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十三章 镜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十三章 镜

  老一辈的人大都会劝年轻一代,别在三更夜半之时照镜子。

  老人家总认为镜子很邪门,更有些人认为,镜子可通向一些不属于活人的世界,譬如说……

  可以通向一一地狱!

  再者,不少人亦曾有以下的经验:偶尔夜半醒来要上茅房,每当过镜子前的时候,总是有点不寒而栗,心中总是在想;镜内反映着的人,会否仍是自己?镜内,又会否多添了一些自己不想瞧见的不明物体?

  如果,当人在夜半照镜之时,发觉镜内的虽仍是自己;却向着照镜的自己阴森地笑,镜内更伸出一双修绿的手触摸照镜的人,那时候……

  应该怎办?

  那已经是聂风、步惊云及孔慈,离开天下的第三天。

  其时他们尚未抵达嵩山,尚未遇上经王……

  那天,文丑丑奉雄霸之命,率领二十多名天下精英,四出调查孔慈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身世。

  好不容易,终给他找至位于天荫城外二十里的——-“孔家村”。

  这条孔家村,便是孔慈出生的地方。

  说也奇怪!文丑丑私下推详,闻说黑瞳生于天荫城外十里的“天聆小村”,而如今被黑瞳喻为“恶魔之眸”的孔慈,亦生于距天荫城有甘里之遥的“孔家村”;两条村的距离,算起来颇为接近。

  黑瞳曾在梦里对孔慈说,她与她,有一段比亲人更亲的关系,观乎二人出生地点的距离,想来亦真的是——事有蹊跷!

  文丑丑当下益发怀疑,立遣随行的二十多名精英,在孔家村内向村民打听,幸而于日落之时,已探知孔慈所出生的故居,位于孔家村内一个人迹罕至的角落。

  一干人等抵达孔家故居之时,已是残月当空四野凄迷,文丑丑远远一眺孔家故居,立即眉头一皱。

  自从孔慈之父带同孔慈一起投效天下之后,这座孔家故居便从此荒废;孔慈在其父失踪后,亦从未获准稍离天下或天荫城,故此更无法回来打点故居;而此刻在文丑丑等人眼前出现的孔家故居,正是一片败瓦颓垣,宛如一间——凶屋!

  这座孔家故居依山而建,因此整间屋子最大的特色,便是屋后其中一堵墙与一个高约三丈的小山丘相连,亦因如此,越发显得此屋之小。

  事实上,此屋确是小之又小,当文丑丑与一干精英步进孔家故居之时,使发觉这只是一间约为了丁方五丈的小屋,正厅就在屋子中央,其余的厢房、厨房,除了细小之外,根本毫无特色。

  饶是如此,这间小屋之内,还有一个令人十分瞩目的特别之处;因为当文丑丑等人燃亮屋内油灯的刹那,便发现在厅子最后方,在那堵连着山壁的墙上,赫然悬挂着——

  一面高可及人的巨大铜镜!

  这面镜子形状异常古怪,沿着幢子边缘,铸着两条巨龙,两条巨龙睛光炯炯,似在怒视着擅自闯进孔家故居的文丑丑,与及一众天下精英!

  文丑丑私下一惊,在油灯昏暗的光线下,暗暗端详着此巨镜,心想:

  “啊!好诡异的一面铜镜!以孔家故居之小,为何会在厅内挂着一面如斯巨大的铜镜?这样做工精细的一面镜,根本与这间陋室不配!”

  文丑丑纵然满腹疑团,惟其此行并非为了研究这面铜镜,而是奉帮主雄霸之命,前来看看这里可有孔慈身世的线索,遂也不以为意.命其他精英搜索这间小屋。

  可是,文丑丑确是大疏忽了!如果他能多瞧那面铜镜一眼,可能,他便会察觉,那面铜镜其实并不如孔家故居之旧,那面铜镜,应该是在这里荒废了许久以后,方才挂上去的。

  再者,若仔细看真一点,屋内任何一件家具,均已积了厚厚的尘埃及蜘纲,惟独那铜镜的镜面,却竟然——

  一尘不染!

  这怎么可能呢?镜于是最易沾尘之物,何以这面铜镜能保持点尘不沾?

  除非……

  有人时常前来清抹这面镜子吧?

  可惜,正急于立功的文丑丑,并没注意这点。

  不消片刻,所有精英已经搜谝整间小屋,惟依旧渺无收获,文丑丑满以为此行必将徒劳无功之际,其中一名天下精英突然从厅左的那间厢房走了出来,高声道:

  “文丑丑大人!你看属下找到些什么!”

  说着已急不及待把搜得的物事双手奉上,文丑丑连忙接过一看,只见那件物事,原来是一轴纸卷,纸卷之上,黑白分明地书着四个大字——

  “孔!”“家!”“族!”“谱!”

  “孔家族谱?”

  文丑丑沉吟着,脸上却没流露多大兴趣。

  皆因当年每个加人天下会的人,例必要被撤查三代家世,而文丑丑身为雄霸身畔的一大贴身待从,更是对不少门下的家世了如指掌;文丑丑早已知道,孔慈之父名为“孔夷”,她的祖父唤作“孔正”,曾祖唤作“孔坤”……

  这卷孔族谱在文丑丑眼中,根本例没有什么大不了!不过既然它是他们此行的惟一发现,他姑且翻开一看。

  果然!族谱内所记的,亦不外乎是“孔夷”、“孔正”,“孔坤”等等俗不可耐的名字,且还记下了他们每代所干的生计,确是不值一顾;然而,正当文丑丑继续看下去的时候,他的脸,不禁越来越青。

  那只因为……

  他终于在这卷孔家族谱中发现,原来“孔慈”一族,并不如他所想般简单……

  依据族谱内的记载,孔慈的前九代先人,均是平平无奇,惟独,孔慈的第十代先人,他的名字,他的身份,却是一个——-惊天秘密!

  “原来……如此?”文丑丑一面瞪着手中这卷孔家族谱,一面汗流浃背,自言自语:

  “孔慈!真是造梦也没想到,或许连你自己也没想到,你这个下贱的侍婢,第十代先人,竟会是……”

  到底孔慈第十代的先人是谁?何以文丑丑乍见此人的记录,便已如此失态?

  “哈哈!我终于明白了!我终于明白为何黑瞳要引孔慈前赴少林了!原来是关系着她的第十代先人!孔慈的真正身世原来是这样的!真相原来是这样的!哈哈……”

  文丑丑猝地乐极大笑,一旁的天下精英纳罕问:

  “文……大人,你……究竟……发现了些什么?竟会这样……高兴?”

  文丑丑并没直接口答,只是如获至宝一般,把那卷族谱放进怀里,眉开眼笑道:

  “别再多问!今回我们立了大功,你们回去准备连升三级吧!”

  这个是当然的了!即使是文丑丑,这次若真能找出一点雄霸想知道的线索,回去至少也会获赐黄金万两,这些随行门下,又怎会不获厚赏?

  文丑丑说着已刻不容缓,欲大步离开这间破旧小屋,其余的天下精英亦紧跟其后,然而,他们似乎忽略了一点。

  这些藏着秘密的地方,大多危机四伏;当秘密彼发现之后,危机便会迅即出现!

  而这间陋室内所潜藏的危机,就在文丑丑等人犹未及步出屋门之前,已经——-率先爆发!

  “砰”的一声!文丑丑还差三步便可步出孔家故居,故居的屋门却突然——-自行关上!

  屋门无风自合,屋内所有天下精英尽皆吃惊;只有文丑丑修为较高,才感到屋门是给一股强大无比的气,硬生生隔空带上!

  但丈丑丑最不明白的是,适才众人搜遍整间屋子,却没发现了半条人影,此刻屋内除了他们这批天下门众之外,还会有谁?

  同一时间,屋内的油灯亦似被一股无形气劲所拂,随即熄灭,霎时间,整间旧居顿投进一片黑暗之中!

  “谁?到底是何方神圣,胆敢冒犯我们天下会?”文丑丑尽管心中吃惊,惟仍强作镇定,在黑暗中高声喝道。漆黑之中并无任何回应,然而众人遂地感到,整间小屋像是给一股无形气势渐渐吞食,笼罩……

  这股无形气势,实有异于一般绝世高手们的强横气势!按文丑丑所知,纵是他们天下的帮主雄霸,身上所散发的,也仅是令人感到窒息的“霸气”而已;但此刻屋内所充斥着的无行气势,却是一股足可翻江倒海、呼风唤雨的——

  怨气!

  一股怨煞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的超级怨气!

  而这股超级怨气的压逼力,又岂止令人感到窒息而已?这股怨气乍临,屋内的二十多名天下精英已然把持不住,怨气顿时侵人了他们的五脏六腑,所吟骤觉五内翻腾,俊地“哗啦”一声,纷纷口鼻喷血!

  文丑丑于众人之中,无疑功力最高;饶是如此,他亦难免被这股无形怨气侵袭的厄运,口角亦源源渗出血丝。

  万料不到,敌人犹未现身,瞬息之间,降临前的气势已能把一干人等逼至五痨七伤,好骇人的超级高手!

  也许,这股超级怨气的主人,并非什么超级的绝世高手!

  因为绝世高手也是人!如今正要降临的,可能根本便不是——-人!

  而一个以文丑丑目前的智慧与学识,根本无法想象的——-“魔!”

  历史上最强最绝最恐怖的——-魔!

  这具最强最绝最恐怖的不知名物体,终于降临!

  一众天下精英的血喷得更急,文丑丑嘴角的血也愈流愈多,与此同时,那面挂在墙上的巨大铜镜,霍地暴绽一道红光!

  整面铜镜赫然如被烧个通红,在幽黯的屋内散发着妖异的红光,仿佛,镜子内的世界,是地狱!这面巨镜,似会随时喷出地狱之火!

  整间小屋亦于弹指间变为地狱一般火热,那种火热,足可教众人手上的兵刃——

  全部融解!

  翟地,一股更强的无形热劲,摹从巨镜之内向天下众人疾扑而出,文丑丑怦然一惊,慌惶高呼:

  “大家快运功护体!”

  语声方歇,那甘多名精英立听命狂催体内真气,同一时间,那道无可匹敌的无形热劲已掷至众人跟前三尺,众人手上的兵刃首当其冲,登时给热劲掷个正着,纷纷掉到地上,瞬间已融为一滩金属液体!

  好可怕的热力!连刀剑亦可即时融掉,若然掷着的是天下门众那些血肉之躯,那尽管他们如何努力运气护体,肉身也非被焚为灰烬不可!

  幸而那道无形热劲似乎只是给他们一个下马虎威而已,就在所有兵刃融掉之际,热劲已经及时朝巨镜回掷,并没秧及屋内众人,似乎也不屑殃及这班已毫无抵抗之力的众人,与此同时,破落的屋内又嘎地响起一个非常低沉迷离的男人声音:

  “文……丑……丑……”

  “放下你怀中的‘孔家族谱’……”

  “我今夜便让你们……”

  “全身而返!”

  声音似远还近,似近还远,令人听来只感到精神惶惶忽忽似的,文丑丑但听这声音竟知道他的名字,私下一征,遂极力平定心神,问:

  “你……怎知道……我是……文丑丑?你……”

  “是谁?”

  那个迷离的声音复在屋内响起,答:

  “唉,为何世人总想知道我是谁?好吧!就让我告诉你……”

  “我是——-魔!”

  “黑瞳的主人一一”“魔!”

  什么?这个声音就是当年救走黑瞳的“魔?”既然连黑瞳的主人也需亲临保护这卷孔家族谱,这卷族谱中所记载着的第十代先人,一定是一个极度重要的秘密!

  文丑丑闻言当场呆住了,呆了半晌方才懂得反应:

  “废……话!这个世上……怎会真的有……魔?你……究竟在哪儿?你……快出来!”

  黑瞳的主人又“唉”的沉叹一声,答:

  “原来,这个人间的人,已经不再轻信有‘魔’?文丑丑:那就让我告诉你……”

  “魔无处不在!凡是有人存在的社会,就有魔!因为,每个人都是魔,都具备一发不可收拾的魔性,只是魔性何时发作而已……”

  文丑丑驳斥:

  “胡说……八道!我已没有耐性听你的废话……”

  他说着飞快朝其余甘多名天下精英一瞄,突然吐出一个字:

  “走!”

  一声号令,众精英随即会意,齐齐翻身后跃,企图以甘多人的的力量冲破屋门而逃,而这却正中文丑丑的下怀,孔家族谱既然在其手上,他已不需再理会这群精英的死活,他命令他们与他一起动身,只为要以他们二十多人来掩护自己!

  可惜,文丑丑尽管老谋深算,算尽利害心机,他的动机,还是瞒不过黑瞳的主人,他的身手,还是逃不出黑瞳主人的——-魔掌!

  就在文丑丑满以为自己快可破门而出的刹那,更想不到的事发生了!

  但见那块巨镜之内,赫然伸出了一双惨绿的——-手!

  犹和从地狱里伸出来的——

  鬼手!

  这双手到底如何从镜里伸出?屋内没有一个人可以明白!只知道,那块巨镜依旧完整无缺,那双手就像是从一潭池水中伸出来的手!

  眼前怪象极度摄人心魄,文丑丑等人未及咋舌,已突觉天灵如遭一服力量痛击,登时天旋地转,所有的丛都倒在地上,有翼难飞!

  这双手只是从镜里伸出来,却已在弹指间分别击中屋内二十多人的天灵,出手之快,当世简直无人能及!不!应该说,根本便没有人能够看见他出手!

  或许,他根本便没有——真正动手!

  变生,文丑丑在脑际天旋地转之余,仍不忘问:

  “你……到底……想……把……我们……怎……样?”

  黑瞳主人此时方“格格”一笑:

  “文丑丑,你实在太没有记心了!难道你已忘记,我早说过,只要你乖乖交出孔家族谱,我便让你们全身而退?”

  “你……真的会如言放过我们?”

  镜内又传为黑瞳主人的笑声:

  “我纵然是那些伪君子们唾骂的‘魔’,不过却比那些伪君子更为值得信任,也用不着对你言而无信……”

  “但,我已知道……孔慈第十代先人的身份,即使你得回……

  孔家族谱,难道……不怕我……回去……告诉帮……主?”

  “你绝不会的。”黑瞳主人语带相关的道:

  “应该说,你根本不能告诉雄霸!因为,适才你们一千人等,已被我以一种特殊的内力封了天灵之穴,只要再过一会,你们便会逐渐失去知觉,到你们醒来之后,更会暂时成为不能思想、不能言语的废人,这种情形,会维持一个月……”

  “而这一个月,已经足够让风云与孔慈,在少林达成我想他们达成的目的;只要这个目的达到,那时候,尽管你能回复正常,把孔慈身世的秘密告诉雄霸,亦已对我们毫无影响了,因为在那个时候……”

  “人间,将不会再是这个人间,而是另一个不同的……”

  “世界!”

  他愈说愈玄,文丑丑则愈来愈感到脑海迷糊,看来他在天灵穴所中的内力已开始发作,惟在他未完全失去知觉之前,他仍可听见黑瞳主人的声音在长长太息:

  “这间孔家故居,其实早应毁掉,以防会有人发现任何关于孔慈身世的蛛丝马迹;若非当年黑瞳这傻丫头一念之慈,不忍心让孔慈这可怜的女孩连唯一的祖屋也失掉,向我建议在这里悬挂“魔门之镜”作为她及雪达魔偶尔与我联系之用,今日也不会让外人有机会找出孔家族谱!幸而,我还来得及时……”

  魔门之镜?难道……那块铜镜便是魔门之镜?此镜究竟有何玄妙?

  文丑丑听至这里,摹又觉一般劲力向自已怀里一掷,那券孔家族谱,不知如何,已落在那双从巨镜内伸出来的手上,那双恐怖而惨绿的手,亦紧执着这卷族谱,徐徐回归镜子之内,顷刻间,那面铜镜又再回复原状,俨如一切也没发生一样……

  “不过能防一时,难防十世!黑瞳,恕主人今次不能如你所愿,为防万一,这间孔家故居,今日也需与我一起——-”“回!去!地!狱!”

  回去地狱,怎样回去地狱?地狱又在哪儿?

  可惜文丑丑已经无法细想了,他与其余二十多名天下精英,已经全部失去知觉!

  而正当黑瞳主人吐出最后一句话的同时,他的说话,仿佛也蕴含一股可以操控苍生行动的力量,竟然以话声把屋内的二十多个人,悉数震得破墙而出,落在孔家故居十丈外的地上,接着,漆黑的屋内又传出他的一声暴吼,一声足可动地惊天的暴吼:

  “神无义,地无情,唯魔有泪!”

  “人世已不值得恋恋依依……”

  “三界万物,归我魔道,随我而——-回!”

  暴吼声中,整间孔家故屋,甚至与孔家相连的那座三丈高的小山丘,忽地爆出“隆隆隆”三声雷响……

  天啊!

  这……有可能吗?

  只见整座孔家故居,与及那座三丈高的小山丘,顿如给利器切割一般,被其连番暴吼震个寸碎,而那面魔门之镜亦已“当”的一声跌到地上,横放着!

  势难料到,他的声音,魔的声音,已是……

  可能毁灭天地的——-利器?

  不单如此,所有屋碎与山碎,尽象被一个深渊吸着似的,悉数朝那面巨镜涌去,眨眼间已全部被吸进巨镜之内,而镜面复再暴绽出一道红光,接着,就连那面魔门之镜也不留,这……就是——-魔门之镜?

  荒凉而干枯的地上,仅余下已经失去知觉的文丑丑,与及一众天下精英,还有呼呼嚎叫着的晚风,似在为适才所见的一切而不住惊呼!

  仿佛,晚风亦已勘破,这头“魔”的最后计划……

  还看破了,孔慈的第十代先人——-究竟是谁?

  

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风云系列天哭风云续集搜神篇九天箭神四大天王之夜叉中华英雄惊世少年魔渡众生千神劫之再世情缘再见无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