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一章 夜叉池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一章 夜叉池

  相传,佛教有四大守护神四大天王!——

  东方持国天王,守着天之东!——

  南方增长天王,守着天之南!——

  西方广目天王,守着天之西!——

  北方多闻天王,守着天之北!

  这四大天王,各坐镇天涯海角一方,守着三十三天,九山八海,祈求茫茫红尘,千秋万世风调雨顺……

  而这四大天王的容貌,据佛教经典所载,亦有不同描述——

  东方持国天王,虽然身披战甲,惟却时常流露慈颜微笑,性恪慈爱悲为怀,可说是刚柔并济,相当完美——

  南方增长天王,手持出鞘宝剑,横眉怒目,神态冰冷,令人望而生畏,百鬼见之皆惊,俨如死神再世——

  西方广目天王,虽不完美,亦不慑人,惟貌若平庸的他,手执定风珠,生就净天慧眼,能审视风界众生,明察秋毫,洞悉一切,了然于心——

  北方的多闻天王,却是四大天王之中最复杂难明的一个。

  因为,他有两副不同面孔!

  在神州数不清的佛寺之中,多闻天王的塑像大都手持宝幡,一身绿衣,彬彬有礼,活像一个白脸皮神将。

  可是,在天竺的古籍当中,多闻天王的容貌却大相迳庭,他长相奇丑,有三条腿。八颗利牙,形如狰狞夜叉;不!他不仅是夜叉!在天竺古籍之中,多闻天王亦同时是魔怪之弟。

  夜叉之王!

  ※※※

  夜叉,这是一个多么恐怖的外号!部分世人乍闻夜叉之名,大都不寒而栗,缘于在世人眼里,夜叉泛指为极凶的恶鬼!

  只是,本属文质彬彬的多闻天王,何以又会是丑恶狰狞的夜叉之王?

  是否暗喻,无论是人抑是神,心中都同时存在着“善”“恶”两面?要荣登万人景仰的天王,或沦为令人畏而远之的夜叉,都有只有一念之间?

  如果,当今武林要选出四大天王的话……

  相信一般江湖人,定会选聂风为脸露微笑,刚柔并济的持国天王,步惊云为横眉冷目,百鬼皆惊的增长天王,秦霜为平庸却又独具慧眼,一切了然于心的广目天王。

  但究其实,广目天王虽同是夜叉之王,在佛经的记载中,有不少夜叉却是很好的。

  有的夜叉可能真的很恶,然而“恶”,并不一定相等于坏。

  恶人也不一定是坏人。

  夜叉千秋万世被世人鄙视。畏惧,全因部分的世人太肤浅,不明白夜叉的心。其实,纵被世人视为恶鬼,更被讥为永不见光的邪物,夜叉也有夜叉的尊严,以及自己的心声!

  夜叉也愿有青天!

  这是一段关于一个本可成为天王之人的故事。

  也是一段关于夜叉的事迹。

  只因为,他,曾经有大好机会差点成为天王,最后却为了一个苦衷,一段友情,沦为最为人鄙视的夜叉!

  他——

  断浪……

  ※※※

  天荫城外,除了天邻小村,还有一条小得不能再小的穷家村子。唤作“夜叉村”。

  好端端的一条村子,虽仅是穷乡僻壤,何解会以“夜叉”这两个令人闻之色变的字为名?

  却原来,“夜叉村”之所以得名,缘以村内有一个池,名为——

  夜叉池!

  ※※※

  这个池,径阔约为十丈,就位于夜叉村北面的偏僻之地,据闻,曾有夜叉在池内出现,故当初居于此村的村民才会将之叫做夜叉池。

  除了传言曾有夜叉,这池还有一个异常独特之外,便函是池内的水,赫然是……

  血红色的!

  那是一种非常可怕的血红色,俨如夜叉将人的躯体撕吃后所溅的——血!

  而关于这血红的池水,也有一个耸人听闻的传言!

  传说,认叉池内的血红池水,实是从地狱里的“死水”!故浊不见底的夜叉池下,根本便是通往恶鬼地狱之路!夜叉池是受地狱诅咒之池!

  若有人有冤难伸,有仇难报,只要投进夜叉池的血水之内,便会沉向地狱,成为永不超生的夜叉,再回来人间雪恨!

  虽然这可能仅是一个穿凿附会的连篇鬼话!惟夜叉村的村民,却是对那池血红池水甚为忌惮。

  曾经有一次,有一个村民不慎堕进夜叉池内,几经艰苦,村民们才险险把他拉上来,幸未让其沉进夜叉池下的地狱,可是,这个侥幸被救的村民,却于同一夜里,在家中全身溃烂而死,显然,他虽能逃过夜叉池的诅咒而未有沦为夜叉,最后亦难逃一死!

  故此,村民对于这个夜叉池,更是敬而远之,绝口不担!也没有村民再敢步近这夜叉池百丈之内!

  然而,在很久很久以前,却曾有一个忠肝义胆的男人,完全无视夜叉的诅咒,自甘投进血红的池水内!

  那只因为,与他出生入死的好友,有一段无法伸诉之冤!

  可惜这男人却没有能力为其友雪恨,唯有甘心受夜叉池诅咒!为了友情,他誓要成为世上最恐怖。最有力量的夜叉,他要回来阳间为友伸冤!

  可是,这男人在自投夜叉池后,一直也再没有浮上来,一年,两年,三年,四年,十年……

  是否,夜叉池的诅咒根本便属讹传?那男人早就在池内淹死了?世上,根本便没有夜叉?

  更遑论会有为友雪冤的夜叉?

  而村民,虽仍是不敢接近夜叉池,久而久之,却已逐渐淡忘了曾有一个热血汉子,为好友伸冤不惜自甘沦为夜叉的一颗心……

  惟是,人们淡忘恩负义了,却并不表示,这世上没有夜叉,以及那个不知已否变为夜叉的汉子。

  就在半月之前的一个雷雨之夜,居于夜叉村北面的村民,忽地在一声雷响过后,矍然听见夜叉江那方传来一声兽吼!

  那声兽吼,甚至比雷声更响,恍如一头夜叉向天怒诉其惊世之冤!

  翌晨,当村民步往夜叉江附近察视时,赫然发觉,夜叉池畔,多添了一个脚印!

  那是一个极度可怕的脚印!因为……

  这脚印深逾——两尺!

  两尺?究竟要多重的人,才能踏下一个深逾两尺的脚印?

  抑是,造成成这个脚印的并非重量?而是力量?

  腿的力量?

  若然这个脚印真的由腿的力量造成,那这个人的腿,已不是人应有的腿,简直可比一件绝世兵器!

  最奇怪的是,瞧这个脚步印的方向,好像是从夜叉池刚踏上岸而造成,到底,是谁仍有本事能从足可令人全身溃烂至死的夜叉池回来人间?脚印为何只得一个?是否从夜叉池上岸的人,刚在地上留下这个脚印之后,便已不再地上行走,已经如夜叉般,飞天而去?

  村民们简直不敢再想下去,他们深信,那声雷雨之夜的兽吼,一定是那个曾甘心自投夜叉池的“他”,从地狱回来后的怒嚎。而他,亦准已成为一头——

  腿力足可入地两尺的夜叉……

  ※※※

  如果,夜叉池的传说是真的话,试问在这个重视友情已被视为愚蠢行为的江湖,还有谁会如此愚不可及,为了自己的知已而赴汤蹈火,不惜自投夜叉之池?

  夜叉还在等待着,等待着下一个投池的人……

  ※※※

  在天山之巅,在那令人差点自以为是天下第一人的第一楼,也有一个人想如天界的四大天王一样,千秋万世的守着他曾打上的铁桶江山,雄奇霸业。

  可惜,任他一世枭雄,打遍天下无敌手,以其出招之快,也快不过匆匆而过的茫茫岁月。

  更敌不过自己有限的生命。

  只是,无论他如今拥有的霸业能否长存万世,单是雄霸一世,对他来说亦已相当足够了!故他还是以自己有限的生命。追求无限的霸业,朝朝暮暮,一生一世,从不言倦,决不松懈。

  正如此刻,他——雄霸,又在他蟠踞的天下第一楼内,凝神倾听着正跪于其跟前的心腹丑丑,向他报告天下会的一切,也是绝不松懈。

  “禀告帮主!风少爷。云少爷已经回来整整一月,孔慈爱与断浪亦已苏醒及回复常态,至于幽若小姐,她……”

  乍闻幽若的事,雄霸一直肃穆的脸总算开始流露少许像人的表情,可知他纵是绝不容情的枭雄,心中还有许的亲情,他横眼一问:

  “幽若这丫头怎样了?”

  文丑丑见帮主出奇的有少许反应,战战兢兢的答:

  “幽若小姐她……她虽然被风少爷以死神之吻的解药救活,更知道帮主已守诺,让她从此可于天下会内自由出入,现……其实好象无此必要,因为自从她醒过来后,一直都将自已关在湖心小筑,避见任何人,甚至连……风少爷也不想见……”

  “什么?她连聂风也不想见?”雄霸一愣,幽若曾亲口向他承认,她对聂风已动了真情,如今她既已可自由出入天下,何以反不想再见聂风?

  不过回心一想,雄霸亦深感庆幸,反正他也绝不会让自己一生唯一的女儿配给聂风,聂风只是他打下铁桶江山的战斗工具而已,如今幽若主动疏远聂风,正合雄霸心意。

  雄霸笑道:“唔,很好!既然幽若主动疏远聂风,也省下为父不少再拆散他俩的工夫!是了,丑丑,风儿与惊云可已说出他们往找黑瞳的经过,以及达摩之心的下落没有?”

  文丑丑摇首:“还没有,风少爷与云少爷只说黑瞳已经死了,达摩之心亦随她于一场巨爆之中一起毁灭,至于详细过程,他俩也不想再说太多!帮主不是不知道,云少爷向来都不爱说话,而风少爷外表虽看似温顺,惟一旦他决定的事,亦绝不改变……”

  这一点,雄霸固然十分明白!他很清楚“风”“云”二人的特性,也更清楚二人对他仍存的高度利用价值,所以纵然二人对黑瞳之事不愿多提,雄霸亦未有过于勉强。毕竟,二人亦总算为他救回其爱女幽若一命。

  更何况,雄霸向来办事都极度小心,风云回来后的一个月内,他亦曾派人再上嵩山少林寺查察究竟,只见少林一片颓垣败瓦,看来真的曾经历一场巨爆……所以,雄霸之父“紫衣老大”始终未有回来天下会,雄霸一点也不感到奇怪。他相信,也许其父亦于这场巨爆之中死去。

  不过,雄霸看来亦没有半丝哀伤,事实上,他这个曾经为钱当上“追魔七雄”老大的爹,一直在背后助他打天下,名为助他,实则也曾令雄霸心生顾忌,缘于紫衣老大自己也曾想当霸主,谁知道他会否于雄霸一统江湖之后,父压子位?

  这就是枭雄霸主真正可怕的地方!枭雄就像鹰!

  当没有权力斗争的时候,也鹰爪之下还有一点亲情,就像雄霸对幽若,但当一牵涉了权力斗争,那就——

  六亲无情!

  历史上的不少帝侯将相,不也曾亲手弑父杀兄夺位?人人皆是,绝不手软!

  雄霸想到这里,脸上不期然泛起一丝冷笑,笑意之寒,更令跪在地上的文丑丑,见之亦连连颤抖,皆因文丑丑从来都猜不透帮主在冷笑之后,会否突然吐出一个“死”字!以雄霸目下的江湖地位,足可一字定生死!

  幸而,雄霸这次在冷笑之后只是沉声道:“丑丑,除了上述,还有何事禀告?”

  文丑丑诚惶诚恐的答:“帮……主,没……什么了……”

  “是吗?”雄霸冷眼朝文丑丑一瞄,问:

  “丑丑,你今日看来说话吞吞吞吐吐似地,说!到底还有什么事未有向我禀告?”

  文丑丑见雄霸对自己如此冷言质问,当下三魂不见七魄,和盘托出:

  “帮主,属下不敢!属下不敢……瞒你!坦白说自从我们……天下会成功吞并无双城后,势力又突然急速增长,整个江湖,都以我们天下会马首是瞻,余下一些还未归顺我们天下的派系,亦已毫不碍事,只是……只是……”

  “只是什么?”

  “只是……吞并无双之后,我们的徒众暴增逾倍,人多了,便开始难以一一管治,最后……更发觉不少天下徒众……三五成群组党,如此……下去,恐怕军心再难一致,会……乱如散沙……”

  文丑丑实情相告,道出自己对天下会的潜在隐忧,满以为雄霸会当场不悦,谁知雄霸听罢,却只是豪情一笑,道:

  “说得好!丑丑,你说得好!”

  “事实上,老夫也早知天下徒众愈来愈多,势力愈来愈大之时,一定会出现内患之忧。”

  “什么?帮主早猜知天下会出现军心离散的内患?”

  “嗯,而且,老夫也早已想出一个解决方法。”

  “帮主,你……已想出解决之法?那……到底是什么方法”雄霸气定神闲,一字一字的答:

  “老夫的解决方法便是,亲自甄选——

  四大天王!”

  ※※※

  雄霸要甄选取四大天王的事,很快便传遍天下,震惊武林!

  当然!最震惊的还是天下会众!帮主雄霸素来喜欢独揽大权,以严历手段将所有徒众集中管冶,这次居然会将天下的徒众分为五大堂口,除了最人强马壮的一堂由雄霸亲自管理外,其余四个堂口,将拔给他将要甄选取的四大天王!

  只是,天下会门下哪里会知,他们的帮主这次破例兵分五堂,虽不能再像从前一样集中于一人管治,其实暗地里,t管治是更为加强!

  雄霸兵分五堂,其实是要五堂互制!他深信,届时无论任何一个天王心生离异,率众叛乱,其余三堂亦可助其剿灭叛众!甚至四大天王齐齐叛变,他自己拥有最人强马壮的一堂,亦绝对有实力可平息干戈。

  当一个帮会愈来愈大的时候,分堂管理,是必然之路。

  而甄选四大天王,对雄霸来说,亦非太困难之事,既然已决定分堂管制,雄霸很快公布谁是四大天王其中三人!

  第一天王——乃是雄霸的第一大弟子秦霜,以后掌管天霜堂!

  第二天王步惊云,掌管飞云堂,晋升飞云堂主!

  第三天王聂风,掌管神风堂,赐衔神风堂主!

  至于第四天王……

  雄霸则仍未决定,不过已属意由能者居之!故在颁布三大天王谁属同时,雄霸亦公布,他会从其他天下会的少年徒众当中选出第四名天王!

  而甄选的方法,便是于七日之后,由他亲自检阅所有十六岁以上的少年徒众,从中选出五名他认为气质不凡的门下,然后在半月之后,这五名少年将会接受严格考验!

  考验就是,五人可选战雄霸座下三大弟子“风”“云”“霜”其中之一,若五名少年中任何一人能接风云霜五招以上,便有资格能成为雄霸的第四弟子,再由雄霸调教一年半载之后,正式成为第四天王!

  故而,雄霸这次选这第四天王,其实是在选取合适的第四徒儿!

  所有天下会的少年门下得悉此事,无不异常雀跃!自从帮主收取风云二人为徒后,已很久没有再收徒了,成为帮主第四弟子,亦即将可像风云霜般名动江湖,这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因此,所有十六岁以上的少年门下,在这数日来都异常紧张,大家都忙着修饰自己,希望在帮主检阅之日,能给帮主留下极佳印象,届时便可飞黄腾达,富贵荣华一齐来!

  只是,一众少年门下虽“整装以待”,天下会内,却有一个少年一点也不感到兴奋。

  断浪。

  他,根本便没奢望,雄霸会选他为第四天王!

  若是雄霸会选第四弟子,早就在当年纳聂风为徒的时候,一并收纳了,何须等到今日?

  想当初,断浪甫入天下会,也曾为雄霸一代帮主的尊贵风范,而暗暗立志他日也要同样名扬江湖,可是,多年来的洗马生涯,早已将他小小萌芽的雄心壮志消磨殆尽,如今,他已不再关心这些。

  他关心的只有一个人。

  聂风。

  尤其是此刻的聂风!

  因为,聂风此刻很不快乐。

  即使他已知道自己被封为神风堂主,他,仍旧不快乐。

  ※※※

  这一刻,断浪正与孔慈一起站在聂风身后不远,幽幽的看着他。

  而聂风,却又站在一道沉重而巨大的门前。

  那是雄霸唯一爱女“幽若”,所居的湖心小筑的巨门。

  已经过了不少时日了!自从断浪与孔慈被救醒过来后,他俩犹无暇为自己所曾经历的的遭遇而细思,便已开始为聂风担心。

  聂风回来天下之后,一直郁郁寡欢。

  全因为幽若!

  却原来,聂风本以为只要他取得死神之吻的解药回来救活

  幽若,雄霸便会遵守诺言,幽若从此便可自由,谁知他错了。

  雄霸并没违背诺言,只是,幽若竟然不再需自由!

  她每天都把自己困在湖心小筑的巨门之后,避不见人,甚至不见她曾一度直言最爱的——聂风

  聂风不明所以,

  每天都伙同孔兹与断浪,一起乘船往湖心小筑看她,可是,幽若始终未有开门一见,面对门外聂风的百唤千呼,作出任何回应。

  就像今天,任凭聂风在门外伫立终日,幽若还是无动于衷,那门,依旧纹风不动,门里门外,阻隔了一段男女知已之情。

  快将日落西山,断浪眼见暮色淅浓,心中不忍见自己的好友再如此颓唐下去,更不忍见自己身畔的孔慈,在痴痴为聂风的颓唐而心痛,他终于打破沉默,劝道:“风,算了,你来了整整一个多月了,幽若……若是想见你的话,她早便出来与你相见,又怎用你每日来此虚耗光阴?风,还是随我和孔慈一起走吧!”

  一直看着巨门发呆的聂风闻言,方才缓缓回首,木然的瞥着断浪,沉吟道:

  “我真不……明白,她既已回复自由,又为何自甘困于……湖心小筑?当初,她不也因为想得到自由而对付我的?她……最后为何又要放弃自己的理想?”

  人情世事,向来都是旁观者清,当局者迷,聂风纵然不明,但身为旁观者的断浪却最是明白不过,他甚至更明白此刻一直默然望着聂风的孔慈,痴痴为他担忧的芳心,每人总有一些私事,断浪也不便也不需要识穿,他只是道:

  “也许,幽若最后放弃了自己的自由理想,是因为她发觉了在这世上,有一些事情,或一个人,在她的心中甚至比自由更为珍贵,而她又是无奈的明白,这个对她异常珍贵的人,却是一个她一生也未必可以拥有的人……”

  “既然不能拥有,那就……不如不见!”

  势难料到,还只是十六岁的断浪,仿佛已能明白如此复杂的人心,他的武艺虽未能可比聂风,惟以其智慧,亦绝对不容小觑。

  聂风乍闻断浪此言,不由一怔,愣愣的道:

  “不如……不见”孔慈但见聂风一片惘然,她终于异常痛惜的张口,道:

  “但,幽若小姐……曾为救风少爷而牺牲,他俩……好歹也该再见一面,说清楚吧?”

  “是的!孔慈你说得一点不错!也许这一个多月来,我一直避不见他,是我错了。”

  “风大哥,也许我俩真的须再见一次……”

  “说个清楚,明白!”

  ※※※

  是幽若?是幽若的声音?

  聂风听后当场精神一振!

  同一时间,湖心小筑的巨门终于徐徐敞开。

  孔慈与断浪并没跟聂风一起进入湖心小筑。

  而湖心小筑之内,

  若似乎还是不想再见聂风,虽然已让聂风进内,惟是,她却一直背向聂风,并没让他看她的脸。

  是因为她真的不想再见聂风?

  还是因为,此际她的脸犹有不想聂风发现的未干泪痕?为一个在她梦中出现了无数次的他,而流了千遍万遍的泪痕?

  对于幽若的反常冷淡,聂风并不以为意,他只是异常关切问:“剑舞!不!幽若,告诉我,为何醒过来后,你迄今都将自己关在湖心小筑?你不是一直很希望能出外闯闯的?”

  幽若还是未有回首看他,仅是徐徐的答:

  “我不出外,缘于,从今以后,已经不再需要了。”

  “不再需要?”聂风一楞,问:

  “幽若,你何以不再需要出外?”

  “因为,我对这个世界,已……再无所求!”

  骤听幽若此言极为心灰意冷,聂风略一皱眉:

  “再……无所求?幽若,这……完全不像从前我所认识的你!那时候你很有理想,甚至为了自由的理想,千方百计也要摆脱你爹的制肘……”

  幽若似乎并想聂风说下去,她蓦然打断他的话:

  “可惜,我……已不再是从前的我了。”

  “不,你怎会不再是从前的你?幽若,我……永不会忘记,你曾为我所弄的汤,只要能令你开心,我聂风会尽力为你办到。”

  “很好。”幽若苦苦一笑,遽地吐出一个惊人的答案:

  “那,若我要你娶我,你

  愿意吗?”

  ※※※

  娶她?这个问题,简直听得聂风目定口呆,一张俊脸也扭曲了七分。他料不到,幽若竟会语出惊人,他极为慎重的想了一想,终于支吾的答:

  “我……可以……考虑……”

  “你可以考虑?”幽若笑意更苦,道:

  “风,你可知道你若考虑应承娶我,会很对不起一个人?”

  “谁?”

  “一个你最深爱的人——

  梦姑娘!”

  梦姑娘?聂风闻言当场咋舌,因为只有他自己才知道,自己与梦于无双城所曾造的一场春梦,他极度震惊的问幽若:

  “幽……若,你……怎会知道……我与梦……的事?”

  “很简单。”幽若一面答,终于一面回过头来,幽幽的凝视聂风那张正为重听“梦”这个名字而患得患失的脸,她道:

  “还记得当日我为你吸出死神之吻的情景吗?那时候,你的死神之吻移往我的身上,我开始陷于错沉,而你,虽然死神之吻离体,但毒性仍令你有点神智混乱,不过在错沉之间,我犹听见你失常地呼唤着我的名字,我还可感到你曾紧紧的拥抱我,更曾听见你……喜欢我,风,你可知道,那时候我……多么开心?那时候我真的感到,若自己就这样死去,为救你而……死在你的怀里,我过了如此孤单寂寞的前半生,还是……相当值得!可是……”

  “我万料不到,正失常呼唤我的你,在紊乱之间,竟也不期然叫出了一个……‘梦’的名字!”

  “正因在迷糊间听见你叫出了另一个名字,我开始明白,原来,你心中另有……所属,而当适才我故意吐出梦姑娘的名字时,你面上所流露的迷惘。震惊与眷恋,更令我完全清楚明白,梦姑娘在你的心中,是……何等的重要!”

  “风,你既然……如此深爱她,为何……仍要考虑……娶我?”

  面对若如此一问,聂风一时间也不知如何回答,良久,他方才徐徐道:

  “因为……我,喜欢……你。”

  骤闻聂风直言喜欢自己,幽若早已憔悴不堪的秀脸益发苦涩难当,她凄然一笑:

  “是的,你……喜欢我,就连你自己也终于承认了,但,喜欢与爱是……不同的。风,你实在太仁慈,心肠也太软了,当日即使是一个老妇舍身救你,你也会感激她,同情她,喜欢她的,我与任何一个老妇根本毫无分别!你喜欢我,但你爱梦,这件事已相当清楚!所以……”

  “同情并不是爱!别要因同情我的孤单而说喜欢我,别要对我——侮辱!”

  “风,我知道……你是一个专一的人,你一直都念念不忘那个梦姑娘,你适才说可以考虑……娶我,我明白……那只因为你太好心,你不忍伤我的自尊,但,请你别要好心做坏事!”

  “情,是不能施舍的!”

  是的!许多时候,一片好心,未必可为别人办得好事,好心做坏事的情况更是屡见不鲜!幽若此言非虚,聂风闻言,当下更是无话可说,他颔首,惘然:

  “是……的!也许……我是真的做错了!我……一直都很……同情你的遭遇,也很……感激你……的牺牲,但……原来我在不知不觉之间,干了伤害你的坏事……”

  “不……错!风,那……就请你放过我!让我这只笼中鸟,好好……在自己的笼中……独自歇息吧!”

  乍闻幽若语气中似有逐客之意,聂风却还是未有即时离开,他只是定定的凝视幽若的脸,道:

  “是……的!我确是不应再打扰你,不过,在我这次离去之前,幽若,我很希望你能明白一件事。”

  “什么事?”

  “这件事便是,我适才说喜欢你的说话,是真的!而那种喜欢,并不同于一般我对曾帮我的人那种喜欢,我喜欢你,因为你就是你,你是我聂风一生难忘的……”

  “知已!”

  说了!聂风终于坦然说出了他心中的话,他虽承认自己爱的是梦,但亦承认,幽若是他的一个好知已!

  而虽不能成为自己最爱之人的心头爱,却能成为他一个难忘的知已,幽若已是相当心满意足,她情不自禁,珠泪连连,不得不背转脸,哽咽的道:

  “风……大哥,幽若……很感激……你视我……,为知已,而幽若……也将一生视……风大哥为知已……”

  “若你以后有空,或有什么困难,我……很欢迎你前来湖心小筑……找我倾诉……”

  “但……,你如今……实在……太倦了,我真的……很想好好……休息,风大哥,请你……回去吧……”

  是的!她真的很倦了!因为要应付一个自己朝思暮想的人,实在令人五内翻腾,身心疲倦!

  聂风看着幽若背向他的纤纤背景,他明白,若自己此刻继续再勾留下去,只会令幽若更为难受,她,真的需要好好歇息。

  他终于幽幽的,幽幽的离开。

  而就在聂风离去的同时,一直盈在幽若眸子的两行珠泪,终于淌了下来。

  其实,适才当聂风说可以考虑迎娶她的时候,幽若是由衷的高兴,她虽自知聂风并不爱她,她只是一个聂风喜欢及难忘的知已而已,但情这个字,是可以用时日慢慢培养的,只要聂风娶了她,谁敢保证日后他不会对她日久生情?

  然而,幽若实太明白自己的爹。

  雄霸!

  雄霸绝不容许自己今生唯一的女儿嫁给任何人!若然聂风真的决定迎娶她,恐怕,二人还未成婚,聂风已……

  聂风的武功虽已在江湖排行不低,但。

  雄霸已贵为江湖第一人,他绝对逃不出雄霸的掌心!

  故而,为了聂风,幽若宁愿再自困于自己的牢笼湖心小筑之内,独拥百年孤寂。

  拥抱一生一世的思念……

  相信,湖心小筑,将会是埋葬她身心一个——━

  最华丽,最空洞的坟墓!

  ※※※

  发不再飘。

  因为发很沉重,随着主人沉重的心而变得沉重。

  断浪与孔慈满以为,聂风在会过幽若之后,心情或会好过一点,谁知,他看来比以前更沉默。

  离开湖心小筑,三人的船一直朝天下会彼方总坛的渡头进发,一路之上,聂风都站在船头,未有张口说过半句话,断浪见势头不对,也不欲骚扰他,只是,孔慈似乎想找话题打破这令人不安的无边死寂,终于战战兢兢的问聂风道:

  “风……少爷,你已见过……幽若小姐,她……怎样了?”

  聂风并没回望孔慈,目光只是一直向前方无涯的海,缓缓的答:

  “她的情况,很不好。”

  “哦?她……的情况……为何不好?”

  聂风无限内咎的答:

  “那全因为,一切都是……我不好。”

  眼见聂风目光中自责之深,孔慈当下心知自己找错话题了,她连忙转换一个较令人高兴的话题,她问:

  “风少爷,你……记不记得,今天是什么日子?”

  聂风似乎已因适才的内咎之言,而再度陷于沉思当中,一时间竟没听见孔慈的话,浑无回应,反而,一旁的断浪骤闻孔慈此问,不由失笑道:

  “算了,孔慈,我知你想提醒风……今天是什么日子,但,风心情这样不好,我们……也不应再庆祝什么!”

  孔慈听断浪这样说,一双眸子瞪得老大,她相当讶异:

  “可是……,断浪,今天你是……”

  哦?今日其实是断浪什么日子?需要值得庆祝?孔慈虽相当讶异断浪的容让,惟断浪已阻止她再说下去:

  “孔慈,其实今天……也没什么大不了!又有什么值得庆祝的呢?我们都不应在这个时候骚扰风,就让他好好自处吧!”

  孔慈闻言,不禁一阵深深感动!她没料到,年仅十六岁的断浪竟会如此为聂风设想,如此懂得人情世故,他甚至比她更痛惜风!今日其实是断浪的……,他竟为了不想聂风受烦忧,而甘心被忽略。

  然而,任孔慈如何感动,任断浪如何容让,船头的聂风,看来已完全陷于自己沉默的思绪之中,对周围的一切人和语,仍然无甚反应。

  对一个对他极好极好的朋友,浑无所觉。

wWw.xiAoshUotxt.cOm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风云系列搜神篇九天箭神中华英雄再见无名千神劫之再世情缘魔渡众生四大天王之夜叉惊世少年风云续集天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