只是,小瑜的身躯依旧无半分反应,她,仍是动弹不得。

  惟不虚依然未有放弃,益发增强功力,在小瑜那数个大穴之间来回连戳不下十遍。

  就连小瑜也喟然劝他道:“没有用……的……不虚,也许公公婆婆们的穴道,你还可解;但,听应雄说,他封我穴道之时,已同时贯进了他新习成的‘杀情’功力,只有他,或是已蜕变后的英名表哥才可解开……”

  不虚闻言,当下亦心知自己再试下去也是枉然,他终于放弃,摇头叹息:“真想不到,他会对你……下此重手?他既然在这三年之内,叮嘱我无论如何也要找你;但找着你时,他……为何又要别你而去?唉,应雄,你真是太复杂了……”

  小瑜苦笑:“我知道!他要找我,只因他想见我……最后一面。”

  “他以重手封我穴道,却因他不想我看见,他最后败亡在英名剑下的可怜样子。”

  “嗯。”不虚会意颔首:“贫僧虽是出家人,惟亦明白,应雄这三年内不断找你,当中……想必对你……有不足为外人道的……情意;他既然不想你看见他……败,或许,他封了你的……穴道,也是……对的吧?”

  “但,”小瑜忽地凝目看着不虚:“即使他不想我见他战英名表哥,我……也要再去见他一次!”

  “不虚,我如今已无法动弹,希望……你……能帮我一个忙。”

  “不虚若还有什么可帮的一定会帮,请说。”

  小瑜一脸恳求之色:“帮我!无论以什么方法,求你在他两兄弟决战之前,把我带到他俩决战之地。”

  “我,一定要再见应雄,否则我今生今世,再难心安……”

  不虚一愣,讶然问:“小瑜姑娘,既然应雄不想你看见他败,你何苦还要坚持见他?坦白说,纵是贫僧,亦从旁可观知你的心一直向着……英名;只怕你此去再见应雄,会令他……更为难受,这……唉,既然别时难,见时苦,你又何苦令他增添痛苦?”

  小瑜不虞身为出家人的不虚,居然亦了解她与英名、应雄的复杂纠葛,更没料到,不虚虽看似不太注意,其实却早已注意她时常偏向英名多于应雄……

  “不!”小瑜忽地着急低叫:“不虚,事情并不如你所想的。那样!事实上,这次我要见应雄表哥,便是要在他决战之前,当面对他说清楚一件事!”

  “什么……事?”不虚纳罕。

  “我要清楚告诉他一个事实。”

  “我,确是喜欢……”

  “英名表哥!”

  “但……”

  说了!势难料到,为求不虚出手相帮,小瑜一届女儿家,会对他直言喜欢英名的事实!其实纵使她不直言,旁人也可看出她对英名的过量关怀;只是,何以在她肯定承认喜欢英名之后,还有一个……

  “但”字?

  她还想说些什么?不虚连随追问:“小瑜姑娘,有话何妨直说。”

  小瑜欲语还休,终于狠咬银牙,吐出一个令不虚极度震撼的答案:“但……,我……虽然喜欢英名表哥,我……我却……”

  “更喜欢应雄表哥!”

  天!这……就是她芳心深处,真真正正的……最后答案?

  不虚听罢当场瞠目结舌。他从未想过,人世间的情,会有如此峰回路转、错综复杂的变化!难怪当年其师僧皇在生时曾对他说,要参破人世间的七情六欲、可不是一朝一夕的事。

  不虚难以置信的问:“你……原来更喜欢……应雄?那……小瑜姑娘,何以你平素……总是关心……英名?却对应雄……若即若离?”

  小瑜苦涩一笑,惭愧的道:“坦白……说,其实我自己……也一直不明白……自己。”

  “一直以来,我也以为自己喜欢的是英名表哥,但,自从应雄表哥封了我大穴后,我在床上想了许久……许久,我……终于明白……”

  “我平素关心英名表哥,只因为我……崇拜他;我认为,他总有一日会成为英雄,我对他的崇拜,就像是……妹子对大哥的崇拜那般单纯,但我对应雄表哥……”

  “我一直对他……若即若离,许多时若非……他主动与我交谈,我亦……不会与他谈上几句,并非因为我不喜欢他,而是因为……”

  “我太喜欢他!”

  小瑜说到这里满脸遗憾,像为她仍不能当面向应雄说出这番话而遗憾:“正因为我太喜欢他,所以,许多时……面对他时,我都惶然失措,不知自己该如何与他相处,不知该对他说些什么……才好,我……反而……更怕……面对……他!”

  真正喜欢一个人就是如此!面对自己暗暗喜欢的人,有些人甚至会口吃得说不出话;除非根本不在乎那个心中人,否则又怎可能会毫不紧张?

  正因紧张,就更不想强逼自己面对……

  也许,这亦是小瑜这三年来逃避应雄的其中一个原因。

  她虽不敢肯定自己的感觉,却一直逃避面对这令她患得患失的感觉。

  可是,应雄与英名之战,已经到了这个地步,她已不能再逃避下去,她又凝眸看着不虚,再次苦苦哀求:“所……以,我求求……你,不虚……”

  “我……如今只希望你能及时将我送至他俩跟前,让我赶去告诉应雄,我要他明白,即使……他真的败在……英名表哥手上,他……的一生,也并非……彻底失败!因为,他……”

  “还有——我!”

  是的!也许对此刻可能将要失去一切的应雄来说,若然发觉他的一生,原来并不是完全失败,到了最后最后,还有一个他最爱的人愿意陪他伴他,他,将会何等高兴?

  不虚定定的注视着小瑜那张痴情的脸,看着她脸上为应雄所流露的坚定情意,良久良久,他终于仰天长叹一声:“唉……”

  “小瑜姑娘,虽然我不虚未能完全明白,何以你心里喜欢应雄,外里却又像是喜欢英名,但,就凭你要应雄明白,纵使他的一生如何失败,他还有‘你’这一句话,我不虚纵使豁尽所有恩果转业诀的功力,亦非要让你及时见他不可!”

  不虚说着,猝地一把抱起在床上的小瑜,浑身更不断在冒出白烟,看来,为了成全她及他,他真的已把自己恩果转业诀功力倾囊而出,但听不虚又朗声续说下去:“小瑜姑娘!”

  “就待我豁尽恩果转业诀……”

  “送你一程吧!”

  语声方歇,抱着小瑜的不虚遽地展身一纵,小屋内所有老人家骤觉白影一闪,他的人,已抱着小瑜如一道白色电光般飞射而去!

  在不虚身形带动的劲风之中,众老仅听得已消失的小瑜传来的一句话:“各位公公……婆婆,请恕……小瑜……暂时不能照顾你们……”

  “但,只要我再见……我喜欢的人……后,小瑜……一定会赶快回来的!”

  “公公婆婆……”

  “保重……”

  骤闻此语,众老已慌忙冲出门外,可是极目一望,只见屋前数百丈内,已不复见小瑜及不虚的身影!

  可知不虚真的已豁尽全身功力!

  他真的很想成全她和他!

  特别是他!

  因为由始至终,他都不应该有最失败最孤独的下场……

  元宵。

  紫禁城。

  世代过去,也曾以紫禁城作为皇帝居处。故而这个城,曾容纳无数精明干练的九五之尊,也曾容纳数不清的平庸昏君。

  它更曾经过满朝者华,金雕玉砌,亦曾兵临城下,横尸遍野!

  只是,历过记不清的岁岁暮暮,看遍世世代代,看遍无数贤君愚君、忠臣孽子的嘴脸,到了最后最后,所有兴,所有亡,所有君,所有臣,所有野心,所有忠义,都一一过去了,只有紫禁城,还是未有过去,它仍不倒!

  它,还像是一条不死的东方巨龙,见证着神州万里苍茫大地!

  然而,今夜元宵,这个万家欢渡的日子,将有一个人,前来挑战这条不死的东方巨龙!

  应雄!

  “飒”的一声!一身白色劲装的应雄,已领着逾百金人精英,跃至紫禁城的城顶之上!

  曹公公本是他们的内应,若依鸠罗公子的计划,他应已在宫内侍卫们的酒中下了“千日醉”,只是,应雄倒从未想过,他们进入紫禁城,会是如此轻易。

  虽云是元宵佳节,本应普天同庆,惟城门之上仅得数百守卫,防守未免过于松懈,应雄与一众精英不费吹灰之力,便以无声无息身手,通过这数百侍卫的防守,轻易潜入紫禁城。

  可是,当他们跃上紫禁城顶的时候,应雄方才发觉,他错了!

  紫禁城,原来并不如其所想般疏于防守,紫禁城,实在不愧是紫禁城!

  应雄与一众精英从城顶向宫内庭园下望,只见紫禁内苑赫然驻扎着大量兵马,少说也有数千之多!

  应雄见状不禁心忖:“好!这才像样!否则紫禁城你这条巨龙,就未免太令我慕应雄失望了!”

  “只不知,曹公公可已如计划安排,在他们的酒中下了千日醉?”

  就在应雄思忖之间,紫禁苑内遽地又“噗噗”之声迭响不绝!

  应雄与一众精英不由定神一望,只见深宫内苑那数以千计的侍卫,突然就在他一念之间,全部昏倒地上!

  应雄所率领的一众金人精英见状不禁大喜,当中更有人眉飞色舞地对应雄道:“统帅!看来那曹公公倒真有点本事!他所下的千日醉,果真能迷倒苑内所有守卫,我们如今岂非如入无人之境?”

  应雄不语,在城顶之上冷冷凝视着苑内那数以千计的守卫,良久良久,方才冷静地吐出一句令人莫名其妙的话:“实在太容易了!”

  “我们快退!”

  应雄这句话实令所有精英无限震愕,当中更有人即时不忿道:“退?”

  “统帅!根据曹公公之前给我们的宫宫地图,只要通过这个内苑后的第一间寝宫,便是那中原狗皇帝今夜驾幸的淑妃寝宫‘寿灵宫’,眼前那数千侍卫已经昏迷不醒,中原皇帝已是我们囊中之物,我们怎么在此时此刻退?”

  其余精英也附和道:“不错!不入虎穴焉得虎子?统帅!请恕我们违命!你若要退便自己退,我们自己先入寿灵宫拿下那狗皇帝再说!”

  众精英一呼百应,士气如虹,也不再理会应雄的命令,猝地,所有人展身一纵,已如百道长虹般从城顶跃下,穿过内苑,直达寿灵宫门前!

  眼见众精英违抗命令,应雄立奋身一跃,落在众精英之前,严辞喝止:“大胆!你们居然无视军纪?”

  “你们急切救金之心固然可嘉,但缺乏救金之智。”

  “眼前形势出奇平静,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以你们微末力量未必可全身而退,要命的就给我立即撤走!”

  纵然眼前逾百精英尽是金人,应雄亦不想他们白白牺牲,毕竟他自己也是金人,更何况在其眼中,能为救国而干任何事的人,便是难得的人!

  但众精英已如箭在弦,应雄一番金石良言,简直如同侮辱,当中早已有人不信服应雄这个年仅十九的统帅,此时益发火上加油,怒发冲冠的道:“呸!慕应雄!我们真的不明白鸠罗公子何以会任命你为我们统帅?若我们临阵退缩,岂是勇士所为?目下大事在即,我们决不能功亏一篑!”

  说话声中,已有部份精英提腿踢向寿灵宫的巨门,应雄面色一变,沉声吆喝:“冥顽不灵!门内会有危险!别太冲动……”

  可惜,他这句话已经说得太迟了!

  “碰”的一声!寿灵宫的大门已给精英们重腿踢开,可是众人定睛一看……

  内里根本就没有半丁儿皇帝及其爱妃的影子!

  内里只有一个……

  已遭五马分尸、尸首撒满地上的死人!

  曹公公!

  啊?

  变生肘腋!大事未成,内应曹公公却竟然已碎而亡,难道……?

  赫见曹公公撒满地上的尸体,那逾百精英登时军心一懔!当下尽皆深知不妙,齐声惊呼:“啊?曹公公……已经死了?不妙!计划已漏风声!”

  “我们中计了……”

  惊呼未完,整个深宫内苑却蓦地传来一声清啸,道:“对!你们已经中了圈套!”

  “今日,你们全都——”

  “插翅难飞!”

  语声清朗无比,宛如九霄龙吟,已在内苑惊心动魄的一众金人精英,不期然翘首朝声音出处一望;应雄虽早料众人中伏,惟亦同时向声音之处瞥去,只见声音出处,赫然是适才众人还置身的城顶!

  原来城顶之上,不知何时竟布满无数中原兵马,少说也有一千,每个守卫更在拉弓搭箭,严阵以待;更令人震惊的是,适才被以为昏倒深宫内苑地上的数千守卫,亦同时一弹而起,将应雄及一众精英围在苑内中心,手中也不知于何时拉满弓箭!

  适才朗声说话的人,此刻正站在城顶那千名箭手之前,大有君临天下之势!

  而他,亦确是一个君临天下的人!

  因为,他正是苍茫神州、万里大地之龙之主——中原皇帝!

  真正的龙,终于降临!

  应雄及一众金人精英,已被——十面埋伏!

  而一切的剧变亦在此迅雷不及掩耳之间!那逾百金人精英还未及惊呼,还未及后悔自己无视应雄的劝阻,突然又听那正高高在上的中原皇帝一声沉雷暴喝,威严下令:“汉人金狗,势不两立!”

  “犯我者杀无赦!”

  “场中所有箭手……”

  “放!”

  “箭!”

  “放箭”二字甫出,那城顶上的千名箭手,与及在内苑地上围困众人的数千箭手即时听命,早已搭好的箭,全部如言一放!

  电光火石之间,但听数千声劲箭射出的“蓬蓬”之声,合而为一声震人心弦、惊心动魄的巨响!

  数千根锋利无比的劲箭,已势如破竹地射向那逾百金人精英和应雄,箭快如电,更从四面八方涌至,被困在核心的人俨如瓮中之鳖,根本避无可避!

  顷刻,本应宁谥恬静的深宫内苑,当场响起不绝于耳、令人惨不忍听的中箭声!

  还有连串连串的哀嚎惨叫……

  “啊……”

  只不知,当中可也有应雄的惨叫声?

  既已事败,他会否甚至连一战英名的宿愿亦难偿,而先自死在数以千计的劲箭下?

  他又能否有此福气,可以等至不虚带小瑜前来,向他表白她那颗……

  无论他如何被世人唾骂,如何被千夫所指,她亦誓要一生一世跟随他的不悔芳心?

  风不敢吹。

  只因风不及他俩“强”!

  树不敢动。

  只因树不及他俩“傲”!

  叶不敢飞!

  只因叶不及他俩“快”!

  万里穹苍,亦仿佛不敢有半分异动,仿佛也在屏息静气,不敢骚扰他们二人!

  只因他们一个可能将会永远“不败”,一个可能将会永远“最强”!

  可能永远不败的剑圣,与可能永远最强的无名,已经站在这黑压压的树木之内,整整三个时辰,他们在这三个时辰内互相戒备!对峙!

  却未有动过半分!

  他们为何不动?

  不知道。

  只知道,风、树、叶、穹苍尽皆随着他俩的不动而不敢动,偌大的树林简直静如一潭千年死水;方圆百丈内的一切蛇虫鼠蚁,更早已承受不了这股逼人的死寂气息,在两个时辰前四散逃光!

  仅余下孤傲的剑圣,与及无名,在无限无边的死寂当中比拼!

  他俩如石像般久立不动,便是已在比拼?

  是的!这就是剑圣所说的以“心”比剑!

  心是我,我是剑,故而心即是剑,剑即是心,以心比剑,无异于以剑比剑!

  就像如今,二人仅如石像般不动对峙,互相瞪视,双方每一个眼神,便已是一式足可惊天动地的绝世剑招!

  只因习剑者练至某个境界,是否执剑比试已经毫无意义;单是思索对方将要所使出的剑招精要及破绽,便已足够!

  而当“心”在思索剑招变化之时,眼,却是漏心里所思所想的唯一“灵魂之窗”;亦因这个原故,无名与剑圣一直在互相瞪视对方的眼睛!

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魔渡众生天哭九天箭神风云续集千神劫之再世情缘搜神篇惊世少年风云系列四大天王之夜叉再见无名中华英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