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光临 TXT小说天堂 收藏本站(或按Ctrl+D键)
手机看小说:m.xstt5.com
当前位置:首页 > 武侠小说 > 《风云系列》在线阅读 > 正文 第二十一章 :风云际会
背景:                     字号: 加大    默认

《风云系列》 作者:马荣成

第二十一章 :风云际会

  神母到底还要送神行太保什么厚礼?

  不知道!只知道神母说话之间,本来理应要极力挣脱神行太保“天地玄空”制肘的她,反而自己再加把劲,竟奋身顺势向近在五尺之内的神行太保疾扑过去!

  “哦?神母到底要干什么?”聂风骤见神母此番反常举动,当场一愕!步惊云亦不明所以!只有雪缘……

  她乎方明白神母在于什么!但见她猝地面如死灰,震惊得脱声高呼:

  “啊……?”

  “是……血雷?”

  “神母她……吞了“神”的……血雷?”

  “啊……?她也要和神行太保……”

  “同?归?于?尽?”

  什么?神母也像雪缘适才一样,早已抱求死之心,为残灭神行太保,不惜与其同归于尽?

  但,到底什么是……血雷?

  原来,血雷是当年神所创的一种致命暗器!这种致命暗器并没有锋利的刀刃,也没有锐的剑锋,这种致命暗器根本就不能列为正统暗器!

  国灰血雷这种暗器,其实是——人的身躯!

  所谓血雷,实是一颗血红色的丹药,但这颗丹药内蕴含一种奇异火药,是当年十殿阎罗盂元师在未洞悉神的丑恶野心前,为神所炼!

  只要任何人服下血雷,血雷中的奇异火药便会为人的鲜血吸纳,迅即遍走全身血液,那时,那人的血内亦将会有那种奇异火药,故而整个人犹如一颗活生生的雷火弹,只要冲向对手,无论对手如何抵挡,亦势必会引爆服下血雷者体内的血;而一个人顺需服下一颗血雷,若血雷真的在其体内爆发,一颗血雷的毁灭力已足够夷平一个十丈高的山丘,爆炸力可谓异常骇人!

  眼见神母反向神行太保主动狂冲过去,雪缘益发肯定神母已眼下血雷!这种血雷,当年神无论如何也并没传给雪缘及神母,神母今番能得血,想必是当日从搜神宫深处寻得,直至如今才不惜用以和神行太保玉石俱焚!

  可是,雪缘即使已可肯定神母所使的是血雷,但眼前神母已冲至神行太保跟前咫尺,雪缘自己却早被神行太保震出丈外,她根本来不及阻止神母冲向神行太保,她只能高呼:

  “不——!”

  “神母!”

  “求你不要!”

  “你不要这样——”

  步惊云与聂风乍闻雪缘的高呼亦心知不妙,然而二人此刻距神母亦足有一丈,也是来不及阻止神母了!

  但最诧异的还是神行太保!他本已预期天书快将到手,却不虞神母竟会突然向他主动狂冲,自行送上门来,这根本不合情理!电光火石之间,他亦猜知神母一定有诈,只是神母于候忽间己冲至其面前,神行太保终于眉毛一扬……

  他亦不顾一切,挺掌便挡!

  “神——”

  “母!”

  雪缘惊呼!高呼!急呼!急得两行眼泪亦掉下来,而此时神行太保的劲掌已经一把劈在神母右肩之上……

  偌大的洞内,当场爆出一声“隆”然巨响!

  天……!爆发了!神母体内的血雷终于爆发了!

  只不知,神母这次不惜粉身碎骨……

  又能否如她所愿,令神行大保与她一起同归于尽?

  粉身碎骨?

  不!

  不!

  不!

  当那声“隆”然巨响过后,步惊云、聂风及雪缘赫然发现,神行太保并没如神母预期般粉身碎骨!

  他还是如泰山一样屹立!就连半点衣袂也没有被炸碎的痕迹!

  可怕!血雷的威力已足可夷平一个十丈高的山丘,但神行太保竟仍可如此完整无缺,好深不可测的神天极功力!

  但更出乎众人意料之外的是,满以为神母以身作为血雷,即命名如今无法轰毙神行太保,她自身亦必粉身碎骨,然而步惊云等人在巨响过后定神一看,赫然发现,原来神母亦未有——

  死!

  神母竟和神行太保一样,奇迹地并未粉身碎骨,步惊云,聂风及雪缘固然感到无比高兴,惟亦不明所以!

  只是,神母虽并未粉身碎骨,源源鲜血已不断自其面具之下溢出,可知在其面具下的脸,恐怕已——七窍流血!

  但听神行太保已邪厘邪气的笑道:

  “好一个锐不可挡的神母!你为阻我得到天书,实在不遗余力!不遗余‘命’!可惜,你适才所使的血雷之虽然破坏力惊人,但比诸我的神天极……”

  “你简直就像一个只懂横冲直撞的小娃娃!我单一掌,便可将你血内的血雷威力压下,只令它在你的体内爆发!”

  “如今,你毁然炸我不成,是不是感到自己的五脏六腑已被自己体内的血霄炸得肝胆欲裂呀?呵呵呵呵……”

  不错!神母此刻真的肝胆欲裂!她五内痛得连哼一声的力量也没有!赫见已鲜血如注的她,面具之内忽又传出“噗嗤”一声1无数血柱突然自其面具的罐隙狂喷而出,登时血花铺天,情况相当凄厉!

  同一时间,神母身子一软,人已向湖心堕下,一直紧执天书的手亦当下一松,天书已脱手飞出丈外!

  神行要欣喜若狂,当场放声长笑道:

  “呵呵!神母你这贱人终于再支持不住了?今日天书终于也落在本座手上了!”

  语声方歇,神行太保已再不顾神母死活,身形电射而出,直攫半空中的天书!

  “神——母!”

  雪缘狂叫狂呼,无论她自向原伤势如何严重,当下亦鼓尽全力扑向神母,但她纵然已快,还快不过一个人!

  不哭死神步惊云!

  只因一直潜藏死神体内的摩诃无量早前已被引发,以他目前力量,当然可比仅贞五成移大神诀的雪缘快!

  “唆”的一声!步惊六的人己如一根黑箭般“后发先至”,“伏”的一声已接着正堕向湖面的神母,只见神母已奄奄一息,命在毫发;此时雪缘亦已掠至,步惊云却突然对她道:

  “神母一”

  “就由我来救活!”

  “你一”

  “快助聂风!”

  快助……聂风?

  雪缘闻言,一时间不明为河要助聂风,回首一望,即时看见一幕情景!

  原来,适才神母于堕湖前脱手飞出的天书,神行太保本以为已是自己囊之之物,只用步惊云既然急于救回神母:一定无法两方兼顾,与他一起争夺天书!

  谁知,聂风反应之快,亦大大出乎神行太保意料之外!就在步惊云扑出抢救神母同时,聂风亦即时知道自己眼前要务,便是必须在步惊云抢救神母之际,尽自己最快的速度……

  阻止神行太保夺得天书!

  而聂风身法之快,亦绝对不能小觑!神行太保本以为如今在洞内的所有人,没有一个可以再比他快!

  可是他错了!

  聂风!永远遇快……

  更快!

  蓬”的一声!就在神行太保快将攫着天书刹那,一条如刀劲腿,赫然向其掌背疾扫!

  神行太保斜目一瞄,只见劲腿扫近的人,竟是聂风,当下冷哼一声,反手一抓,便欲抓着聂风的腿将其摔开!

  讵料“霍”的一声,这一爪居然落空!原来聂风这一腿志不在扫中神行太保掌背,电光火石问,他突然腿势一转,反而扫中那卷仍在半空的天书,又是“噗”的一声,当场便将天书扫得冲天而起,直上二十丈之高!

  神行太保不由冷笑:

  “聂风!想不到上次与你交手,你还未有今次之快!你居然遇快愈快!好!你总算没令本座失望!总算还是一个值得我神行太保一杀的对手!”

  “只要假以时日,你绝对有资格与我们神族中的奇材争一日长短!”

  聂风直视神行太保,正色道:

  “我聂风从不刻意与任保人争一日长短!一直以来我也只是干自己就应干的事!干一个人份所应为之为!正如今日!”

  “若非你誓要夺得那天书控制千神之劫,我根本便不想与你周旋下去!但你却坚持要干这件祸延神州苍生的事,我聂风,亦一定……

  “奉陪到底!”

  神行太保狂笑道:

  “好!那我们今日就看看谁先得到那卷天书!谁可以坚持到底!”

  语声方歇,神行太保已纵身而起,直向已开始从半空落下的天书扑去!他不先行对付聂风,全由于他知道眼前形势,还是尽快将天书抢到手为佳!

  聂风当然亦不会如此轻易让神行太保得逞,就在神行太保纵身而起同时,聂风亦飞身而上,身法之快之劲,绝不比神行大保逊色!

  然而,二人这次全神在速度上龙争虎斗,似乎完全忽略了一个人;

  正当二人已纵上十丈之高的时候,一条人影突从横里杀出,“拍”的一声!赫然已将还距二人数丈的天书……

  紧执在手!

  神行太保与聂风当场一怔!只因这个已将天书紧执在手的人,原应是一个不该比他俩更快的人!此人已身受重伤,绝不可能比二人更快!

  只是,此人能比二人先得天书,全于在神行大保与聂风说话之间,此人已从另一个方向更早动身,故才会从横里抢得天书!

  而这个从横里抢得天书在手的人不是别人,正是——

  雪!

  缘!

  “雪缘……姑娘?”

  眼见雪缘已经天书在手,聂风固然喜形于色,但神行太保却是勃然变色,铁青着脸暴叫:

  “好!”

  “你这贱人三番四次和聂风坏我好事!我神行太保今日再不饶你!”

  “你们,今日统统都要给我!”

  “死!”

  死字乍出,神行太保浑身上下复散发一股红光!显而易见,他又再次催连他的不世神功“神天极”,誓要将聂风与雪缘置诸死地……

  这边,步惊云已挟着奄奄一息的神母落到湖边,不由分说,第一时间已用双掌抵着她的背门,以求尽快用真气,将她被血雷轰得“天翻地覆”的五内平伏!

  诅料双掌甫抵神母背门,沉冷的死神当场微微动容!

  除了死人,他从未见过一个人的心脉会虚弱如斯,虚弱得凡已心脉停顿,此刻的神母,简直已和一个死人无异!

  “没……有……用……的……”神母于濒死之间感到步惊云欲以真气救她,纵已陷于昏沉,她仍是鼓起一口余气,若断若续的道:

  “我……的……心脉……已被……血雷……完全……轰碎,你……根本……救不……了……我……”

  “惊……云,我……的……孩……子,你……还是……省回……这……点……内力,一会……全力……再战……神……行……太……保……吧……”

  眼见神母濒死在即,却依然为他设想,步惊云的冷面暗泛铁青,一股不忿苍天要这女子如此死去的铁青,他蓦地沉沉的道:

  “神——”

  “母,”

  “你一”

  “不准再说话,”

  “好好一”

  “让我救你!”

  死神的语气似是带着命令的口吻,惟神母素知不再是阿铁的死神脾性,向来都是外冷内热,他不准她说后,全是为了要她多活一口气,好让他能再多想一刻,设法助她继续活命!

  他纵然已记不起当日神母化身成为其母的回忆,但,死神还有一颗深藏在冷面背后,本能地对神母好的一片孝心……

  可是,神母尽管明白步惊云此举是一心为了她好,她还是若断若续地道:

  “但……,我……如今……的……伤……势,一……般……真……气……对……我……来……说……已……返魂……乏……术……”

  “孩……子,罢……了、你……就……放……弃……我……神……母……吧……”

  “我……实在……不想……再连累……你,你应该……和雪缘……再……好好……共度……一生……”

  步惊云的语气却是坚定如故,其实事情一开始,死神的立场与语气还是从无改变,但听他斩钉截铁的道:

  “我——”

  “步惊云一生!”

  “已错过了一个对我最好的义父!”

  “由那时开始,”

  “我曾在心中暗暗发誓,”

  “今生再不会错过一”

  “真正为我的人!”

  “今日——”

  “我不但不能撇下‘她’!”

  “也不能撇下你——神母!”

  “我偏不信——”

  “我无法救活你!”

  “如今……”

  “这道真气……”

  “又如何?”

  步惊云一语至此,神母斗地感到,一股真气突然自步惊云掌心透进自己体内,说也奇怪!这股真气甫一入体,神母竟说不出的舒服受用!她心中怦然一动,只囚这股真气她相当熟悉,那应该是——

  “灭……世……魔……身?”神母简直无法置信,步惊云会将她曾传给他的五成灭世魔身,贯回给她,不期然无限震惊的道:

  “孩……子,你……怎可以……将灭世魔……身的……真气……贯回……给……我?”

  “你……的摩……诃无量……须倚仗……灭世……魔……身激发,否……则……你只会……像聂风……一……样,不能……将潜……藏……体内的……摩诃无……量……灵活……运……用……”

  “眼……前……神……行……太保……神……天极……的……强横,必须……你使出……摩诃……无量……引动……聂风体内……的摩诃无量……与你……合壁,方……才有……一丝……胜……望,你……”

  “怎……可能……为了我……而……牺牲……自己这样……难得的……取胜……机……会?”

  灭世魔身向来与移天神诀均有“起死回生”之妙,更何况神母目下只是濒死,犹未气绝,相信这五成灭世魔身虽不完整,亦不以将她救离死亡边缘,然而,尽管和神母极端不愿因救自己而误了步惊云,她此时全身却连半点劲道也没有!

  她根本无法制止步惊云将灭世魔身源源贯回给自己!

  “孩……子,不……要,娘……真的不想……你这样……下去,灭……世魔身……已是……唯一……能令你……可动用……摩诃无量……之法,你……快放开……我……”

  步惊云却似是胸有成竹,沉沉答道:

  “神——”

  “母。”

  “你——”

  “错了。”

  “我已经想出——”

  “不用灭世魔身……”

  “也能引发摩诃无量之法!”

  神母当场一怔,愣愣道:

  “什么?你……居然……已想出……即使不用……灭世魔身……身,也……可……引发……摩诃……无……量?那……”

  “到……底是……什么……方……法?”

  步惊云并役回答,但一直抵着神母背门的其中一双手,遽地已伸向神母腰际……

  啊……?他到底想干什么?

  “砰彭”两声!聂风与雪缘赫然双双被轰飞数丈之外,在地上翻滚数周方止!

  瞧二人身上遍体鳞伤,显然已迭受神行大保多番重击,可是雪缘虽已伤上加伤,手里还紧紧握着那卷天书,那卷关乎苍生灭劫的天书!

  至于聂风,骤眼看去:只见他身上所受的伤更多,甚至其咀角亦已源源淌出鲜血!

  “也能引发摩诃无量之法!”

  神母当场一怔,愣愣道:

  “什……么?你……居然……已想出……即使不用……灭世魔……身,也……可……弓怕……摩诃……无……量?那……”

  “到……底是……什么……方……法?”

  步惊云井没回答,但一直抵着神母背门的其中一双手,迭地已伸向神母腰际……

  啊……?他到底想干什么?

  “砰彭”两声!聂风与雪缘赫然双双被轰不数丈之在地上翻滚数周方止!

  瞧二人身上遍体鳞伤,显然已迭受神行碎呆多番重击,可是雪缘虽已伤上加伤,手里还紧紧握着那卷天书,那卷关乎苍生灭劫的天书!

  至于聂风,骤眼看去,只见他身上所受的伤更多,甚至其咀角亦已源源淌出鲜血!

  只因为了守护已经伤上加伤的雪缘,与及她手中的天书,聂风已经倾尽全力;他一直以自己最拿手的“轻功”,不断对神行太保“旁敲”、“侧击”,总算阻延了他不少时分!

  可惜的是,一直潜藏在其体内的摩诃无量,真的非要步惊云引发方能使出!否则,若他能用摩诃无量的话,今日的战绩将会——撤底改写!

  只是,尽管身上已有多道伤痕,聂风依然愈战愈勇,即使神行太保又在逐步逼近,聂风一个翻身,便又护在雪缘跟前!

  神行太保狞笑:

  “呵呵!聂风!本座实在佩服你誓死也要保护那卷天书的勇气,但,恐怕你今日无论如何努力,都无法紧守这卷天书了!因为……”

  说到这里,神行太保的目光猝地落在聂风身后,方才续说下去:

  “你们最利害的杀着——步惊云,如今看来已不再是你们的杀着!他,看来已对本座再难成威协了!嘿嘿嘿嘿……”

  什么?神行太保竟认为本已可随意运用摩诃无量的步惊云。对他已经难成威协?他凭什么如此说?

  聂风与雪缘顺着神行太保目光望去,他们赫然发现,不知何时,惊云与神母已突然飞身落在他们身后!

  更令聂风与雪缘微微错愕的,是适才本已气若游丝的神母,如今总算已回复生气,且还可展身飞掠,显而易见,她,已度过生死关头……

  “神……母?”眼见神母再次回复生气,聂风与雪缘不禁喜出望外,但神母未及回应,神行太保却遽地再次格格笑道:

  “嘿嘿!终于看见了吧?你们最敬重的神母适才还气若游丝,如今却突然再次生气勃勃,你们以为,她为何会突然反死为生?”

  是的!聂风与雪缘亦随即想到,神母为何会突然起死回生?难道……

  二人不期然回望一直不语的步惊云,但见步惊云此时脸容一片死寂,仿佛刚耗用了不少内力,此时神行太保又意气风发的道:

  “呵呵!你们已经不用再看步惊云了!依本座推测,你们的神母能够突然起死回生,想必是因为步惊已将能引发其摩诃无量的灭世魔身贯回给她了,嘿嘿!本座的推测一点不错吧?”

  神行太保真的料事如神!若说狡猾机智,他绝对比当日的神不遑多让!只是,步惊云虽已被神行太保一猜即中自己此刻的实力,却依然万变不动,他只是徐徐的道:

  “即使一”

  “我已没了灭世魔身,”

  “我一”

  “还是有方法对付你的!”

  怎听步惊云如斯自信,神行太保即时露出一丝不屑的冷笑,道:

  “是吗?嘿嘿!可惜我将你横看竖看,算尽你身边任何人和事,犹看不出你到底有何本事可再随意使用摩诃无量!你既无法再随意使用摩诃无量,亦即根本没有方法可胜我的神天极!换言之,我神天极已是当今世上最强的武功!”

  “坦白说,我已没有耐性与你们再纠缠下去!步惊云、聂风,雪缘、神母!你们今日就给我好好下去……”

  “地狱吧!”

  神行太保此语一出,全身即时复再暴绽一道豪光,步惊云、聂风、雪缘及神母赫然同时齐齐感到,整个洞内蓦地充斥着一股极度澎湃可怕的压逼力!

  这股澎湃的压逼力重逾万斤,由上压下,即时将步惊云压得透不过气,脚下的地面亦开始爆裂,仿佛,这股无形压力誓要将他们压进地狱下方才罢休!

  “呵呵!感受到了吧?这就是本座神天极其中一极——‘往生地狱’!我要以无形气劲将你们悉数压进地下,直至你们窒息为止!”

  神行太保说着,浑身豪光爆盛,步惊云等人的腿终于再抵受不了这股无形压逼力,全部入地盈尺,然而,此刻的步惊云却对眼前一切压逼力依旧无动于衷!

  他的眼睛,隐隐闪过一丝光芒,接着,他的全身,突然开始散发一股——红气!

  红气?

  一旁的雪缘见状,当下像是已瞧出一些什么似的,愣愣的道:

  “红……气?你……”

  可是,步惊云并没有让她有任何担忧、发问的余地,他霍地朗声对聂风道:

  “聂——”

  “风!”

  “准——备!”

  准备?聂风当下愕然,不明白步惊云要找他准备什么,惟在他一愕之间,他猝地感到自己已入地盈尺的双腿,赫然被一股强大无伦的力量硬生生从地面抽出,他的人更已整个被这股力量飞快抽上十多丈的高空!

  “摩诃……元量?”聂风不由感到骇然,只因他身形被这股力量拔上半空之际,他亦同时瞥见步惊云也一起离地升上半空,步惊云浑身的红气比前更盛,他,原来正在使用摩诃无量?

  但步惊云不是已将灭世魔身贯回给神母,他为何仍在使用摩诃无量?

  雪缘不朗然万分担忧的回望神母,问:

  “神……母,惊云他……为何还可再用摩诃无量?难道他……他……”

  已经不用再难道了!神母已直截了当地点头,肯定了雪缘心中的恐惧:

  “孩子,你猜得一点……不错!惊云这孩子,他适才在将灭世魔身贯回给我之时,同时取出我放于腰际的……三颗血雷!他,已经将三颗血雷……全部服下!”

  神母此言一出,不独雪缘极度震惊,甚至已被步惊云力量拔上半空的聂风心里亦陡地一沉,道:

  “什……么?云师兄他竟然服下三颗血雷?那……他体内的血岂非……会像神母适才那样……爆炸?但……这股爆炸力将会令他……”

  神母道:

  “不错!一颗血雷的爆炸力已能令人严重自伤己身,更何况三颗齐服?惊云他……今日即使不死,恐怕体内经脉亦会逆乱,将有一段冗长岁月不能再用摩诃无量!但……”

  “眼下三颗血雷,亦是他如今唯一可以再引发体内摩诃无量之法!三颗血雷在其血内相加起来的惊人爆发力:亦一定可引发惊世的力量——摩诃无量!”

  “我……虽然很不愿他以这个方法引发自己的摩诃无量,但他既然坚持要这样做,我,亦为自己有一个这样的儿子……骄傲!”

  神母说这话时,不是不悲哀的,面具后的眼睛,亦隐然似有泪光,只因步惊云这次妄用血雷引发摩诃无量,将会自招的恶果和下场,目前还不能完全预计和肯定……

  “惊……云……”雪缘一面听着神母的话,一面看着正在半空全神运气的步惊云,仿佛看得痴了,她万料不到,当日的阿铁为阻止“神”的万世野心,不惜力战到底!今日的步惊为阻神行太保的野心,也不惜不顾自己下场自伤已身……

  其实,虽然她早前曾说他已非当日的阿铁,但他只是一时记不起前事,记不起那感觉而已,然而归根究底,在他冷面背后,他还是那古道热肠的阿铁……

  还是那个值得雪缘和神母为其骄傲的精彩男人!

  而就在众人怔忡之间,步惊云的红气已笼罩全身,看业他已将血雷的爆炸力撤镀引发了他潜藏的摩诃无量,但听他对聂风道:

  “聂——风!”

  “战——”

  “吧!”

  是的!此时,一切也毋庸多说!己是真正“决一胜负”的时候!更何况步惊云这次以血雷引发摩诃无量,目的只为以自己摩诃无量再激发聂风体内的摩诃无量与其合壁!他俩只有一次机会合使摩诃无量!这一招这过后,步惊云亦不知血雷将会带给自己何等恐怖的后果!

  因此,这已是他和聂风的最后一招!也是背城借一、决定生死的最后一招!

  而就在步惊云“战吧”二字吐出同时,他的人亦开始不断在聂风周遭游走旋动,处于核心的聂风,体内的摩诃无量仿佛真的亦被其气激发,他的人也开始与步惊云一起旋动……

  奚地,赫听“隆隆隆”一阵雷响似的水声,在二人不断旋转游走之下,顷即形成一股旋风,这股旋风吸力空前之强大,当场将湖水“嚎”的一声离地抽起,与旋风一起连转,霎时之间,洞内半空竟出现一道雄浑无比、有如神龙降世的巨大龙卷风!

  而在这巨大无比的龙卷风核心之内,依稀有两条人影仍在不断回旋……

  风!

  云!

  啊……?他们的摩诃无量在借助血雷之下,真的完全成功合壁了叮

  不错!他们体内的摩诃无量真的已完全合二为一,成为一道更强更无敌的摩诃无量!

  因为就在这股如神龙一样的龙卷风出现同时,洞内四周,蓦然充满一股上天下地、唯我独尊的无上气势,周遭逾千佛像千双佛眼骤被逼得崭霹裂痕,恍如千神齐哭,仿佛天地均已被触动,神佛亦要下跪!

  同一时间,神行太保一直踏着的湖心巨佛,亦突然抵受不了这股连神佛亦要下跪的旷世气势,“隆”的一声爆为寸碎,沉进湖底!神行大保遂再无借力立足之地,我而这还难不倒他,他竟可以其“神天极”飘浮于半空中!

  而即使连千佛和巨佛亦怕了风云这股合壁的摩诃无量,神行太保却依旧气定神闲,但见他犹张狂无比的笑道:

  “风元相,云无常,摩诃无量……”

  “这就是神那老匹夫最后所悟的所谓无敌力量?果然先声夺人!”

  “可惜据本座所知,你们两人即命名合壁,也仅能命名出神五成的摩诃无量,尽管威力已足可惊天动地,足叫鬼哭神号,但——”

  “我神行太保的神天极亦是穷极天道所得,本座偏不相信,以我‘十成’功力的神天之极,会胜不了你们仅得五成的摩诃无量!”

  “步惊云聂风!本座这招就和你们拼尽了!”

  “我们就一招定胜负!看看谁才是三界众生之中最强的——真神吧!”

  语声方歇,神行太保这次亦不再怠慢,霍地狂催自己神天极的全部功力,登时遍体先光,眩人耳目,令人不能直视!

  同一时间,神行太保亦暴跃而起,但听”波”的一声!他的人在半空赫然劲射如一柄光芒万丈的巨刀,疾向风云摩诃无量的龙卷风核心劈去,正是其神天极最强一式——

  “极刀!”

  快!完全快得不可思议!完全快得肉眼难以捉摸:

  两股旷世力量在半空之中互相急速逼近对方,眼看在弹指之间便要硬碰,在地上的雪缘与神母不由看得冷汗直冒,心头狂跳!

  然而,她俩的心也不能狂跳多久,因为就在她们的冷汗还未滑下她们的脸庞之时,洞内的半空之中,突然爆出一声灭天绝地似的雷霆巨响!

  啊……?硬碰了!两股惊世的力量终于霹雳硬碰了!

  只不知,神行太保的“极力”,能否一刀破开风云摩诃无量巨大的龙卷风?

  而风云刮起的巨大龙卷风,又能否一举将神行太保连人带刀绞碎?将这个继神之后最可怕的恶魔轰出人间?

  还有,即使步惊云与聂风这一击真的能残灭神行太保,妄用血雷激发自己体内摩诃无量的步惊云,当这式摩诃无量过后……

  将会为死神带来什么可怕的下场?

  和恶果?

  他和雪缘这一段无奈的情,又将如何在一切歌台之后……

  谢幕?

www.xiaOShuOtxT.NeT
上一章 下一章 (可以用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 加入收藏马荣成作品集
搜神篇四大天王之夜叉再见无名天哭惊世少年千神劫之再世情缘魔渡众生中华英雄风云续集九天箭神风云系列